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杀手联盟
    ,!

    听名字就知道这个杀手联盟是干什么的,他们从事都世上最无情的勾当,杀人越货如家常便饭一般。他们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可以一天不杀人。杀人就是他们生命的意义,杀人也成了他们赖以生存的技能。他们并不一直都处在杀手的角色当中,他们也有自己的正常生活,也会和家人一起去往里逛街游玩,文质彬彬起来比一个饱读读书数十载的老先生还要像模像样。然而一旦任务来临的时候,他们就换了一副心肠,或者说把心肠都丢到了家中,有命活着回来就再收起来,没命回来就只能以杀手的身份暴尸荒野。

    烟月双杀,杀手联盟里面还能数得上的两个人,自幼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眼光毒辣的首领一下便选中了他们哥俩,给他们吃,给他们穿,教他们生存的本领以及杀人的技巧,为的就是有一天让他们为自己赴汤蹈火,誓死效命。

    他们本以为天下之大,自己已经鲜有敌手,尤其是这种月烟风高的时候,更是刺杀的绝佳时期,按照常理来讲,这单买卖几乎十成十地可以平安敲定了,可让二人吃惊的是,对手的实力大大超乎他们的预估。

    不是说顶多只有灵感后期到转轮前期的实力吗?可为什么凭借他们一众杀手仍然取不了两个势单力薄人的性命?难道情报有误,还是说委托任务的人存心要置他们于死地?

    不管怎么样,人已经死了,而且死得还是烟月双杀的老二,赵烟的弟弟赵月。这让他这个作哥哥变得十分痛心。不是说好了一起荣华富贵,不是说好的同享天伦之乐的吗?你怎么能一人先走?平时叫你多用心练功你不吃,现在好了,知道后悔了吧!

    赵烟的话都在心里憋着,一句也讲不出来,因为赵月已经听不见了。

    赵月的血已经凉了,头和身体也分了家,现在朱大闯的手中拿的就是赵月的头,这简直是对死者最大的侮辱。在赵烟的眼中,无论是杀手还是被杀的人,都是值得尊重的人。可朱大闯可不这么想,既然你可以因为钱财滥杀无辜,我为什么要考虑你们这群禽兽的感受呢?

    赵烟发起疯来连他自己都害怕,那些跟了他不知多少年的杀手们更是深知他的性格,不杀尽性绝不收手。眼前目标只有两个人,就算把他们剁成血泥也难消他心头之气。然后呢,剩下的怒火该由谁来承担?自然是他们这些无辜者。

    于是不等大战开起,那些人高马大的长颈鹿们就先遁逃了。按照赵烟以往的行事作风,他自是不会让任何人逃出自己的视线。他们敢迈哪只腿,他就敢把哪只腿一刀砍下来。他的刀比他的嘴还要有信用,说一不二。

    然而,赵烟并没有那么做,他甚至没有动,因为他怕注意力全在朱大闯的身上,就连自己的对手孙长空他也抛在了一边,不再去管。这倒是让后者显得着实惊讶。

    “喂,朱大闯,你好像惹毛他了。”孙长空淡淡地笑道。

    虽然身上有不下十余道伤口,可此时的朱大闯仍然精神抖擞,气焰恢宏,也许是连番的厮打已经重燃了他体内觉醒已久的战意,这是他事隔一年之后第二次有这种激动难抑的感觉。他想要和孙长空打一架,即便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有些混账。

    可不等朱大闯说话,赵烟说话了。

    他的嗓音像风吹过破窗纸时的动静,听到让人心悸。赵烟甚至不用说清每个字的发音,单从那种沉重的语气就可以想象到,此刻他的心情是如何悲痛。

    “我弟弟,是你杀的?”

    朱大闯满不在乎,开口道:“是我,怎么样?”

    “那我弟弟的头,也是砍下来的?”

    朱大闯仍然肆无忌惮:“对,也是我。”

    “你知不知道死者为大?”赵烟语气急变道。

    “知道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不把他的头带给你看,你会住手吗?”

    赵烟干笑了两声,好像是在与一个白痴讲话一样:“那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的下场,就是让你自己,死得更~加~难~看!”

    赵烟的话到了后面变得有些语塞,而就在这个时候半空之中忽然浮现起若干银色的寒光,他每说一个字,空中的寒光便多那么一些,等到所有的话都完毕之后,朱大闯已经置身在刀光的海洋之中,几乎一眼望不到边。而在孙长空这个“事外人”看来,朱大闯不是在刀海之中,而是在一轮满月之下。这就是赵烟的斩月刀法,满月。

    满月一出,朱大闯立即陷入了无尽的刀光刀影之下。鲜血,碎肉,甚至还有碎片不停从他的体内向外翻飞。一时间他不禁明白,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凌迟处死吗?

