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认敌作父
    ,!

    接着,房门幽幽地打开,方惜时穿着还不如他脸色素白的单衣徐步走了出来,安然自若,好像刚才的异象与他全无关系一样。

    “掌门,怎么样?”

    方惜时一脸茫然,接着反回了一句:“什么怎么样?”

    “掌门,你别开玩笑了,谁都看得出来刚才你在突破关卡,身居晋级的关键时刻。您就别关子了,快告诉我们吧!”

    不单单是说话的那人,还有旁边的一众,也一同点着头,并向对方投以期盼的目光。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真不知道。话说,是谁把我房间上的瓦片踩碎了,还不快点叫人不来修缮!”

    听到方惜时的语气之中略带嗔怒,众人这才一轰而散,各自回到原本的岗位上去了。

    “哼,掌门真小心,这种好事都不告诉我们。哎,我们苍北仙苑沉寂了太长时间了,什么时候沦到咱们扬眉吐气呢?”

    一个正在修剪花草的女童一边埋怨着,一边将身中的闷气全部发泄到了那些不会动也不能说的植物之上。好端端的盆栽经了她的几刀,立即变得东倒西歪,没了活气,不一会她的脚下已经堆起了大片的败叶残枝。

    这天下午,出游了两三个月的沈万秋居然回来了。他还带回了一个天大消息,孙长空没死!他在处荒山之中见到了对方。

    当然机智的沈万秋怎么会把双方发生冲突的事情抖落起来,他直接将那段事情隐了起来,而是添油加醋说他与天幕尊府的晁春来混到了一起。

    这原本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但听到“晁春来”三个字的时候,众的态度立即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怪不得他失踪之后迟迟不肯回门,原来他是叛变了天幕尊府、攀枝追凤了啊!

    孙长空在大家心目中的高大形象立即崩塌,为此王道人还和沈万秋争执了番,但也讨到个合理的说法。

    沈万秋确实没说谎,孙长空当真和晁春来在一起。只不过,他并没有叛变,他只是在报恩而已。

    没有晁春来,他们二人或许早就成了荒野之中的两具寒尸,无人过问,更无人埋葬,饱受风吹日晒,狼兽啃食,死不善终。然而这一切都因为两掌真气全都变成了想象,他们也成功地活了下来。

    不得不说,沈万秋的修为之高,已经完全超出了孙长空的意料,举手投足之间便对晁尊者造成的强烈打击,至少要一二两个月才能完全恢复。这个期间,他甚至不能动用一点灵气,不然伤口立即便会崩裂开来。

    还在,孙长空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他一步一步将对方背出了崇山峻岭,又渡过了千河万水,最后才来到一处冒着炊烟的地方。对于这种荒山野岭来讲,有烟就说明有人,有人主濂明有希望。

    晃春来修为高强,但这种伤仍需要灵药治疗,不然多半都会留下隐患。赶到那户人家的第一刻,孙长空便找到那里的主人索要了一些红伤药。

    好在这家人还是相当善良,并未多想便给了他们所需要的东西,还专门给二人替出一间偏房供他们睡觉休息。看着端着面汤的老仗,还有满头是脸在给自己涂药包扎的孙长空,晁春来的心中竟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感动。

    他这一生爱过恨过,经历了别人几辈子都渡不完的劫难。他本应该已经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可见到这些人毫无为己无私奉献的行为之后,他还是有些颤抖。

    激动地颤抖。

    “嘿,你看着我干嘛,这么难得的机会,还不赶快睡会觉!”

    “我渴了。”晁春来虚弱道。

    “哦,等我把这里绑上就给你去拿水。”

    “我饿了。”晁春来继续道。

    “呵,你大叔的毛病还真多。正好,老仗给咱们做了面,不过没什么油水,这种地方你就别挑三拣四了,有的吃就知足吧!”

    说完,孙长空将最后一点绷布缠到了对方的身上,然后大舒了口气,端着旁边的粗瓷大碗,牛饮了几口,又吃又喝,好不痛快。

    “你小子别光顾得自己吃,给我也来点~”晁春来突然微笑道。

    “哈哈,我以为你不稀罕呢,原来你也吃这些粗茶淡饭啊!”孙长空故意讥讽道。

    “来,把我扶起来。”说着,晁春来挣扎着就要起,然而因为体力没能恢复他还不能移动,只能勉强挣踹几下,这时孙长空用手腕掏着他的脖颈,小心翼翼地将激情春来扶了起来,一边用力一边埋怨道:“唉,我爹都没受过这样的待遇,没想到都让便宜你了。”

    晁春来听后呵呵笑了几声,接过对方递来的面汤水,同样狼吞虎塞得吞了几口,之后才心满意足道:“呵呵,吃了这么多年的山珍海味,没想到还是这种最平常的食物最能让人满足啊!”

