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清点战利品
    ,!

    与朱大闯感觉到的一样,周围的声势已经完全完全下来。孙长空还站在那里,重辉剑已经出了鞘,不敢相信,他竟一柄剑使出了精妙绝伦的刀式,这种事情不是没人做过,但能像他这种平滑过渡的恐怕也找不出几个吧!

    再看远处的赵烟仍然保持着之前挥刀时候的样子,他将刀身极力向前探出,刀尖之上还留有之前对招之时产生的紊流,久久不肯散去。他还站着,却已闭上了眼睛。他的嘴边带着残笑,难道他在失去神志之前已经得知了结果?

    然而此时的二人谁都没动,所以朱大闯并不能判断出此次交手究竟鹿死谁手。他扶着翁翁作响的脑袋,缓缓站起身来,这一站不要紧,他竟发现自己的口鼻双眼之中也渗出了血液。朱大闯自认为体格强健,超乎常人,可没想到在等高手之间的对决之中还是难以立足,甚至连染指的机会都没有。

    朱大闯摇摇晃晃地来到孙长空的面前,他抬手刚要拍打对方的后背,却又突然止住了。

    他害怕。

    他怕自己一掌之后对方就像大树一样轰然倒地,他怕一掌之后一条鲜活的生命这么如此断送他为难,更在犹豫,他到底该怎么办。

    朱大闯本不是一个优柔寡断之人,可遇到这种情形的他还是失去了分寸。他本想和孙长空痛快地打一场,可如今看来似乎不必了。

    孙长空死了就等于永远失去了较量的机会,而如果他能侥幸不死,那就说明赵烟倾尽全力的一击仍无法杀死对方。这样的孙长空实力太过强大,无论如何自己也绝不是他的对手,就算强行比试也只是自取其辱。就在朱大闯处于两难之际,孙长空突然低声道:

    “你在干什么,还不过来扶我一把!”

    “果然!”

    朱大闯也说不清当时的心情,他既有些高兴又有些失落。不过抛开一切不谈,人活就好。朱大闯赶快将他放倒在地,这时他才看清对方的情况。

    阴晴圆缺确实厉害,这是朱大闯的第一个想法。因为他在孙长空的身上看到了不止一处手指粗细的破口。这些破口之中没有鲜血流出,却出现了一道道烟色的甲胄,他不知道这是天魔兽甲。要不是它的防御机能,孙长空的小命可能早就已经不保了。这些破口就像一个个要命的魔鬼一样,分布在身体的各个角落,就算孙长空体质惊人,如果只靠异术自愈,恐怕现在已经四分五裂了吧!

    别看朱大闯长得大条,实际上却是心思缜密。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仍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不只是孙长空的身上,就连周围的沙地也出现了相同的痕迹,只不过更加密集,势头更猛烈一些。可这些孔洞一旦进入到孙长空身后的位置之中便立即不见了。也就是说,孙长空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下为自己的身后创造了一片生机。朱大闯当然知道他要保护的是自己。想到这里,铁骨铮铮,宁割十斤肉不掉一滴泪的朱大闯竟是流下了两行热泪。

    看到对方像少女一般无声哭泣的样子,孙长空撇着嘴笑了笑,然后相当慵懒道:“一个男子汉,哭哭涕涕的像什么样子。”

    “可你为了我……”

    孙长空大舒了口气,接着道:“你不用多想,我可不是为了救你。这家伙一心就冲着我来,你就偏偏躲在我的阴影之下,刚好躲过了一劫。不用感谢我,那是你运气好。”

    “你……!”

    朱大闯哭笑不得,实在不知说什么好了。

    “看今天的情形,想过不渡关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可我怕这些人还有援兵,所以……”

    朱大闯立即心领神会,于是道:“你放心,我朱闯就算是背,也会把你送回仙苑之中。”

    孙长空点了点头,然后虚弱道:“刚才的交手我也耗费了不少体力,放心,我没事,只是有点困,想先睡了一会儿~”

    孙长空这么一说朱大闯才想起,二人从半夜一直打到现在,几乎连眼都没来得及合上过。大战过后,精神松懈,疲倦是自然的。确定对方身体无碍之后,朱大闯这才让对方睡下,而自己则开始清扫战场。

    战场之上经常能搜罗到一些神兵利器,灵丹妙药。就算是法宝锦囊也是屡见不鲜。想到这,他把孙长空先安顿到一旁,然后一点一点地开始寻宝。

    首先,这些人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出来的,所以身上决不会带有钱财,充其量就是一些灵气丹而已。而第一笔财富就是在死在他手上的赵月身上发现的。

