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暗杀军团
    ,!

    孙长空摸到了一把刀,一把不用看就能感觉得它杀人情形样子的刀。孙长空混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随即化为轻鸿一跃飞出十来丈。再看之前他所处的沙地之上已经扬起万道黄沙,不知多少人竟在同一时间纷纷钻了起来,不单将他,还把不远处的朱大闯吓了一跳。

    “我了个乖乖,这般地鼠是怎么时候潜伏到这里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朱大闯一边起身,一边与那些人周旋。

    他之所以叫他们地鼠,并不只是因为之前他们潜伏的方式,还因为他们的样子,确切说是个头,竟比他整整短了一半。高的能到他的胸膛,矮的甚至才能与他的腰间齐平。深更半夜的,这帮土行孙是从哪里来的呢?

    别看这些人其貌不扬,但个个射手敏捷,快如蚂蝗。打眼看去至少有一二十个人向他直奔而来。这些人的装备,无论是衣服还是武器全部整齐化一,一身烟色劲装,手提两把短刀,脚踏追风履,噔噔噔几步便已赶到了朱大闯的面前,并将其死死围住。看着这帮面目可恶的小东西,他是又生气又好笑。怎么,自己这是得罪了矮人族了吗?

    朱大闯身陷危机的同时,孙长空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虽然同是从地下冒出的同一波人马,但显然处在他面前的这些人与围困朱大闯的那些大不相同。

    先说他们的服装,是一身的杏黄长袍,手中各有一把齐眉铁棍。然而最让孙长空接受不了的是,这些人的个头明显要超于常人,如果要看清他们的面孔,必须要仰视才行。孙长空不禁纳闷,这组织者是从哪里招来这么一批怪人,也真难为他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孙长空的神态却一点也不敢放松。这些人虽然来势汹汹,但看了一圈,孙长空也没发现之前出手企图杀死自己的烟影。难道这些人只是佯攻,真正的杀招在后面?

    思量之间,那些长颈鹿便朝天飞速袭来。铁棍在他们的控制之下被舞得呼呼作响,当是那种振耳发聩的阵势就足以叫人大惊失色。

    然而,孙长空的身法直到今日已经步入小成境界,任那些仗击来得如何猛烈,都无法碰到他的身体一分。翩如逸蝶的身形随意穿梭在众多杀手之间,竟把对方十多个人绕得头昏眼花,别说出招,就连站起站不稳了。

    “呵呵,原来是一群假把式。”

    话刚说好,孙长空便觉得脚下一空,然后整个身体便向沙土之中落陷进去。与此同时,另一道身影破土杀出,二话不说,一记天地劈地的刀式直接朝他的面目搠来。

    常人遇到这种情形,身体不能从沙坑之中脱离出来,多半要被对方一斫两半,惨死当场。可孙长空不一样,他还能飞,即使不用支点,他也能轻松脱险。眼见刀劲轰落,孙长空身后烟气浮动,烟羽立即出现,单单轻轻一颤,就将他从黄沙之中救了出来,而那人的杀招则扑了空,砍到了沙地之上。。然而到这还没完,一招不成的杀手折身直追,两三次腾跃之后已然窜到孙长空的身前。如今,他是前有追兵,后有拦截,进不是,退也不是。稍事一想,孙长空叹了口气,原本漆烟的戈壁之上立即升起一道金色虹光。

    虽然朱大闯力量惊人,但无奈敌方数量众多,才刚逼退了这个,另一个便补位上来,令他毫无喘息的机会。再看那些小矮人们,虽然跑动较为勤快,但因为体型小巧,所以消耗并不大。而且他们还能相互掩护,轮流回气,如此一来朱大闯的形势岌岌可危,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made,这帮小兔崽子们,有种就跟我单挑,耍赖使用车轮战算什么本事!”

    叫嚣之际,一道烟影突来跃到他的身前,抬手就是一刀。出于应急反应,朱大闯将手向将一挡,刚好砸在那刀的侧身之上,只听“咔嚓”一声,短刀一折为二,竟然断了。

    “哎呦,这刀还看着挺犀利,没想到这么弱不禁风啊!好既然这样,我就把你们的武器全部打烂。”

    找到了致胜关键的朱大闯奋起反击,犹如战神附体一般,气势磅礴,凶意冲天,竟打得那群人连连败退,一些人躲闪不及,手中短刀接二连三被其轰碎,不一会地上已经尽是刀片的残骸。没了武器,这些土行孙的战斗力大打折扣,有些识相的已经露出逃跑的迹象。然而就在朱大闯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之际,他的眼前豁然燃起一道红光。

    “这是……”

    还没回过神来,朱大闯便觉得脸部掠过一丝凉意,接着一股暖流淌了下来,伸手一摸竟然是血。然后他发现自己所在位置处竟被刚才的凌厉红光全部充斥,手臂,后背,胸前,腹部,大腿,甚至脚底板几乎都在同一刻里爆发出道道血泉。他已来不及害怕,因为再不行动自己就要被活剐当场了。

    “呵!”

