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佳期如梦
    ,!

    就算打死孙长空他都不敢相信,自己能在这种烟花柳巷遇到柳如音,这个曾经与他同甘共苦出生入死,不是情人,却胜似情人的心怡姑娘。可她为何会出现在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呢?难道,她已经自甘堕落了?

    孙长空不好意思叫出对方的名字,可柳如音却已经抵制不住心中的喜悦,惊声说道:“孙长空!”

    旁边的老bao还不知道发生了情况,依旧蒙在鼓里。可看着二人含情脉脉的目光,经验老道的她一眼便看出了猫腻,于是打圆场道:“原来是小柳的朋友啊!一切都是误会,误会!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散了散了。”

    就这样一场危机就因为故人的出现被轻松化解了。将那些女子打发出去了之后,房间之中已经只剩下孙长空与柳如音二人,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

    “你!”

    “我”

    不知憋了多大晌,二人终于忍不住,竟异口同声地开口了。可刚一语冲便又同时戛然而止,脸上写满了尴尬。

    “你半年去哪了,大家都在找你……”柳如音的声音很低,低到几乎只有她自己可以听见。多亏孙长空听觉好,才能听懂她的意思。想了想,孙长空才回道:

    “这里面说来话长,反正现在的我又重新回来了。你呢,这半年你过得怎么样?”

    被孙长空这么问,柳如音的眼中竟不禁淌出两行热泪,看那副可怜的样子好像是积压在心中多年的冤气终于得以发泄,所以才会变得这般令人怜惜。

    “哎,你别哭啊!有话好好话!”

    孙长空伸手就要去拭对方脸上的泪水,谁知这时柳如音身如灵雀一下便钻到了他的怀里,一边哭泣着一边埋怨道:“你没死不早说,害得我愧疚了大半年。你该死,你该死!”

    听着柳如音的哭诉,孙长空心里也不是个滋味。无数个夜晚,他哪次不是在恶梦之中惊醒。可以的话,他也想早点回归到这片天地之中,与亲人,友人,爱人重逢。虽然时间有些晚,但好在他的愿望终于实际了。

    哄了好久,柳如音的哭声才终于停了下来,他把对方停到自己的面前,语气温柔道:“所以你就跑出来四处打探我的下落?”

    柳如音想了想,然后用力点了点头。

    “哎,你还真是傻啊!就算我遭遇了不幸,那也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啊!和你又没有关系。况且,你找人跑到这么老远干嘛,宁州城群落山附近看看不就可以了吗?难道我还能飞了不成?”

    “可我确实在这里遇到了你,感谢老天有眼,让我还能见你一面。过两天,我就得应召返回师门了。”

    孙长空有些意外,毕竟才刚重逢的二人,马上又要分别,这样的事情换谁都接受不了。不过,师命如山,如果是尊师命令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怎么?飘渺云巅里发生了什么变故吗?”

    柳如音揉搓着孙长空的衣角,发现了一根线头,于是用牙轻轻斫断。停顿了一下然后才道:“变故倒是没有,只是本派掌门人苏如云失踪已久,门派不可一日无主,之前都是师伯倾城仙子代理掌门一职。可论资辈,论修为,论口碑,倾城师伯都不是最好的。其余的几个师叔师伯包括我的师父飞仙子都在觊觎掌门的位置。久而久之,飘渺云巅变得动荡不安起来。有些弟子因为不愿陷入到派系斗争之中竟选择退出避难,因为这件事还把几位德高望重的太上祖师们给惊扰了。一怒之下,他们决定废除苏师伯的职位,重新选定掌门人。家师让我回去,就是为了给她站脚助威的。”

    孙长空一听,心中感慨颇多。他是最了解苏如云事情的人,他也知道这位掌门是再也不会回到那这片大地之上了。因为她已经和她的恋人永远埋葬在无妄修罗界的废墟之中。

    既然这样的话,飘渺云巅的人这么做也是情有可原的。可现在的问题是,掌门一职向来都是能者居之,不是什么乌合之众都可以染指的。选举过程透明还好,可一旦被人动了手脚,影响了公平公正,非但不能让本该当选的人成为掌门,甚至还会贻害整个飘渺云巅,使得整个门派走向灭亡。

    可自己究竟真趟不趟这次浑水呢?他有些拿捏不准。说白了,他之所以有意向插手这件事,全都因为柳如音一个人。如果因为她而得罪一个派系甚至是整个飘渺云巅,那就太不合算了。但话又说回来,他和飘渺云巅本就没什么交情,唯一的一个苏如云还仙逝离去了。就算与之为敌,也好像没什么不妥的地方。

    想来想去,孙长空随即道:“选举掌门将会在什么时候进行?”

