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惊梦
    ,!

    杀人,越货之后,孙长空一路北上。有了晁春来的财物,他可以算得上是豪气了一回,先是买了身像样的衣服(之前的衣服还是郭实抓到他时给他换上的一套天幕尊府的服饰)。然后他又在城里大吃大喝了一顿,最后才在意犹未尽之际去了本地最火爆的怡红院中,与众多美女吃起了花酒,好不风流快活。

    酒过三巡,孙长空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脑袋也是出奇的发沉,不知不觉当中他竟伏在饭桌之上昏昏睡去。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孙长空猛然醒来,却发现自己竟在一处完全陌生的房间之中。

    “这是哪里?”

    孙长空扶着痛到几乎撕裂的头部仔细回想着昨夜的情形,可自己就像失忆了似的,对于喝醉之后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就在他陷入在深思迷茫之际,房门“吱扭”一声旋开,进来的人竟叫他有些惊愕。

    “你是……”

    “呵呵,孙公子的记性真不怎么好,咱们半年之前还有过一面之缘。”

    孙长空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对方这身熟悉的打扮,好像有了些头绪,于是不禁问道:“你是……”

    “我是纳百川纳公子的亲随啊!”

    孙长空当即一愣,手中灵气已经暗暗聚起,只要对方再敢废话半句,他就叫对方有去无回。

    “长空兄,别来无恙!”

    不知何时,纳百川竟然穿过墙壁进到了房间之中,而且一出现便已在他的身边。看他一袭素装,神态自若,根本看不出有丝毫异常。话说,他不是已经被自己杀死在了无妄修罗界之中了吗?为何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难道,自己身死之后下了地狱,所以才会在阴曹地府之中碰上这厮。可话又说回来,又是谁把他送到这里来的呢?

    “纳百川!你是人是鬼!”

    这时,纳百川已经走到了旁边的桌子之上,翻开茶杯,自斟自酌了两杯,然后才漫不经心道:“我是死是活,和你无关吧!关键的是,你我终于有聚到一起了。”

    孙长空冷笑两声,随即掀开盖子下了床,摆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傲然道:“你别以为凭你的修为就能奈我何。实话告诉你,现在的我已经今非昔比。发若不信的话,咱们可以较量一下,生死由命,你看如何。”

    说罢,孙长空来头门前,做出一个“请”的动作,显得十分自信。看到这一幕,纳百川竟然哈哈大笑起来,随即道:“不了不了,长空兄武功盖世,纳某自叹不如。可我今天来找你,并不是来寻仇的。”

    孙长空心中一惊,不禁道:“不是来寻仇,那你是作甚?”

    “物归原主!”纳百川坦然道。

    “什么物归原主,我怎么听不太明白。”

    纳百川苦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轻拍两下巴掌。不一会儿,门外便又走进来两个名大汉,高有丈许,生得虎背熊腰,威武神勇,一看就是外家功夫的好手。单是这手掌一抬一落之间的力道,就得有三五百钧的样子。常人要是被他们击中一下,就算不死也得残。难道,纳百川这是在叫帮手吗?

    随后,孙长空便发现了一个情况。两名壮汉的手中各有一个木匣,一长一短,一窄一宽。不过看他们的样子,里面的东西并不重,不然也不会这般淡然。

    “这是什么意思?”孙长空随即问道。

    “呵呵,长空兄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难道你忘了咱们半年之前的约定了?”

    “什么约定?”

    “你去解除封印,我给你天魔兽甲。”

    那木匣似能感知纳百川的心意,此话一出,匣体豁然打出,一件烟色宝甲立即出现在孙长空的面前。虽然时间有些久了,但宝甲之上独一无二的光泽是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却的,这就是让自己魂牵梦绕、朝思暮想的天魔兽甲。

    孙长空快步上前,也不管那名大汉,直接将宝甲从木匣之中取了出来,旋开暗括,往自己身上这么一套,天魔兽甲便立即锁到了他的身体之上,从上到下浑然一体,根本看不出接缝的地方。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衣无缝吗?

    “天魔虽然修为不如我族魔皇,但强悍的躯壳却令当时众多明门正派束手无策。要不是风啸萧的战力过于恐怖,硬生生地在地身上开出了一个针孔大小的洞,令其他人有机可趁,恐怕就算天魔站在原地不动,别人也休想伤他分毫吧!”

    “凤啸萧?你说的是苍北仙苑的开山祖师?”

