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肖童的过往今生
    ,!

    “这么说,你是有意牺牲那个小子的喽?”瞿厉不禁问道。

    “呵呵,经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舍不得他了。不过成大事者不居小节,上面对于陈家已经注意了许久,要不是有那个陈家老祖坐镇,皇室早就派人把他们一网打尽,为天下之人出口恶气。”

    说到这里,肖童觉得不够痛快,于是咬了咬牙齿,发声咯吱咯吱的摩擦声,听起来有些诡异。

    “哦?皇恩浩荡,没想到还能如此体察民情,知道百姓对陈家人敢怒不敢言,所以才派了您,作为他们的大救星。”

    瞿厉的嘴很甜,甜得就像他刚取过门四房太太的舌头一样,滑而不腻,就算听上再多也不觉得厌烦。肖童觉得自己特别有面子,于是欣然说道:

    “放心,只要陈家一倒,陈王城就是你的了。”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就多谢特使厚爱了。”

    瞿厉起身对着肖童行了一礼,就在抬头之际,眼中竟划过一丝毒辣。当然,他绝不会让对方察觉这一细节。

    表面上他是陈王城的城信,实际大部分的权力还都掌握在陈家人的手中。城主只是一个傀儡,他的身上有许多看不见的丝线,控制着他的一举动。而线的另一端便是陈家人的那双魔爪。瞿厉已经过够了这种为人卖命的生活,他要改变,他要称王。而在那之前,他必须要将眼前的大山移开,这座大山便是陈家,或者说是陈家老祖。

    在一个月前,他接到消息,得知了陈家老祖宗的致命弱点。而正是这个契机让他有了移山的想法。但凭他瞿厉的势力,想要在陈王城里与陈家叫板,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所以他便想到了他的靠山,九城巡察使肖童。这种时候,只有他才能为自己出谋划策,也只有他才能真正帮助自己。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它便是陈家。

    别人不知道,瞿厉作为一城之主,自然十分清楚作为昔日陈王城子民的肖大特使。那时的他还不叫肖童,至于他原本的名字,瞿厉也记不清了,姑且就唤他小狗吧!

    小狗幼时家境殷实,地位高贵,与如今的刘有财相若,可能还要优越一些。小狗一家为人忠厚老实,就算是做生意也是靠的以德服人,绝不在财目上使心机,耍花招。当时方圆千里之内没人不知道陈王城里有一善人大财主,谁家有了过不去的坎,便去找他帮忙。只要是力所能及而又不过分的,小狗的爹都一一满足。小狗本以为自己便会一直在这种安宁之中度过一生,谁知噩梦一般的事情发生了。

    陈家人突然找上门来,诬赖那时不过十二三岁的小狗窃取了他家的修炼秘籍,并让他速速奉还,不然要他整个家族的财产来抵。当时这件事情轰动了整个初升大陆,甚至还惊扰了高层。可陈家人早已打点好了一切,派来监察此事的官员早已被他们收买,明知只凭小狗的花拳绣腿绝对进不了陈家,可最终那位官员还是宣判小狗家有罪,于是便他家的财产充了公。小狗的父母悲愤难平,双双自尽,而小狗也被冠上了小偷的名号,被流放到边疆,一去就是十年。

    瞿厉不知道这十年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当他再次见到小狗的时候,对方已经是皇室的红人,地位之高,已不在自己这个城主之下。当年审案的时候瞿厉虽未能给小狗的父母伸冤,但也没有落井下石,出城的时候还给了他几锭碎银子,就是这几锭不起眼的银子连接二者的桥梁,也正是因为他,陈家族人才没能如愿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城主之位,一直到了现在。

    如今终于有了报仇的机会,瞿厉自然第一个通知小狗。因为现在的小狗已经不是当初的小狗,而是已经长大成熟,变作了藏獒,哪个见了他也要忌惮三分,就像看见了鬼一样。就这样,小狗变成了鬼,而他终于也有了报仇的资本。然而他们还欠缺一个导火索,这就像做菜时的调料一样,没有它们,再好的食材也会变得索然无味。于是,孙长空便出现了。

    孙长空的出现是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这些年来,陈家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灭绝人性的丑事,怎么可能没有几个厉害的仇家。而一旦他们联合起来,那就是一股不可抗衡的复仇之力。他,肖童,孙长空都是其中一员,如今就看谁做那个冲在最前方的死士了。