    “应该是下个月的十五。”

    孙长空心中一算,时间不过才二十来天。就算之后立即返回苍化仙苑那时间也是相当充裕的。于是他豁然道:“如音,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他本以为对方会欣然接受,谁知柳如音竟厉声道:“不行,你不能去!”

    看到对方这般坚定的眼神,孙长空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她还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为什么啊?多个人为你师父撑场面,不是一件挺好的事情吗?怎么到了你这邓成了禁忌似的。”

    柳如音在孙长空的脑袋上重重叩了一下,随即用教训呆子的语气说道:“你的脑子是不是锈住了,我们门内的事情,我一个外人来干什么。怕别人不知道你我的事情吗?”

    “事情?什么事情?”孙长空装傻道。

    看着对方坏笑的模样,柳如音气得背过身去,不再理他。孙长空赶紧上前讨好,一口一个好姐姐,柳如音这才稍稍舒服了些。

    “如果你怕暴露了我的身份,我可以偷偷潜在暗处,只要不发生情况我就不出来,这还不行吗?”

    柳如音是铁了心一个劲地摇头,十分不情愿道:“这种事,你这种外人就别瞎掺和了。没你还好,有你的话,整得好像是我师父串通你们苍北仙苑争夺掌门之位似的。要是被那几个老顽固知道,就算我师父有胜算被要被判出局了。”

    孙长空一想对方说得也有道理,可如果让二人就这么分离,他还真有点心有不甘呢。

    “对了,你怎么会待在这里?难道,你和她们一样……”

    “胡说八道,我身为一个修道之人,怎么可能做出这般下流之事。我只不过是路上没了盘缠,所以落脚在此给她们做些零活儿罢了。现在钱挣够了,我也该走了。”

    说完,柳如音起身就要往外走,谁知孙长空一把拉住她的手,直接将对方拥入到自己的怀中。

    “走,你走去哪?”孙长空狡黠地笑道。

    柳如音一脸通红,羞恼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经此一别还不知何日能相见。为了防你另觅新欢,我只能……”

    “孙长空,你个无耻……”

    话没说完,孙长空已经用自己嘴唇堵住了对方的樱口。起初,柳如音还挣踹了两下。到了后面她已完全沦陷,随即坠入到爱河之中,与孙长空一起**快活起来……

    第二天早上,孙长空才刚醒过来便发现枕边人已不见了。桌上放着一张简短的书信,信上工整地写着三个字:勿忘我。

    孙长空看着手里的信件,不禁舔了舔唇边,那里似乎还有柳如音残存的余温和香气。想着想着,他不禁笑了出来,样子显得相当开心。可就在他准备收拾离开之际另一张小桌之上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两个木匣,一长一短,一窄一宽,抚摸着上边精致的花纹,孙长空不禁心中大惊道:“这不就是自己梦中的那两个木匣吗?难道……”

    张开四方木匣,里面有一件漆色宝甲,威风凛凛。细长木匣之中是一把苍老木剑,执手一碰,便放射出万道金光。这不正是天魔兽甲和重辉剑吗?原来梦不是梦,一切都是真的。可如果那样的话,纳百川真的还在存于人世吗?

    “不……不可能!”

    孙长空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当时在无妄修罗界中的时候,古风剑刺穿了纳百川的咽喉,而且还将他死死钉到了墙上。受了这么重的致命伤,无论怎样也没有活下来的道理。除非,他已不是人,而是鬼。鬼自然不会死,除非是魂飞魄散。

    孙长空越想越是心惊,甚至不来不及清点自己的财物,便穿好了衣服,套上天魔兽甲,背起重辉剑开门便奔了出去。

    “纳百川,无论你是人是鬼,总有一天我要把你找出来!”

    就在城外不远处的一座山丘之上,一道白色的身影以及其余之人一起眺目极望,恨不得一眼看到天边。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突然说话道:“主人,他从怡红院里出来了。”

    那个白衣人当然是纳百川,此时他面色如常,气淡神怡,丝毫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是他的气息对之从前不知强盛了多少倍,位于旁边的一些花草竟在他的气场影响之下纷纷枯萎。

    “小人有一事无明,为何他背叛了我们,您还要赠予他这两件惊世至宝。”

    纳百川背负双手,眼中竟有光芒闪烁:“因为我知道,不久的将来他一定会用得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