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妖怪
    ,!

    “哎呀不好了,咱家的小花和小烟都死了!”

    一声尖叫将孙长空睡梦之中惊醒了过来,当他努力爬起的时候,却发现晁春来已不见了踪影。再看二人所躺的土炕里侧的窗户之上,豁然出现了一个人形的缺口,原来他就是从这里冲到外面去的。

    孙长空不敢怠慢,紧随其后,然而当他抵达院落之中的时候,晁春来与那对老夫妻已经先于他来到了事发起点,一个被简陋篱笆围起来的猪圈之中。探上前去,只见一头烟猪和另一头花猪已经双双惨死当场,脖颈后面有一个巴掌大小的伤口,这就是他们的致命伤。然而让他不解的是,这么深的伤口,流出的血迹却是相当有限,晁春来凑上前去,一摸二者的头部,立即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它们的血被吸干了。”

    “什么?”

    孙长空有些意外,在他的印象之中只饮血不吃肉的动物很少,蝙蝠算得上是一种。但显然,以正常蝙蝠的个头,绝对造不成这般规模的伤口。也就是说,凶手另有其人。

    这时,听了晁春来话的那位老妇人不禁向后缓慢撤去,她环视着周围,生怕有什么可怕的生物突然跑出来要了自己的命。看着自己老伴变得这般神经兮兮,老仗随即关切道:“老婆子,你没事吧?”

    老妇人望着对方,结巴道:“是……是它,它回来了!我们都会没命,都会被它活活吸干的!”

    老仗显然想起了什么,于是立刻探步上前,一把拉住对方的双手,严声厉色道:“不可能,那只是传说,绝对不可能!”

    “不,那是真的!我爷爷说的话绝对没有假!那个魔鬼真的回来了,我要走,我要走!”

    老妇人猛然挣脱了老伴的手掌,转身就朝门外奔去。然而因为当时天气还不亮,妇人心急之下一不留神,被自家的门槛绊了一脚,当时便摔晕过去。老仗与孙长空晁春来赶紧来到近处,将她小心地扶回房间之内,又给她熬了一剂安神汤,妇人的情况这才有了好转。

    老妇人的事情算告一段落,而新的问题又出现在了孙长空的面前。对方所说的魔鬼究竟是何妖物呢?

    “老仗,刚才……”

    孙长空刚要开口,对方立即回绝道:“不要再问了,天一亮你们就快走吧!最近这里不安生,老是出现了些诡异的现象。小花和小烟一死,我们也就没了牵挂,想去哪都行。只是这位……”

    老仗看了一眼晁春来,这才惭愧道:“只是苦了这位,伤没好就得起程赶路了。”

    晁春来连忙摇摇手,苦笑道:“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可有一件事我不明白,是什么怪物让你的内人这般恐惧呢?”

    看着对方坚持的态度,老仗将手里的木拐放到了一旁,叹了口气随即说道:

    “哎,其实我老伴什么也看见,让他这么害怕的,只是原先祖上传上来的一则寓言。”

    “啊?寓言?什么寓言。”孙长空不禁问道。

    “血河过,彘狗灭。魔君屠世,无昼夜。”

    孙长空听了还好,可晁春来的样子明显有些不同,看来他似乎知道些什么。

    “怎么了义父,难道这段话你听过?”

    “这倒是没有,不过这段话让我想起了一个人,确切说是一个魔物。”

    “谁?”

    “血河魔君。”

    孙长空倒吸口冷气,光听这名号他就知道此魔绝对非同小可。而且十分明显此人来自魔界。人间与魔界间的通道已被封闭了数以千年,为何会突然听到久违的魔族之人,难道这预示着什么巨大的阴谋吗?

    “你或许不知道此人是谁,但曾经大名鼎鼎的魔皇你一定有所耳闻吧!”

    此话一出,孙长空当即心跳加速。魔皇,难道这个魔皇就是无妄修罗界中的那道残念的本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情是太可怕了些。小小的一道意念就能引出一方天地,如果是完整的魔皇现身于世,那又将会掀起怎样的一场腥风血雨呢?

    稍事停顿,孙长空才重整思绪道:“听倒是听过,但并不清楚。可这血河魔君又是哪一位呢?”

