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暗夜黑影
    ,!

    有了朱大闯相伴左右,孙长空这一路上总算热闹了一些。一晃半个月过去了,二人距离苍北仙范已不足万里,再经过下一个跃离法阵就可以达到登高城,到了那里,就等于来到了仙苑的门口。一想到马上就可以与阔别许久的众师兄弟重逢,孙长空的内心就不禁狂跳起来。

    “孙长空,接下来小心了,我们要去不渡关。”

    孙长空顿时心生疑惑,不禁问道:“不渡关是什么地方,那道通过那里还有危险?”

    朱大闯立即正色道:“何止危险,简直就是攸关生死,稍不留神就可能丢了性命。上次我来的时候那里已经成了一片死域,别说是人,就连个鬼影都看不见。”

    “哦?难道那里闹瘟疫了?听着怎么这么邪乎?”

    “哎,你有所不知,据说前些日子不知从哪来的几个魔头,占领了不渡关的主要通道,行人一旦经过,多半都要被其杀害。上次我能幸免,也全靠一同行的几个修道之人。说实话,光凭你我二人的实力,还真有些困难呢。”

    一言说罢,前方空地之上立时狂风四起,黄沙漫天,一条条龙走蛇行的龙卷拔地而起,竟叫大路之上再无落脚之地,只得暂时转到旁边的岔路。

    不知为何,看到眼前萧条景象的孙长空竟不禁想起了曾经身在无妄修罗界之中的时候。普天之下,恐怕只有那里才能与不渡关的凄惨风光一较高下了吧!

    朱大闯身强力壮还能坚持,可孙长空却没有那种傲人的体格,片刻之后已经开始吃力,半个时辰的路途他们整整走了一个上午,等到风沙之势渐小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此时二人位处戈壁之上,头上炎炎烈日,四下又没有躲避的地方,再加上脚上黄沙之上反上来的干燥热气,孙长空只觉得自己置身于烤炉之中,过不了多时就要被活活炙死了。

    “我说,朱大闯,这里有什么歇脚的地方不,现在的我口干舌燥,根本走不动了啊!”

    “哎,出门在外就是这样,哪有那么多清福可享。现在咱们只能闷头往前走,过了不渡关就好了。”

    孙长空看了对方一脸,语气哀求道:“那到不渡关还得多远啊?”

    朱大闯环视了下周围的景物,神态略显迷茫:“说实话,这路我也没怎么走过。应该再有半天的时间就能到了吧!”

    孙长空抬头看看天上的日头,不禁惊愕道:“你说咱们到达那片死域的时候正好是在傍晚时分?我的天,这不是自寻死路嘛!”

    朱大闯憨厚地笑了笑,随即不太好意思地说道:“你不说我都忘了,上次我过关的时候是在白天,等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所以才没有遭这份罪,是我大意疏忽了。”

    孙长空一听原来面前的朱大闯也是个新手,不禁心生怨气。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来到来了,总不能半路折返吧!于是,他只得一边咬着牙,一边忍受着风吹日晒。傍晚走出戈壁的时候他的两只手臂已被灼得通红一片,有些地方甚至连皮都脱掉了,说什么也得缓几天才能完全恢复。

    前面就是不渡关,为了保险起见,孙长空二人决定在在山腰上过夜。深夜,戈壁降温急快,不得已二人找了些干枯的卷柏生起火来。简单对付了几口干粮之后,精疲力竭的二人这才躺了下来。朱大闯习惯了这种四处漂泊的生活,事实上从上次败给孙长空之后,他便踏上了历练之旅。他觉得仙苑就是再好,也无法像大千世界那样将人间百态全部呈现在自己的面前。如果想继续增加自己的见识和修为,他必须要从蜜罐之中走出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超越孙长空。

    这些日子一直在赶路,孙长空几乎忘记了思念的人。柳如音应该已经到了飘渺云巅了吧!方柔和三胖在做些什么呢?

    孙长空双手垫在头下,仰望着上方的夜空。戈壁的天气大多走已晴天为主,所以这里的星空也是最最灿烂的。都说人死了之后都会升入银河成为其中的一颗星星,不知那些被自己死去、或因为自己而死的人在不在其中呢?

    “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加入你们的行列,可我希望那时的我能够不像现在这般孤单,有爱人相伴。”

    看了一眼旁边熟睡的朱大闯,孙长空翻了一下身直接睡去了。

    孙长空睡觉的时候经常会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在梦里,他经常能见到自己被人追杀,亦或在追杀别人。他很是好奇,梦境之中的自己为何会那么忙碌,难道是因为自己白天时候坏事做得太多所以在夜晚遭到报应了吗?

