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灾难
    ,!

    当孙长空与狼裔冲出山洞的时候,眼前的景象立即让他们脸色大变。

    整个恶魂谷已经被一种金色的气体包裹起来,任何想要尝试突破气层逃到外面的野兽,立即便会被隐藏其中的强大能量轰成灰烬。

    “这种手笔,难道是天地双尊来了?不是吧?像他们那咎屹立在初升大陆顶峰之上的人物,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抛头露面。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一定要弄得世人皆知吗?”

    稍事停顿,孙长空便对狼裔道:“你先回洞里藏起来,我先看看这里的形势再为接下来的做打算。如果真是天地双尊的其中之一亲临,那我们也只好逃难去了。”

    孙长空说话的时候空间这中立即传来一股莫名阴冷,明明头上顶着万里无云的晴空却仍然于事无补。狼裔愣了一下,随后才道:“这次来的人很厉害吗?”

    孙长空点了点头:“恐怕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快点去和你娘将万恶心运出这里,不然我怕时间来不及。”

    看了一眼下面成群结队涌进来的烟衣人,孙长空纵身一跃从平台之上跳了下去,随即隐没在茂密的丛林之中。

    “孙大哥,你要保重啊!”

    狼裔对着空荡荡的前方低声嘱咐了一句之后,然后扭头便向洞中奔去。

    “哈哈,都给我出来,今天我要让恶魂谷鸡犬不宁!八阳杀阵!”

    突然一位中年之人口吐法诀,从天而降,两只手掌击在大地之上,立即引得整片山谷动荡不安。恶魂谷外侧的群山之上,开始出现大量的崩塌现象,东南西北、东北,东南,西南,西北一共八个方位之上相继出现了一些令人称奇的异象,那是一座座高达数十丈的巨型石碑。石碑之上绘以古老的文字,透着无量的沧桑。然而就在大家还没意识到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时候,八座石碑之中同时投射出八股颜色各异的光芒,并且汇聚到山谷中心的上空之上,以其排山倒海之势轰然落到这片原本祥和的山野之中。

    光柱落地的刹那,立即化为无数蜿蜒曲折的光线渗与到丛林的每一个角度之内,任何接触到它们的生灵无一例外,直接化成一道白烟随即消失在空气之中。

    这便是八阳杀阵的恐怖力量,看到这一幕的孙长空大脑之中已经空气一片,他想不出自己还能有什么阻止这种堪称神力的能量,就算是倾尽体内无二真经图的所有储备,恐怕也难及它百分之一。呼吸之间灭杀成千上万的生命,这样的手笔也许只有神仙才能做到。

    “此人真的是天地双尊之一吗?我怎么看不出他有这等实力。”

    虽然这八阳杀阵威力无敌,货真价实,可孙长空发现出手之人实力比之那招要逊色多了,感觉与之前来此的晁春来相仿,就算厉害一些,也相差无几。这就奇怪了,一个人怎能超出自己的实力那么多而发动如此杀招,难道这里还有他未曾知晓的玄机?

    思量之间那些弯曲的光线已经来到了孙长空的身边,距他已不足丈许。想到之前的种种情景,他赶紧向后遁逃而去,生怕被其追上。如果让这般毁天灭地的力量击中自己,就算不死也要掉层皮吧!

    然而,光速之快怎是孙长空可以比肩的,几步之后他便感觉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一股令人窒息的燥热感,而且势头越来越强,几乎将他的身体完全烘干。情急之下,他立即唤出烟羽,又已光明迦罗王护体,这才让自己的速度稍稍提升了一些。可令他感到绝望的是,那些光线似乎感知到了他的存在,竟随其一同加速,他逃得越快,对方追得便越紧。渐渐地,他发现自己的眼前已经出现了些许光亮,那是八阳杀阵的痕迹。

    “该死!”

    从打从凤鸣城出来之后,孙长空便的身上便再也没有衣服。这些天来,他一直都已雄鹰展翅图内的灵气为自己遮羞,虽然看起来有些诡异,但好歹还能障眼。可现在高温袭来,灵气根本隔不住其中的热量,等于说他的整个后背全都暴露在剧烈的光流之中,一经接触,大片的皮肤顺势脱落,现出其中血红色的组织。现在他的感觉就好像有人用刀子生生将他的皮剥下来一样,身上的痛不说,心里的煎熬更是难当。可以的话,他恨不得现在折返回去然后将那个罪魁祸首的皮直接扒下来,然后再在上面涂以辣椒水,敷上薄荷叶,让他好好享受一下这种快感。可一切都是妄想,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此从眼下的险情之中脱离出来,保住性命。就在这时,他看到了生机。

    那是一条宽度紧能容纳一人的小溪,水深不足一尺,这是恶魂谷里的唯一水源,几乎谷里的所有生灵都靠此为生。现在,孙长空已将所有希望寄托到这条溪水之中,是生是死在此一举。

    “噗通!”

