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天涯共此时
    ,!

    半年时间转瞬即逝,对于苍北仙苑这种拥有几千年悠久历史的闻名古派更是不值一提。然而就这期间,这个一向与世无争的地方还是出现了不少异变。

    先是上面的管理阶层,曾经与孙长空在晋级大会之上大打出手的刘道人居然破格选为了后勤长老。这个职位听着不怎么样,可其中的油水却是大得令人吃惊。能够担当这么重要的差事,当然与他平时阿谀奉承的作风脱不了关系。除了方惜时之外,其余几个有话语权的护法长老大半都被他收买了去,在众人的一置推举之下,掌门迫于压力只得将原本属于王道人的职位,生生套到了刘道人的身上。

    这回,刘道人成了刘长老,大家对待他的态度也大不一样。而之前跟在他手下的众多弟子也受其荫庇,个个都有了长足的发展。相比之下,王道人门下人才凋零,自打孙长空消失之后他几乎拿不出一个可以撑得起牌面的弟子与其它道人们叫板。唯一的变数可能就是三胖了。

    孙长空消失了半年,三胖就做了整整半年的生意。期间,他荒废了所有修行,这让王道人忍不住找到了他的家长,希望对方能够帮忙劝解一下。可商人的头脑似乎是祖传下来的,三胖的父亲也没感觉这样不妥。既然在修仙之路上没什么作为,难道还不能剑走偏锋,发展一下第三产业吗?

    王道人吃了一鼻子的灰悻悻而归,而三胖好像事先就猜到了这个结果,早准备好酒菜蹲在他的府上等候多时。面对这样古灵精怪的徒弟,王道人也没有办法只得听之任之。可让他吃惊的是,很快这小子便在仙苑之中闯出了一番名堂。凭着自己的人脉和关系,他将仙苑之中上好的灵气丹收了去,然后再高价卖给外面的人。而他也不是做一杆子买卖,不管什么时候手中都会留有一些库存。这样当苑内丹药紧张的时候,他便反向再卖回仙苑之中,一进一出几乎赚了整整一倍。三胖就像水库一样,不断调节着内外的平衡,而自己则可以在中间坐享渔翁之利。

    随着自己的名声越来越大,三胖利用自己在业界的知名度,还和世面上一些制造加工武器护具的铁匠商人有了来往,一有好东西,他便出高价拿到手。就算拿不着,他也会把价格抬得老高,让别人休想轻易得到。仙苑之中像沈万秋张望远这样有家庭背景的弟子很多,只有宝贝够好,价钱绝对不是问题。渐渐地,他将自己的工作重心从丹药转向了装备制造上。这回,三胖可谓是一飞冲天,脱胎换骨,多年的摸爬滚打使他练就了一身超乎常人的交际能力。而大多与他接触的合作伙伴都被他圆滚滚的憨厚形象所蒙骗,被坑得血本无归的时候还以为得便宜的是自己。

    当然,三胖也不是那种阴险狡诈之人,他做生意的原则很简单,将心比心。你对我诚心诚意,我对你绝对所无保留。而如果你想只进不吐,一心只占便宜,那对不起,我绝对会让你后悔认识三胖这个人。

    就这样,半年之后的三胖已经成为登高城内首屈一指的巨贾,手中所握资产,可供整苍北仙苑正常动作一年而不出现任何问题。前不久他在城中买下了一处最大的房产,美女佳人蜂拥而至,哄都哄不走。看着面前这方只属于自己的土地,三胖不禁大为感叹,如果孙长空能看到自己今时今日的样子,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一件幸事啊!

    “三爷!”

    三胖顺着人声向后看去,发现来人居然是个熟客,他就曾经与孙长空一起剿匪的高渐飞。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了之后,高渐飞便开始和三胖等人走得越来越近,相对而言和自己师父的关系却是愈加疏远,这让刘道人,哦应该是是刘长老觉得颇为不满,更是多次扬言要敢他出门。不过高渐飞并不在乎,他对刘道人早已绝望了。因为,当初推荐他前往群落山的就是他。对此,高渐飞一直耿耿于怀。要不是刘道人对自己有知遇之恩,他早就找个时机把对方偷偷宰了。

    “你怎么来了,小五小六他们呢?”

