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灾难(二)
    ,!

    别人记不得孙长空,晃春来可绝不会忘记。就是这个小子将自己生生吓退,在那么多门人面前威风尽失,更被同辈嘲笑了好几日,要不是看他有伤在身,天地双尊都要降罪于他了。可在他的印象之中,这小子的本事不是挺强的吗?就算打不过郭实也不该被他生擒,这里面到底还有什么隐情呢?

    “郭实,原来你是这种人,枉我晁某人一直敬重你的为人,没想到你居然会暗箭伤人!”

    晁春来说得就像亲眼瞧见一样,这让众人对于郭实的作法有些不太认同。就在大家纷纷用异样的目光投向他时,郭实厉声呵道:

    “晁老鬼,你别含血喷人!我郭实顶天立地,一向都是以实力说话,什么时候用过见不得光的手段。八阴杀阵那是天地又尊二老亲自赐予我的,并不是我的本意。这小子也是我的部下从水边捡到的,是谁打伤了他我也不知道。你那么说,到底是何居心!难道,是你在背后搞的鬼?”

    晁春来以为对方还在抵赖,所以继续冷嘲热讽道:“呵呵,你郭实的为人,我们自然清楚。可照你说的,事情发生的也太巧合了吧!为什么我就没遇上这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呢?啧啧啧~”

    “姓晁的,我看你有伤在身所以不与你计较,可你也别太得寸进尺。如果你继续咄咄逼人,那就不能怪我手下无情了!”

    郭实伸手一抓,少说有一二百斤的斩首大刀立时现于掌心。然而如此的庞然大物在他手中竟轻如鸿毛,一人来长的刀身被他挥得呼呼直响,动静相当骇人。看到这个景象晁春来不得不收敛了一些。毕竟现在处于下风,好汉不吃眼前亏,等自己伤好了再与他计较也不迟。

    “好好好,你郭实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只是这审问的差事一向都是由我来操办,这个小子就交给我吧!”

    不等对方上前来领人,郭实挥起大刀横在对方的身前,冷言道“你想这么轻松地带走我的战利品?晁春来,你我都不傻,拿出点东西交换吧!”

    “呵呵,你郭实可是天地双尊眼前的红人,有他们赏识,难道你还会缺宝贝吗?”

    听了对方的话,郭实显然尤为得意,灿烂的笑容随即显现在那张枯黄的老脸之上:“呵呵,我的宝贝是不少,可还有一群为我我出生入死的徒弟们等着呢!这样,我也不要什么太好的东西,你不是有聚元丹吗?给我十颗,我分给他们。”

    晁春来脸上的冷笑立即凝固,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由衷的愤怒,他咬着牙,尽量不让自己发作,随即道:“十颗,你还真敢说啊!你知道十颗聚元丹要消耗我多少精力多少时间吗?而且就算有,也没有那么多。我的身上只有三颗,要就是要,不要拉倒。”

    郭实立即变得合颜乐色起来,立即道:“要要要,晁老哥哥的血汗我怎么可能不要呢,三颗就是三颗,成交!”

    刚刚还互不相让的二人,立即变得如同亲兄弟一样亲昵,郭实来到跟前又是嘘寒又是问暖,甚至还说回去之后拿出自己的上好疗伤药慰劳对方。看着对方这副谄媚的表情,晁春来无奈地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一枚精致的玉瓶道:“这些本来是准备留给我徒弟的,现在好了,让给你!”

    郭实连感谢的话都没来得及说,便从对方的手中抢过了所谓的“宝贝”,然后又用衣袖仔仔细细擦拭着那枚玉瓶,欣喜道:“有了它们,这次峰会我的徒弟之中又能有三人脱颖而出!”

    晁春来看着对方痴醉的表情,无奈地苦笑道:“你这人一无是处,就有一点让人佩服,疼爱自己的弟子能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要不是……你恐怕已经儿孙满堂了吧!”

