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暂时的朋友 永远的利益
    ,!

    陈世杰是聪明的,知道这样占不得半点便宜,久而久之他便不再挣扎,而是安分地坐在地上,双目呆滞,看着近处的火光。

    孙长空看了他一眼,略带玩味地笑道:“怎么?放弃抵抗了?之前你不是挺牛气的吗?”

    陈世杰翻眼瞧了他一眼,随即道:“你没听过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吗?”

    孙长空一听对方这是嘲讽自己是虾是狗啊!一时之间找不出更好话锋来回击对方的话,他只得用那根仍然冒着火星的枝桠继续去捅对方。谁知这回陈世杰并没有哀呼,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孙长空当即一愣,难道对方是被自己气疯了不成?

    “你笑什么?”

    陈世杰声音一顿,回答道:“笑你。”

    “笑我什么?别忘了,现在可是你被我所制。如果我的那些朋友有半分损伤的话,我便要在你身上千倍万倍地讨回来。”

    陈世杰丝毫不惧,轻笑道:“照你所说,那我看你是救不了你的朋友了。”

    孙长空当即一惊,呵斥道:“说!你把他们怎么了?”

    陈世杰好歹也有一百三十四斤,但在孙长空心中竟好像一只刚破壳的鸡崽似的,一拈便将他吊了起来。要取他的性命,简直比睡觉吃饭还要容易。

    陈世杰扯着嗓子才能说话,于是艰难道:“我说如果你要把我对他们的伤害,千倍万倍还给我,那我岂不是要被凌迟处死了么?”

    孙长空顿时舒了口气,这才将对方随手丢到了地上。稍稍平复了下心情,他才又想起了一个不错的话题:“你就不奇怪,这么长时间了,居然没有半个族人前来救你?”

    显然,孙长空的这个话题令陈世杰相当失意,因为他明显在对方的脸上发现了一丝苦涩,那是人无论如如何都伪装掩饰不了的。

    “他们是什么人我心里最清楚。我出了事,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救我,而是选一个新的少主,从而巩固他们各自的地位。”

    听后,孙长空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不少有趣的话题,于是接着问道:“难道,你就没有几个拥护者吗?你能有今天的地位,不可能是靠自己一个人的努力吧?”

    陈世杰摇头:“当然不是。可他们也不是傻子,与其追随一个生死不明的失踪人员,不知另谋高位,再选一个傀儡,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他们既有了保障,又能从中赚得大把的人情,何乐而不为?我的利用价值已经没了,所以也就不需要再去浪费人力财力了。”

    看着对方冷峻的面容,孙长空竟不由得同情起对方来,随口道:“原来你们陈家如此薄情,真想不通如如同一盘散沙的你们是如何走到今天的。”

    陈世杰古怪地看了孙长空一眼,并用一种长辈教训晚辈的口吻说道:“难道,你没听说过陈家的老祖宗吗?有他在,陈家就不会倒。”

    “哦?他真有那么厉害?”孙长空不禁问道。

    陈世杰毫不迟疑道:“那当然!放眼整个初升大陆,能够晋入到仙人之境的修道者也寥寥可数,更何况他老人家已经修成正果已经数已百年,修为定然更上一层。想必,这个世上能够正面击败老祖宗的人已经不复存在了吧?”

    看着对方如疾如酸腐的模样,孙长空也不想打断人家的美梦,于是索性不说话了。

    过了许久,陈世杰竟开口道:“难道你就不好奇我是怎么抓住你那几个朋友的吗?”

    孙长空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有意饶过对方,对方居然还故意找茬。难道,他是嫌身上的伤痕不够多吗?

    但为了不失风度,他仍然咬牙道:“知道如何,不知道又能如何。反正人已经到了你们陈家,明儿一早我就拿你去换人。你说,他们见到你的时候会不会特别惊讶啊?”

    可能是长时间被捆绑的原因,陈世杰觉得混身犹如万虫啄食一般,奇痒难忍,当即便在地上打起滚来。他企图靠与地面的摩擦来减轻症状,谁知身体竟是越来越痒,痒到无法自持,时哭时笑,好似疯癫了一般。看此情形,孙长空不紧不慢地从坏中拿出一只瓷瓶,启开对方的嘴巴往里面塞了一粒药丸。说来也奇怪,吃下药丸的陈世杰立刻便不再挣扎,身上的骚痒也缓解了不少。过了一阵,陈世杰才无力道:“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孙长空收回药瓶,站起身来,双手背负道:“呵呵,我知道你百毒不侵,甚至还以毒练功。所以我就灵机一动,想用这痒药试一试你,没想到这东西果然管用,****你这种对毒性拥有先天免疫能力的特殊人群。”

    “什么?痒药?我怎么没听说吗?”

