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杀人越货
    ,!

    至于为什么有信心能将万恶心与狼裔完全融为一体,孙长空也不知道。他只是觉得现在现在对方所展现的并不是完全的实力,问题就出现在那枚心脏的身上。而外露的心脏一旦进入到身体之中,随即产生的惊人变化必然会带动起整体实力一齐提升,而且不可限量。这也是狼裔迟迟没有去找天幕尊府报仇寻恨的主要原因。他在等待时机,等待自己与万恶心合而为一的那一刻。

    然而这个时候孙长空突然说出这种话来,显然极易打动狼裔的心。毕竟,融合的过程不知还要经历多长时间,实际上他已等不下去,他总觉得最近自己的神智越来越模糊,身体也渐渐不受控制。他总觉得有一天自己会完全丧失自我,进而成为一个完完全全的杀人机器,为万恶心所驱使。到了那时,他的复仇大业恐怕就再也无法完成了。

    所以现在的狼裔很是焦急,所以他几乎没怎么思考便答应了对方的建议。以融合来换晁春来的一条命。他感觉这样很值得。因为就算现在许诺不杀他,那也不代表今后就不能迫害他。只要孙长空不在他身边,他可以有一万种理由将对方置于死地。

    孙长空的心里颇为忐忑,他害怕自己的猜测出现偏差,从而使得万恶心没能顺利与狼裔合而为一。如果那样的话,对方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拼杀了晁春来,然后自己再逃之夭夭,自己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他只有一次机会。

    就在这时,狼裔又开口说道:

    “好吧,我答应你的提议,只要你能让我与万恶心彻底融合,晁春来与我的恩冤就是一笔勾销。可如果你完不成的话……”

    狼裔那双透射着犀利神光的兽瞳随即向上晁春来看了一眼,显出一副狡诈的模样,接着道:“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好!一言为定!”孙长空强颜道。

    不渡关外,一十二名杀气腾腾的魔族精英出现在独步峰上,他们个个精神抖擞,气势磅礴,一双双猩红血瞳显得尤为吓人,好像单凭它们就能屠尽人间众生似的。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还是那团迷之雾气,只是这回他的身形清晰了许多,就连脸步的容貌也精致了不少。从一些细节上可以大致判断出,这位大人物定是英俊潇洒、凶悍勇猛,不然绝不会让这么多高手为其俯首称臣。就在这时,其中一人忽然道:

    “魔君,不渡关周围的生灵已经罕有出现,十万屠杀也已在昨日完成,请您下达下一步指示。”

    说罢,那道烟色的雾气猛然抖动了一起,接着那道身形竟在眨眼之间化成了一枚巨大的脸庞,只是五官长得有些狰狞,好像故意要隐去他的真实面目似的。

    “你们干得很好,不过不渡关只是我们入侵人间的第一步,接下来更多的城市还要遭到灭顶之灾,更多的人仍要死在我们的屠刀之下。不过,你们不是孤独的,等我到了苍北仙苑,拿到那件东西之后,就算是这片大地之上的最强者也要为我鞍前马后,为命是从。”

    “魔君威武,魔君英明。”

    “哈哈!孙长空,你就等着瞧好吧!”

    虽然晁春来百般阻挠,但孙长空仍然坚持与狼裔达成完成这笔交易,甚至不惜将他用气锁捆绑起来,令其不能插手这件事情。

    “孙长空,你快放开我。听我说,你绝对不能这么做。单是这个状态下的他,就已经残害了这么多的生命。如果让他达成心愿,将那万恶心完全吸收,恐怕这片大地都永无安宁之日。”

    孙长空与狼裔面对面地站着,他注视着他,不让对方逃过自己任何一瞬的视线。

    “义父,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他就休想为非作歹。况且,他事情还没到那种岌岌可危的地步,就算让他融合了之后大肆杀戮,也未必制不住他。你说对不对啊狼裔!”

    狼裔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然后神情古怪地笑道:

    “嘿嘿,你想怎么说都行。不过既然答应了你的事情,我就是会按照约定完成,我狼裔虽然杀了不少人,但还未到像你们人类那般言而无信的地步。不要再耽误时间了,快点实施你的办法,让我与万恶心真正融为一体。”

    孙长空向前跨出一步,这时二者的距离已在一丈之内,只要他想,他可以在一瞬间贴到对方的身边,然后使用强力杀招将其一击轰杀。然而他并没有这么做。事实上,他的心中还保有一丝希望,也许狼裔真的没有到那种万恶不赦、罪不容诛的地步。万一对方回心转意,万一对方放下屠刀了呢?

