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死而复生?
    ,!

    无欲的记忆只到纳百川将他推入镇魔大阵的刹那,之后的事情他便一概不知了。如今,他竟突然出现在人间这片久违的大地之上,惊讶的他难以抑制体内狂乱的心情,最后千万种情感全都汇聚到嘴边,进而行成一道响彻云霄的怒吼。

    “我无欲终于出来了!”

    无欲气焰涛天,就算没能亲自领略他的实力,单凭刚刚的一声尖啸也能大致判断出他的修为,已经超越在场的所有人,甚至就连昏迷之中的孙长空也变得相形见绌。甫一回神的他,立即便将目标投向了面前的殁指残夫和段平安。因为只有他们二人的修为还有资格与他一战。至于朱大闯与万毒先生,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怎么办,这人有些厉害,要不咱们先……”作为前辈,殁指残夫并没有用自己的资历来欺压同伴。而段平安初入江湖不久,还不能像对方在几眼之间就能大致估测出某一人的实力。稍事停顿他并意气风发道:

    “残夫前辈,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只不过才露了两手而已,别这么快地妄下结论。况且,你我还没有展现真正的实力,这个时候就认输,未免也太胆小了些!”

    话音刚落,段平安跃然而上,两只黄金杀拳化为无限杀机,一齐轰向前方的无欲。

    “看我的分金断骨!”

    此招一出,狂风肆起,大片金光席卷无数飞沙,瞬间便凝结成一道气派无比的拳影。说是拳影,实际上那是一只实打实的沙拳。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宛如末日来临之际。

    眼看金色沙拳几乎逼到面前,无欲不慌不忙,抬起那只惯用的右手,然后轻描淡写地在那枚“金拳”之下抚弄了一下。谁知,就是这个简单无比的动作,竟让段平安的强大杀招骤然停止,整只金色沙拳伫步在半空之上,不前不进。就在这个时候,朱大闯突然注意到对方一个动作,无欲的嘴中发出了一道轻微的拟声词“砰~”。接着,那只硕大的拳影便轰然炸开,散作漫天黄沙,立即令天空变得昏暗阴沉。

    然而,就在拳劲被破之际,段平安破空来至,穿过沙幕的掩护,直击无欲胸间大穴。这一拳要是轰下去,后者就算不死肋骨也要断上几根,有他好受的。然而,与此同时,身陷危机之中的无欲竟挑了挑嘴角,相当懒散地说了一个“去”字,然后众人便发现段平安已经被钉到了沙地之上,胸间插着一把不知用了多少年的锈蚀铁剑。更加奇妙的是,此时的鲜血才想起来向外流淌,不知是对方动作太快,还是段平安的身体反应太慢了。

    “发……发生了什么?”

    殁指残夫仔细回想着刚才的情景,可二人一直都暴露在自己的视野之中,并没有什么所谓的角度。可对方的那柄锈剑到底是如何击中段平安的呢?

    不只是他,就连段平安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竟会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惨。他感觉身体内的生气正沿着那枚不知搁置了多少载的破剑向外迅速流逝,呼吸之间他已有些喘不上气,想来剑戳破了肺叶造成的气肺所致。

    见此情形,还是万毒先生反应及时,率先冲到前方,段平安的伤情。无欲刚要上前,他竟摆手低声道:

    “年轻人,我劝你不要再前进了,不然你会死。”

    无欲向脚下一看,突然发现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一寸远的沙地之上竟有一道极浅的烟线,那条烟线居然在向前移动,虽然速度不快,但很快便要窜到他的身上。心知其中有古怪的无欲立即向后腿出数步,这才感到稍稍安心下来。

    “你是用毒的高手。”无欲淡淡道。

    “呵呵,和你这真正的高手相比,老奴这点手段不过是献丑而已。”

    “丑不丑我不知道,只要能随心所欲的杀人,那就是高手。”

    万毒先生掏起段平安的脑袋,并在他的口中放入了一颗药丸,转眼之间面色惨白的段平安便恢复了生机,脸上的血色也渐渐恢复了过来。

    “好一个随心所欲,看来你也是个性情中人。”万毒先生确定段平安真正“平安”之后,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并用一种只有“高人”才会拥有的目光投向对方,好像他已经胸有成竹一般。

    “我没有你说得那般伟大,只不过我想杀的人谁也拦不住我!”

