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追逐
    ,!

    圆月,寒月,秋末夜晚的气温已经有些让人忍耐不住,要不是长年沉浸在修行之上,恐怕就连一般的修道者也抵御不了此时的凉意。

    孙长空已经追了个把时辰,在这种天气之下,他居然已经汗流浃背,气喘嘘嘘,累得六神无主,只凭一股韧劲支撑着自己。而在前方的不久远,那道灵越的身影仍旧富有活力地上下翻腾,丝毫没有懈怠之意。难道,之前那家伙脸上的疲态都是装出来的吗?

    不,绝不可能。就算是,此刻对方的体力应该已经接近极限,万万不会像眼前这般欢腾。孙长空有些慌了,再这么下去,别说跟上对方的脚步,就算要走回去都会变得相当费劲。从离开陈王城到现在,二人已经奔出了上千里地。要想一步一步走回去不知要猴年马月了。

    “喂,年轻人,你不会不行了吧!”

    听着回荡在耳畔的嘲讽,孙长空怒不可遏,当即施展烟羽向前凑近了丈许。然而只有一丈,再多一分他都进不去了。对方好像有意和他保持一定距离似的,只是孙长空到达临界点,怪人的速度便会立即达到另一种可怕的境界,速度之快甚至可以让星辰失色,日月无光。在孙长空想象之中,对方可以在放箭的同时,然后瞬身到目标位置,并且用手抓住自己发出的箭矢,这便是此人的恐怖之处。

    渐渐地,孙长空放弃了抵抗,烟羽也随着飞过的气流化为无数散焰,飘落在丛林之中,倏地便消失不见了。

    然而就在这时,他发现对方的速度竟也减慢了下来。与自己精疲力竭的惨状相比,对方仍然是淡定自若,嘴上的青髯甚至都没有气息过猛而发生颤抖。由此可见,对方仍然保留了一大部分的余力。他十分好奇,对方究竟是怎样达到这种生生不息的化境地步呢?

    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怪人随即轻声道:“一个半时辰,嗯……在你们这辈人的眼里你已经是独一无二的了。只是和真正的高人相比起来,你还是太过单薄啊!如果这样的你想要硬闯陈家,单刀赴会,我看你一准要有去无回。”

    怪人言辞之犀利,声音之浑厚实在世间少见,就算掌门方惜时与他相比起来也要逊色不少。如果真实的实力也是这样的话,经过他的指点,也许自己真的有一线生机。想到这里,孙长空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抱拳道:“如能得到大哥的点拨,长空虽死无憾。”

    双方一见孙长空这个样子,立即将他从地上搀了起来,一边扑打着他身上的尘土,一边朗笑道:“哈哈,之前只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既然故人有托,我自是尽力而为。只是人各有命,我的东西未必能适用在你的身上。不过要记住,你是去救人,不是去报仇雪恨的。能避则避,实在逼不得已,再动手也不迟。”

    说完,他从手中掏出一本崭新的书籍,然后递到了孙长空的面前。

    “这是我修行之中得到的一些感悟,算不上什么绝世武功,但对你这样的天纵骄子还是有些帮助的。”

    “不敢不敢,晚辈只是运气稍微好了些。”

    “哎,不要谦虚了,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不少,能够打败陈家那个花了无数天材地宝培养出来的所谓天才,已经足够说明你的实力了。我想陈家的老妖怪在得知了你的事情之后,一定气得口吐鲜血了。”

    被对方这么一夸,孙长空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确实,当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结果发现自己竟还不如对方拈指一笑的时候,那种郁闷的感觉足以将人活活气出心病来。

    孙长空接过那本其貌不扬的书,竟有种有涅盘重生的错觉。一道不知名的灵气顺着指尖直入体内,灵气一过,竟将沿途之上的穴道一个个点亮起来。从外面看上去,此时的他就像一盏明灯一样,不禁照亮了自己,而且还让周围的夜空也染上一股难得的暖意。

    然而,这些灯并不长亮,但它们一一熄灭之际,孙长空只觉得身上的穴道随其跳动起来,好像一群活泼的孩子一样,新鲜力量的注入,令他们个个脱胎换骨,就连精神面貌也有了改善。之前的疲倦感一扫而空,现在的孙长空就像刚睡过三天三夜之后状态,饱满充沛,内劲源源不绝。

    “这是……”

    孙长空睁眼一看,发现那个怪人竟不知所踪,只有那本书留在自己的手上。出于好奇,他找开了它,结果发现里面竟然空空如也,只字未写。难道,这是一本无字天书不成?