    然而,奇迹并没有发生。孙长空又向前走了两步,这回二者已经相距不远,两个人一人伸出一条手臂都能挨到一起。这已经是他的最后时机。

    “狼裔,你不后悔吗?”孙长空淡淡道。

    此时狼裔的脸上显出一副罕见的悲凉,他苦笑了下,然后才回道:“我已无路可退,更不能后悔。来吧!”

    见此情形,孙长空的目光陡然冷凝,他的手掌已经抬起,并从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忽出一刀,直接搠入了狼裔的身体之中。

    后者当即一震,殷红的鲜血顺势从他口中大股喷出,当即便溅了孙长空一脸。再看那枚万恶心竟是失了神一样,之前铿锵有力的跳动立即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种让人心悸的微弱颤抖。孙长空还是出手了,他已自己平时最擅长的伪装成功骗过了狼裔的信任,他没有想过让二者合而为一,从一开始的时候他便笃定了杀狼的想法。

    不过狼裔并不是砧板上的鱼肉,他会挣扎,甚至会在濒死之际反咬他一口。困兽之斗虽然不长久,但却是相当危险,稍不留神就可能被对方拖入到万劫不复之中。

    所以孙长空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时机给予对方致命一击,他先是以惯用的手段博取对方的信任,然后在对方防御心理最薄弱的时候突然出手,攻其不备。就在手刀进入到狼裔身体的前一刻,他还以为对方是在帮助自己与万恶心融合呢!

    然而万恶心没有融合成功,他自己的心脏却先被毁了。没了新鲜血液的支持,狼裔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一片灰蒙蒙的死气,他的生命在飞速流逝,报仇的心愿也随之消泯。

    “为什么……你!”

    孙长空缓缓得拔出手掌,他并不去看对方,只是一心在欣赏自己的手刀,他看得有些出奇,表情更是让人心惊。他在干什么!

    “谁让你不听劝告,既然你不听,那我只能痛下杀手了。”孙长空莞尔道。

    “可你刚才还那么为难,怎么会这么快改变心意?难道,你已不把当作朋友了?”狼裔的眼眶之中已经淌出热泪。

    “呵呵,我为难的样子是故意装给你看的。至于朋友……呵呵。”

    孙长空一把握在那颗心脏之上,猛然抬起腿起踢在对方的小腹之上。

    “就你当没交过我这个朋友吧!”

    说话之际,孙长空手脚同时用力,在撕扯之下那颗镶嵌在狼裔身上的万恶心直接脱落下来,瘫软在手掌之中。就在这时,孙长空还能看到这枚坚强的心脏仍在垂死挣扎,四周的经脉好似蛇虫一样摇摆蠕动,好像是在寻找下一个寄生目标。

    “干得漂亮!”

    见到这一神迹般的转机,晁春来不禁大声叫好起来。

    “呵呵,义父,你瞧我这个干儿子做得怎么样啊?”

    “干净!漂亮!”如果不是双手被气锁绑缚的话,晁春来一定会挑起大拇指好好夸耀一下自己的宝贝干儿子。

    然而就在这时,孙长空带着那枚万恶心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晁春来本以为对方会将万恶心送给自己,好让他回去邀功领赏。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并没有这么做。抬头看向对方,他发现孙长空的脸色变得异常阴森,这是他这个叱咤风云几十年的老江湖都未见过的情形。这个小子想做什么,难道,难道!

    最终孙长空还是一个人走了。他又一次回到了一个人的状态。他身上的血迹已经干了,万恶心的跳动也没有之前那么混乱。他摸了一下自己胸口,随即脸上扬溢起灿烂的笑容。

    是的,他终于达成了目标,而知道这些事情的人,都被发生在平房的大火付之一炬,连骨头都寻不到了。

    孙长空很是好奇,如果天地双尊看到这一幕会做何感想,他们二人会不会气得从座椅上跳起来呢?还有那个郭实,他肯定向晁春来隐瞒了一些事情,狼母多半也在他的掌握之中。可既然有了万恶心,他想不到那个狼母还有什么利用价值,索性也就不去管了。从此之后,天幕尊府的十二尊者就剩下十一个了,想到这里,孙长空的脸上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