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极致一战
    ,!

    同时使用麒麟诀与雄鹰展翅图已经令孙长空顾及不暇,然而就在这种关键时刻,他竟破釜沉舟地使用了第二张无二真经图,魁虎下山,其中压力不言而喻。

    事实上,自从领悟了这张魁虎下山,孙长空还真没有精心研究过其中的玄机。他本就是一个敏捷形的修道者,对于力量方面的功法知之甚少,就逄他有心去练,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得忍痛搁放。然而就在生死存亡的瞬间,他竟出乎意料想到了它,冥冥之中他感觉魁虎下山正是眼前这杆无敌神枪的唯一克星。

    孙长空以飞鹰为饵,让阿文阿武误以为他仍身在烟雾之中。而当枪头戳来之时,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鹰影的笼罩,并使用所谓的魁杀拳,直击神枪的枪缨部分。刹那间,整个时空竟好似都因为他的这一拳而停滞,只听“咔”的一声脆响之后,那只无坚不摧的枪尖竟然当场断裂,阿文阿武随即现身。

    “这……发生了什么!”

    看着漫天散飞的流光,阿文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文武之道已经被破。稍一迟疑,孙长空已经抢攻到前,挥手就是剑。

    孙长空手中无剑,但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万种杀机。再看空中那道雄伟鹰影,骤然长啸,而后化身为一道夺命利箭,立即射向一旁的阿武。

    “呔!”

    惊慌之下,阿武甚至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个情况比他还要糟糕一百倍的阿文。出于求生的本能,他已接连跳出三五丈之远。然而谁知这个时候,那道箭影遽然一消,竟又缩成一道红光,随即落入孙长空手中。

    那竟然是重辉剑。

    原来从刚刚出手到现在,一直都是重辉剑控制着飞鹰的一举一动,而孙长空则看准时机,发动攻势,因此才能出奇制胜。而有了重辉剑的孙长空,战力又上升了一个层次。几招之下,阿文已经难以应付,右肩上的伤口又开始迸血了。

    眼见自己的同伴先后受挫,阿双与阿全再按捺不住,于是同时迎上。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孙长空身法已经进入化境之中,不等他们窜到面前,对方已经腾空而起,再次幻化成飞鹰形态,与二者直面。

    “好!就让你们尝尝我刚刚想出来的绝招,剑鹰九天!”

    此话一出,飞鹰混身的羽毛竟全都炸立起来,被光一照竟闪出金属般的光泽,浓郁娇艳,好像有一层油水涂在上面似的,看上去十分漂亮。而就在此时,孙长空手中的重辉剑倏尔消失,化为一道血色光芒,随即融入到整具鹰影之中。刹那间,飞鹰如同发狂一般,身体顿时膨胀了三五倍之大。而那些位于体表的丰羽竟出了一支支弦上之箭,瞄准了方圆数十丈的区域,一处也没落下。就在阿双与阿全被这眼前的景象惊呆之际,一道急呼突然从不远处传来。

    “快跑!”

    说话之人是阿文,此时的他虽然异常憔悴,但眉宇之间却仍能见到一丝曾经的霸气。然而就是这位霸者正在向后飞速逃窜,跑得竟比世上任何一种动物都要快,与其说是逃,不如说是遁,他的身手竟比遁地还要来得迅速。

    既然阿文都抵挡不住这一招,那就更不用说他们两个了。可身边有个昏迷的陈世杰,就算给他们翅膀也无法将对方一起带出这里。要不就是他死,要不就是一起死,短短一瞬之间,二者已经有了打算。

    “撤!”

    陈世杰固然重要,可显然他们性命更加珍贵。没了陈家,他们可以另谋高位,可如果就这么死了,再多的抱负也只是幻想罢了。

    这回,阿双的速度优势显现出来了,几息之后已将阿全远远在了后面。眼看那些绷紧的烟羽即将发射,阿全的内心已经焦灼难当。

    “该死,难道我就这么完了吗?”

    不甘心的他最后向天上看了一眼,却愕然发现那只飞鹰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刚才胀得还像一只皮球,如今怎么萎靡不振了呢?

    电光火石之间,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立即折返,向之前的位置奔去。此时其余三人才刚反应过来,然而为时已晚。只见孙长空已经驮起了陈世杰,准备就此离去。

    “你给我站住!”

    孙长空回望一眼,不屑道:“站住?你以为我像你们那么好糊弄吗?”

    他朝阿全摆了摆手,然后用其固有的笑容狠狠羞辱了对方一番。随即,两道烟焰伸展开出,凝成两只羽翼,转眼间孙长空便消失了陈王城的天空之中。

    “可恶啊!”

