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七天之后
    ,!

    孙长空在恶魂谷里一住就是七天,这之间他一直和狼裔狼母生活在一起。

    别看狼裔年纪不大,但天生的本能令他练就了一身独立生存的技巧,与他相比起来,孙长空就要显得逊色多了。

    “你看这个,你们人类叫他止伤草,如果在外面不小心受了红伤,把止伤草捣碎敷在患处就能立即止血消肿。还有这个甘草,对于治疗咳嗽有很大的功效。”

    短短的几日,孙长空已经在狼裔的教导之下认识了上百种的草本植物,这些之中有的是疗伤圣物,有的则是见血封喉的剧毒。有了这些宝贵的经验,就算以后一人身在荒山野地之中也不会变成睁眼瞎了。

    作为回报,孙长空将自己的所见所知,一一讲给对方听。而一说到些奇闻轶事的时候,狼裔的眼神当中便显现出异样的光芒,看来他对外面那个所谓的精彩世界已经跃跃欲试了。

    “我来自苍北仙苑,那是一处供人学习修仙之道的世外仙境。在那里有着许多像我这样的修道者,大家吃住在一起,整天形影不离,有机会你真该去见识一下。”

    狼裔满眼期望道:“有很多人吗?”

    “那当然,我想想,差不多有五六千人吧!”

    “我的天啊!那如果我想去你们那里,他们会不会嫌弃我的相貌。毕竟……”

    说罢,狼裔瞅了瞅自己身上的毛发,然后又微微地动了动将自己的双爪,面色显得有些尴尬。

    “这……”

    说实话,像狼裔的这样狼人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不引人瞩目是不可能的。可大家究竟怎么看待他这个异类,就无从得知了。但为了不打击对方的自尊心,孙长空仍然坚定道:“你放心,在我们修道者的眼中,无论是人是兽,都有资格修道成仙,不分贵贱。更何况,你可是来自高贵的吼狼一族,当是这个头衔就足以大家高看你三分,讨好你还来不及,怎么可能看不起你呢。”

    “啊?你怎么知道我想的事情,我并没有说出来啊!”

    孙长空这才意识到自己把心中对于狼裔的顾虑一下子都讲了出来,却忘记了人家根本还来得及说完。唉,想他孙长空聪明一时,却也有失算的时候啊!

    “不要在意细节,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将来如果你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到外面的世界当中看上一看,哪怕是增长些见识对你也是极有好处的。”

    狼裔点头道:“你的话我知道,我也十分相到外面走一走。可眼前情况特殊,时局动荡,那些人对于万恶心虎视许久,如果这个时候我离开的话一定会给他们可趁之机。”

    “你说得也对,不过这么下去什么时候叫个头儿呢!哪怕是我,也只能在这守得一时,长此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我还有自己的事情。”

    孙长空想了想,自打从无妄修罗界出来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再有一段时间传薪大会就要开始了。如果再不快点的话,说不定自己真的要与它失之交臂了。

    “这个你可以放心,虽然我族世代都在守护万恶心,但这种工作不是永远持续下去的。要知道,万恶心的力量并不是永无止境。其实几千年来的守护者都在日夜不停利用自身的力量中和其中的邪念,使其归入到正道之上,为我辈造福。据我娘说,再过不久万恶心就要彻底消失,剩下的只不过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已,就算给了他们也无所谓。”

    孙长空听后大吃一惊,不禁叫道:“那你们还这么拼死护着它干嘛,索性给了他们算了。即便让这东西落到坏人手里,恐怕也兴不起什么风浪吧!”

    狼裔摇头道:“如果像你说得那么轻佻,我爹也就不会惨死了。你有所不知,万恶心中的邪念力道虽然得到了正道之气的同化,但并为消失,只是换了另一种方式存在而已。而在功德圆满之前将它交到图谋不轨之徒手中,那些被中和的能量又会再次出现,危害人间。所以现在是关键时刻,必须要在万恶心完全被渡化之前挡住所有的敌人,不然我族千年的努力都会毁于一旦。”

    孙长空倒吸了口冷气,照对方所说自己更是不能离开了。不然,他岂不成了千古罪人?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烟夜马上就要过去,曙光就在不久的前方。

    “天幕尊府,我等着你!”

