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杀手的“杀手”
    ,!

    张望远在沈万秋回到仙苑的第一刻就找上了门,他的目的很简单,了解孙长空的近况。

    这半年多的时间,他可是一天也没停过,一直都在刻苦钻研修道之法。在步非烟与屠昊阳的鼎力相助之下张望远的修行一日千里,仅仅几个月之后,他便已经从灵感境界晋入了转轮境界,修为大幅度提升。如果是按照半年前孙长空的实力来估测,现在的他只需要三成功力便可将对方轻松击败。然而,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孙长空没死的话,那他这半年来一定际遇颇多,修为出现长足的跨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为了给自己一颗定心丸,他约定还是去找沈万秋询问一下如今对方的实力到底如何,自己也好有所准备。

    “你说孙长空?”

    沈万秋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甚至是掺有一丝忌惮。可张望远不这么样,他以为对方是在惊讶自己关心孙的近况,所以才会如此表现。

    “呵呵,沈师兄不要误会,我和他只是普通交情,恐怕连朋友也算不上。我只想知道他现在的实力如何,也好等他回门之时好好羞辱他一番。”

    “羞辱?呵呵~”

    沈万秋抬起眼皮看了对方一眼,心中不禁升起一丝不屑。连他这个刚刚进入天人境的都拿孙长空没办法,你一个转轮界的后辈来凑什么热闹。可他转念一想,与其告诉对方实情,不如先哄骗一下对方,假意说孙长空的修为并没有精进太多,这样对方一定会掉以轻心,也好挫挫这个新秀的威风。

    这半年来,张望远在仙苑之中的名声颇大,自从有了步非烟与屠昊阳这两位靠山之后,他便开始肆无忌惮,欺行霸市,许多外门弟子遭到了他的压迫,每月都不得不上缴一定量的灵气丹才能保证自己平安无事。不然,有谁胆敢违背,大多都要被他惩治一番,大家敢怒不敢言,只能将这个家伙视作瘟神,敬而远之。

    想了一会儿,沈万秋才将自己与孙长空偶遇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当然里面大多都是他的虚构情节,什么一起游山,一起吃酒,二人分别如何如何不舍,对方又是如何如何叮嘱自己一定要他告诉大家自己平安无事的事情。张望远一听,原来孙长空与沈万秋是一伙的,于是有些不太痛快,沉吟了好一阵才继续道:“那他现在的修为……”

    “让我想想,应该比我稍微低一点吧!”

    沈万秋说话的途中故意看着对方的面容,他发现张望远的脸上不只有一种表情,那是是将惊讶,愤怒,恐惧等等四五种情感色彩融为体的复杂表情。这正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怎……怎么可能,他的进步怎么会比我还快,不行不行,我必须想个办法对付他。不然让他回到门内,定然没有我的好日子过。”

    沈万秋不以为然:“你有姓莫的和姓屠的给你撑腰,难道还怕他一个孙长空不成?”

    “怕?我张望远会怕他?我是什么人,他只不过一介贫民而已,论家世论底蕴他哪一点能比得上我张家。”

    张望远一边嘴里说着,一边心中想道:“沈万秋你别得意,人不是还没回来吗?那我就让他永远都回不来。”

    刚一回去,他便找到了屠昊阳,希望对方能够助自己一臂之力。别人不知道,可他张望远十分清楚对方的身份,杀手联盟的少当家,屠有道的独子。杀手联盟高人无数,即便孙长空有转轮境的实力,但在这些人面前仍是如同孩提一般,抹死他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而屠昊阳也不是好与之人,一张口他便向张望远提出了十万黄金的高额聘金,而且还不包任务一定完成。如果需要后续支援,价钱还得另算。

    张望远虽然知道对方是狮子大开口,可现在他所能找到的人中,只有屠昊阳拥有这种实力。左右权衡了一下,他终于同意了对方的要求。十万黄金对于一般修道之人来讲虽然是一笔天文数字,可在张望远这种名门之后的眼里也不过是几个月的生活费而已。在与家人沟通了几次之后,钱款立马到位。拿了钱的屠昊阳自然得做事,他找到了自己的爹爹,讲清了事情的缘由,并将十万黄金的一半交给了他。也就是第二天下午,烟月双杀带着一众一起向孙长空所在区域进发了。

    然后才有了之后的事情。

    说实话,烟月双杀失手的事情,让屠有道十分意外。按照他的想法,以兄弟二人联手的的实力,就算遇上天人境的高手也不至于命丧当场,完全有逃生的可能。难道,那个叫孙长空的身边,还有其他高手相助?

