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驻足
    ,!

    寒暄是上层社会必不可少的礼仪方式,而肖童与陈世杰又是之中的代表人物,原本互不相熟的二人一盏茶的工夫之后已经亲如旧故,只是许久没有见过面了。

    “哈哈,特使真是风度,世杰佩服佩服。”

    “哪里哪里,闲弟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就已有王者风范,哪天高就千万不能忘了我这个做哥哥的哦。”

    “哈哈,一定一定。来,我的府上已经预备好了饭菜,特使大人如果不嫌弃的话,和我到陈家一叙吧!”

    “这……”肖童有些为难,孙长空还在他轿中,如果这个时候去往陈家,也岂不是让对方自投罗网。可眼下盛情难却,他不知该有何种理由来搪塞陈世杰。

    “怎么了,特使还有要事在身吗?”

    肖童灵光一现,随即道:“实不相瞒,我与瞿城主还有些公事要谈,今天恐怕不能不能随你一同前去了。”

    陈世杰莞尔,回道:“无妨,特使好不容易来一次陈王城,那就多待几日。明天,明天我再设宴款待,您看如何?”

    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肖童万万再无拒绝的道理,于是道:“好,那就让贤弟费心了。”

    二人又说过几句之后,陈世杰这才打算回府,而陈世杰也终于钻回了轿子之中,如释重负道:“哎,多亏对方没有继续坚持,不然我这不是好心办了坏事,将你推入了火坑。”

    孙长空的笑脸很是夸张,但声音却是很小,好像故意表演给对方看似的。

    “其实去一趟又能怎么样,我就不信他们能上前搜轿。再说,如果我今天进到陈府的话,说不定还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肖童当即一震,心道这家伙怎么胆子这么大,赫赫有名的陈家都吓不住他。这要是被那位传说中的陈爱老祖宗知道了,岂不是要将他千刀万剐了。

    “照你这么说,我今天的好心还办坏了事?”

    孙长空赶紧摆手道:“没没,特使这么做是最稳妥的办法。如果让人发现我藏身于轿中,恐怕连你也要受到牵连。”

    肖童面容稍展,孙长空也大舒了口气。这种关键时刻要是把对方得罪了,恐怕不用陈家人动手他也出不了陈王城了吧!

    轿夫抬着轿子进入城中,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事先预定好的旅店。眼见这般气派的排场,那掌柜的以及一众下人纷纷跪倒拜伏,生怕触怒了这位大人物。

    “你先在这轿子待着,等轿子被抬到后院之中你再出来。到时我会派专人去接你,今天咱们两个就好好喝上一顿,我倒想了解一下你这个令陈家上上下下鸡犬不宁的年轻人。”

    孙长空有些惭愧,不禁苦笑道:“哪里,只不过是管了些不该管的事,杀了些别人不敢杀的人。”

    肖童朗声笑道:“那一会儿我可要听听这事是什么事,而人又是哪些人。”

    肖童探身离去,而“空轿”则被人继续待到了一个地方,只听“咯噔”一声,孙长空心道:到地方了。

    确定周围没人闲杂人之后,孙长空这才猫身出了轿子。别看这旅店修得气派富华,小小的后院也是经心布置,一树一花都按照一定的规律摆放,稍动一分都绝不会如眼前这般整齐有序。

    院内陈列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但大多都是与人们平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物件。板车,磨盘,种满生葱的菜畦,几个闲置不用的大锅,生锈的菜刀,被豢养起来的肉鸡母鸡。就在距离他不到一丈的位置处,拴着一条烟色土狗。可这家伙好吃懒做,一大清早的已是昏昏欲睡,就连院里进了这么大的一个陌生人也一声不吠。仿佛,它根本没有将他放到眼里似的。

    肖童的人还没来,孙长空决定先在院子之中上转悠一番。他来到墙根处,这里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瓷罐,孙长空找开其中一个稍微嗅了嗅,差点没被里面的气味给呛晕。

    “哇,好浓的醋味。”

    原来,此处的店家自给自足,将每年收获粮食其中一部分,用作发酵制造烹饪佐料,这醋和酱油是必不可少的。只是这坛子年头多了,自身已经带上了一股挥之不去的气味,加上其中的发酵物,味道更是刺鼻难当。孙长空五感远远高于常人,对于这些刺激性的东西格外敏感,有这种强烈的反应也就不奇怪了。

    不知从何时起,醋这种东西就和女人分不开了。

    怀孕的时候她们喜欢吃这种东西,而一旦男人有了一些不轨的想法她们也要吃上一些。虽然都是醋,却又各不相同。孙长空不禁想起了与自己有关的几位女子,青梅竹马的方柔,同甘共苦的柳如音,刁蛮任性的薛菲菲,还有霸道无比的黄起凤,真不知道有一天他们彼此相见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醋性发生呢?

