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少主风波
    ,!

    陈家人对于陈少麟这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显然没有看在眼里,论修为,论实力,论才气,论名誉,哪一项都不是他所能染指的。如今,他为何能如此自信,堂而皇之地站在这里,向他们大言不惭地争要少主之位呢?难道,他的背后有人在推波助澜?

    自从陈世英不幸遇难之后,他的妻子也是唯一的一个配偶便成了陈少麟的唯一依仗。就算平时受到了族内其它孩子的欺负,他也只能找这个女人诉苦。其他人,根本就不会理睬他们娘俩的死活。

    同样生活在一个房檐下,别人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而他们母子俩却要分文必较,为了置办一张新罗帐也要纠结权衡好半天。就这样,陈少麟在这种状态下度过了艰辛的十年。十年虽不长,但他已看遍了人生百态,世间冷暖,他知道了当面和你称兄道弟的未必是朋友,背地里讽刺陷害你的一定是小人。长期的受迫让他养成了隐忍的性格,他变得比同龄人成熟得多,也聪明得多。对于这些,某一个人一直看在眼里。也正是那人授意陈少麟来此一聚的。

    “小少麟,大人们在说话,你这个孩子快快离开,省得一会惹怒了你祖父,小心他老人家责罚你。”

    对于说话之人恐吓,陈少麟竟是丝毫不为之所动,依旧笑容相迎道:“你们能来,为干什么我不能。难道,你们还怕我一个孩子抢了少主之位吗?”

    陈盛情听了对方的话不禁笑了出来,显然他并没有将对方的话当真,而是简单地将其视作一句玩笑了。

    “好了,少麟。你年纪还小,还不足以担此重责。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你那几个世不久的叔父吧!”

    陈少麟嘟着嘴,故作怪相道:“为什么?”

    陈盛情一愣,条件反射道:“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叔父们当少主,而我却没有资格呢?”

    陈盛情有些不太痛快,但对于一个孩子他实在发不起火来,于是嫌弃道:“去去去,祖父没有时间在这里与你闲扯,接下来我们还要选举新任的少主。”

    最后用那极度鄙夷的眼神看了一眼对方,陈盛情抬头道:“你们可有合适的人选?”

    话音刚落,站在两边人群之中突然冒出一名男子,大声喊道:“世仁文武双全,虚怀若谷,在族内颇受欢迎,我感觉选他合适。”

    陈盛情看着对方,满意地点了点头。而那人也礼貌地回了一个微笑。只是那笑容看起来极其古怪,总有那么一股说不清的狡黠。

    此人话刚说完,对侧一位老者挤到前排用那沙哑的嗓音叫道:

    “世仁成为少主固然当之无愧。但我觉得世宗修为冠绝新秀,实力超群,有他带领陈家,我们定会无往不利。”

    陈盛情的脸色一变,略显不悦。但从面容可以看出,他早就猜到了这种结果。这个陈世宗也是他近年来一直忌惮的对象。

    这小子前二十年一直碌碌无为,可就在第二十一年的时候,一次偶然的出游,竟叫他碰到了千载难逢的仙人传承,自那之后修为一日千里,很快便超越了陈家新生代之中的大多数,只有陈世杰等有限几人能与之正面抗衡。最近这些日子,此子一直躁动不安,好像早已猜到要有大事发生。而就在今天,他终于有了翻身的机会。

    “呃,世宗贤侄技压群雄,独领风骚,这是不争的事实。只是他空有一身蛮力,对于管理陈家这么大的家庭产业,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就算傻子也能听出来,陈盛情这是在帮自己的儿子说话。而此言语一出,立即便遭到了族人的正面回击。

    “世仁虽然饱读诗书,通晓兵法,但毕竟也只是纸上谈兵,究竟能不能运用到实践之中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世商自小便在外漂泊,四处游荡,知识见闻定要比其他人强上许多。而且他擅于交际,如果让他当上少主,我们陈家的势力定会更加壮大,届时就算是陈王城也不过是我们陈家眼里的弹丸之地了。”

    “哎?你这么说就是不对了。世商在外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们都快把他除名在外了。现在这个时候突然跑回来继承少主之职,岂不是太过儿戏。要我说,就算是少麟当少主都比他合适。”

    对方一听当时火冒三丈,气急道:“好你个大嘴巴陈阔海,你儿子坐不了少主的位置,就想让别人也坐不得吗?别忘了,你只是庶出,名字就是你的卑微象征。怪不得你会为那个小鬼陈少麟说话,其实你们都是一路货色。”

    “你!”

