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再起风云
    ,!

    无欲就这么在三人的眼皮底下突然消失了,这让五毒先生十分震惊。从头到尾他的视线一直集中在对方身上,就算是黄沙不小心迷了眼,对方的行动也不该如此突然,令自己根本毫无察觉。仔细回想一下刚才的情景,这个纵横初升大陆数十载的老前辈也不禁有些后怕,如果对方真的使出全力,自己还能站在这里吗?

    朱大闯很是奇怪,自己背着孙长空一连跑了数十里,竟没有碰到半个所谓的魔物,甚至就连追兵也没见到,难道他们是迫于自己的淫威不敢贸然现身吗?可根本自己所知的情况,那些家伙个个穷凶极恶,冷血无情,连死都不怕,哪里会惧怕什么人。想来想去,他也没能得出个好的结论,只得等孙长空醒来之后再慢慢询问。他总觉得,刚才霹雳乍现的高手与孙长空有关系。

    虽然不渡关一度沦为死域,但这里的布景还是相当利落,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的断壁残垣。只不过在一侧的旗杆之上,挂着一具不知死了多久的无头尸体,经过风吹日晒已经风干,成了一具干尸。朱大闯抬头看了一眼,于心不忍,于是便出手将那人放了下来,并用顺手给埋到了附近的沙土之下。

    然而就在他准备起身去背孙长空继续前行的时候,一个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孙的身边,双眼凝视着对方,好像有许多话要说似的。

    “你是谁?劝你离我朋友离远了一些,不然我这不长眼的拳头你可消受不起。”

    那人转过头来,朱大闯发现对方竟是个半大孩子,充其量有个十五六岁。即便这样,他的身材早已长得和成年人一般结实,一看就是个练家子。然而令他更为在意的是对方的面庞。

    那是一种傲视群雄的神情,好像就算天王老子亲临也入不了他的法眼似的。这小子到底有什么本事,竟能表现得如此傲慢无理。

    起初那人还有不屑,但当注意到到朱大闯两臂之上跳动青筋的时候,他倏尔一笑,随即淡淡道:“你是他的朋友?”

    朱大闯直接道:“是。难道,你也是来追杀他的吗?”

    少年摇了摇头:“不,我只是来叙叙旧。”

    “哦?”

    朱大闯有些惊讶:“你和孙长空认识,我怎么没听说他有你这么个朋友?”

    “呵呵,朋友恐怕已经算不上了,顶多只能说是认识。”

    说话之时,那名少年从身上拿出一只钱袋,然后放到了孙长空的怀里。

    “这本是他的东西,如今我还给他。他醒了不用告诉我来过的事情,反正我们迟早都会相见。”

    说完,少年已经走出了十来步,但已距离朱大闯有几十丈的距离。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样的武功,竟能一步数丈,此等身法只得朱大闯自叹不如。

    “喂,你先别着急走,你别什么名字?”

    “你就叫我志儿吧!”

    孙长空醒来的时候,二人已经来到不渡关的跃离法阵之前。不同于之前所见过的那些,此处法阵透射出的光芒是血红色,远远望去就好像有一束天降血泉一样,不断倾洒在这片大地之上。而受其影响,他只觉得体内气血翻腾,就好像有什么要从身体之中跑出来一样。

    “你醒了啊!”

    看到对方平安无恙之后,朱大闯这才松了口。说实话,他还真怕对方有个三长两短,要是真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他真的难辞其咎了。

    “我睡了多长时间,为什么我觉得自己的头仿佛都要炸开了。”

    朱大闯将孙长空放到地上,让他在石头上休息一下。接着,他又拿出从那些杀手身上搜来的水壶,递给对方,让他补充一下水分。毕竟这里的气温实在太高,走了这么半天要不进水的话恐怕就要休克了。

    “虽然有些事情我不该问,但你这半年来到底经历了什么,我怎么有点看不透你了呢。”

    正在畅饮的孙长空遽然一滞,手中的水壶一个不小心,直接掉在了地上。他看向对方,面色有些冷峻道:“你看到了些什么?”

