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袖珍乾坤
    ,!

    与柳如音分别之后,孙长空只得再次一人上路。只不过在一路询问之下,他已大致了解了返回的方向。可去往苍北仙苑的路途遥远,就算是快马加鞭恐怕也得好几个月的工夫。为了给传薪大会作准备,他必须得加快脚步了。

    这一天,他来到了一个城中,此城名叫玲珑城。别看城池不大,但人口众多,贸易往来的商贾众多,说不定他们的手中就有自己需要的东西。现在孙长空迫切想要的,就是一张跃离法阵的通行证。

    几经打探,孙长空听说这种东西必须要当事人具有一定资格才能办理,而且价格不菲。稍微算了算,晁春来的钱刚刚够,可问题是这所谓的资格又是什么呢?

    “您还真是来巧了,玲珑城里有一处跃离盟的分舵,如果没事的话,你可以去那里尝试一下,或许就能有所收获。”

    茶馆里的小二很是热情,在他的指引之下,孙长空很快便在城中最繁华的地段找到了分舵的所在之处。可这门上的牌匾却是相当有趣“袖珍乾坤”。孙长空仔细想了一下也没错,毕竟一张通行证完全可以藏到衣袖之中,而有了它,天南地北,天天涯海角,只要你有钱,就没有你到达不了的地方。

    孙长空给那个伙计了些零钱以作酬谢,然后再迈入到了这所谓的袖珍乾坤之中。

    这一进门不要紧,孙长空终于知道这里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了。打眼看去,那略显拘谨的大厅之上少说摆了七八十块石头。这些石头有大有小,形状各异,关键是它们的质地也各不相同,有的是花岗岩,有的是玄武岩,岩体能看出明显分层的是页岩。

    然而在它们中间,还有一些不像是地上来的东西,比如说陨铁。顾名思议,是由陨石坠落到地面之上,所产生的稀有金属。因为下落之中表面温度急剧升高,形成一种特殊的物质,导致陨铁的硬度远超一般铁器。用它制成的武器,多为锐器,削铁如泥,吹毛断发不在话下。

    还有一些各别的物体,它们已经称不上是“石”,而是一些“冰块”。这些冰块和正常冬天水里的冰块不同,首先它们能常时间待在常温之下,绝不融化。而且,还能使得周围的空气一同冷却下来,夏天也是能得到这么一块宝贝,就是再热的天气也能轻松应对。这些就是传说中的寒冰。

    根据形成的年份不同,寒冰可以分为百年寒冰,千年寒冰,还是成年寒冰。之前孙长空的武器冰魄宝刀,便是由千年寒冰打造而成。现在呈现在孙长空面前的是一块百年寒冰,虽然稍有程度不如后两者,但他的优势在于单体的体积可以达到一个超乎想象的层面。据说有人为了保存尸身不腐,专门用一块百年寒冰制造了一口上好的棺材。当然这样的大手笔不是谁都能出的起的,自有历史记载,有过这种壮举的恐怕只有第三代帝王了。

    看着眼前这些来自于世界各地的石头,孙长空不禁产生了疑问,他们费了这么大劲收集这些东西到底是用意呢?

    “呦,这位少侠,你来袖珍乾坤有什么需要呢?”

    一个工作人员迎面谈吐文雅,举止大方,一看就是受过专门的训练。对方又是给他端茶送水,又是给他拿湿毛巾擦汗,休息得差不多了,孙长空这才开口道:

    “请问你们这里能办理跃离法阵的通行证吗?”

    那人刚走回来,手里拿着一盘上好的点心,一听这话,手里的东西差点摔了。

    “原来,您是要办理通行证啊!可您知不知道,这东西办起来相当耗费精力金钱,从头到尾算下来恐怕得过把月,您等得了吗?”

    孙长空一听这个心里犯起了嘀咕。这些人办事效率怎么这么低,不就是在一张破纸之上写两字盖个戳吗,怎么这么费劲!