    三胖嘴里的小五小六是之前与他们玩得不错的几个伙伴,因为要好,所以就在一起拜了把子,小五小六就是其中最小的两个。

    “你说他们啊!别提了,听说不知从哪来得一群西域僧人,竟要向我们推荐什么上乘心法。那玩意咱们仙苑有的是,还缺他们那几本吗?可这些人胡搅蛮缠,非要拉着我们去喝酒,我没去,让他俩去应付了。”

    “嘿,姓高的,你果然是不把我们当兄弟啊!当初让你一起过来结拜你不来,现在看来你小子早有打算啊!”

    高渐飞让三胖数落得脑门上直往下掉汗,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解释这个问题了。不喜结拜的事情这还要追溯到他父辈的年代。

    那时他的父亲有二个极其要好的朋友,因为情投意合,之后便在一次酒场之上义结金兰,还说了一些什么不求同生,但求共死的话。可之后他的父亲因为犯了些事情被爪入了大牢,当时知道整件事情来龙去脉的只有他的两位结拜兄弟。事后高渐飞等人才知道,将他父亲告发的正是这两位异姓兄弟。

    原来,高的父亲侵害了他们二人的利益。为了瓜分他的香饽饽,二人只得大义灭亲了。

    从那时起,高渐飞便对所谓的“盟兄弟”十分抵触,别说是结拜,就算是听到相关的事情都是厌恶不已。所以就算是三胖说破了嘴皮子也于事无补,他是吃了称砣铁了心。

    “你也不要为我了,如果有一天真的要我非得和某一个结为兄弟的话,那我希望是他。”

    三胖知道对方口中所说的人是孙长空,原本笑脸盈盈的面色立即变得阴沉起来,满面的春光也消失不见了。

    “这个方老贼,要不是他害我兄弟去送死,他能消失半年之久吗?真希望孙长空那家伙福大命大,能够躲过那一劫。要不我这亿万家产还真不知道给谁享受了。”

    高渐飞忍不住苦笑了下,随即道:“呵呵,门外不是还有好多你的追求者吗?他们一定很是愿意充当孙长空的角色。”

    “去去去,本财主对她们没有兴趣。”三胖不以为然道。

    高渐飞的眼睛当即瞪得溜圆,语气阴森道:

    “难道,你是那个……”

    三胖瞥了他一眼,然后操着一口阴阳怪气的语气道:“怎么,你想做本大人的爱妃吗?来啊!”

    其实三胖早已心有所属,只是迟迟不愿说明罢了。

    要说这半年谁最忙,那当要说是柳如音了。将近一百九十天个日夜,他几乎没有停下个一刻,除了在找人,就在在找人的路上。光是鞋都磨破了十来双,马也累死了两三匹。到了后面盘缠不够了,他便一边做些短工一边继续找人。岁月风沙在她的脸上刻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迹,她没有老,只是憔悴了许多。三天前她还在和一个中年妇女争论到底是该睡在靠墙的一边。自从孙长空消失之后,她便陷入了莫名的恐慌之中。她经常整宿整宿地失眠,只有将背依靠在墙上她才能感受到少许的温馨。厚重的墙体就像孙长空宽广的胸膛一样,靠在上面有种回家的感觉。柳如音已经忘记了家的样子,或许有孙长空的地方就是她的家吧!

    方柔的生活压力是最小的,一是他的性格所致,还有就是自己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谁让他有个当掌门的父亲呢?从这一点看来,他比三胖,孙长空,高渐飞,孙长空,柳如音都要安逸得多。

    然而,她的身体虽然闲适,却抵不过心中的无限凄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如果能让孙长空再次回到自己的身边,就算骨瘦如柴,见风消腐又有可惧呢?

    她和三胖一样,已经许久没有修行过,甚至已经忘了曾经倒背如流的武学心法。下人们每天的任务就是给他送饭倒饭,而方惜时似乎也对这个唯一的女儿完全失望了,这半年来只来过有限的几次,其余时间不管不问,吃不吃饭正是无所谓。

    因为他是一掌之长,除了儿女私情,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完成。因为这个原因,他甚至不愿去管刘道人和几个仙苑勾结的丑事。

    方惜时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出过房门,他的寝室之中被一团若有若无的金色灵气所笼罩,使得任何人都难以接近到三丈之内,否则便要面临爆体的危险。终于,在第四天的凌晨,一道冲天光柱穿盖而出,直入九霄,宛如云龙一般翱翔在无尽的苍穹之下,眼看就要突破天际。就在这时,所以的光芒全部消失,再次收敛到那间朴素的平房之中,接着整个苍北仙苑的灵气都受此影响,不断聚拢到那片金色光霞之内。久而久之,这里竟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涡,中心处像是无底深渊,恨不得将天下所有的灵气全部吞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