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算计
    ,!

    肖童自认为已经算得上一名狠人,可与眼前的孙长空相比起来,他的毒辣都成了恩德,狠心成了慈悲。一个秀润天成、年轻有为的大好青年,为何会有这般令人惧怕的眼神,难道前二十年当中他一直都活在毫无希望的地狱之中吗?

    好不容易平复下难安的心,肖童这才道:“孙少侠说笑了,陈家虽然嚣张跋扈,可恶至极,但也没有到不容于世的地步。更何况,当年陈盛恩深得民心,体恤下属,在百姓之中的口口碑极好,断没有该死之理。”

    孙长空干涩地笑了笑,回道:“呵呵,我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特使不要当真。”

    “哎,别特使特使的叫了。我的年纪比你大一些,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称我一声大哥。”

    孙长空受宠若惊,连忙说道:“这可使不得,特使您地位高尊,怎能是我们这种平民老百姓能高攀得起的。”

    “哪有什么高低之分,说到底我们都是人,都是初升大陆的子民。今日我与你能相遇,说明咱俩就有缘分。既然这样,为何不顺应天命,一见如故呢?”

    “这……”孙长空还是感觉有些不妥,但又说不上是因为什么。

    “孙少侠,你要再这么说,我可就不高兴了。难道,我肖某人还配不上作你的兄弟朋友吗?”

    “不不不,既然这样……肖大哥……”

    “哈哈,这才对嘛,喝酒!”

    就这样,二人一连干了三杯,也不知这酒是哪来的,竟是格外上头,加上刚才喝得太猛,此时的孙长空已经有些吃不消,头晕眼光不说,吃下去的饮菜也在隐隐翻动。

    “不……不行了,小弟实在是喝不下了。”

    肖童好像根本没有听见一样,依旧往他的杯里续酒。孙长空端起酒杯,竟发现眼前出现了重影,看来这回他是真的要出洋相了。

    “行走江湖之人,怎么连点酒量都没有。看来我这个做哥哥的,得好好调教调教了。来人,上酒。”

    肖童的话比圣旨都要管用,不一会儿七八个下人已经拎了不下十种酒到了房间之中。这些酒从选料,工艺,酿制,贮藏,甚至连装酒的容器都各不相同,有的放在坛子之中,有的则盛在瓷瓶之内。还要几个一看就是相当金贵,竟用玉琢的精致酒壶装着,上面绘有飞龙舞凤,着实好看,单是这个空壳子估计都能卖个几两黄金。

    “肖大哥,你这是作甚啊!”

    孙长空还没回过味来,肖童已经将从这些酒中各自取了一点,然后聚集到一个大碗之中。在不同酒水的交融之下,碗里的东西已经呈现出七彩斑斓的颜色,看起来十分古怪。

    “来来来,尝尝我的独门配制的好东西,喝了它保准你比神仙还要自在。”

    孙长空撇着嘴看着那只装满酒的大碗,脑袋几乎就要炸开似的。他不是不想喝,只是自己已经到达极限,再喝一滴就要呕吐了。

    “大哥,你这酒叫什么,真有你所说的那么厉害吗?”

    肖童得意道:“那当然,这可是我精心调制的十分滋味。如果我说的有半句假话的,就让我肖童不得好死。”

    孙长空伸手捂住对方的话,然后四下看了看,然后小声道:“这话可不能乱说,小心被老天爷听见。”

    肖童指了指头顶的天花板,神秘兮兮道:“你说得是他?”

    “就是他!”孙长空立即回道。

    “哈哈!”肖童放声大笑地来。

    “别怪我没提醒你,这种东西很邪乎的。算了,你是我大哥,我就相信你。来,让我体会一下什么叫十分滋味。”

    孙长空端过碗来,当着肖童的面咕咚咕咚将碗里之物一饮而尽,后者满面期待地看着对方,而孙长空刚是一脸古怪的表情。

    事实上,他也不太能说清此时此刻的感受。那些酒水入口相当容易,而且十分柔和,就像白水一样,乍一咂摸没有任何滋味。然而随着酒浆向下吞咽的过程,他竟觉得整个喉咙都仿佛燃烧了起来。十种,整整十种不同的酒香回荡在他的气道之上,竟给他一种飘飘欲仙的错觉。

    同一时间,身上几十亿个气孔一起张开,好像呼吸一样将体内的浊气全部排出,孙长空顿时觉得身体轻逸了不少,好像不使用任何功法也能飞起来似的。最后,回甘涌上喉头,这才给这个酒画下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好酒!”

