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鸿门宴
    ,!

    孙长空进来了,肖童看到他的第一眼竟有些心虚,因为就在个把时辰之前他还在与瞿厉预谋扳倒陈家的大事。而其中最关键的一个人就是眼前之人。说白了,他只是利用一下孙长空而已,说什么兄弟情义都是骗人的把戏。

    然而这个时候的肖童又不得不笑脸相迎,生怕对方看出任何端倪。他站起来,拥着对方坐到桌子前面,略显殷勤道:“长空兄弟刚才去了哪,可叫我好找。”

    孙长空一脸茫然,随即笑笑道:“呵呵,肚子饿了去找了些吃的,途经无眠楼还在里面喝了几杯酒。”

    肖童的眼中闪出一丝狡黠,忍俊不禁道:“哈哈,原来兄弟你也好这一口啊!”

    孙长空有些不解:“啊?哪一口?”

    “行了,你就别掩饰了。去无眠楼的人多是为了寻花问柳,哪有几个是真正去那里吃饭喝酒的。”

    孙长空也不辩解,顺着对方的话继续道:“这么说,大哥也经常光顾喽?”

    肖童哑然:“啊……呵呵,只是和几个朋友偶尔去过几次,你不用瞎想,我们什么也没做。”

    此时孙长空的笑容不知为何让人看着极无舒服,肖童看着他竟再也笑不出来,只能干咳两声。平复了许久他才道:“刚才下人已经把那封书信交予我了,话说你让我宴请陈世杰,到底是打算?”

    孙长空的神态自若,并没有任何逃避的意思:“大哥,这件事你还是不知为好。这样,即便出了什么问题你也只是事外人,并不算知情者,更不是我的同伙。就算他们想要发难于你,也找不到理由。”

    肖童大笑了几声,果然不出他所料,这小子竟想暗算陈世杰。不过他并不认为对方能成功,因为就像他之前所想的那样,解决一个陈世杰不是问题,可问题他的身边还有数名高手,如何将他们一同击败那才是关键所在。不过如此一来,他与这件事也算不上有关系,就算陈家找上他,他也可以把事情都推到孙长空的身上,绝不会引火烧身。但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让对方换一种方式来报复,毕竟这种做法太过冒险了一些。

    看着肖童出神的样子,孙长空提醒道:“大哥,你在想什么?”

    “啊?呵呵,没有什么。只是我感觉你这样做有些不太理智,达不到目的不说就连自己也要搭进去,这么做实在不值得。”

    孙长空并不在乎:“这个大哥就不用操心了,我自有打算。您只管把人请到这里就行,具体他会带多少人我并不关心。”

    “原来你知道他会带随从啊!那你还……”

    “那又有什么,反正我的目标只有陈世杰一个人,其它的角色不论再强再弱,也不是我的敌人。还有,从现在开始你和我假装是陌路人,谁也不认识谁,这样我的事情才不会殃及到你。”

    肖童听罢苦涩地笑了笑,好像很是心疼自己这位“兄弟”似的,满脸都是为难的神情。

    “兄弟,你也知道,大哥夹在中间很难做。你放心,只要不是让我用刀子直接杀他,其它的事情我都按你说的做。”

    此时,孙长空已经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处,一言不发。原来,他已经进入了所谓的陌路人的状态。

    “误入宝地,叨扰了。”

    说完,孙长空行如疾风,破空而去。

    第二天上午,陈世杰便收到了肖童的邀请。他有些意外,因为这场酒本应该是自己作东的,难道肖童想借机拉拢自己?

    这种事情不是不可能,只是他还不知道对方与自己家族的血海深仇,所以才会这么想当然的以为。既然对方请帖都到了,他还能有不去之理吗?

    去,当然去,而且要已“地主”的姿态前往。他要让对方知道,在这片土地之上,他才是真正的王者,所谓的瞿城主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幌子罢了。

    “呵呵,堂堂九城巡察使也要阿谀奉承我,天下之大,还有谁能让他忌惮惧怕?”

