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九城巡察使
    ,!

    孙长空自是没有和这个特使见过面,唯一的可能就是在某些文案之上,比如告示。想到陈王城的关卡处还贴着自己的肖像画,他便觉得整颗心脏都好像泡在了秋水之中,冷而不凝。他也在后悔,好端端的自己多管什么闲事,现在倒好,自己摊上了大事。看对方的身手,单是一个特使他就已经应付不如,如果再加上这么多的虾兵蟹将从中作梗,他想脱身简直是痴人说梦。

    可事已至此,他也不能坐以待毙,于是孙长空清了清嗓子,镇定道:“哦,是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可是太巧了。”

    特使古怪地笑了笑,同时伸手向怀里伸去。孙长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万一对方故意刁难,他还真未必能应付得了。是死是活,只能听天由命了。

    “自古英雄出少年,没想到少侠修为了得,居然连**阵都难不住你,真是妙哉妙哉。”

    孙长空看向对方,发现那人的手中竟多了一包肉干。接着,他满不在乎地用那只刚刚杀过人的手,轻轻挟起其中一块放入口中。孙长空看得有些反胃,但又不能说什么,只能强行忍着。

    “你吃吗?”特使将手里的盖住,举到孙长空的面前,微笑道。

    “这……”

    孙长空的内心是挣扎的。他自是不想去吃那些被刚刚杀过人的手沾过的东西。可对方身份不一般,实力更是不可小觑,如果因为这么一个小小事情惹怒了对方,将之后的计划全部打乱,那可真的是功亏一篑了。想到这,他不禁将心一横,坦然地说道:“正好我也没有吃早饭,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孙长空拿起其中的两片,顺手放入口中,开始细细口味这略显怪异的美食。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看似不长眼的东西竟是这般提神,失去的体力也在迅速恢复,简直比十全大补刃还要来得管用。孙长空眼中放光,不禁开口问道:“这是什么肉,我怎么从来没有吃过。”

    这回,特使的笑容更加古怪了,他的笑甚至略显狰狞,这让孙长空着实不太自在。

    “呵呵,好吃就行,你管他是什么肉呢!”

    孙长空一听对方有意隐瞒,也不再继续追问下去。反正他刚才的话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加平稳一些而已,至于嘴里到底嚼的是干什么,这根本无关紧要。他现在只想离开,从这些人的面前永远消失,不再出现。可这位特使好像有意和他作对似的,一连问了他好几个不打紧的问题。孙长空没有办法,只得一一应答。说到后面,特使的面色已经完全舒展,他的笑容比那东边升起的太阳还要灿烂,一点也看不出之前的凶狠相。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孙长空一愣,他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说实话,还是用谎言蒙混过关?想了又想,他竟鬼使神差道:“我叫孙长空。”

    特使的表情有些夸张,他的嘴竟拱成了一个“o”的样子,神态相当可爱,就如同邻家的小伙伴一样,没有丝毫的官威。

    “这名字……”

    “这名字怎么了?”孙长空虽然是在说话,但他的精力全都聚集在身后的重辉剑之上。如果对方道破自己身份,就算豁出性命,他也要将对方格杀于此。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特使竟然大声笑了起来:

    “哈哈,看你紧张的样子,我只不过是感觉这个名字很好,很好听而已,还能有什么。难道,你是上面通缉的要犯不成?”

    特使拍着孙的肩膀,然后向轿内行去:“进来吧!跟我去陈王城。”

    孙长空的冷汗立即淌了下来。这个时候回去无异是自投罗网,难道自己真的难逃此劫了吗?谁知特使居然指了指自己的轿子,痛快道:“来,一起进来!这个轿子还算宽敞,坐两个人勉强可以将就。好歹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总不能让你和他们一样一路走着去。”

    孙长空连忙摆手:“不了,在下还有要事在身,请恕……”

    “我让你去,你就去,不要让我强行绑着你去。”

    特使在笑,但他的笑全都是不怀好意的坏笑,孙长空别无选择,他只得向轿子走去。现在只要一个念头,孙长空就能控制重辉剑将他一劈两半。他在等待时机,或者说是主让内心平覆,只要这样他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然而就在他准备进入轿内的时候,特使忽然道:

    “一会儿过关的时候你们谁也不要说话,也不要提起孙少侠的事情,明白了吗?”