    如果只有朱大闯一个人的话,那他确实已经必死无疑了。可就在他几乎双眼永远闭上的时候,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掌突然搭在了他的肩上。

    “嘿,别让他蛊惑了心神,照顾好自己的安危。”

    朱大闯向身旁一看,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孙长空竟来到了他的眼前。而在距离他不到三丈的地方之上,赵烟的脸扭得花卷似的,眼中尽是仇恨的神色。

    “你!你为什么要害我好事,你让开,这里没有你的事!”

    朱大闯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刚才中了赵烟的魅惑之术,以至于让他以为自己已被凌迟剐肉,实际上对方根本一招未出,竟是想通过战术让自己丧失战斗力。

    不得不说,赵烟的头脑很聪明。他明知道,自己以一敌二,胜算不大,所以选择先解决一个再慢慢与剩下的那个周旋。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孙长空的修为竟是这般高深,一眼便看穿了他的计谋。要是对方出现,他早已将朱大闯格杀当场。时机稍纵即逝,显现现在的赵烟已经没了机会。

    他只得硬碰硬,而且一出手就要使出自己的杀招,斩月刀法只有三招,朔月,圆月,还有阴晴圆缺。这最后一招看似与月的关系不大,但实际上却包含了月的所有状态,也就是将所有的刀式刀法融为一体。朔月攻击范围有限,但杀伤力极大。而圆月则恰恰相反,虽然杀伤力不大,但攻击范围相当广阔,几乎可以覆盖眼界之中所有的目标。而一旦将二者合而为一,那又是怎样的一翻情景呢?

    实际上,看过阴晴圆缺这一招的人相当稀少,不是说在场的人都死在当场,而是因为赵烟赵月兄弟二人极少使用它。将一招的威力扩大至成千上万倍,这对体力灵气的消耗是何等庞大的一个体量。此招一出,如果对方不死,死的就只能是自己。因为使过阴晴圆缺的人,没有一个还能站在地上的,全部都要当场累死过去。不过赵烟也不用担心昏死之后的事情,因为在这等强悍的招式之下竟算是山也要被轰成原子。

    现在赵烟所施展的就是阴晴圆缺。原本昏暗的夜色立即变得有些明亮,不知从哪来的一轮圆月竟高悬在夜空之中,丝毫不动,好像就是为了此招而生一样。

    接着,孙长空在同一时间感受到了来自身体两侧的劲风,一道冷冰刺骨,冻彻心扉,另一道却是烈如炉火,炽热难当。

    阴、晴、圆三种天象都出现了,唯独缺还没有踪影。可就在孙长空抬头看向对方的时候,他的心中终于地有了答案。因为,他发现一道残月正在向自己奔来。这就是缺,整个刀式的点晴所在,阴晴圆都只是陪衬,配角,只有最后的缺才是最终的杀招。然后,孙长空便见到那柄形同残月的长刀一化十,十化百,百化无数,一同向自己袭来。因为刀光太亮太多,刺得朱大闯根本睁不开双眼。而站于他前方的孙长空却仍然一动不动,仿佛已经被眼前的招意完全吓傻了似的。呼吸之间,他的嘴中悠悠地传出两个字:“好招!”

    “轰!”

    “砰!”

    “哗啦!”

    “呲!”

    因为强光暂时失去视觉的朱大闯只能通过耳朵辨识战况如何,然而剧烈的嘈杂声已经令他头疼遇裂,单单是声音就已如此恐怖,这要是亲逢经历了这一招的人,还能保留全尸吗?

    “三千患水!”

    就在这些声势俱厉的剧变之中,一道稳重,轻柔,但又莫名让人害怕的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之前出现的所以声响都消停了下来,就好像有人为他塞住了双耳一样。

    然而,并没有人给朱大闯护住耳朵,而正因为此,孙长空猛然发动的三千患水因为声浪太过彪悍竟让人的听觉也失去了功能。也就是说现在的朱大闯不单是暂时失明,而且还是失聪,他被刀式之中产生的巨大轰鸣险些震聋了又耳。

    朱大闯瘫软在地,他已无法用语言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耳道中的血还在不断涌出,然而他根本不瑕去管,现在他只想知道一个答案:到底谁胜谁负,又或者说是谁死谁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