    孙长空怪笑道:“你身为陈家少主,高高在上,当然不会接触这些市井之人用的玩意。不是吓唬你,当初就有人中了痒药,没能及时服用解药,最后将自己活活挠成了一个血人,最后爆体而亡。”

    “这……这药又这么厉害?”

    陈世杰心里发虚,他怕自己也像那人一般悲惨死去。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死的方式。如果真要被活活痒死的话,他宁愿选择自断经脉、气绝身亡。好在,孙长空刚刚已经给他用过了解药,陈世杰这才稍稍安心下来。

    然而孙长空好像能够看穿他的心思似的,于是开口道:“你不要以为解了毒就能没事。这痒药毒性虽不强,但药效持久,极不容易根除。如果不能连续服药,之前消去的毒素还有可能卷土再来。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听我的话,不然……”

    孙长空不说,陈世杰也知道对方的意思。稍微想了想,他随即道:“你放开我吧!我不会跑了。不过,我想和你谈一笔交易。”

    一听这话,孙长空来了兴致,于是连忙凑到身前道:“说说看,兴许我真的可以放了你。”

    陈世杰的眼中闪出一丝睿智:“我可以帮你把人救出来。”

    “呲!”

    一道裂帛之声飞射而出,绑缚在陈世杰身上的藤蔓已经被重辉剑一斫两半。而令当事者心惊的是,那剑光快而锋利,却没有伤及他一丝一毫。如此看来孙长空的修为比起之前二人头一次相遇的时候又要精进了不少。

    陈世杰活动着手腕,突然道:“你过来,我告诉你办法!”

    孙长空刚要上前,突然一只快拳迎面而来,直接击中他的面门,当时鼻血窜涌。

    “你!”

    陈世杰不以为然,冷笑道:“呵呵,这是报刚才的火毒灼体之仇。”

    孙长空哭笑不得,心想此人果然心胸狭窄,有仇必报。像这种人,绝不能交往过深,否则必会遭难。

    好不容易将鼻血止住,孙长空以一种极其阴沉的口气道:“仇你也报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救人的方法了吧?”

    陈世杰瞧瞧周围,然后伸开双臂,当着他的面转了一圈,将自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呈现在对方的面前。

    “呐,不就是我喽!”

    孙长空感觉自己被耍了,于是掏出那只药瓶向火边一靠:“信不信我把它们全毁了?”

    陈世杰面色大变,赶紧妻儿殃求道:“别别,有话好好说。”

    孙长空怒不可遏,他已经不想再听这个奸诈小人继续说话:“我刚才说的方法和你说的有区别吗?用你这个人质去交换我的朋友。然后呢,你说陈家人根本不会管你的死活,他们只会选举一个少主充当傀儡而已。那我拿你去陈家,岂不是自寻死路。本来我还不用死,结果为了杀你灭口,他们还得叫我给你陪葬。陈世杰啊陈世杰,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是,我是说过这话。但我没有说过照你所说的办啊!这样,你帮我重夺少主之位,那就将你的朋友一根头发不少地还给你。你看怎么样?”

    孙长空打量了一下对方,他总觉得自己掉入了对方事先设计好的套路之中。

    “他怎么难确定我一定会帮他,难道他认定我非要救出薛菲菲不可?”

    虽然心中疑惑多多,但孙长空也不想过早暴露自己的想法,所以继续与对方周旋道:

    “先不说只凭你我二人之力如何对付整个陈家,就算我帮你恢复了少主的身份,那万一你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怎么办?”

    陈世杰摇摇头:“我们陈家人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之前阿文为了履行诺言自断一臂的场景你也在暗处见到了吧!我陈世杰说话,一诺千金。如果你不信我的话,那就把我重新绑起来吧!”

    孙长空当即一愣,脑海之中顿时闪过无数的想法。但这些念头都在他万分之一刹那之后烟消云散。

    “好!我信你。那你说,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陈盛情房间之中的几个人已经挨个按了手印,这说明纸上的内容经过了他们的同意,可以呈报给老祖宗。看着那三枚苍劲有力的大字,陈盛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陈盛恩,你没想到我的儿子也有今天吧!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