    可能是因为刚才起得过猛,现在晁春来已经有些虚脱,身体不禁摇晃了两下,多亏孙长空眼急手快,急忙扶住了他,又将他搀到了炕沿之上。

    “当年魔皇率领魔界大军大举进攻人间,那时的他们正值巅峰时期,所向披靡,单是一个魔皇就已经天下无敌,其余的魔将更是凶悍异常,以致我方形势岌岌可危。幸亏当时人间的四大高人合力联手,使出贯绝寰宇的九十九犁杀生大阵,才将魔皇击败,令其神魂俱灭,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而就在魔皇之下,还有八名足以独挡一面的大人物,其中之一便是他的儿子,血河,世人都称他为血河魔君。只因为他所过之处,无不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万物调零,死气冲天。他便是死亡的化身,生命的主宰。我想刚刚老仗所说的寓言,指的应该就是他吧!”

    老仗听得很是入神,因为就连他也不知道这则寓言之中到底指的是什么。他只依稀记得,当年老伴的爷爷告诉他们俩,一旦看到家里的牲畜莫名其妙地血尽而亡,又找不到凶手,那就赶快逃离这里,走得越远越好。一开始他以为那是老人们封建迷信的说法,可没有想到近些日来怪来连遍。先是河里的鱼虾纷纷翻白,操劳多半辈子的老马猝然离世。这不今天,家里唯一的两个值钱物件也双双殒命,将这些事件串连出来他才知道其中另有隐情,所以他的老伴才会有如此之大的反应。

    孙长空被这种死气沉沉的气氛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来,想了一会儿,他索性释然道:

    “唉,就凭一句鬼话还两头死猪就说什么血河魔君来了,你们也太草率了些吧!据我所知,天下吸血之类数不胜数,能饮尽活猪鲜血的更是大有兽在,豺狼虎豹这些哪个都能做到,这里地处偏僻之地,有些飞禽走兽很常见。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要自己吓自己呢!”

    听了孙长空的一席话,晁春来不禁眼前一亮,接着便说道:“你刚才说什么?”

    孙长空一顿,想了想:“我说咱们为什么要自己吓自己。”

    “不是,是前面的话!”

    “我说这里有飞禽走兽很常见。”孙长空有些摸不着头脑。

    “再往前!”晁春来已经有些按捺不住。

    “我说能饮尽活猪鲜血的大有……”

    “对,就是这,你故意把人换成了兽,但实际上这个东西就是人,不但是人,而且还是狼人。狼人吸血,是那个狼母的孩子所为。”

    “你说的是狼裔?”

    孙长空心直口快,直接将狼裔的名字报了出来。晁春来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但很明显,他已经知道了自己这个宝贝义子和那个狼族怪胎关系定然非同一般。说不定,自己真能顺着他找到那个所为的狼裔,还有那颗世间珍宝万恶心。

    知道自己说漏了嘴,所以现在的孙长空只字不提,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四下里扫视了好几遍,就是不往晁春来的身上看。

    “他失踪的时间和异象出现的时机太接近了,我不得不怀疑这些事情与他有关联。就算不是他做的,也一定和他脱不了干系。”

    “义父,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在没有事实证据面前,你怎么能冤枉好人呢?”

    晁春来冷笑道:“好人?他真的能算作人吗?你和他说,他自己恐怕都不愿意相信吧!”

    孙长空懒得搭理对方,他才不愿意将之前给狼裔修剪毛发的事情告之给对方。因为对于一个有偏见的人,你再怎么辩解都是无用的。

    “那接下来怎么办,我们真的要走吗?”孙长空不禁问道。

    “走?我倒是想看看那个吸血鬼到底长得什么样。虽说现在的我能力有限,可这里不还有你在嘛!”

    晁春来坏笑着瞪了孙长空一眼,后者立即感觉到自己被人耍了一把。老人智慧怎能是他这种初出茅庐的小辈所能觊觎的呢?

    “好吧!看来关键时候还得看我们年轻人啊!”

    “此言差矣,没有我们老人的经验作为标准,你们这些年轻人只会跌得头破血流,混身是伤。来,你跟我回房间,咱们计划一下接下来的行动。”

    看着二人神神秘秘地回偏房之中,老仗的心中不由得揪了起来。从二人刚到这里的时候,他便看出这一老一少绝非一般人。而从刚刚的身手来看,二人定是身怀绝技,不说独步天下也能惊艳一方。上天突然把这两个人派到自己的身边,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老婆子,你快快醒来吧!再不走,我怕咱们真会来不及的。”

    不知过了多久,老仗发现大门忽然吱拗地自己旋开了。老仗忍不住向外看去,一道烟影立时浮现在他的眼帘之中。

    “我的妈呀,是妖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