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不得不战
    ,!

    妖怪不可怕,吃人的妖怪才可怕。现在出现在老仗眼前的不单是一个吃人的妖怪,而且他发现对方身上浓密的毛发之上,沾得都是暗红色的血污,打眼看去就像一根根细小的血箭,搭在他的体表外侧,形成了一件天然的甲胄,使其不受外界的伤害。

    然而老仗看到对方的时候发现,对方也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不同的是,他的眼中尽是凶光,那是一股只有野兽都会拥有的原始血性。接着他便发现对方向自己奔来,那道木制的窗棂竟比窗纸还要脆弱,甫一接触到那厮的身体便纷纷炸裂开来。与此同时,孙长空与晁春来双双奔出屋外一探究竟。而眼下发生的变化立即让二者目瞪口呆。

    怪物伛偻着身子,站在窗台之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屋里的两位老人,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二人的存在。趁此机会,孙长空一边做着噤声的动作,一边缓慢朝对方接近,只要时机成熟便立即采取措施,先将对方与老人分离开来,这样自己才能大显身手。然而就在孙长空盘算着心中计划的时候,晁春来已经先于他超到了前面。

    对方在飞,他竟直接运气掠到了那个怪物身前,生怕对方察觉之后脱身遁走。然而,就是他这个冲动的行为引起了对方的注意。那只混身浴身的怪物忽然侧过脸来,朝着晁春来咧嘴笑了一下。看到这一幕的孙长空当即僵化了,他发现那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消失踪影的狼裔。

    明明才修理过的毛发为何会突然之间又重新长了出来?狼裔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疯癫的鬼相?他怎么来到这里的,难道是一路尾随他们来的吗?狼母在哪里,万恶心又在哪里?晁春来有没有认出对方的样子,认出了他又该如何做出选择?

    一时间,无数疑问一齐涌入到孙长空的脑海之中,直逼得他脸上青筋暴涨,脸色通红,关节之中不时爆出几道闷响,一看就是内力激荡所至。

    既然已经出手,晁春来就没有想过后退。狼裔回头的刹那,他已一连攻出十来掌,每一击中都携着翠绿色的灵气,一眼看上去特别提神。可是谁成想,就在这道充满生机活力的绿意之后,隐藏着的是无尽的杀意。绿影所过之处,无不黯然失色,枯黄凋零,就连窗纸挨上了也立即变成了一片片死灰,焕然消逝。

    然而此时的狼裔已经今非昔比,灵活的四肢加上敏捷的身手竟叫周围的光线为之凝滞。他动了,而且动的十分之快,当孙长空准备上前阻拦之时,他已从老妇人的身上爬了起来,接着又落到了老仗的肩上。狼裔骑着他,进而将血盆大口猛然罩向那条满是皱纹的脖子。獠牙刺入皮肤的那一刻,血散成了雾飞溅到空气之中。

    这个时候,孙长空已经冲到了跟前,与晁春来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之上。然而就在二人的注视之下,那些红色的雾气竟无一遗漏,尽数被狼裔吸入到了身体之中。可怜的是那位老仗,还没回过神来便已和自己的老伴双双毙命,至死都没来得及合上双眼。而在吸收了二老的气血之后,狼裔的气息再次强大了不少,体表的肌肉也变得结实了许多,棱角分明,就像一枚枚石块堆砌出来的一样。

    “你!狼裔,你到底在干什么!”

    孙长空声如利剑,轰然掠向对面的狼裔。然后对方十分狡猾,眼看自己躲闪不得,便将老仗的身体向前一挡,那些由空气凝结成的气劲立即搠入到尸体之中,后者顿时身形萎靡,体内的骨头已经碎了大半。

    二者对视了一眼,孙长空竟在狼裔的眼中看出几分怪异的喜色。这还是那个被他所认识的狼族少年吗?

    接着,孙长空便在狼裔的胸前发现了异样:那里嵌着一坨暗红色的肉块。在呼吸的带动之下,肉块竟随其一同跳动,“噗通噗通”就像一枚鲜活的心脏。

    “心脏是心脏,万恶心居然与狼恶心融为了一体!”

    看出这一点的不只是孙长空还有晁春来。早在见到对方第一眼的时候,他便已经感受到那股由外及内、歇斯底里的邪恶之气。这绝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所能表现出来的状况,除非是成百上千。而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万恶心。只有万恶心才有这种不可思议的威力,也只有狼裔才能有机会接触到它。可现在的问题是,狼母去哪里了呢?

    “狼裔,你还认识我吗?”