    说话之时,孙长空发觉自己的脑袋竟也不疼了,这酒越喝越迷糊是正常的,越喝越清楚倒是头一次听说,看着他不断变化的神情,旁边的肖童满意地点了点头,显然他对自己的杰作也是相当有自信。

    “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

    孙长空刚要起来答谢对方,谁知脚下一跌竟摔倒在地,立即便不醒人世了。肖童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之上,拿起酒杯小酌了两口才道:“酒是好东西,可不要贪杯哦!”

    孙长空一觉醒来,外面天色已经变暗,到了傍晚时分。然而,大街之上却丝毫没有受此影响,仍然是热闹非常,一副安居祥和的景象。看着外面无忧无虑的众人,孙长空不禁感叹,这样的安宁还能坚持多久呢?

    他与陈家免不了要有一战,自己更有可能丧生于此。但就算是豁出性命,他也要将薛菲菲等人送出陈王城,至于之外的事情就只能看他们造化了。而在那之前,这里的居民定要受到牵连,轻则活动受阻,重则家破人亡。他们本无错,错就错在他们生在了这个纷扰的世道之上。

    “不要怪我。”

    据下人所说,肖童已经于当天下午去了瞿城主的府上去共讨大事,晚上可能就不回来吃饭了,叫孙长空不要等他。

    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至少孙长空不会再担心自己的事情会连累到这位高贵的特使大人。一人做事一人当,他确实没有什么怕的,唯一担心的就是连累它人。这种情感很是奇怪,他可以眼都不眨地杀掉一人,但绝不想欠对方一个铜板,这就是他的想法。

    现在就是这个念头驱使他远离一切想要接近自己的人,等到事情尘埃落定,他就可以安心地回到苍北仙苑,一心修行了。

    “再给我一点时间!”

    孙长空还是趁着夜色出门,这样别人不会立刻辨认出他的身份。加上自身的灵气护体,就算别人想要看清他的样貌也绝不是易事。对于他来讲,这已经足够了。

    临行之际,他给肖童留下了一封书信。在交待完一切之后,他便走出房门,扬长而去。

    陈家府邸与城主府并居在陈王城中核心地带,是这里把守最为严格的机要之地。平常外人休想接近一步,谁敢越界,谁便要为自己的鲁莽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上个月,一个不谙人事的孩提因为不小心闯入了陈家的范围之内,被砍下了一只右腿。下半辈子,他只能拄仗为生,再也不能和常人那般活蹦乱跳。

    这就是规矩,也是生存的法则,弱肉强食。

    然而规矩有时候也会失灵,比如说碰见像孙长空这样有实力,还有一定胆识的人。虽然有四十三名护卫在巡逻看守,但他仍能像入无人之境一般,任意穿梭在众多的视线之中,而不被人发现。然而走到院墙外面的时候,孙长空知道自己必须得止步了。

    因为他在墙的另一侧感受到了不下十道强大的气息,这些气息的主人无一不是天人境界的高手,而且力量之强,绝不在自己之下。如果这些人联合起来的话,他根本就没有算命,甚至逃命的机会都没有。更何况,再向里的情形他还没有见到,基中到底还有多少能人异士他也估测不出。最最要命的是,这里还住着一位传说中的仙人,虽然李如广之前已经将对方的弱点告诉给了自己,但他仍不能掉以轻心。百足之虫尚且死而不僵,更何况是突破人类极限的至尊仙人呢?

    然而就在距离他不到五百步的一处房间之中,肖童与瞿厉正在商量着所谓的大事。

    “你说什么,你看到了那个小子?”瞿厉稍一激动,竟将茶水蒸得一滴不剩,而手里的茶杯却是毫发无损。显然,此人对于气与力的控制,已经达到了令人拍案叫绝的可怕地步。

    然而见此情形的肖童毫不意外,他仍然漫不经心,甚至连看都不看对方一眼。

    “这回是老天有眼,让我遇见了那个小子。有了他,扳倒陈家指日可待!”

    肖童口中的他,指的便是孙长空。然而说起这个所谓的朋友,他的脸上竟带着几分戏谑,就好像与人说起自家的哈巴狗似的,显得极为轻蔑,甚至连嘴都懒得张开。

    “可就凭他一个人,如果搞垮整个陈家,你也太高看那个姓孙的了吧!”

    然而就在这时,肖童突然起身,二话不说直接在对方的脸上赏了一巴掌,随即道:“疼吗?”

    瞿厉也不生气,甚至脸上还带着几分贱笑,然后说道:“疼!”

    肖童舒了口气,然后轻笑了声道:“疼就对了。孙长空就像刚才的巴掌,虽然不能致人于死志,但足以让人集中全部的注意力。而与同时,如果我们能把握好机会,打他们一个猝不及防,我想就算不能灭掉所有的陈家人,也能让他们元气大伤吧!”

    原来,孙长空只是肖童的一步棋子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