    晁春来故意隐去不说的,自然是相当**的事情,这要追朔到五十年前的一场门派厮杀之中。当时的晁春来与郭实还都是无名之辈,为了立功得赏,他们奋不顾身与敌人展开死斗角逐。然而就在关键时刻,郭实的一名徒弟被三人围杀,眼看就要丧命当场。情急之下,他将自己手中的武器扔了出去,替自己的徒弟解除了危机,而面前的敌人却无情地在他身下刺了一剑。从那之后,他便少言寡语,一说起男女那点事便立刻掉头离开。别人不知道,晁春来明白的很,郭实的男人身份已经名存实亡了。

    从那时起,郭实便对自己的徒弟愈加疼爱,为了给他们争取一些名额,就算被天地双尊责怪降罪也在所不惜。所以进入到天幕尊府之中的弟子,大多都喜欢拜入到他的门下。

    然而就算晁春来在这么多人提起来这件事,郭实也不生气。他一边抚摸着玉瓶,一边茫然道:“我已经老了,我只希望这些小家伙们别再步我的后尘。话说,霍英死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听来听听,让我有点准备。”

    听到这,晁春来的脸色猛然一变,一股清晰的痛心感立即出现在交错的皱纹之上,挥之不去。

    “这个孽徒!临走的时候我明明叫他万分小心,一有情况就发放信号,呼叫援军。可他就是不听,偏偏要靠自己的力量完成任务。不过杀他的人也太过残忍,居然将他的头颅砍下,让我施展回魂之术都不可能。如果那小子在天有灵的话,就保佑我尽快找到那个杀人凶手,这样就算告慰我那夭折的徒儿了。”

    晁春来的眼睛已经有些湿润,要当他看向倒挂着的孙长空的时候,却发现对方也在落泪。一个昏迷的人怎么可能会哭呢,难道他听到了自己之前的话有所感触?就在自己疑惑不解的时候,他猛然抬了下头,发现树干上的一段裂口之中正在向外流水,那水滴落在孙长空的脸上,所以才造成了他落泪的假象。晁春来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那我就把人带走了?”

    郭实点了点头,示意对方。

    接着,门人将孙长空从树上放了下来,晁春来把他往肩上一担,转头就走,毫不费力。

    “郭尊者,让晁尊者这样带走那人真的合适吗?毕竟,我们还没有从那小子的口中套出有用的信息。如果让他得到了什么有用的线索,找到了万恶心,拿到天地双尊面前邀功,我们岂不是把到嘴的鸭子送给了别人?”

    郭实笑着摇了摇头,用一种长辈教育晚辈的口吻说道:“你还太年轻,想事情的方式还太拘泥于表面。你光看到这人了,却没看到他背后的东西。如果这人真的那么重要的话,为什么没有和那对狼人母子一同离去。既然他还在这里,就说明他已被当作弃子,丢到了这里,他的利用价值已经没了,自然没有将他带离的必要。狼总归是狼,他们阴险狡诈,无情无义,更别提什么人性。他们不会相信人类,更不会将自己的藏身地点告诉给那个小子。所以,就算让晁春来得到了他也是毫无用处。我用一个废物换得三颗聚元丹,这难道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吗?”

    那人听了之后,连连点头,钦佩道:“尊者英明。”

    不知从何时起,孙长空便成为了易昏睡的人。这回他失去意识的时间有点长,等他再次苏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而晁春来就在距离他不远的一处石壁之上,面朝东方,打坐吐纳。

    “你醒了?”

    孙长空发现对方的身份之后,立即起身逃离。可没走几步他便觉得双脚像豆腐一样酥软无力,好像稍一移动就要垮塌了似的,令他再也不敢有所行动,连呼吸都放慢了许多。

    晁春来看着他,坏笑了几声随即道:“这就对了,坐下吐纳,感受天地间的能量,这样对于修行有所帮助。”

    孙长空没好气地回道:“你这么好气教我修行,我是不是该谢谢你给我下药的恩情呢?”

    “那不是药,只不过是些熏香罢了。平常我都会在睡前点了那么一支,这样有助睡眠。你第一次用,有些反应也是正常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尝试性地调动体内的灵气,看看还听不听你使唤。”

    孙长空看着对方,然后用平常的方法用行了一下体内的灵气。果不其然,如晁春来所说,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双脚的脚踝处还有些酥麻。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吊了整整一夜,脚上不酸才怪呢。

    “你……你……你,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孙长空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呵呵,那你可真要感谢我了,要没有我,恐怕你已经被他们当活猪生生拆了。”

    孙长空愕然:“他们拆我干嘛,我击退的是你,又不是他们。”

    “谁让你和那对狼人母子是一伙的呢。”

    孙长空一惊,接着晁春来使了一招春燕还巢,当即落到了他的面前,双腿如钉,死死地立在松软的沙地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开口道:“说吧,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这样,你才有逃命的机会。”

    孙长空心叫大事不妙,绕了一圈原来对方还是没有忘记这件事啊!然而令他欲哭无泪的是,自己对于二者的去向确实一无所知,就算他有心想说,也无从说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