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又见沈万秋
    ,!

    刚刚还和颜悦色的晁春来转眼间便回到了之前孙长空刚认识他时的那副凶残相,不同的是,他明显感到对方身上带着一股阴森之气,就好像刚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

    “你说还是不说!”

    看着对方一点点地接近自己,孙长空的双脚却还是使不上力气。可能是酥麻的劲头上来了,他只觉得两只脚踝之中就好像被灌入了无数的陈醋一样,让他酸痒难当,痛不欲生。内忧外患之前,孙长空咬着牙显出一副凶恶相,愤然道:“杀吧,杀吧!我就算是知道他们的下落也不会告诉你。哼哼,想让你孙大爷低头,除非整个天都压下来。”

    此时,晁春来已经举起那只满是青筋的手掌,慢慢向孙长空伸去。后者挣扎着向后爬出了几步,被累得大汗淋漓,气喘不止。看来这一次他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晁尊者,你这么着急干嘛,让我来试试!”

    就在孙长空以为必死无疑之际,一道熟悉却又令他极其厌恶的声音忽然响起。他猛然向后一看,一个超乎他想象的年轻人正在距离他不到三丈的一处士丘之上。

    “沈万秋!”

    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可以在他乡异域之中遇到自己的同门。孙长空甚至忘记了二人之前的种种恩仇。现在的他恨不得立刻抱在沈万秋的腿上,使劲摩擦几下,以示自己心中的诚意。然而对方的表情似乎也不大对劲,甚至有些扭曲。

    沈万秋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是消失了大半年的孙长空,在众人的心中,这家伙应该已经死在了群落山中,可他为何又会出现在相距数十万里的荒野之中,而且还是和晁春来在一起,难道他已经背叛仙苑了?

    虽然心中异常惊讶,孙长空沈万秋保持住了以往的风度与容量,随即开口微笑道:“孙师弟,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五相马贼一役之中重伤失踪了吗?”

    孙长空一脸惭愧,又不能将自己之前的经历告知之他,只得苦笑道:“一笑难尽,这些事情就等回门之后再说吧!”

    看着二人亲昵的样子,晁春来不禁骇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嘴硬的臭小子居然来自苍北仙苑。而且听语气他和沈万秋还是相当熟悉。

    对了,沈万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这就要说想沈万秋的家事了。

    沈万秋本家很是一般,父亲只不过是个经营烟草生意的小商人。可他的母亲来头不小,乃是天幕城中威震一方,几乎可以与天幕尊府比肩的郭家庄。

    郭家庄有一美一侠,美指的就是她,而侠则指的是天幕尊府十二尊者之一的郭实。没错,郭实便是沈万秋的舅舅。正是这个靠山,才会令他有恃无恐,笑傲群青。

    这次沈万秋能来这里,完全都是他舅舅的功劳。郭实膝下无子,所以对待这个外甥更是爱护有加,比之那些徒弟们有过之而不及。不得不说,沈万秋能有今天的这份成就,与郭实是分不开的。

    “姓沈的,我是看你舅舅的面子上才不与你计较。我在这里审问俘虏,和你这个外人没有关系。就算你们是再好的朋友,也休想从我手里救他出去。”

    说着,晁春来将手放到了孙长空天灵之上,一股强横无比的灵气顺势而下,差点将后者的脑袋轰成碎片。现在孙长空的性命已经被晁春来牢牢握住,只要沈万秋稍有行动,就算拼个鱼死网破,他也不会让对方如意。

    “ma的,欺负一个手无缚机之力的人算什么本事,有能耐等我缓过劲来,咱们大战三百回合,看看谁先认怂!”

    孙长空抹了把嘴边溢出的鲜血,嘴上仍不依不饶地破口大骂着。沈万秋用一种同情弱者的眼神看着他,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哼,你以为我不敢是吗?要不是老夫有伤在身,就算你们一起上我也不放在眼里。可沈万秋在郭实的调教之下修为猛进,前不久已经晋入到了天人境界,恐怕再有个二三十年就能赶超你们的掌门方惜时了。这样的棘手角色我怎么能不防。听话,把那对狼人母子的下落告诉我。说远我立马放了你。”

    晁春来的话孙长空一句没听进去,关于沈万秋的事情他可全都记在心上。

    什么,天人境界!半年之前他不还是个转轮境的修道者吗?孙长空本以为自己的运气就已经相当不错了,没想到搞来搞去,最大的赢家是沈万秋啊!不过孙长空属实好奇,这半年的时间里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怎样惊天动地的巨大变化。

    显然,对于暴露自己真正实力的行为,沈万秋还是相当恼火的。因为此时的他已不再收敛自己的气,而是将他们散播到周围的空气之中,并使它们形成一张张无形巨手包拢在孙长空与晁春来的身上。

    “舅舅帮我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能有今天的成就也有我的天赋与努力,你一个外人根本没有资格对我品头论足。哼,我敬你所以叫你一声尊者,不然凭你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信不信我立刻将你格死在此!”

