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失踪踪失
    ,!

    孙长空刚一起身,发现怀里沉甸甸的,伸手一摸,竟掉出个钱袋。

    “这是……”

    打开钱袋,孙长空大略看了一下,然而里面的财产数额实在过于庞大,惊得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二十万黄金,我的天啊!”

    朱大闯见此情形,为了不暴露志儿曾经来过的事实,于是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故意道:“哦,你说钱啊!那是我刚刚从那些死人身上缴来的,不拿白不拿,索性就给你了。”

    孙长空望了朱大闯一眼,发现对方的目光恍惚,好像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可一时之间他又不好开口直接问,只得默默地应许了。

    “这个钱袋为何看着这么熟悉呢?”

    当天晚上,只剩半条命的殁指残夫和段平安,以及被无欲超乎常人的身手惊得六神无主的万毒先生,总算赶回了杀手联盟。作为盟主,屠有道对于他们没能完成使命的事情,仍是做出了些惩罚。万毒先生配合不周,要负大部分的责任,处以刀滚阵。这之后,万毒先生卧床整整三个月,到第二年春天的时候才算好转起来。负伤的两人虽然不用受刀滚阵,但还是被关到了水室之中,受湿潮之气侵蚀,第二天他们的身上已经出现了大片湿疹。因为骚痒已经有不少地方出血流脓,样子变得异常恐怕,也就是他们这种过惯了打打杀杀的人才能忍得了吧!

    杀手联盟失利的事,不仅让整个组织为之蒙羞,就连屠昊阳也是脸面无光,一连好几天也不敢去见张望远。直到第三天的中午,他才找到了对方,将第二次私吞的十五万黄金原数奉还。虽然没能将孙长空这个隐患除去,但看到一向嚣张跋扈的杀手联盟少东家也会有如此一面,张望远的心里不禁扬起几分得意。

    “既然天意如此,那我也不强求了。任他孙长空是有三头六臂,他也休想在内门之中趁心如意。”

    其实现在这个时候,屠昊阳对于孙长空的新仇要远远大于张望远对于孙长空的旧恨。要不是这个小子,他们杀手联盟也不会落下话柄。在外人看来,他们才不管中间有没有高手相助,他们关注的大多都是结果。而结果就是杀手联盟出动了三名甲级杀手,两名乙级杀手,英雄若干丙级杀手,居然都奈何不了一个初入江湖半年的黄毛小子。对于他们这种将自己一生奉献于杀人事业的杀手来讲,这简直就是当面掴自己的脸。表面上杀手联盟没有行动,但暗地里屠有道正在预谋一场大到无法想象的阴谋。

    通过了跃离法阵之后,孙长空与朱大闯虽然进入到了登高城的地盘之上,但距离真正的城中心还有将近半天的路途。经历了千难万险,甚至没有顾得上吃点东西,他们二人终于在第二天的傍晚十分来到了登高城的城门跟前。

    看着那几个熟悉却又稍显陌生的大字,孙长空竟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我真的回来了么?”

    如梦似醒的孙长空穿过城门,看着街上那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物件,竟不禁流下了两滴热泪,他真的回来了。

    二话不说,孙长空找到了那家自己曾经光顾的面店,要了五碗刚出锅的阳春面。他几乎不用嚼,直接正根正根地往下咽,这让一旁看着的朱大闯着实震惊,这小子难道不怕一不心把自己活活噎死吗?

    朱大闯的饭量在与常人相比也是大得离谱,可和如今的孙长空相比起来,还是要逊色三分。他象征意义地要了三碗汤面,却在第二碗之后便再也吃不动。干脆剩下的那一碗也成了孙长空的腹中之物。

    “你是多久没吃饭了,居然一口气能吃这么多。如果苑里都是你这样的弟子,我看咱们门派早晚得被吃穷。”

    经对方这么一提醒,孙长空才想起回归的这段时间自己一直没有大快朵牙刷牙颐的机会,就算住在黄起凤府上的时候,也因为吴掌柜的出现没能吃上一顿痛快饭。想到这里,孙长空不由得鼻头一酸,原来想好好吃顿饱饭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啊!

    可话又说回来,薛菲菲他们几个怎么样了呢?

    按照时间来算,他们应该已经回到了登高城里了。几个大活人还好说,可那对可怜的猩猩兄弟究竟何去何从,附近除了苍北仙苑可没有地方能容纳它们啊!