    随着水花飞溅,孙长空纵身一跃进到了小溪之中。接踵而来的光芒掠过水面,冲到对面的岸上,继续进行屠杀。而掉到溪水当中的孙长空不知为何竟有些喘不过气来,就在他睁开双眼准备向上浮出水面的时候,眼前的景象令他看傻了。

    只见无数的画面在他的眼前飞速闪过,其中充斥着大量的暴力凶杀的场面。然而受害者都是清一色的野兽,而制造出眼前惨剧的凶手才是他们这样的人类。

    不过他们的穿着很是古怪,看着并不像是现代的人。而且这些人长相也和他们有所区别,因为他们的头上顶着一对对耳朵。他们屠杀,抢掠,带不走的就破坏消毁,完全就是一群无恶不作的凶煞。不过就算画面十分模糊,但通过其中的场景特点他还是辨认出幻象之中事情发生的地点就是恶魂谷。这时孙长空就好奇了,这些画面中描述的场景究竟是过往的历史,还是对将来的预测,又或者是某人的恶作剧,也许这是历史回朔的痕迹也说不定。可想来想去,为何现在的自己能够看到这一幕,这里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然而,在画面的最后,孙长空发现了一个人,这个人他很熟悉,因为他就是狼裔。

    画面里的他并看不出有任何变化,只是眉宇之间多了几分王者之气,显然甚是威武。他的身后是无数与他体貌特征相似的异形人,有男有女,他们面朝太阳升起的东方,好像是在等待某人归来一样。到这里,孙长空的眼前遽地一烟,什么也看不见了。

    直到这个时候孙长空才发现自己肺里的空气已然不多,于是他手脚并用,连忙向上游去。可之前八阳杀阵的能量属实太过强大,使得整条溪流的上层完全沸腾。忍着灼痛,孙长空这才窜出水面,重新回到了岸上。他瘫倒在地,不断回想着之前的情形,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后悔,如果时间稍长一些,他就得活活憋死了。

    “这条小溪到底有何玄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异象,难道这是对我的一种警示不成?”

    孙长空伸手抹了把面上的水渍,突然他发现一个古怪的地方:他的手掌之中居然多了一条狭长的豁口,看样子还不浅。以防其中藏着些不干净的脏东西,孙长空用手指翻开伤口仔细察看,然而就在这时,另一件令他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

    他发到了一只眼睛,一个正在与他对视的眼睛,就在自己的掌心之中。孙长空吓得直接仰在地上,尽量让自己的右手离自己远一些。然而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以为自己刚才眼花了,所以再次凑到前面看了一看。这一看不要紧,他发现豁口之中没了眼睛,竟又多了两排牙齿。那些牙齿长得小而尖,密密麻麻,乍一看去就像两把锯子一样。可谁家的锯子会藏在掌心之中呢?

    看到这里,受惊过度的孙长空登时晕死过去,之后的事情一概不知。

    “尊者,已经找过了,除了这个之外,那头母狼还有狼人都不见了,万恶心好像也被人取走,石壁上只留下了一个不规则的凹痕。”

    那个之前发动过八阳杀阵的人急得暴跳如雷,眼珠子瞪得通红,好像要吃人似的。

    “这次天地双尊付出这么多的精力代价,甚至将神功凝炼到玲珑阵中让我带到,就是将这帮畜生们一网打尽,顺利拿到万恶心。可你们呢,居然掉以轻心,让那两个最重要的角色趁机溜了。你们说,双尊怪罪下来,谁来承担。”

    “呵呵,郭实,你的脾气还是那么暴躁,这么多年怎么一点都不长进呢?”

    那人冷哼道:“晁春来,仗都打完了你才来,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过来分功的?”

    晁春来的左臂还绑着纱布,所以只能用一个手摆动道:“我哪敢,这可都是你郭实郭大尊者的功劳,我怎么能半路拦胡呢?”

    “呵呵,你不敢?我看你是得知了任务失败,所以才这么说的吧!不过你别得意,母狼没抓到,可我抓到了另一个关键人物。你过来看看,上次是不是他。”

    郭实猛然让开身子,让晁春来上前观瞧。后者刚一凑近便立刻脸色大变,鼻子都快被气歪了。

    “好小子,居然是你!”

    孙长空头朝前被吊在一棵大树之上昏睡着,也许是在做着什么美梦,他的嘴角居然还挂着一丝淡淡的甜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