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指点
    ,!

    “好!说得好!哈哈~!”

    孙长空没有想到这位陈家人居然为自己所谓的冒犯者喝彩起来,他愣了一下,脸上竟出现了少有的羞涩。

    “哈哈,果然我李如广果然没有看错人。虽然我看你正邪兼备,但说到底骨子当中还有一股难能可贵的志气,在这个世道上,能像你这般无惧死亡、舍生拼搏之人恐怕已经为数不多了。作为一个成功者,其中一个的条件——勇气,你已经具备了。再然后呢?没有足够的实力,你只能白白送死,勇者与有勇无谋之辈的区别也在于此。”

    听着对方口吻,孙长空心想,对方这是在言传身教啊!难道,李如广已经将自己视作自己的传人了吗?

    能跟着李如广学个一招半式,那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愿望。还有许多人不惜花重金聘请,但都无济于事。虽然他不是家缠万贯,但那些铜臭之气也未能蒙蔽他的双眼。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真为了那点钱财而任人摆步,那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而他之所以为陈家效命,却又另一段悠久的历史了。

    “既然这样,李前辈可否指点一二,也好消除一下我的困惑。”

    孙长空虽已做好必死的准备,这不是代表他就能安稳等待死神的来临。可以的话,他还想活下去,去见识一下外面的花花世界,以及天下的纷纭众生。在没有完成这个愿望之前,他不会轻易倒下的。

    “呵呵,小子,你这么有把握我一定会帮你?”说话之间,李如广的眼中竟闪出一丝狡黠,好像一点活了几百年的老狐狸一样,让人看上一眼就竟他的目光所迷惑,心神竟随之一起澎湃难安。

    “我……我也不知道,但我的感觉告诉我,你是我的贵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不然,你我为何这般巧合,刚好在城外外面碰上呢?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应该早到了那里,目的就是等待我的出现。”

    李如广的脸突然“咧”开一个口子,随即振耳的狂笑声回荡在不算宽敞大厅之中。

    “来,接着!”

    李如广说话之际,孙长空的眼前已经飞来一道白纸。别看纸脆而纤薄,但在他的手里竟成了杀人的利器,纸张的边缘处竟升起一道微弱的锋浪,稍有不注意便会被经暗算。

    然而,孙长空也并非一般人,他那毒辣的眼光早已看清这其中的玄机。飞纸来至,他突然运起飞鹰伏魔手,起招之时已经钳住了对方。几道火光飞过,孙长空已将那道纸刃轻松接下。

    “有意思,有意思,看来有机会我还真得和你好好较量一番。”

    孙长空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他的目光移向手里的纸张,上面的东西竟让他眼前顿时一亮。

    “这是……”

    “是陈家府邸的地形图,这是我的一位老朋友用性命换来的,现在我把他赠予你。”

    孙长空一听此物这般贵重,于是赶紧又将那副图纸塞到了对方的手中,毅然道:“这么珍贵的宝贝,我可承受不起。再说,陈家人数众多,随即抓两个也能了解个大概,何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地去拿这张地形图。如果因为他要牺牲某人性命的话,我只能说他死得太过不值了。”

    李如广的眼中尽是光芒,那是只有一个经历个千难万险、领略过人间百态的伤心之人才能有的状态。他虽是伤心,但已无泪,因为他的泪早已流干。泪流多了,人就麻木了。当一个人麻林的时候,再如何惨绝人寰的事情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一出可笑的闹剧。

    “实不相埋,当时我的那位朋友与你十分相似,他与陈家也有深仇大恨,而且已经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我劝阻无用,只能眼看着他一步步陷入到死亡的深渊之中,万劫不覆。”

    表面上听着李如广的话,其实孙长空想到的却是自己。他不知道,自己这一走到底是重蹈覆辙,还是能一战成名。他的心就像一只受伤的猛兽,虽然气势凶猛,但内里却是极其心虚。

    “不知……那位前人到底是如何遭难的?”孙长空不禁道。

    李如广的表情有些苦涩,显然就是他也不愿回想起那段伤心的往事。

    “说来你也许会失望,他是引剑自裁的。”

    “什么?他自杀了?”

    李如广艰难地点了点头:“他自以为有了陈家地形图就能自由进出陈家,却不知道一切都只是对方提前设下的陷阱。陈家人引起入局的目的只有一个。”

    “什么目的?”孙长空急忙问道。

    “杀人,诛心!”

