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各怀鬼胎
    ,!

    肖童没想到孙长空敢这么大摇大摆地走进来,虽然微作了些伪装,但他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现在他只希望陈世杰对孙长空没那么熟悉,这样才不会立即暴露身份。然而就在这时,那四位随从已经率先出动了。

    “哪来的茶水,我们有吩咐让你进来吗?”

    孙长空不敢抬头,只用眼睛的余光看了一下不远处的肖童,后者心领神会,立即道:“哎,这位陈家兄弟,我只知道你们最近处在敏感时期,可也不能胡乱冤枉人啊!你看他,其貌不扬,手无缚鸡之力,哪一点像是刺客。不要自己吓唬自己。来,把茶水端上来吧!”

    听了这话,孙长空的心终于平静下来,于是接着往前走。谁知一直不说话的陈世杰居然开口了:“既然肖特使已经知道了这里面的的事情,我也就不再过多隐瞒。那个孙长空行事做风心狠心辣,结朋党上上下下百十多人居然无一生还。这种人实在太过恐怖,如果预估不足的话,恐怕会让他钻了空子。这样,阿全,你和他去后院再打一次水,看着他把水浇开,最后泡好茶水你潜他送上来。这样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

    陈世杰的小心谨慎让旁边的肖童有些吃惊,小小年纪他为何会表现出与之阅历极不相符的成熟老练。难道,有人已经事先通知过他这里有情况了?

    想到这里,肖童不禁心神难宁,如果这个时候与陈家公然为敌,就算皇室想保他也是爱莫能助。远水难解近渴,等上面的赦文批下来的时候,他的尸体都快腐烂了。

    看着孙长空与那位随从双双离去的背景,肖童不由得后悔,他是不是太急于求成了?

    那位名叫阿全的随从就是之前那个臂力惊人的中年男子。别看他长得五大三粗,走起路来却如蜻蜓点水一般,丝毫察觉不到动静。孙长空走在前面不禁心里发虚,如果这个时候对方突然出手,他连提防的时间都没有。

    然而,这个阿全的人对孙长空似乎并无敌意,他只是按照陈世杰所讲监督着他打水,烧水的全过程。然而就是孙长空准备取出茶叶放入茶壶之中的时候,那人突然从怀里掏出一只罐子,交给了他。

    “用这个泡茶。”

    “可……”孙长空有些为难。

    “可是什么,你是不是想死!”

    阿全猛然提拳,脸上随即露出骇人的神色。孙长空一看赶紧应了对方的要求,将那罐子递了过来。打开一看,罐子里面居然是一些稀松平常的花茶。他们这些贵家子弟的口味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好好的龙井大红袍不喝,非得要这些平常之物,委实让人无语。

    可既然人家已经做出选择,他也不好违背,只得将那些花茶丢入装满开水的茶壶之中。见此情景,阿全也不嫌烫,直接赤手就抓起了那只滚烫的茶壶,转身就走。

    “唉~”

    孙长空刚要说话,只见眼前突然闪过两道金光,刚好落在自己手中的托盘之内,那居然是两锭金子,虽然分量不多,但却是如假包换的真东西。一个小小的随从就能这样的手笔,那陈世杰过得又是何等的奢侈生活呢?

    孙长空不敢想象。

    阿全把茶水送到了房间之中,见对方点头之后,陈世杰才将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略带歉意道:“肖特使不要见怪,我也是被逼无奈。敌人太过狡猾,我必须倍加小心。”

    肖童附和着笑了笑,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实际上他早在心中骂了对方千句万句,小小的一个黄毛小子居然也敢在他面前讲排场。如果有巡临九城的机会,他一定要叫对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实力。

    当然,现在是在陈王城,人家的地盘之上,就算有再多的火气他也只能混着茶水一同咽下。

    “嗯?”

    “怎么了?”陈世杰见对方有些诧异,于是不禁问道。

    “这旅店什么水平,怎么用这些穷人喝的东西来糊弄你我,待我找人来问上一问。”

    肖童刚要动,阿全已经走了过来,恭敬道:“特使不用去了,这茶是我带的。”

    听完,陈世杰很是得意,而肖童却是更加愤怒。怎么自己好心请客,为何对方要故意寒碜自己呢?

    “陈贤弟,这是怎么回事?”

    陈世杰将手里的茶水慢慢喝下,这才不紧不慢道:“呵呵,肖特使不要着急,听我慢慢道来。”

    “哦?听你的意思这里面还有玄机?”

