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鏖战
    ,!

    在雷光出现的第二瞬,在场众人便想到了这是什么:是炸药。这家伙居然暗中埋下了火器。这样的事情大大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就连一向老谋深算的阿文也没有想到。威力是从下向上跃起的,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拊了支点,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坠去。然而只有两个人意外,他们便是撑在桌子上的孙长空,还有立在窗台之上的阿双。

    其实这个时候的阿双虽然没有受到牵连,但因为强光所致,两只眼睛已经睁不开来。等他稍微适应了这种光芒的时候,孙长空竟已抢到自己的面前,准备出手偷袭。

    虽然事发突然,但多年的实战经验让他练就了超乎常人的反应能力。见到对方来至,他竟能率先出招,而且第一次出手便是自己的得意杀招,双极杀击。呼吸间,他的双腿已经跃入空中,一连施展了三十二招,左腿十六招,腿力刚劲,气势雄浑。右腿十六招,腿劲阴柔,余力不竭。左右成双,招式威力立增数倍,直打得孙长空连连败退,一直来到了之前的那张桌子之上。然而此时的众人已经全都落到了一层的房间当中,被布置其中的各式暗器打得鲜血淋漓。阿文方才痛失一臂,如今又遭遇这等重创,从前的修为已经只剩下不到三成,而且面色甚是难看,想是不用管他,一会也要自行昏厥。而阿武阿全则躺在地板之上,被地上的几根钢钉刺入体内,暗红色的备注顺着伤口慢慢流出,使得二人显得极其狼狈。

    肖童的运气比较好,躲过了大部分的偷袭,却被一名自己人压了身上,肋条折了三根。不过和这相比起来,他身上的剧毒还是最致命的,此刻他身上血污已经呈现深绿色,乍一看去就好像植物的汁液一般,粘稠无比。不过他仍未放弃,借着众人的身体,他已爬出了一层的范围,正准备向孙长空脚下的桌子攀去。

    “呵呵,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孙长空得意道。

    肖童喘了好几口大气,这才稍好一些,然后恶狠狠道:“如果这次我能大能不死,我发誓一定要……”

    话没说完,孙长空故意将桌子蹬落,自己借力弹向对面的阿双,而肖童则带着满心的冤念坠入到那形似地狱的深坑之中。

    “你!”

    肖童的声音被一连串的“呲呲”声所掩盖,他不可能一直好运下去,这回那些早已种下的杀器一个不落,全都打在了他的身体之上。瞬间,他便被刺得千疮百孔,看着就像一个蜂窝一样,样子极其惨烈,让人不忍直视。

    眼见孙长空第二次袭来,阿双已经有了底气,于是故技重施,将体内的双极杀击发挥到极致,以求尽快击杀对方。然而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另一副景象。

    那是一只飞驰而过的烟鹰,一眼望去,那只巨鹰竟有半个房间那么大,翅长将有两三丈长,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根本不会相信人间还能有这等可怕的生物。

    受惊的同时,陈又连忙向旁边开,谁知那东西的速度极快,便以一种超乎想象的速度来到了自己的身前。眼看那根形如刀刃的鹰爪即将斫中自己,阿双一个仰身,直接将自己拱起一个弓形,样子十分好笑。不过好在,他躲过了致命的一击。

    那是孙长空的飞鹰伏魔手。他本以为凭借这一招就算杀不了对方,也对给予重创,谁知这家伙反应太过敏锐,竟在万分之一瞬间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巧妙地躲过了他的杀招。不过他的目的本就不是为了杀人,他是来抢人的。

    孙长空身形坠然向下坠去,刚刚死里逃生的阿双已无暇阻止,他睁着虎目,大声惊呼道:“保护少主!”

    接着孙长空身后的那面墙壁便轰然破裂了。一道熊罴般的身形豁然出现在他的身前,而陈世杰所在位置已距他不足一尺。

    破墙而出的是一直没有动手的阿武,也许他的修为在四人之中不是最高的,但力量一定是最强的。他的那只破军枪重达一百三十八斤,每次舞动都能产生百夫难敌之力。即便是半尺来厚的砖墙在他的眼中也形同虚设,一枪搠出,已然轻松击溃,而孙长空就在他的眼皮底下。

    刹那间,他已想好了折磨对方的百种方法,但他觉得那些都太便宜对方,他要让孙长空付出惨痛的代价。于是他的破军枪亮了下。

    枪未触碰到孙长空的人,而他的身前却已炸开大片血花。那真是一朵名副其实的血色花朵。大片的血水掠出创口,将二人的视野与之间的地面完全染成了红色。这一瞬间,孙长空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腹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体内的空明感竟让他有种前所未有的体验,那就是所谓的死亡吗?