    孙长空身体一晃,就好像死得是他一样。杀死一个人的肉shen已经十分残酷,若要将一个人的精神完全摧毁又是怎样的血海深仇呢?还是说,陈家本就是这般暴戾冷酷,已玩弄性命为乐?

    “这人与陈家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竟迫得对方痛下毒手,逼其自残当场。”

    这时的李如广已经点起了灯盏,昏暗的灯光配上这不大的房间,刚好够用。而在这道微弱的光芒之中,二人身影映到了墙面之上,就像两只趁夜潜入人间的恶鬼一样。

    “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我已不想重提。可我说的是,即便他的下场凄惨悲壮,当仍然引起了陈家老祖宗的重视。要不是他即时出手,就凭当时陈家的那些酒囊饭袋,还真未必能杀得了他。”

    通过这段话,孙长空知道了两件事。第一件,那人的修为一定达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地步,竟让群英荟萃的陈家也拿他束手无策,甚至任人宰割。第二件,也是最为关键的是,陈家老祖宗已经几乎天下无敌。他本还存有一丝侥幸心理,也许对方会大意轻敌,也许对方会疏于防范,也许对方真的重伤在了天地双尊之手,不治身亡。也许对方只是单纯地欣赏自己的才华,想用一种特殊的方法请自己到府上好好招待一下自己。之后,陈家人便会将薛菲菲几人安然无恙地还给自己,令他们重获自由。然而想到这里的时候,孙长空已经编不过去了,他知道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妄想而已。

    对方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设下这个局,就是要让自己身败名裂,为他曾经犯下的过错付出惨痛的代价。

    难道,事情就真的没有转机了吗?

    看到孙长空失落的样子,李如广突然开口道:“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悲观,至少有一件事情我可以告诉你。”

    “什么事情?”孙长空不禁问道。

    “陈家老祖宗固然举世无双,天下之大,也难觅敌手。但是,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隐疾,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隐疾?”

    “没错,只要掌握了这一点,就算闯入陈家之后不幸被发现,也不会立即惨败。”

    “前辈,你就别卖关子了,您就快说吧!”

    “你凑过耳朵来,我说于你听。”

    就这样,二人小声私语了几句之后,孙长空便离开了李如广的府上,大步走上街道之上,四处寻找吃饭歇脚的地方。

    好在,这个时候的店铺还没有完全关门,恰好有这么一家名叫无眠楼还在营业,因为有巨额身家支撑,他也不怕遇上烟店,于是大摇大罢地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孙长空便觉察出不对劲的地方。这些人放着淳香的酒水不喝,上好的佳肴不吃,一个个探着脖子,看什么呢?顺着众人的视线,孙长空向前望去,只见在前方通往二层的楼梯平台之上,竟有一伙人立在那里,而且这还是一拨美女。

    要说她们是良家妇女一定无人相信。只因为这些人个个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眉梢眼角之间都似有百种风情,令人看上一眼便会如痴如醉,欲罢不能。这哪里是女人,分明就是一群祸患人间的妖精。

    就在孙长空刚一入门之际,前面那个长相稍显成熟的女子突然朗声道:“今天各位英雄豪侠能够聚集于此,实属我们无眠楼的荣幸。为了答谢广大客人的厚爱,今天我们特意从逐芳楼里将伊人姑娘请来,哪位出价最高,今晚就有机会与伊人姑娘共度良宵。”

    孙长空一听差点笑出声来,他还以为这些人在搞什么名堂,原来就是在“一夜新郎“啊!想到这,他不禁摇了摇头,原本一个吃饭的地方竟被这些庸胭俗粉所污染,真是可惜可惜。然而就在孙长空准备转身离去另寻它处之时,二楼里面一间客房之中忽然移出一人。说她移,那是因为他走路的时间平稳异常,竟看不出有丝毫颠簸,就好像鬼魂一样,乍一看去着实诡异。与此同时,站在平台之上的众多美人竟呼啦一下让出一片空地,专门让那后来的蒙面女子站到中间,供众人观赏。看到这番场景的时候,孙长空不禁有些感叹:这么多的美女都只能沦为陪衬,那这位伊人姑娘又是怎样一位的传奇女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