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乱乱乱
    ,!

    孙长空走了进来,这回他丝毫没有掩饰,直接明目张胆地暴露在陈世杰的面前。后者先是一愣,接着他那原本铁青的脸庞变得愈加难看,两只眼睛已经瞪得几个要掉出来了。

    “谁让你进来的,给我出去!”

    此刻的阿全还没有意识到孙长空的真实身份,出手要将他哄出门外。然而他那只力贯千钧的手掌此时竟失去了神效,对于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伙计”竟是没有丝毫办法,任他如何努力都无法移动其半分。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到此人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店小二。

    “你……你究竟是谁!”

    陈全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然而在孙长空手掌轻轻一挥之下,他竟好像一枚炸弹一样,飞似的坠到地上,巨大的动静使得整个二楼的地板都在微微颤抖。奇怪的是,从刚才到现在,肖童的护卫一个都没有出现,难道他们都赶着去吃午饭了吗?

    即使这样,有了孙长空这个天降奇兵,他依然相当满足,急忙说道:“快,给我找找解药,这帮人在水里下了毒,我已经快到极限,过不了多久就要昏死过去了。”

    看着肖童满怀哀求的目光,孙长空竟摇了摇头,然后道:“你想得太天真了,他既然敢给你下药,就没有想让你活着走出这里,更不会随身携带解药。你的护卫已经被那个叫阿全尽数击杀了。除了我之外,你已经是孤身一人。”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毕竟,对方出去只不过一刻钟的光景,打水、烧水、炮茶这些工序要花费大半的时间,剩下的那点工夫他怎么可能解决掉自己那么多的随从。难道,这人是杀神转世不成?

    “呵呵,单凭他一个人当然不行,然而你别忘了还有一个我呢!”

    孙长空自顾自地坐到二人的对侧,见此情形其余的三名随从立即将他包围起来,生怕他趁机逃走。

    “阿双,你赶快回去禀报门人,就说那小子现身了,让他们速速派人支援。”

    那个腿功惊人的男子听后刚要离去,谁知孙长空突然开口道:

    “呵呵,你就这么放心走吗?就凭这两个人可拦不住我。况且,你们主子的性命还在肖童的手里,你就不怕这一离开就把他给葬送了吗?”

    阿双一听此话有理,于是将刚刚迈出的右脚又收了回来,满脸都是怒相,周身更是激荡起阵阵劲风。

    看着孙长空一副世外高人样子,肖童不禁殃求道:“长空兄弟,你快给我想想办法,我死了,你的计划恐怕也会搁浅的。”

    孙长空眉毛一跳,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然后用一种质问的语气说道:

    “我的计划?你确定不是你的如意算盘吗?”

    肖童心头一惊,暗道这小子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风声。然而这个时候他已别无选择,只能镇定道:“长空兄弟,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呵呵!”孙长空冷笑了两声,接着从桌上拾起了那个刚刚用过的茶杯,随手向对方丢了过去。肖童因为牵制着手里的陈世杰,所以难以脱身,只听啪的一声,那只茶杯立即便在他的头上炸了出来,一道殷红的血浆顺着发梢流淌下来,然后染湿了他的右眼。

    “你以为昨天你和瞿厉的谈话我不知道吗?”

    肖童再也掩饰不了,于是干脆放声大笑起来。接着他做了一个标志性的咬牙动作,然后凶恶地说道:“原来你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这么说我也不用继续伪装了。窗外的朋友们进来吧!”

    此话一出,房间之中的三扇窗扉全在同一时间变成了碎片,数道烟衣人顺势跃入,将众人团团包围。见此架势,孙长空仍不着急,好像他早已有所准备似的。

    “呵呵,我本想借你的手除掉这个陈世杰,没想到你居然不肯入瓮,所以只能逼出此后招了。我的护卫虽然全军覆没,但好在瞿厉的亲兵也归我统率。有他们在,你们一个也休想离开!”

    不知是连续施力所致还是毒性漫延的缘故,此刻的肖童神智已经有些模糊,幸好头上的伤痛一直提醒着自己不要睡倒,所以才能一直坚持到现在。稍稍舒缓了一下筋骨,他将扣在陈世杰身上的手掌泄掉一部分力气,这样自己的消耗便不会过大,而对方也不至于过早身亡。毕竟,这是他与整个陈家谈判的筹码。没了他,他的命恐怕都会不保。

    看到自己的主子稍好一些,三名随从这才舒了口气,然后那个手持大刀的人随即开口说道:“肖特使,你这样里应外合,算计我们少主,实在有损你的威严。要不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吧!放了少主,我们也答应让你平安离开陈王城,你看怎么样?”