    纳百川欣然回道:“没错,就是你的祖师爷。可惜的是,他终究还是个人,未成仙的他,仍然逃不过生死劫。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他的尸身葬于何处。不然就凭着当初他的飒爽作风,我这个后辈也应该到他坟上好好祭拜一下。”

    孙长空瞟了一眼对方,不屑地说道:“祭拜就算了,我怕你到时候情绪激动将人家的坟给刨了。”

    纳百川听后朗声大笑,声浪之强,震得房屋四下的梁柱随之摇晃起来,似有崩塌的危险。

    “不过算你有点男人的样子,说话算数,这点我孙长空自叹不如。”

    纳百川指了一下旁边的细长的木匣,继续道:“先别着急,这里还有一个东西要你看看。”

    孙长空看了看四周的人,然后又瞧了瞧纳百川,这才走到别一位壮汉面前,轻轻启开那枚木匣。可这一开不要紧,里面就好像关了一轮艳阳一般,炙得孙长空都眼睛都睁不开,于是又赶紧合上了盖子。

    “这是什么宝贝,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孙长空不由得连声埋怨道。

    纳百川莞尔一笑,接着便亲自来到了木匣跟前,亲手打开了那只木匣。孙长空见此立即向后连撤数步,又将眼睛微微眯起,生怕里面透出的强光灼伤自己的眼瞳。

    然而令他大吃一惊的是,由纳百川打开的木匣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躺在里面的只有一枚略显沧桑的木剑,孙长空已经不记得它原来的名字了,但自己之后又给他起了一个新的称呼:重辉。

    “怎么可能,我记得重辉剑有瑕疵的啊!可看它现在的状态精神饱满,气势恢宏,绝不是一枚残剑应有姿态,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纳百川小心翼翼地将宝剑端了出来,然后转身来到孙长空的面前,随即说道:

    “这柄苍龙血魄镇魔剑虽然存有缺憾,但并不代表无法根治。之所以原先没能将他复原,那是因为人间根本寻不到苍龙木,所以也就无材可用。”

    孙长空好似明白了什么,于是道:“那现在的它被完全修复了,是不是说明你已经达到了拥有苍龙木的地方。那个地方是哪,难道是无妄修罗界,那里有苍龙木?”

    纳百川摇摇头,神秘地笑了笑,继续道:“这个你不用管,既然神兵已经复原,我想这下它能配得上你了吧?”

    说完,纳百川将重辉剑往孙长空的手里一送,万丈金光立即奔射而出,一道古老的稀有龙气立即浮于剑体表面,上下游弋,如同一条真龙一般,甚是威严。

    与此同时,包括纳百川在内的几人一同退到大门外面,前者抱起双拳,一脸冷峻道:“双宝已经奉上,从此之后我纳百川与你孙长空再无瓜葛。它日再见,定会兵刃相见,咱们后会有期。”

    孙长空还没回过神来,纳百川已经带着随从一众身化流光,消失在满天金芒之中,他刚要上前去追,谁知身体一沉,竟摔在了桌子下面

    “大爷,你怎么了?”

    孙长空如梦方醒,还是那间客房,还是那些浓妆艳抹的风尘女子,纳百川不见了,眼前的金光也一同没了踪影。

    “人人人,他们人呢!”

    孙长空当即站起身来,看着对方凶神恶煞的样子,那些女子竟吓得一个个瑟瑟发抖,笑也不敢笑,动也不敢动。过了好一阵,这才有个上了年纪的妇人走上前来,颤抖地问道:“您指的是什么人?”

    “还能有什么人,就是刚才那个身穿素装的年轻男子。”

    那妇人不禁为之一笑,颇显鄙夷道:“呦,原来大爷喜欢那一口啊!我们这里可是正规ji院,不搞那些歪的邪的。”

    孙长空立即火冒三丈,一把便将那个挑衅的妇人按倒在桌子之上,语气凶恶道:“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让你永远也说不出话来!”

    他本想吓唬吓唬对方,让她收敛一些。谁知那妇人竟不怕死,张口大喊道:“快来人啊!有人砸场子!”不时,几名坦胸露背的大汉冲入到房间之中,几步便将他包围了起来。而在这他们之个,老bao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伸出那根茶壶一样的手指,对着孙长空就是一顿臭骂。

    “你个小瘪三,毛还没长齐,居然跑到姑奶奶这里撒野。儿子们,给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有眼无珠之徒!”

    看此阵势,今天想不流血摆平这件事情是不太可能的了。可流血的绝不会是他。因为现在的孙长空已经强大到一种无法理解的地步。然而就在悲剧一触即发之际,另一道声音忽然出现了。

    “妈妈,怎么了?”

    孙长空抬头一看,差点没坐在地上。

    “柳如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