    眼见陈世杰就这么被对方轻松挟持了去,距离最近的阿全愤怒地仰天大呵一声,似是要将心中的愤懑全部发泄出来。

    烟云散尽,久违的阳光再次倾洒在这片大地之上。姗姗来迟的援军现在才终于赶到,阿武抓过那个带队的兵长,上前便是一枪。那人还没来得及挣扎,已被丢了出去,噗通了两下便不活了。

    看到眼前惊骇的一幕,在场众人无一再敢出声,唯有那个无辜的兵长,喉咙之中还在发生古怪如同破烂风箱的动静,四下里立时鸦雀无声。

    “什么?你们说陈世杰被那个姓高的小子捉走了?”

    陈府,所有人都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之中,文武双全四大护法,除了阿武之外,个个身上挂彩,这已经是近二十年来都没有发生的情况了。而刚刚的说话之人便是陈世杰的叔父,陈盛恩的胞弟,陈盛情。

    他虽名情,但却无情。他不但无情,而且极度冷血。陈世杰被俘对于陈家来说确实是一次沉重的打击,但他更在乎的是陈家的名誉。如果让别人知道一个黄毛小子当着他们这么多的面,在自己的门前把自己的人抓了,这样的事情恐怕会被笑掉大牙吧!

    “来,你们说说该怎么办!”

    陈盛情口中的他们,当然指的是文武双全。然而现在四大护法,文不文,武不武,阿双瘸着只腿,阿全的双拳好像也不管用了。他们好像事先商量好了似的,全都低着头,一言不发,生怕被这位代理家主责罚。

    “怎么?现在都哑巴了?当初不是你们拍着胸脯说就算是拼掉老命也要保世杰安全的吗?”

    终于,最趁不住气的阿全开口道:“可那小子属实厉害,我们一时大意轻敌,所以才会让他钻了空子……”

    说到后来,就连他自己都没了底气,所以声音也是无比低沉,小到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

    见此情形,阿双也忍不住道:“而且这里面还有那个九城巡察使肖童那个混蛋在捣乱。”

    “哦?你说的是那个当今皇室倍加恩宠的肖特使?”陈盛情随即问道。

    “正是!”

    发现对方的神态稍稍舒缓了一些,阿文瞧准时机,接着道:“那个肖童对我们陈家早就虎视眈眈,想集合瞿厉的势力将我们扳倒。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们给他的茶水之中下了十花十草散,就算他是绝顶高手也要中招。事发之后,他已不知去向,不过这并不要紧,反正早晚都是死路一条。”

    四大护法的原则可显然,就是将所有的过错全都推到不在场且与他们对立的肖童身上,这样一来死无对证,凭他们怎么说都行。而陈盛情碍于几人多年以来对陈家的贡献,也不想继续深究下去。丢了一个陈世杰,可陈家还有其它人,又不只是他一个新秀。

    就比方说他的儿子陈世仁。从小天资陪慧,三岁识字,五岁作诗,到了七岁的时候已有了秀才的学识,仕途无量。

    只可惜他们陈家自来崇尚习武,对于文人官场之事概不涉及,这也是为何陈家一直没有人出任陈王城城主的重要原因。他们本就自由习惯了,如果突然被朝廷招安,成了他们的“爪牙”,反而是自贬身份,于是索性将城主之位让给了瞿厉。谁成想,这个家伙非但不感恩戴德,反而设计陷害他们。得亏孙长空半道杀出,将人抢走。不然有了陈世杰这枚棋子,肖童与瞿厉还不知要搞出什么样的名堂。

    “世杰遇难我也很心痛,可陈家不可一日无少主。既然这样的话,我看咱们再在族中挑出一名合适的人选吧!”

    陈恩情此话一出,大家都知道他的意思了。原来,他是要辅佐自己的儿子上位啊!然而就在此时,一道与现场严肃气氛十分不符的稚气声音突然传进门来。

    “叔,你说的是我吗?”

    来人刚一进门,众人纷纷向对方看去。只见他身高不足二尺,长着一张洁白无瑕的面庞。眉心之中有一颗鲜亮的红痣,据说是神仙亲自为他种下的“仙缘”。

    “少麟,你怎么来了!”

    看这名字就知道,这个孩子和陈世杰、陈世仁并不是一辈人,实际上他还要向二者叫一声叔叔。他的爹就是世字辈的老大,陈世杰的大哥,陈世英。

    原本,少主之位该有此人来担当,但不知什么原因,一场酒宴之后他竟无故死在了陈王城外的一条小溪之中,三天之后才被人发现。寻得陈世英的时候,他的尸体已经泡得肿胀,面目还被水里的鱼虾吃得血肉模糊,死状极其悲惨。那时的陈少麟还不过是襁褓婴儿,所以并不记往这些事情。在之后,陈世杰顺理成章得当上了少主之位,人们口传正是他将自己的大哥谋害杀死,但口说无凭,没人能拿得出证据。

    然而就在十年后的这一天,陈少麟出现了,他的目光之中竟出现了与之年龄极不相符的果敢,神态更是十分坦然,就好像只是单纯地来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