    稍微想了想那时的场景,孙长空便不禁害怕起来。他并不是见一个爱一个的风流之徒,可这些女人都有各自让他沉迷的优点,亦者缺点,这样才令他摇摆不定。可他已和其中的柳如音有了夫妻之实,自己万万不能辜负了人家。而剩下的三个,又该选谁弃谁呢?

    看了一眼其它的容器,孙长空嫌弃地走开,直接来到了前面的一口水井跟前。

    这是整家旅店唯一的水源,吃用全靠它,孙长空心头一动,若是这在里动些手脚,岂不是全旅店的人都要受到影响。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只是这样做的危险很大。他有些担心,如果中途出现了什么差池,那受损的不只是自己,还有那位特使大人。

    说曹操曹操就到,肖童的人已经来请了,他的手里还多了一顶斗笠,是让孙长空遮面用的。有了他,孙长空出入自如,再也不怕被他人识破身份,走起路来也坦荡了许多。

    旅店共有三层,而肖童所入住的房间则在地第二层的中间位置,刚好是人员走动最为频繁的地方。孙长空在下人的带领之下进入了房间,肖童以及一桌子的饭菜已经德行了有阵时间。

    “出门在外,没什么好东西可以招待你的,将就一下吧!”

    孙长空入席,就坐在肖童的旁边。一夜未睡的他虽因为那位神人的传功并无困意,可整宿的活动已经令他腹饥难忍,不等肖童动筷,他已先行吃了起来。

    肖童看着他,哭笑不得。自打他当了特使这个差事之后,除了几位高层以及皇室能这般无视他之外,其余见到他的,无不是毕恭毕敬,哪个敢像眼前这个黄毛小子一样,如此肆无忌惮,蛮横无礼?可人总是一种潜在的自虐倾向,越是让你接受不了的人或物,你就越想尝试接触,在真正体会到伤痛滋味之后,这才算长了记性。

    肖童也是人,他也想体会一下与所谓的百姓同桌吃饭的感觉,于是他欣然说道:“来,吃!别客气。不够的话,我再叫他们去备。”

    孙长空没有说话,他也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的嘴都用来装饭菜了。饥饿是最好的调料,他已经好久没有吃到如此香甜的美味佳肴了。吃着吃着,他竟想起了自己的娘亲。离家许久的他,已经忘记了家中饭菜的味道。突然间,他竟有种回家的冲动。

    他有些想家了。

    吃着吃着,孙长空的眼睛有些泛红,而肖童却没有察觉到,他仍然自顾自地说着:“孙少侠,现在你可以和我说说你与陈家的恩怨了吧!”

    孙长空思绪一滞,顺势将嘴里的食物咽下,他看了一对方,如同失忆一般,眼中竟显出一丝迷茫。

    “我和他们没有恩怨,我只是来救自己的朋友。不过,他把我一个不算是朋友的难友给打疯了,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和他们算一下这笔账。”

    肖童没有吃饭,他只是接过下人们拿来的丝帕,小心擦拭着自己的手掌,好像只凭这样他就能填饱肚子似的。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陈家势力庞大,位居初升大陆之巅,就算几个名门大派也不敢与之抗衡。你真以为,除了那位仙人之外,陈家的其他人就拿你没辙吗?”

    “哦?那我倒是想听听,陈家当中还有哪些厉害角色。”

    肖童已经习惯了孙长空的说话方式,他也不动怒,语气平和道:“他们可不是角色,放到这偌大的世界之中,这些人也能独霸一方。比如那陈世杰的父亲,陈盛恩。曾经也是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一连击败十三位旁派掌门,就连陈家老祖都对他赞赏有佳。”

    “既然这样,陈家的少主为何是陈世杰,不应该是他爹来担任吗?”孙长空不解道。

    肖童叹了口气,然后才意兴阑珊道:“如果人死能够复生的话,确实就该是陈盛恩出任少主之职了。”

    孙长空大惊道:“啊?你说他死了?”

    肖童点头:“他不但死了,而且死了有段时间了,恐怕就在陈世杰降世没多久,他已经夭折身故了。”

    “呵呵,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天妒英才吗?还是说苍天有眼呢?”

    孙长空目光之中闪出一丝极快毒辣,肖童手中的丝帕一不小心,便掉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