    没能完成顾主交待的任务,屠有道感觉很是惭愧,这是他近十年来第一笔搞砸的买卖。为了不让杀手联盟的声誉遭到影响,第三天早晨他便派出了第二波人马,而且是完全免费,再不收取顾主,也就是张望远的半分钱财。然而屠昊阳贪婪得很,他主动找到张望远,将事情的大概告诉给了对方,一边说自己一方的损失惨重,一边又说敌人孙长空的实力何等强劲。不用他继续往下说,张望远就把余下的钱也交了出来。

    十五万黄金,加上之前的十万,一共二十万,整整他一年的生活费,就这么成了对方的囊中之物。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可为了能将孙长空这个眼中钉肉中刺除掉,他已经在所不惜。

    此刻出现在朱大闯身边的几人就是第二波杀手。不同于烟月双杀等人,这些杀手长得个个奇形怪状,要不是他们能通人语,他还以为这些是妖物炼化而来。看他们凶神恶煞,不可一世的样子,朱大闯就知道自己这回真的悬了。

    为了镇住这些人,朱大闯故意傲然道:“你们的速度太慢了,人都凉人,你们才赶来。”

    这时,那个站在前面的独臂独眼唯一的手掌还缺了三根手指的中年人道:

    “嘿,没想到找死还有这么积极的,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快的。一会儿,我就让你领教一下殁指的厉害!”

    “什么?你是殁指残夫?你不是死了吗?”

    朱大闯可以不认识自己的父母,可以不认识自己的授业恩师,但他绝不能错过一个人,那就是殁指残夫。同为外家功夫,朱大闯的拳头和这人相比起来简直就是孩童般的把戏,根本不能与之相提并论。残夫本是此人的化名,但因为他所使用的殁指杀伤力极大,与他对敌,中了此招的人九成九都会经脉尽断而亡,死相异常凄惨。久而久之,这所谓的殁指便成了残夫的代名词,也成了他的一个绰号。

    可就在二十年前,因为殁指残夫杀戮太多,引起了众多门派的不满,在几大高手的合力之下殁指残夫被逼落悬崖,听说摔得连尸体都找不见了。有人说仇人把他的尸体偷了去喂了狗。有人说阎王把带他到了十八层地狱,令其受尽十八犁泥的折磨。可想到,传说中的人物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这让朱大闯着实震惊。先不说立场的问题,要不是其它人在场的话,他一定要好好讨教一番。

    听了他的话,殁指残夫显然很是意外,他没有想到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人能记得他这个残障之人。顿了一下,他随后凄然笑道:“呵呵,当年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以多欺少,利用车轮战才将我的体力耗尽,要不是围剿的人实在太多,我完全有机会冲出重围。然而他们为了以防万一,还将我的妻儿绑到了现场,逼我自残。无奈之下我只能一刀一刀将自己变成现在的这副模样,残夫也就成了真正的‘残’夫。为了不让死后尸身受辱,我只得跳崖自杀,谁知就在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际,屠盟主救下了我的性命,还为我运功疗伤。从那之后,我便成了杀手联盟的一员。不得不说,你这小子的修为属实不错,竟能让我亲自出马。就算死,你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殁指残夫刚要说下去,另一个身形伛偻,后脊上还背着一个巨大驼峰的老者突然走了过来,接过话茬道:“好了好了,都是一些阵年往事了,还提它干嘛。盟主让咱们来是杀人的,不是让你来讲述平生的。”

    殁指残夫正讲到起劲之时,被对方这么一打断,自然不会太过痛快,他泯了下干裂的嘴巴,随即道:“老毒物,要不是你也一起跟来,我们几个能一路不敢喝水吗?盟主派你来,只不不过是留个后手罢了。真正打起来,还得要看我殁指残夫的厉害?”

    被对方这么一挑衅,那位老者不禁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说,你的殁指能破得了我的无所不毒功?”

    “无所不毒?你是万毒先生?”

    朱大闯说完之后,不由得向后连退数步,一直来到孙长空的身边这才停下。万毒先生,能将世界万物化为毒物的恐怖恶魔,那又是一段令人屏气的故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