    “说实话,有人突然出手相助,看样子还和你十分相熟。”

    接下来,朱大闯就把对方昏迷之后的事情简单的复述了一遍,而关于志儿的事情,他却只字未提。

    “原来,还有三个更厉害的高手姗姗来迟。如果他与那两个使刀的一起出现的话,恐怕连我也只能束手无策了。”

    显然朱大闯还没有从刚才的回忆之中缓过神来,从他的语气之中似乎还能感受到之前那场大战的紧张气氛。

    “不过你那个熟人的本事也是相当厉害,最近名声大震的黄金手段平安居然都按不下他的一招,殁指残夫更险些死在他的手中。这样的可怕实力,恐怕就连沈万秋也自叹不如吧!”

    听到“沈万秋”的名字,孙长空不禁冷笑了两下,然后才说道:“就他,呵呵,恐怕两个他也不是我的对手吧?”

    “哦?你这么有自信?”对于孙长空的话,朱大闯还是不太相信。毕竟沈万秋可是苍北仙苑之中年轻一代的翘楚精英,门中敢与他正面叫板的恐怕只有步非烟和屠昊阳等几个人了。如果孙长空真能一个打俩的话,那他岂不是无敌了?

    “孙长空,要不你和我说说这多半年的时间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事情,为何能认识这种高手之中的高手?”

    孙长空轻叹一声,他本不想将自己的秘密透露给人间的任何人,无妄修罗界的事情也最好随其一同被掩埋在沙砾之下,永不现世。然而,自从纳百川的那个梦之后,怪事就接二连三的发生。听朱大闯之前的讲述,他已经隐隐猜到那个帮助自己的人就是无欲。话说,他的魂魄不是已经融入原罪石当中了吗?既然这样的话,他又如何再世为人?

    不过稍微想想,纳百川都能死而复生,灵魂被困又有何难,只要破开束缚就好了。可他不知道,这件事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难道这后面还有一个连他都勘破不了的巨大阴谋?

    “我不是不告诉你,只是那些事情不能见人,也不能为外人所知。我虽救了你,可你也没有丢下我不管,这下咱俩就算扯平了,互不相欠。”

    “你什么意思?”朱大闯虽然发怒道:“你这明明就是不把我朱大闯当朋友看。是,我朱大闯资质平平,没有你和沈万秋的那种悟性,但这也不是我能置身事外的理由。既然已经趟入这潭浑水,你就索性让我知道个大概吧!”

    孙长空摇头道:“大概也不行,我只能告诉你这半年之中我到过一处不为人知的地方,里面奇人异士数不胜数,就算你之前见的那个人也只能算是中上游的水平。”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那你和我讲讲,你们两个到底是敌是友。我看他虽然救了我们,但丝毫都不关心你的死活,好像只是机械性地完成任务似的。难道,他的后面还有别人指使?”

    听完此话,孙长空第一瞬间想到的就是高远山与高峻山。因为他们之前就作为七原罪者的领袖出现过,而且他们也绝对拥有那样的实力。可仔细想想他又觉得不对,高氏兄弟虽然厉害无比,但二人由于自己的设计死在了那条所谓的出口之中,按理说会尸骨无存,完全神魂俱灭,难道这样他们都能不死?

    “难道还是纳百川?”

    孙长空自顾自地嘟囔了一句,却刚好被旁边的朱大闯听见了。好奇心十分之重的他于是连忙问道:“纳百川,也是那个地方的人吗?听着好像是个狠角色。”

    孙长空苦笑道:“何止是狠角色,就连我也差点栽在他的手上。论修为,我不及他十分之一。只是他这个人急功近利,正所谓欲速则不达,什么事情一旦快了就容易出问题。不然,他绝不可能功败垂成。”

    孙长空猛然间意识到自己话说多了,于是立即沉默不语。朱大闯可不傻,他已听出了事情的蹊跷之处:“你和那个人有过节?那他为何还要派人救你?难道,他不怕你以怨报德吗?”

    孙长空摇摇头:“呵呵,说句真心话,从始至终,他只把我当作他计划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根本就没把我放到过眼里。对他而言,救我亦或不救我都只是他的一个念头而已。可既然他动手了,那就说明我孙长空对他而言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此时的朱大闯在听完孙长空的一席话之后,不禁有些失落。连孙长空这种人物都不能入这纳百川的眼界,那自己这种支末恐怕就更不值得一提了。想到这,他十分想见识一下这个深不可测的人物到底有何等神力。

    “好了,这些事情本就不是你我所能插手的。之前我孑然一身,现在好了,有了苍北仙苑作为靠山,我想凭借方掌门的实力,一定能够化险为夷!走吧,去登高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