    突然间,朱大闯发现对方的声音顿时一变,那种变化不是因为情绪所致,而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甚至,就连他起手的姿势都变得不一样,那是一种中有绝强剑手才会使用的动作。

    无欲只是凌空一握,手中便多了一把剑。接着剑化为了劲,劲化为了杀气,并且以一种穿越一切障碍的劲头轰然射向地上的段平安。

    万毒先生虽然杀人一流,救人也有一套,可面对声势这般浩大的剑招,仍然显得有些局促。眼看刚从鬼门关走回来的段平安又要陷入绝境,第三个发动了。

    残夫的殁指非同凡响,尤其是在这种高手之间的对决之中更是能体现出傲人的实力。无欲的剑快得离谱,可他的两根手指更是狠得令人胆颤,一呼一吸的工夫,他已从数丈开外赶到了段平安的身前,并用那两根仅存的手指死死钳住了那枚飞来之剑。由于力量过大,同样腐蚀的剑身抵不住指劲当即化为无数碎片,好像被碾碎的骨头似的。然而,就在残夫以为剑招被破之际,那些原本已经丧失战力的剑骸竟又一次地活了过来,就像今天的无欲一样。残夫张着嘴,却又发不出声音,只因为他的舌头已被其中一枚碎片切刷刷地斩断。

    血水,口水流着残夫的嘴巴一起流了下来,然而他并没有呼喊,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对于他这个身经百战的老杀手来说,这已经算不了什么了。当初他被断臂戳眼不也没怎么样吗?可如今残夫的心情又和之前大大小小数百场战役时候的心情不太一样,因为他知道了害怕。

    原来人怕的不是死,而是死前最后的挣扎。如果将刚才的那柄剑换成一把质量稍好的兵器,那现在的他是不是已经成为一具尸体死在段平安的前面了呢?

    他不敢继续往下想了,他怕自己忍受不了心中的恐惧而临阵脱逃。对于他们杀手而言,逃跑比死亡来得更加不堪,因为只有弱者孬种才会逃避。

    万毒先生的眼睛虽盲,但他的心却比谁都要来得清楚,面前的对手不能敌,否则只有死路一条。他的毒虽能杀人于无形之中,而且还能快到超乎想象。可他更知道,在对方被自己的剧毒毒死之前,在场众人恐怕早已死在他的魔剑之下。

    难道,此人真的是魔鬼吗?

    这时,好像只剩下朱大闯能够自由行动了,然而在他看来对方并不是冲自己而来。于是,他故意绕到对方的身后,小心背起了孙长空,带上之前的战胜品,准备溜之大吉。然而就在此时,无欲漠然道:“你要带他去哪?”

    朱大闯有些意外,但想了想,他还是回答道:“苍北仙苑。”

    “苍北仙苑,好像有点印象,你们是同门?”

    “是。”朱大闯毫不迟疑道。

    “好!那这一次就先不为难你,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我再取你和他的人头!”

    无欲摆了摆手让二人离去,朱大闯有些糊涂,他不知道对方为何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问答。可既然对方已经允许自己先走,他也没有必须留下等死,毕竟门里还有许多期待他们回归的人。想到这,朱大闯踹了下脚,立即朝不远处的不渡关奔去。

    眼看着猎物越来越远,唯一还有能力说话的万毒先生随即开口道:“这位小兄弟,你知不知道你得罪了谁?”

    无欲莞尔,显得十分轻蔑:“我不需要知道。”

    万毒先生看着远处愈发模糊的那道人影,气急道:“你是惹不起我们杀手联盟的,就算是倾尽你所有的难耐,与无法撼动杀手联盟这棵参天大树。”

    这时,无欲的笑声越发凄厉,而就在时,他的目光猛然冷冽,继续嚣张道:“我不只要振动,我还要将它连根拔起!”

    “你!”

    此刻万毒先生已经怒不可遏,盛怒之下他的身体周围竟蒸起一道冲天烟气,眼看就要将眼界之中的所有事物完全包围。他已下定了决心,就算拼上老命,也要让对方坠入地狱。

    “看我的十万毒物。”

    说话之间,铺天盖地的细小毒物一同掠向中心位置处的无欲,眼看就要命丧当场。然而就在这时,天中忽然一道惊雷,正好击中无欲的身形。紧接着,那些无数的烟色物质立即退避三舍,好像十分忌惮那道雷光似的,而被闪电轰中的无欲竟在这时发生了异变。

    他的七孔之中竟在同时发生淡蓝色的光芒,看上起好像即将灵魂出窍一般。电光火石之间,那些蓝光已经攀升至极点,在短暂的失明之后,天地之间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万毒先生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沙地,不禁自言道:“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