    “明白!”

    主仆之间的默契让孙长空惊叹,可更令他没有在意的是,对方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刚一坐到轿子里面,特使已经一掌按在了他的肩头大穴之上,随即狠狠道:

    “好你个孙长空,陈家人找你找得都要疯了,你居然还敢自己送上门来,难道你是嫌自己命长不成?”

    孙长空莞尔,既然事情已然这样,他心中的负担反而少了许多,说起话来了也是铿锵有力:“难道大人以为我孙长空真的是那种贪生怕死、置友人性命于不顾的自私自利之辈吗?”

    特使呲着牙,他的虎牙很是醒目,一眼看去就像野兽的獠牙一样,让人不禁为之一震,生怕对方一口噙在自己的脖颈之上、将血液吸食干净。然而他并没有这么做,这只是他的习惯动作而已。

    “你是不是那种人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天下之大,像我说的那样背信弃义的卑鄙小人数不胜数。就算你是那样的人也不奇怪,因为这就是人类的本性。

    “大人,在下和你的观点不同。那虽是本性,但绝不是人性,这也是人与禽兽的本质区别。作为人的我们,拥有是非观念,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所以有些人本该活着但最后死了。”

    “哦?听你的意思,你已经抱定了必死决心?”

    “那是自然。”

    “哈哈,我肖童果然没有看错人。”

    说话之际,轿子已经来到了关卡跟前,那些看守仍向平常那样对来往行人一一排查,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孙长空已经屏住呼吸,生怕引起外面人的注意。

    “呦,轿内之人是特使大人啊!真是有失远迎,见谅见谅。可咱们例行的公事还是要照常继续的,要不麻烦两位把轿子里的大人请出来……”

    此话一出,肖童已作流光之势飞出轿中,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做出了一个令大家无法相信的行为。

    他竟一掌将说话之人的脑袋拍成了碎屑。

    是碎屑,不是碎块,因为那人的头颅已经化为一滩血水,溅了附近几人一身,这里面也包括肖童特使。他的身上泛着阵阵杀气,两道鬓发犹如灵蛇一般,浮在空中上前飞舞,好像随时都要取人性命一样。见此情形,其余的内位看守再也不敢多话,生怕自己的脑袋也变成西瓜汁。

    “大……大人,息怒。”

    此时的肖童显得极其嚣张,他抓过旁边的一名看守,几乎和他脸贴脸地训斥道:“你看我,是不是九城巡察使,你看我需不需要你们排查!”

    “不……不,不,是是是,不……”

    那名可怜的看守一时间失了方寸,不知该说什么好。而肖童已经不想继续耽搁下去。轿内的孙长空只听“呲”地一声尖鸣,一道血箭已经喷到了垂幕之上,在阳光的照射之下,竟腾起一股股热气,看得让人着实心惊。

    “这肖童人还不错,就是脾气略微暴戾了一些。”

    孙长空一边想着,外面的人再次说话了:

    “你们都给我看清楚了,我是九城巡察使肖童,直属朝廷,绝不是那些城主之辈可以相提并论的。你们有什么不满,可以去告我。倒要看看,天法到底是帮我还是帮你!”

    说完,肖童刚要缩身进入到轿子之内,就听背后突然有一人说道:

    “呵,这不是肖大人嘛,来我们陈王城怎么也不事先知会一声,也好让世杰早点出门迎接啊!”

    孙长空一听当即脸色大变,而肖童却摇了摇手,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你在这给我待着,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要出去。”

    看着对方的背影,孙长空竟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他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对方。难道,真如对方所说,他们曾经有过有一面之缘?

    “呦,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闻名遐迩、权倾一方的陈家少主吗?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肖童的样子很是威武,从一开始的时候他便没有想过给这个陈世杰半分薄面。与大多数百姓的观点一样,他对陈家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行事作风相当厌恶。要不是有那个所谓的仙人坐镇,恐怕众人早就集结势力竟之连根铲除了吧!可就是因为有那个人的存在,陈家才能长盛不衰,经久不殆。换作别人,一定同样希望自己也能拥有这么一位通天的大能祖宗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