    “那当然。”陈世杰得意道。

    “请讲。”肖童双手插了起来,洗耳恭听。

    “肖特使以为这些是普通的花茶吗?”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这些花茶是集合了曼陀罗、情花、魔芋天香等等十几种毒草毒花混合制成,毒性极烈,喝下去不服解药,无论修为再怎么高深,三天之内必死不疑。”

    “你!”

    肖童刚要发作,竟察觉身上数处穴道气息不畅,体内的灵气也不受控制,开始逆流乱行。故不上眼前的罪魁祸首,肖童立即方寸大乱,赶紧运功逼毒。谁知,几息之后体内的毒物竟无半分衰减,竟还变得肆虐狂暴起来,变得更喂棘手。此时他的身上已经大汗淋漓,印堂呈现青烟色,是中毒已深的迹象。

    “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何你要下此狠手!”

    看着肖童血红的眼珠,陈世杰拍打了下身上的灰尘,随即道:“如果是昨天这个时候的话,我定然不会发难于你。可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前往瞿城主府上。姓瞿的忌惮陈家许久,正将我们视作眼中钉肉中刺,一日不除去我们,一日寝食难安。最近陈王城不太平,您这位大贵人还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来访,其中必有关联。加上之前的事情,我可以肯定你和瞿厉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勾当。你也知道,我们陈家能够长盛不衰,除了绝对的实力之外,还依仗着小心行事的作风,这才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你和瞿厉之间的事情虽然没有得到印证,但本着宁错杀一百不放过一个的原则,呵呵,肖特使,你就委屈一下吧!”

    肖童变得极其惊慌,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风度。他还想死,他还没有报仇,更没有享尽荣华富贵,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他还要继续活下去。

    “不,不,不可能,同时喝下的毒茶,为何你能安然无恙。解药一定在你手中!”

    肖童已经忘记了求救,就在四名随从看向他的同时,他那快如闪电的白皙手掌已经探到了陈世杰的身前,正准备搠向他的胸间。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四人根本来不及阻止,能够救陈世杰的只有他自己。在同辈之中,他虽然几无对手。但在肖童面前,他这个陈家少主也要黯然失色,因为一出招他便已经发生平生最强之式擒龙爪。据说,这一招练得登峰造极之时,可以飞入云霄,捉拿龙类,如探囊取物一般简单。现在的肖童虽没有那种本事,但对付一个小小的陈世杰已经绰绰有余了。随即后者极力抵抗,仍然在三招之后被那只要命的手掌扣中了命门,陈世杰的生死全在肖童的一念之间。

    这时那几名随从再想上前为时已晚,眼看自己的主子脸色从白到红,从红又变成了紫青,情况十分危急。继续僵持下去,陈世杰必死无疑。就在这时,那位腿功了得的男子忽然道:“你放了少主,我们可以给你解药。”

    肖童是多么精明的人,现在主动权落到了自己的手上,他自是不会轻易放手,稍停了一下,他才奸诈地笑道:“呵呵,不是还有三天的时间吗?我可以等等,不过我不知道你们这位陈少主还等不等得到哦!”

    说着,他的手上只是轻轻加上一分力,陈世杰便开始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脸上青筋暴涨,显得甚是狰狞。

    “姓肖的,有本事你杀了我。否则我保证你出不了陈王城。”

    肖童的表情变得异常古怪,他看陈世杰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只蚂蚁一样,极端地蔑视。这种受制的感觉,让陈世杰生不如死,长这么大他没还挨过这种羞辱。如果有一天让对方落到自己手里,他一定要让对方尝尝什么才是真正的人间地狱。

    “别别,肖特使放心,只要你放了我们少主,解药立即双手奉上。”

    那人伸手拿出一支烟色的小瓶子。怕对方不住,他还故意摇晃了两下,让里面的药丸碰撞在瓶壁之上,发出叮叮的声音。

    在这种诱惑之下,肖童也忍不住了,于是道:“那里面真是解药?”

    “如假包换!”对方痛快回答道。

    “哼,你们会有这么好心?我不信!先给我来一颗,等让你们少主试过药之后,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对方脸色一变,手里的烟瓶也差点掉在地上。见到对方这副模样,肖童尖笑道:“哈哈,我就知道,那里面根本就是毒药!”

    “不,这真的是解药。”那人坚持道。

    “那就让你们的主子先试,等他没事了我再服用。”

    不知为何,那位随从竟是变得相当为难,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然而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大人,你点的菜到了。”

    肖童一看对方,心中大喜。

    孙长空你终于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