    在将碗里的最后一根面条吸入口中之后,孙长空这才道:“那个……一会儿你先走,明天我再回苑里。”

    不知其中来由的朱大闯不禁一愣,还以为对方怕连累自己才会这么说,于是大声道:“我朱大闯可不是贪生怕死之人,如果还有杀手追来,我一定还会第一个顶到前面。”

    看到对方那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孙长空忍不住大笑了两声,然后道:“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去见几个朋友。如果找到他们的话,免不得又要喝得东倒西歪,你去恐怕也难逃一劫。”

    “喝酒?我喜欢啊!这么长时间我都没能解解酒瘾,看来今天终于有机会了。”

    孙长空好意相劝,但奈何对方太过坚持,他只好带着对方一同前去珍宝阁,也就是吴掌柜的府邸。不得不说,短短半年多的时间,登高城的变化还是大得有些出奇,街道变宽了不说,就连两侧的店面也新添了不少。原先的酒馆改成了饭馆,茶屋变得了茗楼,住宿的地方不叫旅店,叫什么“回家的感觉”,一眼看去尽是繁华景象。而与它们相比,珍宝阁就要显得朴素多了。

    孙长空不知道,让吴掌柜生意不好做的罪魁祸首就是他最好的朋友,兄弟,三胖。有了三胖这个大商人镇守,大家买东西的时候便宜了许多不说,而且接触到的品种也是与日俱增,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找不到的。就在珍阁斜对面就有一处三胖的产业,名字起得相当诙谐:聚宝盆。不知是他有意为知,还是当初建造房屋时工匠的主意,这聚宝盆的外形轮廓竟真的和元宝十分想象。也许是风水犯冲,自打三胖开了这家店面之后,珍宝阁的生意一落千丈,别说赚钱,就连维持正常花销都费劲。如今才不过傍晚时候,珍宝阁竟已打烊。这个时候如果贸然打扰,略显唐突。思前想后孙长空只得改天再来。

    然而与朱大闯回头走了没几步,聚宝盆的新奇造型便吸引了二人的注意力。兜里有了本钱,孙长空的腰杆终于直了起来。正好手里除了重辉剑之外没什么像样的家伙,孙长空想去里面瞧上瞧,兴许就能遇到什么宝贝。

    可这一门不要紧,不知从哪来的一道身影径直扑向二人。孙长空陡然一冷,抬起脚来直接将那人踹出整整一间屋子的跨度。这时三五个伙计才算赶了上来,一边向他们赔礼道歉,一边给二人端茶送水。

    朱大闯看了一眼折倒在通往后院门口的那个人,随即开口数落道:“要不是这位爷身手矫健,恐怕我们两个已经着了他的道了吧!此人是谁,为何会在这里横冲直撞。”

    这时,掌柜模样的中年人已经从后面走了出来,先是对爬在门口的那人小声嘟囔了几声,然后才来到孙长空与朱大闯的面前,满脸愧色道:

    “二位客官多见谅,这是咱家原来的邻居,后来遇到了一些刺激,害了疯病。主家不招将他哄了出来,我家主子看他可怜才把他收容到了这里。不过,他老人家吩咐过,一定要让这人吃尽苦头,说是当初为难过他与他的另一位朋友。”

    孙长空听后感到有些好笑,于是莞尔道:“都说商人奸诈狡猾,没想到你们主子还是个热心肠啊!可话又说回来,门口那个可怜的老伯伯究竟是哪一位啊!你说出来,兴许我也认识。”

    掌柜的听罢略显惊讶,想了一下才道:“听客官的口吻,您是本地人啊!这不,对面那个珍宝阁就是他的。”

    孙长空当即从椅子之上站了起来,几步便来到那人跟前,伸手撩开散乱的花白头发,这才能稍稍看清对方的面容。可即便这样他仍在第一时间认出了对方身份,他竟然是:“果然是你吴掌柜!”

    孙长空怎么也没想到,短短个把月的时间,对方竟会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残酷的现实让他有些难以接受。对方到底怎么了,为何会沦为现在这副样子。

    “吴掌柜,还还认识我吗?”

    顺着声音,吴掌柜慢慢抬起头来,谁知刚看见孙长空的脸,对方就像见到了魔鬼一样,一边求饶一边向后尽量后退,一直来到墙根也不肯罢休。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薛氏姐妹和黄起凤去哪了,她们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听完孙长空的话,吴掌柜的眼神竟变得空洞起来,显然他并不知道问题的答案。然而就在孙长空惊诧对方彻底废了的时候,吴掌柜居然猛地握信了他的手,瞬间他竟有种触电的错觉。

    “快走,他们追来了!”

    吴掌柜声嘶力竭地吼叫同时,并双那双浑浊的双眼死死盯着对方,好像生怕孙长空不相信他所说的话一样。

    “他们?难道是陈家?”

    想到这里,孙长空身上的血已经凉了大半。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