    然而就在这一时间,一片烟色猛然将那些鲜血收了起来,然后全部归入到孙的体内。接着他便发觉,自己的生命力正是迅速恢复,无力的四肢也慢慢有了复苏的迹象。他活了,他居然再次活了起来。

    “天魔兽甲,居然是天魔兽甲,原来这东西还有些等妙用,我真是小看了他了。”

    本来,孙长空以为这件宝贝只是一件单纯的护甲。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除了防御的功能之外,天魔兽甲居然还能生肌肉骨,活血化淤,化腐朽为神奇,与他的蚀腐不死身有异曲共功之妙。不同的是,天魔兽甲的恢复速度十分之快,远超蚀腐不死身。而且作用范围更是广范,就连破损的内脏也能在呼吸之间修复如初,妙不可言。

    眼见发生在孙长空身上的奇异景象,阿武竟忘了自己的状况,暂时沉浸在对其无声的赞叹之中。

    以有这种通天的本领,还能有谁是他的对手呢?

    突然间,惊芒闪现,重辉剑化身初升艳阳,轰然袭向阿武的胸膛。心知此招非同小可,阿武手持破军神枪,直接挡在自己的身前。他以为自己能够轻松接下这一剑,谁知他竟在下一刻听到了这柄跟随他几十年的老伙计体内传出的凄冷悲鸣。

    “叮!”

    阿武差点把枪丢在地上,但双手之上的酥麻仍让他心有余悸。他看向刚刚与剑光相撞的枪杆部分,只见就在七寸的地方竟出现了一道指甲大小的缺痕,他的破军枪居然被破了。

    一时间,阿武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活了这么多年,他还不知道破军枪还要失利的时候。他的心情五味杂阵,苦中带怒,怒里有掺杂着少许的笑。被击败的滋味虽然不好受,但这样酣畅淋漓的对决实在令人大呼过瘾。

    然而就在他准备继续进攻的时候,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了第三个人的声音。

    那是位于二楼之上,唯一一个可以俯看战局的阿双。他的眼眶都要被撑裂了,因为他发现对手的招式实在太过惊艳,以至于让他瞠目结舌,手足无措。四肢已经来不及行动,他只得用嘴喊。不然,阿武性命堪忧。

    然而阿双说话的时候,孙长空已经来到了。

    重辉剑已经与他融化了一体,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合而为一,而在剑芒的遮掩之下,将身形隐藏了起来,让对手看不出他的行动。孙长空一生之前所学的剑招极少,现在还有印象的就只有王道人曾经教授过他的行侠剑法。一年多之前他与张望远在擂台之上以一招之差惜败在对方之中。一年之后,他能不能击败这位武护法呢?

    “看我的行侠仗剑!”

    孙长空的剑姿太过美妙,竟使得阿武无法应对,迟疑之下他已被重辉宝剑攻到近身,只差一点便要点破皮肉,伤及内脏。然而就在这时,不知从哪来的一股怪力,竟将他与破军枪一起甩飞了出去。孙长空一击不成刚欲脱身,竟被一柄无名的大刀死死缠住。

    阿文到了,他虽然混身浴血,但眼中的精芒仍然相当犀利,让人为之一震。这真的是一个身患重伤的中年人所施展的刀式吗?为何刀光之间竟毫无间隙,刀势之猛更让人惊心动魄。他只剩一只左臂,却将那柄朴实的大刀刷得比用右手的时候还要凌厉。孙长空只听得耳边呼呼作响,好像有成百上千人在向他不断挥刀似的,令他不能有半分歇息。不一会,孙长空头上已见汗光,呼吸节奏也变得混乱起来。

    “呵呵,就凭这点本事也想挑战陈家,小子,你太小看我们了吧!”

    阿文语气急转,刀路立即变换。这次,大刀挥动的速度明显变慢,但孙长空却觉得应付起来愈发费力,好像对方早已猜到自己下一步的行动似的,刀刃,刀势,刀风,刀劲早已在自己所要落脚的位置伺机而动。几招下来,孙长空已然有些不支,重辉剑上的光芒也衰退了不少。它也累了。

    “让我来!”

    声如奔雷,那人已然从天而降,穿过大刀与重辉剑直击孙长空的面门。孙长空下意识间向后一闪,竟被对方的拳风打中了鼻梁,只听咔嚓一声,孙长空心道:“坏了,鼻梁骨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