    孙长空试着去唤醒对方的神志,然而狼裔只对着他呲了一下牙,然后手舞足蹈起来。就在他以为一切都已无力回天之际,狼裔的口中居然含糊地说道:“孙长空,孙长空。”

    然后,他便看到对方慢慢地伸出那只占满污垢的手掌,朝着自己一步一步走了过来。晁春来不知其中猫腻,所以立刻挡在孙长空的面前,厉声道:“想伤我义子,先得问过我这个当爹的!”

    孙长空看着狼裔的动作,脑海之中不禁回想起之前二者在恶魂谷中的情形。刹那间,他竟有种如梦方醒的顿悟。

    “义父,你闪开。”

    孙长空推开晁春来,竟学着对方的动作也探出手来,一烟一白两只手掌就那么握在了一起,原来狼裔是要和自己握手。

    “朋友,朋友!”

    孙长空喜上眉梢,惊讶道:“你还认得我,你还当我是朋友!”

    这一刻,孙长空激动得差点跳起来。然而,对方的表情却是相当忧愁,显然狼裔并不希望他看到自己现在这般模样。

    “狼裔,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狼裔双眼无神地望着他,然后一边念道着只有自己听得懂的语言,一边转身向后走去。

    “娘死了。”

    “什么!你说狼母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孙长空的情绪有些激动,晁春来一看形势得到了控制,当即便将孙长空拉到了一旁,小声告诫道:

    “现在咱们对这家伙的情况还不清楚,如果这个时候掉以轻心被他袭击,恐怕就算聚合你我二人之力都未必是他的对手。从刚刚他的身手来看,这个狼族少年应该已经知命境界了。”

    “什么?知命境界?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孙长空不禁道。

    “哎,你不知道也不稀奇,毕竟连你们掌门恐怕也才刚刚触及到知命的边缘之处吧!像沈万秋这种刚刚进入到天人境界的修道者,更是不可能参破知命玄机。可从刚刚这怪物的行动之中判断,对方居然可以在我们出手之前做出反应,显然早已料到之后的事情。而能达到这种预知未来这种神乎其神的境界,至少要知命层面上的修道者才能完成。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这个少年就太恐怖了吧!”

    听完晁春来的讲解之后,孙长空犹如五雷轰顶,当时便说不出话来。用丧失神智来换取如此高深的修为,狼裔狼母究竟遭遇了什么样的变故,他急切想知道其中的实情。

    然而,看着对方疯疯癫癫的模样,想从对方的口中问出个所以然来恐怕是不能的了。如果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们只能等待时机。

    看着对方踱来踱去的样子,孙长空随即和气道:“狼裔,你为什么要杀这两位老人,你和他们有仇吗?”

    狼裔翻着眼想了半天,之后才指着自己的嘴巴道:“饿了。”

    孙长空本以为对方的意思是因为自己肚子饿了所以才喝尽老夫妇的鲜液充饥。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说话之时的狼裔身化急风,已然越过自己窜到了晁春来的身前,准备继续自己的杀戮行径。

    晁春来是什么人物,什么样的事情他没见过。即便对方的修为高出自己好几倍的情况之下仍能处之泰然,随即两只云袖上下翻飞,数道凌厉掌劲顺势破体而出,纷纷轰在狼裔的胸膛之上。

    可令他感到不解的是,狼裔的身体就好像一头饥饿的野兽一般,只要是来自外界的能量,无论种类还是强弱,全被他一股脑地吸入到体内丹田之中。而在就同时,那枚暗红色的心脏竟突然闪耀出夺目的虹光,被其照亮的周围空间立即携上了一股淡淡的甜腻,那是只有新鲜的血液才会带有的独特味道。

    “这小子要反了天吗?”

    看到这个情形之后,晁春来立即向后连跳五步,这才将自己带到安全的范围之内。可刚一住脚,他发现对方竟有追了上来,而且速度尤胜从前,就连残影都看不到了。现在的晁春来只能凭借感应对方的气息从而判断自己下一步的行动。可这样的被动战斗没坚持多一会,也便已经支撑不住,那些该死的旧伤又在隐隐作祟了。

    “狼裔,停下来!”

    孙长空本以为对方能听从自己的话,可进入到狂暴状态之中的狼裔好像换了个人似的,根本听不到对方的劝阻。渐渐地,他的射手越来越快,使得天空之中都是他的拳影爪印,简陋的平房已经经不住他这么折磨,轰隆一声塌陷了半边,差点将孙长空砸在下面。因为事发突然,那对老夫妇便永远地躺在了里面,一直到天荒地老。

    “该死,是你逼我的。看我的光明迦楼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