    那个叫陈阔海的男子被气得七窍生烟,要不是碍于这么多人在场,他早就上前教训对方了。可一想到彼此的身份差距他又只能生生咽下这个恶气。在陈家之中,血统便是地位的象征。

    像陈世杰,陈世仁等人,都是陈家的正统血脉,父母都是陈家人,地位自然就主。而像陈阔海这种,父辈虽然是陈家人,可母亲是外面讨来的小老婆,血统受到了污染,地位也就自然而然地低上一些。还有一些人,他们根本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大多是母亲来自陈家,却下嫁给他人。而父辈无能只得倒插门,当上门女婿。这种人虽然也姓陈,但地位已和下人十分接近,能够靠自己本事脱颖而生还好,不然就只能一辈子甘于人下。

    眼看双方斗得不可开交作为代理家主的陈盛情终于发话了:“都给我住口!”

    此话一出,众人果然安分了许多,骂街的闭上了嘴,挽袖子准备一较高下的也都颓了。

    这便是家主的威严,即便只是一个代理家主,也容不得他们半点造次。

    “我请你们来是为了听取你们建议的,不是听你们胡搅蛮缠的。照你们所说一人一个人选,那选到猴年马月也不会得出定论。照我说,就让老祖宗定夺,将待选的名单呈给他老人家看,让他敲定。你们看这个方法怎么样?”

    陈盛情说完,两侧的人群之中立即爆发出激烈的讨论声,唯有站在中间,个头最小,年纪最小,看样子机会也最小的小少麟最为淡定,好像对方说所和他一点关系也不没有。

    “好,就按家主所说,让老祖宗决定。”

    最终众人达成共识,陈盛情满意地点了点头,露出会心的微笑。谁都不知道,他早已有了自己的打算。

    夜里,陈盛情将族里颇具威望的几个长辈叫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这些人有些是他的叔父,有些是他的祖父。年纪最大的那位,今天已经有一百五十多岁高龄,是他的曾祖父,曾经为老祖宗鞍前马后,是他老人家的一名得力助手。如今他年事已高,再也没有当年的精气神,只得在族内受人供奉,关键时候出来说说话什么的。早在来这里之前,他便已经猜到了对方的心思。一路上他一直惴惴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见到陈盛情的第一眼,他便开口道:“如果你还拿我当你的长辈,就不要多说了。这种事情我不好干涉,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何必要执着在一个虚名呢?”

    成为代理家主的陈盛情一听此话,立即朗声大笑了几声,随即淡然道:“先祖,你误会了,今日我请你们前来,只不过是为了共同商议一下少主的人选,并不是什么背后的小动作。只要你们点头,我完全可以将最后的决策权交给你们。”

    那人吃了一惊,随即道:“此话当真?”

    “当然!”陈盛情仍然颇有风度地说道。

    “那你说说看,这次待定的人选究竟有哪些?”

    陈世杰神秘地从怀中掏出一张白纸,然后小心地将其摊开,放到几人的面前。

    然后,这几个人脸上竟在同一时间显现出惊愕的表情,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陈盛情,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当然没有。”

    他的手扶着那张写着字的纸张,然而那张纸上却只写了一个人的名字。

    陈世仁。

    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喘,陈世杰从噩梦之中惊醒过来。缓过神来的他发现自己的手脚已被一种不知名的藤蔓死死地捆住,稍有挣扎,便会立即感到一股莫名的无力,使他头晕目眩。

    “我……我在哪里?”

    突然间,他面前的火堆猛然跳动了一下,接着他便在另一旁见到了那个让他几十个夜晚睡不着觉的仇人,孙长空。

    “是你!”

    显然,孙长空早就等候多时。他坐木桩之上站了起来,手中拿着一根带着火苗的树枝,直接来到了陈世杰的面前,当即便在对方的身上狠狠戳了一下。伴随着鬼叫般的哀嚎,陈世杰的衣服被烧出一个手指粗细的窟窿,里面的皮肤已经被严重灼伤,散发出一股焦味。

    “呵呵,陈少主,别来无恙啊!”

    “孙长空,你居然敢这样对我!”

    盛怒之下,陈世杰拼尽全身的力气向孙长空的身上靠拢。谁知没动几下,他便被一脚踹倒在地。平生第一次,他知道了耻辱的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