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化敌为友
    ,!

    千钧一发之际,晁春来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杀人改救人,先帮孙长空冲开脚步的淤血。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有一线生机。不然凭现在沈万秋的强悍实力,就算二人合力也绝不是他的对手。

    事情发生得太快突然,以至于孙长空还没有准备好,脚上的病患已经完全恢复。一股汹涌澎湃的灵气立即袭入到他的四肢百骸之中,唤醒了每一个沉睡的细胞。这一刻他只觉得混身上下四百零九个穴道全都重获新生,就连身体也长高了一些,比起人高马大的沈万秋也毫不逊色。眼见快剑越来越近,孙长空豁然出招,以无上神功飞鹰伏魔手直接钳到了剑身之上,当即阻止了对方的杀戮行径。

    “你!怎么可能!”

    沈万秋不知该如何表达此时心中的讶异之情。在他的眼中,孙长空乃至晁春来都是已死之人,已死之人又怎么会做出奇迹之举呢?然而事实是出人意料的,孙长空做到了,而且轻松地做到了。一时间他不禁怀疑起自己的实力,难道他还未真正进入到天人境界,不然除非对方也达到或接近了自己的修为才会出现前这副场景:两根手指夹住他的夺命一剑。

    其实就连孙长空都不知道此时的自己究竟是何实力。他只觉得剑刺来的时候,自己有足够信心能接下这一招,而且不费吹灰之力。所以他动了,而且一出手便破了对方的杀招。这回,孙长空的更是信心百倍,说不定他真的可以战胜面前的这位轻敌。

    望着对方吃惊的眼神,孙长空淡然自若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我说了你我都有各自际遇,你能达到天人境界,我就不能接下你的剑了吗?真是好霸道的理论。”

    “可我的剑……”

    “你的剑?”

    说罢,孙长空二指一转,那柄以上好精铁打造而成的七星剑随即一折两断,一截被沈万秋握在手里,一截则在孙长空的掌心躺着,黯然无光。

    “你的剑就是唬弄小孩子的把戏而已,还真以为能伤得了人吗?还你!”

    孙长空随手一丢,竟将那半截剑身搠向沈万秋的胸间。后者大惊失色,立即用手中残剑抵卸。可看似平淡无奇的手法其中却隐藏着无限杀机,就在沈万秋以为自己有惊无险的时候,剑尖之上激荡起的一道剑芒穿过他的防守,直接从他的腋下三寸处飞掠而过,划出一道粉红的血口。

    “你居然有这样的身手!”

    这下,沈万秋阵脚大乱,再也淡定不了。他一边大叫着一边向后猛得跳出几步,确保对方追不到跟前之后他才来得及去察看身上的那道剑伤。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剑气所伤之处仍是经脉血管最多的要穴之地,稍有损伤便有可能造成不可逆转的结果。可堪称神迹的是,剑气刚好避过了所有的死穴,只是在上面留了一道半寸来深一匝来长的伤口,淌出的血液虽不少,但对于生命却没有大碍,凭沈万秋的修为,只要安心静养就可以恢复个七八成,绝不会影响今后的修行之路。可现在事态紧急,他真能静得下来吗?

    孙长空看了一眼对方的伤口,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道:“雕虫小技而已,这你都接不住吗?那这样呢?”

    孙长空挥动手刀,一连砍出三十余招。这些招式不是断浪刀法,也不是麒麟刀诀,而是他凭眼前的局势自己领悟的一些招式招意而已,在他看来这并没什么,但在沈万秋眼里这些都是招招毙命的杀式,绝不能掉以轻心。在他看来,那些飞来的刀劲便如同一队凶神恶煞一般,别说杀人,吃人都不吐骨头。这样至强至刚,凌厉骇魂的屠命刀法真的是一个刚进入内门半年的后生所为吗?