    然而就在这此时,他竟想起了数天前见过的那个青年,就是他将自己重伤,要不是李如广及时赶到他早就魂坠黄泉。现在他还能回忆起对方的犀利目光,那是让人看过一眼便忘却不掉的梦魇。他只顾地去想,竟忘记了呼吸,直到肺中那股强大的气压冲破气道、汹涌喷出的时候,陈世杰这才如梦方醒。

    “你的命,还是你朋友的命,那就得看你的了。”

    陈世杰刀眉一颤,一道劲风飞驰而过,竟将桌上的烛台一削两半。

    孙长空已经忙了一个上午,他先是去一趟药店,然后又跑了趟铁匠铺,背回两大包东西。他将它们小心藏在柴房之中,除了老鼠之外谁也找不到。

    因为肖童会宾的原因,旅店已经完全关闭,除了已经入住的客人之外,两也不让他人进入。孙长空很是满意,因为这样自己的计划就可以顺利实施了。

    时候还没到,陈世杰已经带了四名随从进到了旅店之中。

    虽然只有四名,但躲在暗处的孙长空看了一眼便知道他们身手不凡。位于陈世杰左前方的中年男子,天生神力,臂腕过人,挥动之间竟有劲风突起,呼呼作响。单是这一臂之力,恐怕就有千钧以上。

    与他并列另一名男子,人高马大,身材修长,每行一步都有尘埃飞扬,一双风中劲腿快厉狠绝,冽如刀锋,动如闪电,常人还没到他身前,他已被他那狂风暴雨般的腿功轰成了碎片。

    后面二人一左一右,一使刀,一执枪,威风凛凛,目光如炬,让人不能之对视。那两把武器当说也有百十斤重,但在他们手中却轻如棉絮,拿起来颇为轻松。一不小心枪杆掠过旁边的一处长凳,竟瞬间将其一斫两段,那人居然停都未停,继续向前走去。掌柜看了他一眼,敢怒不敢言,除非他不想要这条老命了。

    就这样,四人簇拥着中间的陈世杰一同上了二楼。楼梯的正对面就是肖童所在房间。带头的二人分居两侧,轻推房门,谁知就在门扇开启的刹那,一只快如惊鸿的素手夺目而来。

    “呔!”

    惊骇之下,陈世杰一跃退出楼下一层,四名随从立即围上,一使掌,一使腿,一使刀,一使枪,一同攻向那只素手的主人。然而令他们有些不解的是,出手的人为何面带笑容呢?

    “住手!”

    军令如山,更何况说话之人是陈家少主陈世杰,那四人犹遭雷亟,即便接下来的行为有可能震伤自己的身体也在所不惜,于是掌泄,腿回,刀颓,枪坠,四名护卫的“武器”都又恢复成了原本的样子,变得甚是听话。

    “哈哈!果然是高手中的高手,肖某佩服佩服。”

    陈世杰惊魂甫定,他看向楼上的刺客,脸上也终于挤出一丝笑意。

    “肖特使,你这是出何原因。难道就不怕我这些下属收放不能,不小心伤了你吗?”

    肖童在五人的注视之下缓缓走出房门,这时他的护卫大军也涌了上来,又将他们几个包围其其中。

    “哎,你们出来作甚,我只不过是和陈贤弟开个玩笑罢了。陈家势力雄厚,确实名不虚传。今天肖某见识了,多有得罪,望请见谅。”

    陈世杰的一肚子的火气竟被对方几句话就打磨干净了,他想怒又不能怒,因为对方毕竟是上层人物,就算陈家再怎么有实力,也不敢与整个皇室对立。况且自己并没有损伤,而且看样子对方真的只是想试试自己的身手,于是也只得将这口恶气生生咽下了。

    在肖童的示意之下,那些护卫又呼啦一下又散了去,躲到各自的地方暗中监视,如果他们不说,谁也不知道他们的位置。

    肖童将五人请到自己房间之中,桌上已经预备了一些新鲜的水果,供人食用。然而陈世杰早就过腻了锦衣玉食的生活,这些东西在他眼中普通不过,现在他只是好奇,为何对方会突然请自己前来一叙。

    稍事消息,陈世杰开口道:“今天让肖特使破费了,作为陈家少主,本应我来招待,让您来请我,可真是惭愧惭愧。”

    “哎?这么说可就见外了,要不是有陈家坐镇,陈王城哪里会有今日这番繁盛的景色。该是我代皇室向你们致谢。”

    虽然心中略有不爽,可肖童的话还是相当中听的,这时的陈世杰春风得意,面带红光,别提有多高兴了。

    “咚咚咚”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一人随即道:“大人,您要的茶水来了。”

    肖童面色一变,但又迅速恢复常态,立即说道:“进来吧!”

    打开门的刹那,肖童透过那极小的缝隙看到了对方的脸。果然没错,那个手持托盘的仆人正是孙长空。只是此时的他不知从哪里搞到了一身小二的行头,再加上他现在毕恭毕敬的样子,谁也猜不到他就是曾经打得陈世杰人仰马翻的孙长空。

    肖童眯着眼,略带深意地笑了笑,心道:这就是你所谓的计划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