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另类比试
    ,!

    孙长空拿到那只钱袋的时候就知道已经大事不妙了,不仅仅是因为其中的黄金数目,更可怕的是倾注其中汹涌澎湃的力道,竟让他的肩头有些微微脱臼。眼前的人到底是哪路仙人,居然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修为。

    来人未将任何人放在眼中,或许他的眼中根本容不得任何人。他走得十分缓慢,一直来到一张收拾好的桌子前面,随即开口道:“来,上酒!我要让这个姑娘陪我喝两杯。”

    “可是……”

    那个带头的女人心中此人的厉害,但碍于孙长空已经率先拔得头筹,这种半路拦胡的事情,实在令人嗤之以鼻,不屑去做。有了这些钱,天下之大,什么女人搞不到手,为何偏要抢一个早失失去贞洁的青楼女子?

    孙长空看着对方为难的样子,要望了望桌上的那位不速之客,随即沉声道:“好,既然这样我就将他让给你!”

    说罢,他将手里的钱袋交给了那位女子,然后又接过对方手里原本属于自己的钱财。对于那位带头女子来讲,这是再好不过的结果,孙长空能主动放弃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所以还钱时的动作也是相当利落,生怕对方中途反悔。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想到这里,孙长空心情痛快了许多,于是便大步流星地从中间的过道处向身驰去,而就在与那人错身而过之际,后者竟突然说话了:

    “年轻人,如果不忙的话为何不陪我痛饮几杯呢?”

    孙长空看了对方一眼,发现此人虽然年纪不大,但身上却带着一股与之相貌十分不符的成熟,甚至应该叫做沧桑的气质。就是这股气让孙长空动容,让他决定停下来与眼前之人相处一会儿,哪怕不喝酒只是单纯地聊上几句也好,他认为对方身上一定有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既然这样,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小弟?呵呵,小弟,哈哈”

    那人反复念道着这两个字,好像对它们甚是喜爱一样,不等孙长空落座,他已经亲自为对方摆好了椅子的位置,然后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这位年轻人,你看我的样子长得老吗?”

    孙长空随即一愣,他仔细打量着对方的每一寸皮肤,生怕自己遗漏了哪个细节。可经过一番察看之后,他还是坚持之前的观点,对方不过是一个比自己大上五六岁的同辈,他将对方看成大哥,称自己小弟不是挺恰当的吗?难道,这里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想到这里,孙长空这才道:“不老,当然不老,只是看您的神态略显疲倦,应该是昨夜没休息好所致吧!”

    这时痁小二已经将酒与伊人姑娘一同带到了饭桌之上。同时见到这两样男人的稀罕之物,那人竟不去牵女人的手,反而一把抓起桌上的酒杯,咕咚咕咚吞了几个口,别说是尝,就怕是连下肚的感觉都没有吧!

    “来,这位美女坐到这边来。”

    那人说话的语气很是温柔,让人听了根本没有抵挡的余力。更何况,他长得还是那般英俊,身着一身朴素的行头,竟仍然掩盖不住举止间的潇洒豪气。他为孙长空和伊人姑娘酌上酒,然后端起自己的酒杯,就像对几十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开口亲切道:“来!为了今天的偶遇,咱们三个干上一杯。”

    孙长空的酒量实在算不上好,古有千杯不醉,他却是一壶就倒。而且一旦醉倒之后他便再无知觉,就算别人要杀他剐他,他也不会有丝毫痛楚。

    然而在对方的盛情款待之下,他自是不能驳了对方的面子,强忍着内心的挣扎,孙长空双眼一闭已将烈酒送入到咽喉之中。

    滚烫,辛辣,最后的最后升起的一丝回甘让孙长空有种从人间坠落地狱,然后又从地狱升入天堂的错觉。第一次,他感觉到了酒的美妙,也为他之后的醉酒行为埋下了隐患。

    因为带着面纱,伊人姑娘不便于饮酒,此时大堂之上已经只剩下他们三人,想到这里他索性将面上的遮盖拿了下来,孙长空当即将视线集中在对方的身上,恨不得将对方的衣衫看透似的,死死盯着对方的身体。

    “这位公子,我的身上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孙长空晃然,白皙的面庞之上竟升起几分殷红,显得比那姑娘还要羞涩一些。

    “不,没,我只是有些不胜酒力。”

    虽然嘴里这么说,但他的眼神却骗不了对方,更不用说是旁边入世已深的怪人。孙长空一眼便被伊人的美貌所吸引,一时间他觉得自己曾经见过的诸多佳人都成了糟粕笑话,甚至不如眼前这位女子的十分之一。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决定并没有错,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自己也不会有幸与这位羡煞仙侣的倾城女子相见。

    与孙长空相比起来,这位怪人就显得见怪不怪了。好像他早已知道对方的样貌似的,从始至终竟没用正眼瞧过对方一眼。他喝酒,吃菜,好像餐桌上的美味要远胜于旁边的美人千倍万倍。如果他真对伊人没有兴致的话,那又为何会不惜重金将对方抢到手上呢?

