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出人意料的援军
    ,!

    孙长空曾经想过三十二种陈家人报复自己的方式,可他没有料到,这些竟都最后落到了几名弱女子的身上。

    薛菲菲,黄起凤,就算是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的薛飘飘,放到常人之中也是国色天香,被人奉为仙人一般。然而她们都因为自己原因身陷囹圄,生死不知。

    孙长空十分懊悔当初的过激行径,如果不是自己灭掉结朋党,兴许他还能早点回到仙苑,黄起凤安稳坐着自己的府主位子。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上,他必须要想出对策。

    孙长空蓦然回首,以一种极快的语速说道:“对了,你们发现他的时候,没有看到了两只大猩猩?”

    掌柜的翻着眼想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为难的神情。显然,他并不知道。

    “如果有它们在就好了,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些有有用的线索。”

    说罢,孙长空将吴掌柜小心扶到了一边的坐椅之上,敬重的样子好像是在服侍自己的亲爹一样。然而只有他心里清楚,自己这是在忏悔,是在弥补自己曾经犯过的过错。

    可能真的是苍天有眼吧!孙长空的手不小心在吴掌柜的身上摸到一张纸,拿出来一看竟是一封简短的书信。上面说得很明白:救人,来陈王城。

    陈王城是什么地方,就算不知道孙长空也能猜个大概,那里正是陈家的大本营,精英聚居之所,拥有高手如云,杀机不差于前往一趟阴间鬼府,甚至还要更胜几分。看着那张带字的满纸,孙长空竟觉得自己的命甚至不如手里的纸张结实。

    “喂,孙长空,你怎么了?”

    一边默不作声的朱大闯意识到了事情非凡一般,因为就算与面对阴阳圆缺的时候,对方的表情也没有如今般肃穆。他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甚至是死亡的信号。如果再这么下去,也许他们真的会死。被活活闷死。

    十多息之后,孙长空这才回过神来,他扬了扬眉毛,样子十分俏皮,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他将信纸工整地叠起收到身上,然后强颜笑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一个故人留下的话而已。不过如今看来,我是不能与你一起返回了。”

    朱大闯看着对方那张似哭似笑的脸,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只觉得,如果让对方就这么走了,也许自己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这可能就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离别有很多种,但最令人伤心断肠的莫过于生死之别。朱大闯活了二十多年,也见过不少人羽化仙逝,就算偶有意外暴毙的,也只是稍稍动容一下,绝没有如今这般复杂的心情。

    一时间,他不禁有些想笑,他笑自己长得五大在粗、铁骨铮铮,竟在此刻变得如此优柔寡断,拘泥于儿女私情。自己到底怎么了?

    想了好一阵,朱大闯才像个姑娘似的扭捏道:“他们是不是很厉害?”

    孙长空点了点头,决然道:“相当厉害。”

    “那你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孙长空摇摇头,好像风中残柳,毫无生气。

    “不知道。”

    “既然这样,你绝不能去。要不,我们去救掌门吧!他一向慈悲为怀,知道你有难一定会帮你的。”

    孙长空叹了口气,仿佛要把自己体内空气全都吐出来一样,他的脸色无光,但双眼却是相当有神。他的目光如剑,扎得人心刺痛。

    “自己惹下的麻烦,当然是自己亲自解决。我孙长空不想欠别人的,也不会欠别人的。既然是我的事情,我就一定要去。”

    “可……”

    孙长空突然将手搭在朱大闯的肩膀,嘴角的苦笑已经化作了灿笑,他很是欣慰,在自己最为艰难的时候,还有对方为他着想担心。

    “多谢你的一路陪伴,如果我能活着回来的话,一定会好好答谢你。”

    说完,孙长空掠过他,宛如一阵清风飘到了门口,最后说道:“珍重!”

    朱大闯豁然抬头,竟发现对方已经不知去向。他真的走了。

    告别了才刚重逢不久的故乡,孙长空直奔登高城的跃离法阵。要想尽快救人只能通过它的帮助。可没有通行证,他怎能随意使用法阵呢?

    不知什么时候,孙长空的怀里的已经出现了一张红色的通行证,那是陈家人特意留给他的。对于别人来讲,这或者是件宝贝,但在孙长空的角度看来,这分明就是一道摧命符。

    第三天早上,孙长空已经穿过了第四处跃离法阵,距离陈王城已不足百余里。就算是用走,也能在数日之内赶到。然而他并不满足,他用三百黄金买了一匹上好的大宛马,当天下午已经赶到了陈王城。看着城王镇守的重兵,他的面色不禁阴沉下来。

    “看来这些人早有准备啊!”