    这回,他同样做着一个怪梦,确切说是一个恶梦。梦里,还仍在戈壁之上,旁边也有朱大闯,只是他与对方一样,全都一动不动,看上去好像睡着了,但神志却是异常清醒,他想动却又怎么也动不了。他想喊,却发现声带根本不会颤抖。他有些害怕,如果这个时候歹人出现的话,那他和朱大闯只能任人宰割。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就在孙长空心惊之际,一道烟影突然从天而降,刚好落在那片灰烬之中,将那还未燃烧干净的木炭踩得粉碎。就在这个,孙长空突然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

    多年的经验让他清楚地认识到,梦境就算再怎么逼真,都无法模拟地与现实一样。而梦与真实世界的区别也正在这里,真实世界的细节可以表情出现,而梦里的细节却是模糊不清的。但刚刚那人落地的声音那般清晰,绝不是自己的梦境可以达到的适度。他没有在做梦,突至的烟影也是真实的。

    可深更半夜的,除了他们之外还有谁会到这种凶险之地,以身犯险呢?

    突然,他发现那人朝朱大闯走去,他心知不妙,来者不是善类,如果他只是图财还好,可如果想要害命,那他们的处境就大大不利了。可自己的身体偏偏在这个时候失去了控制,究竟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暗算,一时之间他还弄不清楚。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不是这个,是旁边的那个。”

    孙长空一听心头一颤,原来来者不只眼前的一个,他还有同党,而且正在注视着自己。可听他的意思,他们好像正在找人,而且找的就是自己。难道,自己之前的仇人找上门了?

    孙长空回想了一下,除了不久前赠予自己天魔兽甲与重辉剑的纳百川之外,还有名门陈家,巨擘天幕尊府,沈万秋,这些势力都对自己虎视眈眈,时刻掂记着自己的性命。而这个时候最可能出现在这个鬼地方的,那就是陈家。

    他们势力庞大,眼前遍布初升大陆,如果要在最短时间寻得自己的行踪,那他们是最有优势的。可话又说回来,真正看过自己的陈家人,多半都死在了凤鸣城,唯一幸存的陈家少主陈世杰,还被自己打成重伤,后被一个叫李如广的中年男人救了去。按理说,对方要追杀自己的话,那个时候就意义动手了,何必拖到现在。可如果不是陈家人的话,那还能有谁呢?

    沉吟之间,那道烟影已经辗转到自己的面前,孙长空尽力去看对方的面孔,可那人带着一道烟纱,加上周围烟烟瞎火,根本无光可见,根本识别不出来者的身份。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寒光闪过,孙长空清楚感觉一道一柄利器朝着自己的胸间狠狠斫下。

    “哎呦!”

    几乎是落刀的同时,孙长空挣扎着从惊恐之中苏醒了起来。他刚要伸手去抓眼前的烟影,对方却倏尔化为一道青烟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什么也没有留下。这时,朱大闯因为孙长空的惊呼也被强行唤醒,警觉的他立即翻身跃起,架起一双铁拳准备作战。然后瞅了好半天,眼下除了自己与孙长空之外,这里便再无它人。朱大闯像散了架似的再次坐倒在地,不禁开口埋怨起来:“我说孙大爷,你这样大半夜地呼喊会吓死人的。多亏我体格强壮,精神饱满,不然光你这一嗓子我这三魂七魄也得散去一大半。”

    惊魂未定的孙长空伸手赶快摸了一下胸间,却发现藏于衣服之下的天魔兽甲居然露了出来,外面的衣服出现了一个横跨胸口的豁口,但并未伤及皮肉,更没有性命之忧。

    “你看,你看,刚才有人要杀我!”

    孙长空扯着衣服上的断口让朱大闯去看,后者见此情形之后也有些好奇,想了一阵随即道:“我说,这口子是不是你白天不小心被沿途的树枝给划的啊!别大惊小怪的,出门在外,这是常有的事。”

    孙长空想了想,立即反击道:“不可能,这一路上别说是树,就连石头都没见过几块,哪里能划到我的衣服。一定有人,一定有人要杀我。”

    “可人呢?”朱大闯摊了摊手,对着四下空荡荡的戈壁,一脸茫然。

    “嘿,那人莫非会遁地的本事不成?”

    孙长空挥拳砸向身下的沙地,谁知就在此时他的脸色立即大变,变得像是吃了隔夜的螃蟹了一样,痛苦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