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万恶心
    ,!

    接着孙长空又问了几个不打紧的问题,狼母也都一一做出了解答。看到这个样子,狼裔也是十分高兴,看来自己的娘亲已对孙长空完全信任了。

    “狼母大人,这是我的最后一个问题了,回不回答全看您的意思。今天我在入谷的时候从那个带头之人口中得知了一种名为万恶心的东西,他们正是为此而来。之前我看狼裔对其相关的信息也是相当谨慎,根本不肯透露半句。您能不能告诉我,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这回狼裔的脸色冰冷如雪,再也不给他翻译狼母的话。他直接走到了对方的面前,神情严肃道:“这东西非比寻常,不但威力巨大,而且还带有一种天生就有的可怕诅咒,谁要是与他增得近了,必会遭其反蚀,轻则大病数日,重则难逃死劫,一命呜呼。你确定,还要知道那万恶心的事情吗?”

    孙长空淡然一笑,随即道:“我孙长空天不怕地不怕,还能被一个所谓的诅咒给唬住。不瞒你说,我这人有一点十分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好奇心相当之重,不把眼前的事情差个水落石出,我绝不罢休。现在你我二人还有整个恶魂谷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都得罪了大名鼎鼎的天幕尊府。这个门派历史悠久,底蕴实力都是相当深厚,光是与那晁春来修为功力相仿之人,就有十二名。在他们之上还有所谓的太上长老,天地双尊。所有高手集合起来别说是一个小小的恶魂谷,就算是攻陷一个国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继续我敢冒犯他们,显然已是将你们看成了自己人。现在的我只是想知道其中的实情,难道这样的要求过分吗?”

    狼裔看着孙长空坚定的眼神,不禁大舒了口浊气,然后才回答道:“好,既然这样,那我就带你见识一下万恶心的本来面目!”

    说远,狼裔伸手一指墙上的浮雕,那是一位不知名的英雄在与群兽血战时候的情景,虽然从雕刻到现在已经渡过了几千甚至上万年的时间,但就算在今日他也能清晰感觉到其中包含着的隐隐气场,令人心生敬畏之情。而就在那个人类的图案之中,一道血色的光芒正在缓慢流动,好像一颗鲜活的心脏,随着呼吸一起一落,甚是逼真。

    “这就是他们要找的东西,也是曾经无数人不惜一切代价想得获得的绝世宝物,万恶心。”

    “这我倒是有些不太明白,是谁给它起了一个如此晦气的名字,为何不叫万福心,万宝心,哪怕是万众齐心也比这个好吧!难道,这里面还有故事?”

    狼裔将心神从浮雕之中收了回来,这才转身向孙长空说道:“那已经不是故事,而是如同神话传说一般只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之中,但谁也没亲眼见证过,更无法考证这件事情的真相。”

    “什么事情,和万恶心有关?”

    “没错,就是万恶心,据先人所说,它的出世背后还有一段令人荡气回肠的感人事迹。这一切都发生在上万年前的初升大陆之上,那时的恶魂谷还处于巅峰时期,恶名昭著,不是存心寻死的绝不会来到这里。然后就在某一天,一个改变历史的男人终于出现了。”

    狼裔抚摸了一下石壁,感受着沉浸在轮廓之中的诸多刀痕,然后才继续道:“无人知道他的名字,可因为他的赫赫战绩,自打出道以来未尝一败,于是大家便称他为无敌。就是无敌的出现,改变了整个恶魂谷内的局势,更将其中数股强大的势力消灭殆尽。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一直都是只身作战,到了后期也只有一条妖狼与他为伴,而那头狼便是我们吼狼之中的一员。”

    听着狼裔的叙述,狼母的目光变得迷离起来。不知多少年前,他的配偶,也就是狼裔的父亲也给他讲过这个故事。然而时光荏苒,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她还在,而他却已不见了。

    “无敌的存在威胁着整个恶魂谷,众多凶兽为了清除这个棘手的煞星,竟然史无前例地联合起来,一起参与他围杀无敌的大战之中。据谣传,那次战斗的地点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溶洞。而通道之上遍布的白骨便是那个时候留下的。”

    孙长空恍然大悟,怪不得这里会有这么多高度风化的骸骨。原来,这都是那位无敌的杰作。听到这里他的兴趣已经上来了,接下来又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无敌固然强大无比,但那些凶兽也是常年沉浸于打杀之中的亡命之徒,为了击杀对方不惜采取人海战术,硬是将无敌的体力一点点消耗了去。最后,众凶兽看似时机,一同袭向他的要穴,然而就在那时异象发生了。”

    说到关键的时候,狼裔突然停住不说了,孙长空赶紧问道:“接下来,那个叫无敌的人到底怎么样了?