    肖童看了一眼,不屑道:“和我讲条件?你算什么东西?”

    那持刀的男子也不生气,一脸和气道:“呵呵,小的不是东西,小的是人。”

    “哦?那你是哪个人?”

    “小的本名已经不记得了,当年的陈盛恩陈当家给我起的代号叫阿文。”

    肖童听后,脸庞猛然抽动了一下,好像被人打了似的,接着嘟囔道:“阿文,阿双,阿全,难道……你们就是文武双全四大护法?”

    说起文武双全,他们已经算是陈家的老资辈,虽不及李如广,但在族内也享有盛名,被众人所信服。四人之中,阿全的修为最末,而文武二人的修为最高,阿双则夹在中间,不上不下。不过据人说,阿文的实力要略胜一筹,只是为了不让阿武难堪所以才一直隐忍。事实上,他的修为早在三人之上,就算他们几个联手也未必是是他的对手。不过这只是陈家人的猜测,就连陈世杰也不知道真相。

    阿文能在这个时候代表其余两人说话,就足已说明他的能耐。肖童打量了对方一番,发现除了那柄朴实无华的大刀之外,便再无令他忌惮的地方了。然而文武双全四大护法不可小觑,更何况他伤在身,不能正面战斗,如果这个时候再被孙长空抢了先机,他的情况就大大不妙了。想了一下,他才面带笑容道:

    “别人面子我可以不给,可文护法德高望重,修为高深,我必须得承认。要不这样,你空说无凭,也无诚信可言,要不你先拿解药来让我服下。只要解药到手,我定将你们的少主毫发不损地还给你们。”

    阿文在笑,但同时也在摇头,显然对方的伎俩在他这里并不奏效。他固然担心陈世杰的安危,但更清楚一旦让对方解了毒,这位肖特例便会真正肆无忌惮。如果不小心惊动了皇室成员,就连陈家人也担当不起。

    “这样吧!我可以用我的手臂作保证,如果你放了少主而我们没有放你走的话,就让我永远失这条右臂。”

    肖童一瞧对方面色冷峻,没有丝毫戏谑的意思,一字一句之中都充满了豪杰所独有豪迈气魄。他觉得此话可以相信。况且,孙长空已经与他彻底决裂,指望他是不可能的了。周围这些城主的亲兵即便再如此厉害,也绝挡不住文武双全四大护法的合攻,败阵只是时间的问题。想来想去,他蓦然开口道:“文护法,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敢不放了我,就把那只持刀的手臂赔给我。”

    阿文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痛快!”

    说话之时,肖童一掌打在陈世杰的后心之上,直接将其击出逼出窗外。一道血箭飞出,陈世杰已经跌了下去,重重摔在了地上。

    “你!”

    见此情形,阿双立即施展轻灵身法,转眼便来到了陈世杰的身上。抱起对方的瞬间,他发现陈世杰已经七也流血,神魂涣散,但意识还未完全消失,就算是身受重伤的状态,他仍不忘说道:“给我杀了他!”

    阿双点了点头,将陈世杰放在墙根之下,而自己则飞身上了窗沿。此时他竟脚踏飞火,一脸凶相,想来是起了杀心。少主的命令,他必须遵从。

    “少主有令,杀无赦!”

    阿双说完看了肖童一眼,而肖童却是一脸淡然,因为他已有了靠山。

    “我的解药呢?”

    阿文依然在笑,只是现在他的笑有些苦涩,就算是吃了鱼胆炒苦瓜也绝无现在他的脸色这般难看。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的右臂已经飞了出去,带着他的大刀,一同砍在了肖童的身上。

    “阿文的手,请你收下!”

    阿文的脸色苍白,但他的精神头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干扰。即便身中一刀的肖童也没有呼喊,更没有叫骂,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人居然可以如此无情,竟连自己惯用的右手右臂也可以放弃,而且连眼都不眨一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陈家人吗?

    到了这时,肖童已经放弃了抵抗,他知道自己已经出不去这个门了。他看着孙长空,就像在看他的仇人一样,前面的几颗牙齿都被他咬崩了。

    “好你个孙长空,你不帮我也就罢了,居然还联合外人一同暗算我。你以为杀了我,你就能救回自己的朋友了吗?”

    听罢,孙长空双手一扶桌子将自己撑了起来,双脚悬在半空之中。

    “你错了,我的目标不是你,而是你们在场的所有人。”

    说远,孙长空的嘴形呈现“轰”的样子,接着一道雷光霹雳乍现,刹那间便将众人吞没其中。

    “这是!”

    阿文的脸色变得愈发惨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