    朱大闯仰天长啸一声,脚上的速度立即快了数分,飞似的朝后方退去。然而那些红光行动更是迅捷,眨眼的工夫已经追到了身前,“噗噗噗”几道闷响,朱大闯便发现自己衣服之上竟多了若干细小的孔洞,虽无伤及皮肤,但足以叫他方寸大乱。

    远处还有敌人。

    虽然看不到对方的样子,但朱大闯清楚能够造成这种攻击的招式一定不是这些人的武器所至。可对方究竟是谁,为何又要如此咄咄逼人呢?

    “他nainai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给我死来!”

    人在极端的恐惧之下,会爆发出一股莫名的愤怒。现在的朱大闯就是如此,他的力量本就很大,在这种情绪的影响之下,他的功力修为都在短时间内出现了较大幅度的提升,就连拳头的个头也好像变大变硬了不少。眼见那些红光逼来,朱大闯猛然站住,扎走马步,扭转腰身,力由肩发,直达拳端,一道虎形拳影顺势爆发而出。

    “轰!”

    朱大闯的手已不再是拳,而是一桶桶烈性炸药,出拳之际,被聚集在一点在能量被瞬间引爆,强大的破坏力直接将那些飞来的红光撕成碎片。然而,朱大闯似乎不觉得这样不过瘾,继续将拳劲推升到另一个极致,接着拳风卷着铺天盖地的黄沙,化成一道巨型的掌影,一同抓向那些杀手。

    “快跑!”

    不知是哪个先开了口,随后那些小矮人们立即战心颓靡,轰然逃窜。然而有些反应不够及时的已被后来的掌沙掀上了天,等到半柱香之后才逐渐坠落下来。再看那些人竟都已经体无完肤,混身浴身,无一例外,全部当场毙命。

    看着这些属于自己的杰作,朱大闯轻哼一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面前竟还有一人。难道,之前的红光和衣服上的孔洞,都是此人所致。朱大闯活了二十多年,平生最最痛恨的就是背地里搞手段、射小箭的阴险之徒。而恰恰他面前所站立的就是这么个人。一想到自己之前差点栽在对方的手上,朱大闯就怒不可遏。然而,此人能够坚守阵地,说明还是有些可取之处。于是他开口道:

    “朱爷我从不杀无名之辈,报上你的大名。”

    听了朱大闯的话,那人非常没有说话,竟还诡异地轻笑了几声。突然,他从背后缓缓拔起一柄银色长刀,并用双手紧紧握住。

    “斩月刀法,朔月!”

    听到这里,朱大闯脸色大变,就连之前的轻蔑表情也一同不见了。

    另一边,孙长空凭借重辉剑的威力,不擅使剑的他,曾在无间道内中受过苏如云的指点,虽然时间仓促,也足以叫他终受用。这些使棍的长人,虽然势头凶猛,但也是爹生妈养的血肉之躯,几个回合之下,这些人的身上已经全部挂彩,就连之后出来的那个偷袭者也吃了亏,肩上挨了一剑,差点将手筋挑断。

    这是孙长空第一回真正意义地使剑,所以在细节之上还稍有不足。他望着手里的重辉剑,发现用苍龙木制作的剑身,竟在鲜血的浸染之下显现出一条条龙纹。而受此影响,重辉剑的剑芒内敛了不少,然而仍然盛气逼人,叫旁者根本无法与之对视。

    “怎么办,这人修为高深,不好对付啊!”突然一人小声嘀咕道。

    “哼,怕什么,烟月双杀今天都来了,难道你还怕收拾不了他?”

    听到这里,那个肩上挂彩的人猛然回了下头,好像是在示意那两个不要说话。接着,他再次恢复常态,向前迈出一步随即道:

    “你就是孙长空?”

    听到对方的问话,孙长空有些惊讶,果然对方真的认识自己。

    “是我又怎么样,你们又是谁?”

    “哼,我们的身份你不用知道,只要你知道派我们来的是谁就行了。”

    孙长空有些不理解了,难道对方已经背叛了他们的顾主了吗?

    “哦?这我倒想听听。”

    “那你听好了,派我们来的就是……”

    “我靠孙长空快走,他们是杀手联盟的人,好像是张望远那个小子派他们来这堵我们的。”

    孙长空蓦然回首,却发现朱大闯已经一瘸一拐地向自己走来,他的手中还有一枚头颅。

    “二弟!”

    刚刚的说话之人立即疯了起来,手中银刀已化为漫天寒光,将朱大闯死死锁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