    一个的风情万种,一个是不解风情,就算是让天底下最最愚蠢的人来选,也绝不会向那怪人示好一分。然而,伊人姑娘却这么做了。她小心地举起自己的酒杯,不给自己,却将其递到了怪人的面前,声如蜜汁道:“客官,我敬你。”

    孙长空本以为对方会欣然接受,可这怪人就是怪人,他非但没有将酒杯接过,还将对方的胳膊挡到了一旁,操着一口嫌弃的语气道:“我的杯子,不用你敬。”

    说完,他又将自己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丝毫没有给自己一点情面。伊人姑娘没有生气,反而相当识趣地回到常态,自己将那杯酒喝了下去。孙长空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在他眼中那已不是酒,而是一杯如假包换的毒药。

    “这位大哥,你是不是喝醉了,我看今天时候不早了,咱们还是各自安歇去吧!”

    孙长空拱手作礼,准备起身离去。谁知就在这时,他竟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他居然站不起来。不是说他的双脚无力,而是因为他的身体之上被一股无形却又沉重无比的物体死死压住,以至于自己不能自由行动,所以才会变得如此狼狈。与此同时,他发现怪人正已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说不上是喜是怒,反正就是让人一眼瞧不出他的心思。如果孙长空猜测没错的话,造成这副怪象的人就是他。

    “才喝了多久,哪能说走就走。年轻人,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我可知道。想要救回你的那几个朋友,你就得听我的。”

    孙长空额上已见了油光,他没有想到当着那么多人都没被识破,却被眼前的怪人一眼看穿了。莫非,李如广与他已经事先打好了招呼?不知怎么会如此了解事情的真相。但如果真像对方所说的那样,现在的他说什么也不能离席了。万一他偷偷向陈家告密,暴露了自己的行踪,不只是李如广的一番辛苦付之一炬,自己与薛菲菲等人也要凶多吉少。

    虽然内心慌张难平,但孙长空仍然强装笑脸,口气温和道:“大哥莫说笑,我看你是认错人了。”

    对方好像早已准备,在孙长空说话之时已经将怀里的告示掏了出来。上面所画,正是孙长空的模样,这是他纵有百口也无法抵赖的事实。这下,孙长空是真的被逼急了。如果对方胆敢有过分的行为,那他只能为了接下来的计划抹杀隐患,除掉异己。

    “呵呵,看来你早就盯上我了。”

    这下,孙长空也不再拘谨,甚至开始自酌自饮,还顺手夹了几口菜,填补了一下空虚的胃口。

    怪人不以为然,他将手中的筷子放下,双手插在一起,放在桌子之上,去着自己的下巴,看起来就像一个深思当中的智者一样。

    “我可没有工夫和你一个毛头小子耽误时间。今天你我能够相聚于此,完全都是因为这位姑娘。”

    “哦?你说的是伊人姑娘?她怎么了,为什么是她?”

    “因为有人专门托我来带她离开,如果没有她的话,我也不会来到陈王城,也不会听说你的事情。”

    这时,伊人姑娘已经掩面而泣,显然她已经猜派怪人前来的人究竟的真实身份。能够出手挥霍三十万两黄金的人,恐怕也是这片大地之上顶尖的存在了吧!

    “你真是他派来的?”伊人姑娘激动道。

    怪人满不在乎:“呵呵,不是他还会是谁,我可没有那么多的钱为你赎身,你快快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天亮就走!”

    怪人转头看了孙长空一眼,随即接着道:“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接到了一个人的委托,他希望我能助你一臂之力!”

    孙长空呆呆地看着对方,旋即用手指着自己道:“你说我?这个时候还能有谁关心我孙长空的死活呢?”

    怪人笑容很是狡黠,接着他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来,跟上我。你要你能落于十丈之外,我就教你致胜的办法。”

    话音刚落,孙长空已如出弓之箭,笔直射向上天空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