    眼前的刀法实在过于精妙,以至于沈万秋竟忘记了躲闪。迟疑之时他发现那些致命的刀光已经来到了面前,并准备没入到他的躯干四肢之中。他以为自己要完了,所以干脆闭上了双眼。然而就在这时刀劲划过空气产生的凤啸声戛然而止,沈万秋再次睁开双眼,孙长空的刀式竟然全部消失不见了。

    旁边的晁春来看着沈万秋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小子,终于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了吧!别以为进入了天人境界自己就无敌了,别说是你家掌门,就连我你也未必能拦得住。只可惜现在老夫身体不便,不能与你酣战。不然我一定要让你见识一下天幕尊者的厉害。”

    刀式当然是孙长空自然收起来的,此时此地也只有他才能做得到。当然能做到眼前这种收放自如的程度,还有归功于刚刚晁春来的两道灵气。要不是它们,自己绝不可能有这般突飞猛进。现在的孙长空就好像一个空腹的壮汉一样,空有一身力气却使不出来,必须给予足够的食物才能催发出最最强大的力量。而晁春来便是关键的一个因素,没有他的话,他们只能沦为沈万秋剑下亡魂。

    “你走吧!留下你的傲慢与自尊,带着绝望与失落,离开这个伤心之地。我知道你不想看见我,就像我不想看见你一样。”

    沈万秋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过了好一阵,他的咽喉之中才传出一道沙哑的悲鸣:“你为什么要放过我?”

    孙长空想了想才道:“不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我脑子坏掉了吧!也可能是看到了曾经的故人所以才不忍心抹杀你。算了,这些都不重要了,你走吧,咱们苍北仙苑再见!”

    说完,孙箜搀着混身浴血的晁春来,一步一步向山中走去,最终隐没了踪影。

    “难道……我是在做梦吗?”

    这里是一处人迹罕至的荒野之地,连年的争战已经令他面目全非。沧桑的城墙之上书写着几个刚劲有力的大字,不渡关。这究竟是对后人的警示,还是对那些死在这里亡魂的无声嘲笑呢?恐怕就连当初赐字的皇室宗亲李霸王也没有想清楚。

    天气本来晴好,不知从哪飘来的几朵烟去将万物生灵又逼回了各自的巢穴之中。接着,云龙缭绕,喷虹射雷,红色的雨点立即降临在这片大地之上,使得眼前所见之景立即成为人间地狱。这些血雨乃是死神的化身,触花香殒,草木尽枯,落到身上更是不得了,轻则溃烂肿胀,重则蚀肉腐骨,生不如死。然而就在这些致命的毒物之下,居然出现了几道飘逸的人影。

    或许叫魔影比较恰当。

    他们不是禽兽,却拥有着极端丑陋的外表,界于兽人之间的生理特征,叫人看上一眼便不禁大惊失色,抱头鼠窜。

    然而他们的目标并不是破坏环境,而是统治整片大地。经过了上万年的沉淀,时机终于到了。他们挥舞着手里的古怪兵器,冲入到四周的民宅之中,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渐渐地,不渡关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死地,就连鸿雁都不愿在这里伫足半分。它们知道,停下来就意味着死亡。

    “我们出来多长时间了?”

    “哈哈,才七天!”

    “七天我们杀了多少人?”

    “不多不多,才三万个。”

    “嗯,是不多。按照主人的意思,到这个月底,要完成十万的任务。不然,咱们几人又要被关入到那个暗无天日的地狱之中了。”

    “呵呵,不过眼前也没有多少差别了。你看这里哪还里还有人间的样子,分明就是阿鼻地狱吗?”

    “阿鼻地狱?嘿嘿,我看就是血池地狱而已。那些人还没经过千刀万剐就死了,真是太便宜他们了。”

    “就是就是,我看就该把他们丢入油锅里炸了。”

    “用石磨把他们一个个碾死也是相当不错的。”

    就在众多魔物积极探讨如何继续暴行之际,空间之中猛然开始大片迸裂开来,从中流出的无数烟色气息立即将几人笼罩其中,将这段“精彩”的对话刚好打断了。

    “你们几个讨论什么这么热闹,说来也让我乐呵乐呵。”

    说话之人全身隐藏在烟气之中,虽说是相貌就连身形都看不清,只能依稀判断出是个男子。然而其余几人一见他现身,立即显露出惧怕的神色,不但不敢说话,连大气也不敢喘了。

    “魔君!”

    随着唤出那人的名字之后,在场之人纷纷跪倒在地,以迎接天神天仙的架势向其顶礼膜拜,恨不得把头扎到泥土里面。

    因为周身的烟云所制,外人根本看不出的样子。只能从声音上大概辨别出对方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接着,他以一种没睡醒极无精神的口气,不紧不慢地说道:

    “起来吧!”

    别看这些魔物嗜血成性,冷酷无情。但对于这个所谓的魔君却是相当尊敬,比看到自己的老子还要敬畏一些。不因为别的,正是他的出现才让他们从那个充满绝望的地狱之中脱离出来,那个地方就叫做:魔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