    一个乾坤袋,里面盛着满满十万灵气丹,天啊,这个家伙到底打算要做什么,突然要准备数量如此庞大的灵气储备。然而当他看向赵烟的时候,他明白了,原来这兄弟二人早有打算,这些灵气丹不是用来做别的,就是为防自己使用了阴晴圆缺的之后内力不支才特意准备的。不过要完成这件事情必须要保证二人同时都能活动自如,不受外界牵扯,不然就会错过最好的服药时间,人也会随即完全昏死过去。然而赵烟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能率先将赵月击杀,不然对方也不会这般愤怒。

    然后他又在对方身上找到了一样东西,那是一个玉佩,看起来只是一块残片。上面的图案并不完整,如果猜得没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只凶兽。只是这玉佩到底有何功效,一时之间他还太清楚。

    抱着抢到就是赚到的原则,朱大闯还是将那块残玉收到了自己的囊中,然后继续向别处进发。

    一路下来,他从这些尸体之中找到了三瓶剧毒,五十发暗器,还有一武学宝典,当然对于他来讲都是一些废纸而已。在朱大闯的眼中,只有自己的拳头才是硬道理。

    最后,朱大闯还是来到了赵烟的身边。他伸手一试,发现对方已经死去。赵烟的身上还有余势,但尸体在剧烈活动之后已经迅速僵硬,形成了挺尸的情况。就算将其放到在地,对方还是保持着生前的姿势,为了便于搜寻,他只好强行将对方的四肢掰回了原位,说白了就是拗断。反正都是死人了,赵烟也不会感受到其中的痛楚。

    不得不说,老大就是不一样,他的身上虽没有灵气丹,但是却有不少好宝贝。

    朱大闯先是找出一把烟柄、烟刃、烟鞘的烟色匕首,大小只有一匝来长,但却是锋利无比,削铁如泥,连铁都能轻松划开,更何况是人类的身躯呢。只是之前战况太过激烈,对方一直没有机会施展这柄小刀,不然就算不能改变局势,也能在孙长空的身上豁出两个口子。

    再然后就是那本斩月刀法的修炼图解。别看只有三招刀式,可其中包括的分解动作却有足足五十页之多,里面详细记载了在遭遇不同敌人的时候应该如何见招拆招,改变个别细节,以做到无懈可击。不过到了书的末尾,几行文字却是引起了朱大闯的注意。

    原来,这斩月刀法不是烟月双杀的东西,而是他们从一处险境之中偶然得来。和他们一同进入那里的还有二个人,因为某种原因他们只能带着极少的东西离开,烟月双杀选择的是斩月刀法和那柄烟刃匕首,而另外二人所得的就不知是什么宝贝了。

    文字完结之后,下面还配上一张完整的图案,朱大闯一眼便认出之前从赵月身上所搜得的玉佩便属于其中的一部分。照书上所写,那块完整状态的玉石便是打开险境大门的钥匙。但一定要注意休要贪得无厌,否则定会有去无回。

    将那本斩月刀法看完之后,朱大闯果然从赵烟的身上搜到了另一块玉佩。别这些残玉的前面只是一些简单的图案,但在它们之后竟有一些凹凸不平的却是人为刻意留下的凿痕。这些凿痕毫无规律可言,要想只凭着刀法后面的图案来仿造钥匙那是万万行不能的。所以要想进入险境之中,必须要得到四块残玉。

    朱大闯坐在地上,端详着手中的劳动成功,思前想后,他突然伸手撕下了那几页记载险境相关内容的纸张,而把其余的部分放到了孙长空的怀里。反正对方是用刀高手,兴许这些东西对他有用。

    人要做到真正的无私是不可能的,朱大闯决定把十万灵气丹留给自己,而烟刃匕首则交给孙长空。毕竟对方习惯了使用兵器,关键时刻这种不起眼的小东西说不定不能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

    最后的最后,朱大闯在翻看赵烟鞋底的时候,发现了一封书信。这封信的落款人竟是一个名叫“无”的人。

    据此人说,不渡关附近有魔物出现,个个凶性残暴,已杀人为乐,叫他们务必小心。看到这里,朱大闯的头上已见汗水,能让这帮亡命之徒如此忌惮的,定不是一般的东西。如何自己遇上他们的话说不定……

    “喂,你这个大傻个,在这里鬼鬼祟祟做什么呢?”

    朱大闯蓦然抬头,竟发现几道丑陋的面孔不知何时竟出现在自己的身前,而他却是毫不知情。

    这些家伙的修为高深得让人为之颤抖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