    显然,孙长空就是。

    深色已浓,肖童脸上的笑意更浓。灯拈变得垂头丧气,显然秘谋的时间已经实在太长了。孙长空走在回去的路上,他忘着头上的月亮,不知不觉当中已经来到了前两天到过的无眠楼。伊人姑娘已经随着那位怪人不知去向,而来往的客人早已将那件事情忘去。想来也是,那天他们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就算有幸夺下花魅,也不过是脱裤子爱,穿裤子忘的事情。他们本就没有半心思放在某一个、或是某几个人的身上,他们花钱只是为了寻乐,就像有些人一不高兴就杀人一样。说得好听一点叫兴趣使然,说得难听一些就是薄情寡义。孙长空自认为不是那种人,可他的身边也确实出现了好几个女人。他虽无心,可天却有意。如果不是一笔笔糊涂账的话,他恐怕也不会孤身犯险,一个人来到这里了。

    “明天,明天我就将一切都了结。”

    孙长空最后看了一眼门内喧哗的景象,莞尔一笑,随即消失在夜色之中。

    “什么,你说孙长空回来了?他人呢?”

    三胖围着聚宝盆绕了三四圈,而朱大闯就看着他转了三四圈,直到最后才说道:“不用找了,他走了。”

    用胖有些恼怒,他觉得对方是在玩弄自己的感情。半年的历练已经让他有了一丝当家人的架子,他的年纪虽然不大,但眉宇之间已有了几分老练与狠辣,让人看上一眼便忍不住心中打颤。

    “这件事你也怪不到我的身上。我好心好意把他带了回来,谁知他在那个吴掌柜的身上找出了一封书信,便匆匆离去,连他去哪也不告诉一声。不过看他的样子,事情好像十分紧急,容不得半分耽搁。”

    三胖用力跺了跺脚,竟震得自己脚底发麻,他面露苦色,但又不好完全表现出现。

    “这个姓孙的,都二十好几的人,做起事怎么还这么不着调。等他回来,我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他。”

    “收拾他?”朱大闯略显轻蔑道:“就算是十个你,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吧!”

    三胖一听火气立马窜了上来,随即回击道:

    “十个?你也太看不出我了吧!虽然我的修为有限,手段也不多,但好歹如今我也是一个灵感初境的修道者,比起一年之前那可是天壤之别。你凭什么说十个我也不是他的对手。难道,他已进入到转轮境了?”

    朱大闯摇了摇头。

    三胖继续道:“这不得了,没到转轮境,我就有机会打败他。”

    “你误会我了。我的意思是他的修为不止是转轮境,听他和我说,天人境的沈万秋都被他击溃了。”

    三胖眼睛瞪得好像柜子上的两颗上好夜明珠一样,浑圆的珠子之上还闪着精芒。

    “你说他把沈万秋击败了?不可能,沈万秋天资之高,放眼整个苍北仙苑都无人能及。就算是同样的成长速度,起点比孙长空高上好几个档次的他绝没有赢不了的道理。不是那小子在吹牛,就是他用了什么阴险的方法,胜之不武。如果这样的话我也可以,只要事先给他整几个妞,让他们**一夜,然后第二天早上再在他的早餐里面添上点泻药,我就不信到时候还打不过他。”

    朱大闯听后瞥了对方一眼,嫌弃道:“你们俩到底还是不是朋友,出这么损的歪招,也就你能想得出了。”

    三胖不以为然,他掂了掂自己足有孕妇七八个月大的肚腩,一脸光荣道:“只要不死人,我不在乎再多使些手段。别忘了,我三胖可不是好惹的。”

    朱大闯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身材,数着那一道一道赘肉随即接道:“呵呵,我看你得叫四五六胖了。”

    三胖没有生气,他来到门前,看着天上的月亮,然后轻声道“你小子可要保重自己,千万给我完好无损地回来啊!”

    看了孙长空留下的书信,肖童有些意外,然而旁边的随从却是相当淡定,显然他早已看过其中的内容。只是当时的他也是相当惊讶,对方居然会有这种要求。

    “邀陈世杰明天中午在旅店吃饭。”

    虽然只是草草的十几个字,但在肖童的眼中竟好似有千言万语,令他窥探不出对方的心思。难道,对方是在摆鸿门宴吗?

    可是仔细一想他又觉得不太可能,即便陈世杰赴约,所带的精英高手也不会少。孙长空能对付得了一个陈世杰,绝对敌不过那么多强敌的围攻。难道,对方是在利用自己不成?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吱扭”一声,被人推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