    深夜,孙长空与狼裔睡在溶洞之中,而狼母仍然寸步不离地坚守着万恶心,生怕有漏网之鱼潜到这里,盗取万恶心。不知怎的,这一夜孙长空睡得极不踏实,心跳也是时快时慢,好像故意让他不痛快似的。翻来覆去,孙长空干脆站了起来,走到狼母的旁边盘腿坐下。他虽然听不懂狼族的语言,但好在这只不知活了多久的巨狼还能理解人话,想了一会儿他才道:“你们狼裔的父亲有没有过打算,让他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带他出去转一转,让他感受一下人类的生活是怎样的。哪怕他不能与我们融为一体,也算了去了人生的一大憾事。”

    说了孙长空的话,狼母变得很是忧郁,这可能是当母亲的通病。不同于父亲的豁达胸襟,狼母很是害怕自己这个小儿子受到外界的伤害,尤其是人类,更是被她视作极端危险的种群。要不是有之前救场的经历,他甚至不愿让狼裔与孙长空来往。她的想法很简单,宁冤枉一千不错放一个。

    然而狼母又何尝没有发现狼裔的独特之处。他虽是自己所生,但却拥有着与人类极其相似的身体构造,而且还能通晓人语,说得甚至比母语还连贯。这让她不禁有些惶恐,难道自己的儿子真的不属于自己,不属于恶魂谷吗?

    狼母虽然不说话,但孙长空能从他那浑浊的目光之感受到其中复杂的感情。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万一狼裔因为自己的选择崦耽误了一辈子,这么大的责任又有谁能承担呢?

    “好了,我懂你的意思了,明白我给你一个惊喜!”

    说完,孙长空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地方,倒头便睡,好像之前所说的话都是臆语似的。狼母看了一眼边上的二人,不禁吐了口气,接着便又投身到看护万恶心的工作当中。

    第二天清早,孙长空与狼裔便不见了踪影。就在狼母好奇二人究竟去了哪里的时候,一个陌生的身影出现了溶洞的洞口之中。

    见到对方的第一刻,狼母的念头就是:敌人。敌人居然趁基不备来到这里抢“心”了。看不出对方的修为如何,但她心知事有蹊跷,所以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摆出一副杀气腾腾的阵势。就在这时,对方居然开口了:“娘,你在做什么,我是裔儿啊!”

    按理说十月怀胎(狼是两个月),含辛茹苦地将孩子拉扯大,最了解了狼裔的当属他的母亲。然而狼母打量了几个番,确定眼前这个不过是个长相较有特点的人类而已,为何对方会说出这种不和逻辑胡话呢?

    然而就在狼母迷惑无措之际,另一个人出现了。没错,是孙长空。这回,狼母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即跳到那人的面前嗅了一顿,接着她的瞳孔急速收缩,嘴巴微张,显然是受了很大的刺激。

    “不用闻了,这就是狼裔,我不过是帮他修剪了一下毛发而已,这下你该同意让他跟一起出去了吧!”

    “砰!”

    几乎是在眼睛还不没有定住的刹那间,狼裔便被狼母一巴掌击飞了出去。因为没了浓密的毛发保护,才刚露到外面的皮肤禁不住这种打击,其中好几处流下了殷红的鲜血。然而,与身上的伤势相比起来,令狼裔更难受的是心里的挫伤。这回,他好似是一个瘪了的皮球一样,整个人都瘫倒在地上,没了精气神。

    “你在干什么!”

    孙长空拨开面前的狼母,直接来到了狼裔的身边。而这个时候对方的眼中已经湿润,明显是因为之前狼母的一爪所致。孙长空俯下身子,安慰了半天,对方这才好了一些。

    “可能狼母还不太能接受你现在的样子吧!过段时间也许就适应了。”

    狼裔抽泣道“我娘好像很生气,我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我好害怕~”

    说完,狼裔不禁朝远处看了一眼。而这个儿狼母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对着万恶心匍匐膜拜,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现一样。这回,就连孙长空都忍不住想要大骂一顿。这是怎么当母亲的,刚打完孩子就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还是你亲生的不?

    心里虽然这样想,可孙长空并不敢拿到嘴上说。他生怕自己遭到相同的待遇,被这个狠心的母亲暴揍一顿。

    算了,谁让人家的辈分大呢!

    就在孙长空沉吟之际,外面的山谷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异样的喧哗声,孙长空狼裔连同狼母立即警觉起来,好像已经可以预见待会的大战似的。

    “敌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