    仔细想想,这绝不是偶然,那些融入自己体内的神奇力量正是这本书的精华所在。而创造他的人,更是匪夷所思,堪称神迹。难道,那个怪人真的是传说当中的神仙吗?

    稍微适应了一下重生的身躯,孙长空踏上回城之路。这次,他的速度明显提升了许多,而且丝毫不费气力,更不会出现之前那种内劲不足的情况。一个半时辰的路程,如今只需半个时辰,看到不远处的城门,他不禁想起一件事情:自己该如何过关啊!

    昨天有李如广接应,所以他才能有惊无险地通过看守。可现在只身一人,上哪去找贵人相助呢?

    就在孙长空束手无措之际,远方竟走来一队人马。

    孙长空极目远眺,发现队伍之长,已全然超乎他的想象。整个陈王城中,除了陈家还有哪一个有这种派场。可那些队中之人,个个都是身着军装,手持长矛,分明就是官家势力。大清早的,是谁这么不辞辛苦、连夜赶路呢?

    “特使出巡,闲人避让。”

    孙长空分神之际,那队人马已经来到了面前。看他们一个凶神恶煞的样子,哪一个也不像是善类。这样的人,真的是朝廷派来的人吗?可话又说回来,特使又是什么官衔,难道比陈王城的城主还要厉害吗?

    思绪未完,旁边的丛林之中忽然窜出两道人影,一左一右分袭当中的八抬大轿。孙长空心中大惊,想是这些人中了埋伏,有人蓄意刺杀这位特使。见此情形,那些人竟无一例外,个个面如凝霜,丝毫不为之所动。敲锣的还在敲锣,开道的仍举着书写“回避”二字的牌匾。他们好像没有看到那两位刺客一般,自顾自地向前行进。

    “不好,有异常!”

    眼看那两个人即将达到轿子、轿内人的生命岌岌可危,孙长空再也忍耐不住,豁然出手。左手断浪劈涛之式飞驰而出,右手麒麟斩字诀大显神威,双双袭向那二人。

    他们本将所有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轿子之上,谁成想孙长空横插一脚,竟从背后突然袭击,着实令他们大吃一惊。任务固然重要,可生命价值更高。眼见杀机将至,二人回身迎击。可令他们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出手的孙长空竟有这般可怕的身手,劈涛非但能将巨浪一分为二,竟还让那人的双手剑变成了四段,余力继续逼近,竟是将杀手一连震出数丈之外,最后是在借助了旁边一棵大树的缓冲之后才终于停了下来。那人摇摇晃晃走了几步,立即吐血身亡。

    其余一人,修为实力要稍稍高上一些,但麒麟刀诀的斩字诀以飘逸迅急为主,杀手还没来得及将手里的斩首刀架立起来,身前已是喷出一道血箭。但随即这样,他仍能不死,而且还有余力逃命。直到这个时候,队伍之中的其它人这才意识到眼前发生的情况,呼啦一下向那人围了过去,将其四周堵得水泄不通。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轿子的垂幕突然揭开了。

    一道高大挺拔,外形俊郎的年轻人出现在众人面前。见此情况,在场所有人皆是跪地拜服,显得极为虔诚。与此同时,带队的统领突然来到了跟前,犹如大树一般轰然坠倒,声音虽然洪亮,但语气之中已尽是惧色。

    “属下疏于防犯,让大人您受……”

    “惊”字未出,他已倒在血泊之中。孙长空茫然四顾,竟没有看到出手之人。然而他却发现了另一个人,也就是所谓的特使,他正用丝帕擦拭着自己的手指,一边擦一边小声道:“犯了错就得接受惩罚,不然要你有何用。”

    原来痛下杀手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位特使。人家好歹他是他的护卫,而且身兼要职。如今盎然说杀就杀了,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孙长空有些后悔,难道他救了一个杀人魔鬼不成?

    “刚才是你救了我?”

    孙长空目光一滞,随即在自己的身前发现了特使的身影。对方是什么时候来到自己面前的,他为何丝毫没有察觉?此人高深至极,就连他也窥探不出。他只是觉得,眼前的人相当危险,必须万分小心。

    “呵呵,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如果没事的话,那在下就先告辞了。”

    孙长空刚要离开,那位特使竟突然高声道:“等一下,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样的事情也太巧合了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