    想了想孙长空继续道:“我也是有急事在身,要在短时间内去往苍北仙苑,不知您有没有快一些的办法,我真的很着急。”

    听到这里,那人显得也是相当为难,思前想后,他附在孙长空的耳边说道:“我有一个办法,虽然不太合规则,甚至被距离盟明令禁止,但很多人都这么做,而且还靠这个发财致富呢。”

    孙长空一听有戏,不禁欣喜道:“快,说说看。”

    “这通行证办理的过程相当繁琐,而且对于持证人的要求也非常之高,就算是一派之主也未必有资格领到。所以好多人就利用自己等级轻高的通行证,做起了脚夫的买卖。比如他的通行证能同时携带两人通过跃离法阵,那他就把另一个名额卖给别人,自己从中获利。不过这些人要价一般都相当之高,估计比办一次通行证少不了几个子。该怎么办,您最好想清楚。”

    孙长空想都没想,急切道:“那我想知道,去哪里能找到这些所谓的脚夫。说实话,我现在就想走。”

    那人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喜色,然后又小心地掩饰了一下,然后道:“您真别说,我刚刚就遇上了这么个人,如果你需要我现在就给你去找。”

    孙长空打发那人快去。果然没多大功夫那个人就带了一个傻头傻脑的愣头青回来。孙长空心想,这人什么背景,长了一张痴呆脸,如果说这种人都能享有跃离通行证的话,那估计天下之人就该人手一份了。

    “人来了,要不你们交流一下?”

    那人朝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后者立马摆出一别谄媚相,来到孙长空的面前,又是行礼,又是握手,显得相当世故。孙长空不想浪费时间,于是率先道:“这位……仁兄,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去往登高城处的跃离法阵需要多少钱?”

    那人低着头,自己和自己说了一通连孙长空都听不懂的话,然后形态木讷道:“五千!”

    孙长空一想,罢了,五千就五千。五千灵气丹他还是支付得起的,毕竟晁春来是天幕尊者,就算再怎么潦倒,几万的灵气丹的积蓄还是有的。

    “五千灵气丹是吧,好!成交!事不宜迟,咱们快快上路吧!”

    孙长空伸手一拉那个傻汉,对方居然停步不前。不紧如此,就连旁边的那个工作人员也变得有些不太自然。

    “这位少侠,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孙长空不知对方此话何解,于是反问道:“什么误会?去登高城,五千灵气丹,怎么了?”

    “呵呵,你听错了,他说的五千不是指灵气丹,而是指黄金。”

    孙长空当即吓了一跳,语气责怪道:“五千黄金,你这是明抢啊!”

    那人听完这话也不生气,而是以一种更轻柔的声音继续说道:“五千黄金真的不多,要知道有了跃离法阵的帮助,你可以少走几万里的路途,而且还不用将自己的宝贵时间浪费在赶路之上,多么上算的交易。要不,您再考虑考虑?”

    表明上孙长空在听,实际上他心中的算盘早已动了起来。一两黄金相当于十枚灵气丹,五千两黄金就是五万枚。现在就算把他身上的灵气丹全部打扫干净也不过才三万多枚。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他又能去哪找人去借差出的部分呢?

    “这位少侠,您不会是没带够钱吧?”

    听完这话,孙长空不禁瞅了一眼那人,他发现此时对方的表情异常古怪,就好像想笑又笑不出来似的。他这是在**裸地嘲讽自己吗?

    这本就是一场宰人的买卖,对方竟还这般小看自己,孙长空越想越气,他甚至能够感觉得到身后的重辉剑在剧烈晃动,他有些控制不住了。

    “许三两,你又在这里招摇撞骗,欺负外地人,是不是找收拾着?”

    那个工作人员抬头一看门口处,脸色立即变得比霜打的茄子还难看数倍。之前他对孙长空是尊敬,而对待眼前这位突至的访客竟变得尤为忌惮,生怕对方动怒。

    “朱大爷,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快,坐!”

    那个许三两的孙长空一门心思都在来者的身上,已经全然将孙长空抛到了脑后。感情之前的热情好客都装出来的啊!就在孙长空准备好好教训一下对方的时候,他的视线豁然停在了来人的身上。

    “朱大肠,朱大闯,你怎么会在这!”

    朱大闯手里的蚕豆还没得及吃,让孙长空这一句话已经给吓得掉到了地上。

    “你是……孙长空,你真的没死,我的天!”

    都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可这两个曾经站在擂台之上兵戈相向的二人竟是格外亲切,要不是在外人在看,恐怕都要抱在一起了。

    “沈万秋没说谎,你果然还在世!你怎么会在这里?”

    孙长空显得尤为尴尬,不因为别的,因为他又要用自己那套老话搪塞对方了。

    “说来话长,一言难尽。”

    朱大闯豪爽地笑了两声,接着搂过孙长空那稍显单薄的身体,大声道:

    “你要回师门是吧!正好,咱俩同路。我有通行证,刚好允许两人通过,这样咱们边走边说。等到了仙苑,我就不信你说不完。”

    孙长空脸色有些难看,然而他的心里更是动荡。

    完了,这次是逃不掉了。不过这样也好,终于见到自己的“同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