    狼裔摇摇头:“虽然无敌的修为超然脱俗,已臻至化境。但面对如此之多的敌人他不是难以一手应付。数不尽的杀招一同击中了他的身体,差点令他形神俱灭。然而就在那个时候,他起了一个谁也未曾听过的秘法,并将在场的所有凶兽连同自己一起封入到一枚拳头大小的石头之中。从那之后,恶魂谷的势力一落千丈,而与之相对应的是,世上多了一块形如心脏的血色晶石,他便是你眼前所见的万恶心!”

    经过了一番倾听之后,孙长空总算大致弄清了其中的情况。只是让他依旧不解的是,这所谓的万恶心又有什么独道之处呢?

    不等孙长空开口,狼裔已经说道:“也许你会想一块破石头能有什么威力,为何会引得天下勇夫竞相角逐,死伤无数。然而,将无敌与众多凶兽全部聚于一处的东西,自然不能小觑,平常人看上一眼便会被其牵制心神,并使自己做出一些出格之事。一个樵夫将自己的内人当柴火劈了,大夫看病的时候将砒霜误混入到药剂之中,使得病人当场死亡。还有许许多多,凡是心念不坚定的人大多都会被其蛊惑蒙蔽,唯有意志坚强到一定程度的人才会幸免。”

    孙长空再三确定自己身上并无异样之后,这才开口道:“话说,你怎么没事。还是说,只要是吼狼一族的子嗣都能例外?”

    “你得没错,因为有那只先祖的庇佑,使得我们对万恶心产生了天然的免疫力,就算与其整天整宿地相处也丝毫不会受之影响。当然,我们也接受上相应的使命,吼狼一族的成员必须承担守护万恶心的责任,使之免于落到图谋不轨的坏人手中,祸害苍生。其实之前的数百年一直相安无事,可就是前段时间谷里接连出现了陌生的面孔,那个教我人语的人类也是那个时候被俘虏的。不过在我看来,他是那伙人之中最最善良的一个,就算自己身为阶下之囚,也并未对我记恨,反而好心地教我发音识字。如果没有他的话,恐怕到现在咱们还只能用手势笔划呢!”

    听远了狼裔的整段补充说明之后,孙长空的眼前豁然开朗,之前心中的迷惑也随之迎刃而解。

    “不过你也不要以为万恶心就这点本事,曾经我族的族人不小心触碰到了万恶心,接着便疯了三天三夜,直到最后一天的傍晚时分才在河边的岩石之旁看到了那人的尸体。人们找到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瘦骨嶙峋,不成人样。唯有让人有印象的就是双臂之上突出的青筋,那是猛药摧动内气急增所致的现象。从那之后,我们便知道了万恶心还有加强个体战力的能耐,但副作用也是相当恐怖。所以除非是特殊情况所迫,否则禁止任何人擅自触摸万恶心,以防引起不必要的死伤。”

    孙长空又看了一眼头上的那枚血色晶石,水中不禁有些骇然。没想到啊没想到,一块小小的石头居然还有么大的威力,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现在恐怕要加上一条,顽石不可乱摸这一条了。

    “我已经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部告知了你。眼前大敌当前,恶魂谷穷途末路,已到了最为凶险的时刻。如果你能天下苍生考虑一下的话,那就请你加入到我们这边,阻止万恶心落于歹人之手,涂炭生灵。我狼裔在这里替整个恶魂谷向前求情了。”

    说罢,狼裔的身体各前一折,直接跪倒在孙长空的面前。见此情形,他已知道自己下不了贼船,只能跟着他们一起浮沉在汪洋大海之中,听天由命。

    “不就是个天幕尊府么,我就不信他们还能闹翻了天。而且,看对方这次出兵的阵势,并没有派出太多的高手。依我看来,只有那个晁春来有些危险,其它人根本不是问题。”

    想到这里,孙长空不禁释然。看来这次的英雄,他是要当定了啊!

    “晁春来,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哦!”

    孙长空坏笑着对着空气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