    虽然有重辉剑护身,但使刀的他还是不能将断浪与麒麟刀决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在这等阵势之下,稍有失误便会立即血溅当场,一命呜呼。可现在时间紧迫,已经没有时间让他打理这些事情,他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不然,下一刻薛菲菲等人就可能死在陈世杰的手里。

    为了不让坐骑受到牵连,他将马匹拴在树上,只让自己一人前往。在去往城门的路上,他才发现几十步的距离竟是这般遥远,他的心在剧烈跳动,好像一匹驰骋良驹的马蹄一样,令他不禁为之颤抖。他不知这是因为激动所致,还是心魔从中作祟呢?

    眼看与那些看守即将碰面,突然不知从哪来的一只手掌直接将他向上一靠,接着便大摇大摆地向城门行进。

    “来,抬起头来!”其中一个长相十分可憎的看守一边呵斥着一边向孙长空走去,就在他准备上前观瞧对方面容的时候,旁边的那人忽然开口道:“怎么,连我也要查吗?”

    那看守一听对方的声音,立即吓得魂飞魄散,差点没摔在地上。孙长空明显能感觉到对方在深呼吸,然而就算这样,仍然抵消不了那颗狂乱挣扎的内心,他好像被吓傻了。

    “李……李将军,你怎么会在这里,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如有得罪,请多见谅。”

    孙长空事后“李如广”的大名,不由得心中一震,这不正是当初在凤鸣城救下陈世杰的那位绝世高手吗?他出来在这里不奇怪,但为何又要助自己一臂之力,混入到陈王城之中呢?

    “还愣着干什么,还快给我让开。”

    有了这位德高望重的大人物在场,几位看守立刻没了脾气,恭恭敬敬让开通道,孙长空与李如广自如通过。擦身之际,其中一位看守不死心地往孙长空的身上看了一眼,却不知道与此同时李如广正用那两颗虎目死死盯着自己。二人对视了一眼,那名看守立即觉得身上的毛发竟在同一时间炸立起来,冷汗已经湿了一背。

    “前辈你!”孙长空看着对方,不知该如何是好。

    “少说话,跟我走!”

    陈王城内热闹非凡,来往行人络绎不绝,人们多以笑容见世,丝毫看不出有任何负面的情绪。这里便是陈家的根基,正是因为有这个超级家庭坐镇于此,所以陈王城内的子民才能安居乐业,永享天伦。然而,与此相比起来,孙长空的心情竟要凄凉多了。这次来,他已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如果不能将薛菲菲等人救出这里,那他孙长空就真的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繁华似锦,要他却无法伫足,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坐吧!”

    跟着李如广一路来到他的府上,孙长空这才稍微安心下来。气没喘匀,他便连忙拜谢:“多谢前辈的解围之恩,长空感激不尽。”

    “哎,哪里是什么恩情,说到底还是我害了你。现在的我只不过是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接下来还得看你自己。”

    孙长空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凑到对方的身边,义正言辞道:“请前辈告知那几名女子被关押的地方。如何晚辈能够侥幸不死,来日定当作牛作马报答!”

    李如广挥了挥手,他的脸色很是难堪,因为他并不想眼睁睁看着对方去送死。陈家底蕴深厚,族中更有仙人坐镇,势力之庞然,已跻身一流门派之列。连天幕尊府这种超级大派都不敢正面与之为敌,他一个孙长空又能兴起多少风浪呢?

    “小子,你还真是愚蠢,明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居然还心甘情愿往里面跳。听我的,在别人没有发现你之前,赶快回去。那些人固然是因你受难,但现在这种情况就算你自刎当场,恐怕也救不了他们。陈家人自恃甚高,绝不会允许你们这样挑战陈家威信的存在。那几人的死已成定局,你就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

    “不行!”孙长空声色俱厉,模样就好像发狂的疯子的一样,烟色的长发无法自逸。

    “他们陈家人就是再怎么厉害,就能平白无故伤人性命了吗?就算我有错,那也是他们犯错在先。别以为我孙长空好欺负,就算是死,我也要他们负出惨重的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