    “哦?听你的意思你也过过苦日子了?”

    “过过?何止,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没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呢!那时没本事,只能靠出卖苦力赚点薄银。每次回家的时候,我的娘亲都会给我准备这么一碗面汤。”

    说着,晁春来又吃了几口,孙长空发现对方的眼圈已经红了,显然是想起了一些伤心往事。

    “看你的样子,好像很怀念那时的生活。”孙长空喃喃道。

    “当然不是!”

    晁春来的将手里的碗筷放到一旁的桌子之上,然后擦了擦嘴道:“那种苦日子谁都不想再过了,我只不过是怀念当时的人而已。我的亲人一个个离我而去,而我却无能为力。最后留在我脑子里的,就只有这么一碗平实的面汤。对于我来讲,这就是母亲的影子吧!”

    “母亲的影子?”

    孙长空不禁想起自己的娘亲,可他离家的时候还很小,对于亲人们的样子并不怎么记得。他只能想起,母亲站在门外等待自己回家时的情景,而至于她的面庞,却只有一团漆烟的乌云,怎么抹也抹不去。

    “你刚才说,就连你的老子也没享受到我这种待遇?”晁春来突然道。

    孙长空一愣,显然还没从刚才的思考之中缓过神来。

    “是……是又怎么样,难道你还能把他找来让我伺候一番不成。”孙长空没好气道。

    “呵呵,你爹我是找不到,可我能给你现找个爹。”

    “哪,在哪?”

    “那还用说吗,就是本尊者!我来你的爹,今后你就孝顺我,你看怎么样?”

    孙长空愕然,不知该说什么好。

    “怎么?你不愿意?”

    “不不不是,可这种认干亲的事情一般都要经过家中长辈的同意,你这种没头没尾就要生给我做义父,好像也不太合规矩吧!”

    “哈哈,小子,你还真是单纯啊!规矩都是人定的,凡事都有例外嘛。现在你父母不在眼前,当然一切从简,我就吃点亏,收你当我的义子了。来,快跪下叫义父,叫爹也行。”

    “啊?这就来?”

    折腾了好半天,孙长空实在拗不过对方,只得勉强认了这门亲戚。当时他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能晁春来高兴就好。都说,良好的心态是疗伤的最好灵药。晁春来心情一好,身上的伤势说不定转眼就能痊愈。伤势痊愈了,他就能不觉愧疚地离开晁春来了。

    大半夜,晁春来还沉浸在收纳义子的喜悦之中。一会说要将自己的平生所学全部教授给孙长空,一会又说要带他去见见郭实那个老东西,让他好好羡慕一番。

    “义父,天色不早了,咱们快睡吧!”孙长空睡眼朦胧道。

    “大小伙子,怎么这么没有精气神,这才几点就困了,枉你处在壮年,居然还不如我这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子。”

    “义父,你什么时候就成老头子了。看你的样子,不过才四十出头吧?”

    “哈哈,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像咱们这种修道之人,等到修为到达一定境界之时便会返老还童,年纪越大,看起来就越年轻。你不知道,我今天整整七十大岁了呢!”

    “七十!我的天啊!”

    孙长空上前打量了一番晁春来,怎么也看不出一点古稀之年的迹象。不得不说修仙之道还是有些好处的,最起码不会因为驻颜留芳而头疼。只是,不老不代表长生,不能跨出六道之外,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不过话说回来,原本你和那个沈万秋都是苍北仙苑的弟子啊!这还真让我有些意外。”

    “这有什么好意外的,难道这里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你们苍北仙苑虽然底蕴雄厚,但因为除了开派祖师风啸萧之外,之后的几任掌门人全都碌碌无为,而且死得都莫名其妙,导致下面的门人青黄不接,整体实力明显不足。久而久之,曾经与天幕尊府刘名的苍北仙苑家道中落,慢慢走向了衰亡之路。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培养出你和沈万秋这样的人中龙凤,实属不易。不得不说,你们的出现,又为岌岌可危的苍北仙苑挽回了一丝颜面。”

    晁春来得意洋洋地看着孙长空,就好像在欣赏一件属于自己的杰作一样。他的眼睛在发光,闪得有些吓人。孙长空知该如何反击,只得重新躺了下来,闭上双眼继续装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