    沈万秋心中的怒意化为无限力量作用在晁春来的身体之上。瞬间,那道巨掌骤然握紧,就像捏蚂蚁一样将后者死死的攥在手上。晁春来的左肩伤口处立即迸溅出一道血箭,硬是将包扎的白布射出了一个洞。

    “好小子!”

    情急之下,晁春来已顾不上身边的孙长空,当即连挥轻掌,将身外的气劲一一化解,这才逃过一劫。然而刚刚的战斗已经消耗了他的太多体力,相比之前沈万秋仍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好像从始自终就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似的。现在他的注意力全在孙长空的身上。

    “沈……沈师兄,你想要干什么!”

    表面上孙长空很是平静,但实际上他的内心已经乱作一团。前有狼后有虎,刚走了个老狐狸,结果又来了个烟面生,难道他孙长空真的是气数已尽了吗?

    “干什么?呵呵~”沈万秋怪笑道:“本来之前的事情我想以后再算,但今天晁老头把我的底细都抖了出来,为了保住这个秘密,我必须将把你们留在这里了。不然,方掌门恐对我不利!”

    孙长空不知所言,随即道:“方掌门宅心仁厚,对于你这样的天才弟子稀罕来不及,怎么会加害于你呢?”

    听了孙长空的话,沈万秋当即大笑三声,轻蔑道:“你一个外门弟子知道什么,方惜时的为人我是最清楚的。表面上他求贤若渴,视才如命。实际上却是个口是心非,心胸狭窄之徒。想当年我在仙苑后面的荒山之中找到一柄神兵利剑,却被它要了去,还说等我足够强大之后才能驾驭。现在呢,他早已把那件事情忘到脑袋后面,绝口不提此事。然而,这只不过是他卑劣行径的万中之一而已,要想说尽他的罪行,恐怕是罄竹难书啊!”

    沈万秋顿了顿继续道:“你还记不记得你前往群落山剿匪一事,你以为自己遭遇不测都是意外吗?实话告诉你,他早就知道那些人的厉害,之所以让你前去,只不过是让你自寻死路而已。方柔是他的掌上明珠,怎么可能让你这个一事无成的无名鼠辈抢了去。呵呵,不过他算漏了一点,有一个飘渺云巅的弟子死而复生回到门中及时救援,这才逼得他不得不亲自带队上山,诛杀了五相马贼。不过,我也确实好奇,那个时候的你是如何躲过他们的视线逃脱生天的呢?难道,你的身上有着什么不要告人的秘密?”

    沈万秋打量着孙长空,后者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被数万根金针一齐刺中一般,难受至极。沈万秋的修为之高,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莫非现在的他真的已经可以觊觎掌门方惜时的境界了?

    孙长空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心平气和道:“沈师兄,你的事情我不想知道,可我也不想把自己的秘密告诉给你。我只想说,人都有各自的命运,是好是坏全靠自己争取。你也说了,能有现在的成就,除了你舅舅的助力之外还有自己的努力。我就算有再多的机遇,不去争取也是白费心思。这样吧!今天你我就当做谁也没看见谁,各走各的路,你看怎么样?”

    “呵呵,你是在讲条件吗?”沈万秋轻笑道。

    孙长空傲然道:“是有怎么样!”

    这回,沈万秋的脸色已经完全阴沉下来,比那雷雨天中的阴云还要可怕吓人。

    “凭你也配?”

    沈万秋伸手拔出腰上佩剑,挺身直刺孙长空的咽喉。这一剑威力之强,已到达了震古烁今的无上境界。孙长空瘫倒在地,仍不能活动。就在这时,一双手掌居然毫无征兆地抓在了他的脚踝之上,滔滔不绝的灵气如同决堤一般立即涌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小子,快上!”

    晁春来惊呼之时却发现沈万秋已经来到了跟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