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虽胜尤败
    ,!

    巨狼的咬合力之大,令晁春来有种泰山压顶的感觉。然而与此刻肩膀处传来的迸裂声相比起来,这些根本微不足道。他的身体一边随着巨狼的跳跃上下颠簸,一边在獠牙的固定之下来回摇晃。要不是经过多年的修炼使得自己的身体硬如磐石,恐怕现在的他已经一分为二了。

    剧痛之下,晃春来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就在众人欲要上前却苦于没有机会接近的时候,他那露在外面的手掌立即挥出数十枚掌印,打得那头雄狼口鼻窜血,面如淤泥一般。然而即便这样,对方仍不肯罢手,反而是在情绪的刺激之下越战越勇,奔走变成了飞跃,好似一只撒欢的家犬一样,丝毫察觉不到其中的异样。

    “你们这群饭桶,还不快点给我把这家伙轰杀掉,难道要看我活活被它吞掉不成!”

    虽然身体被制,但晁春来在众人之中仍颇有威信,被他这么一诈,大家直接一拥而上,竟把身后的狼裔忘在后面。

    “不要伤我爹!”

    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狼裔掀飞了面前的数名侵略者,直接冲到了众人的前方。这时他才看见那个被衔着的人已变掌为剑,并已无上剑法猛烈轰击着自己的父亲。雄狼已有些不支,口中涌出的鲜血已不如刚才来得猛烈。可让他心惊的是,对方头上已被若干剑光贯体而过,但迟迟不肯消失。这让雄狼的意识愈发迷糊,最后竟直接跌倒在地,但虎钳一般巨口仍未松开,晁春来仍不能自由。

    “你这该死的畜生,给我放开!”

    这时的晃春来已完全失去理智。确实再这么下去,他恐怕就要血尽而亡了。想到这里,他将全身的灵气全部集中到被钳制的左手之中,随即一道骇世强光豁然爆发,瞬间产生的高温气流直接将众人逼出数十丈外,根本不敢靠近半分,生怕自己被蒸成灰烬。而在这股不可撼动的能量之前,油尽灯枯的雄性巨狼终于被震飞了出去,多亏浑龙早有准备,将身体盘成一团这才将对方勉强接下。见此情形,狼裔抽了下发酸的鼻子立即向对面跑去,到达面前的时候,他已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真的是生养自己的父亲吗?”

    现在位于狼裔面前的已不是巨狼,而是一头被几乎烧焦的烟色物体,若不是看到胸前起伏的样子,他还以为对方已经没了生命。雄狼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狼裔赶紧探上前去,俯身倾听,然而没过多久,对方便将头一歪,随即仙逝。

    这一次,狼裔再也忍耐不住,滚烫的泪水顺着他的脸颊飞淌下来,落得满地都是。他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像眼前这样哭得如此伤心,就连天地都为此动容,开始下起蒙蒙细雨。

    晁春来虽然逃过一劫,但此时的他仍不能乱动,他只得小心地从地上爬起,雨水已经携着他的鲜血,缓缓流血位于下游的狼裔周围,并于雄狼的尸体混为一体。

    这便是所谓的血海深仇吧!

    终于,狼裔再也抵制不住心中悲怒,让人为之动容的悲鸣随即回荡在整个山谷之中,令闻声者无不伤心难过。

    雨幕之中,狼裔轻声道:“你杀了我爹……”

    那晁春来也是一代名家,这种刚断奶没多久的孩子怎么能唬得了他。打量下对方的身体,他才冷笑道:“我不但杀你爹,我还要灭你全家!”

    “啊!”

    在众人的注视之中,狼裔豁然出击。雨天之中,看不到他的样子,只能见到地上一道又一道溅起的水花。

    一步,二步,十步!

    眨眼之间他已来到晁春来的面前,并挥起屠刀一样的手掌,直搠对方的脖颈。然而,他还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晁春来虽然已身负重伤,但却不是命丧黄泉,他仍能动,而且动得相当灵巧。他先是后左撤出一步,接着又挪动右脚向前反攻一脚,刹那间狼裔只觉得整个身体被人掏空了似的,自己则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飞出去。

    “这不是死亡的滋味吗?”

    闭眼的前一刻,他好像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一袭烟色云装的孙长空。

    孙长空达到的时候,正是狼裔受伤昏迷之际。他就在站在那里,用手在空中一兜,对方那具瘦小的身躯便到了他的怀里。看着对方紧锁的眉头已经痛苦的表情,不知为何孙长空的心中竟是跟着一痛。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孙长空有些讶异。

    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从一个人的手上跑到了另一个人的手中,仅存的雌狼再无保留,直接跳向身后的孙长空,并准备与他同归于尽。作为兽类它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能救回自己的孩子,就算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可怜天下父母心,孙长空当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当雌狼冒犯自己的时候,他并没有动怒,而是以四两拨千斤的巧劲将对方从空中按到了地上,接着便将怀里的狼裔摆到了他的面前,然后做出一个拱手的动作。

    雌狼有些不敢相信,他没有想到印象之中穷凶极恶的人类居然会这么好心地将孩子送还给自己。然而,它已敢再多做迟疑,直接张嘴衔起了狼裔。然而不同于雄狼与晁春来拼死一战时候的样子,她的力量很轻柔,轻得几乎不被察觉。想来,这是她多年不断的反复尝试之后才总结出来的生活经验,一般人根本做不到。看着眼前的狼裔熟悉时候的样子,那头雌狼竟淌下两行热泪,神情颇为复杂。在孙长空的意识之中,狼这种动物是相当薄情的,情况特殊的时候,它们甚至可以亲手残杀自己的崽子。然而今天,他终于看到了狼类慈爱的一面。

    “好了,你照顾好他,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雌狼好似明白了什么,叼着狼裔几步腾跃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之前的侵略者刚要上前追击,孙长空却已站到了他们的面前。

    然而,不等他开口,晁春来已经抢先开口道:“你是哪来的混小子,识相的速速让开。耽误了本尊的大事,小心要你狗命!”

    孙长空瞅了瞅周围,然后略显疑惑道:“除了你这这只乱咬人的家犬,我可没见到第二条狗。”

    晁春来气得直打哆嗦,要不是肩上的伤口,他早已出手让对方好看。

    “你知道我们是哪来的吗?”

    孙长空淡淡道:“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得讲道理,是不是?判官勾人性命不还有本生死簿作为凭证吗?你擅闯别人家中,这算哪门子的道理。”

    晁春来被孙长空的一番话气得哈哈大笑,缓了好久才道:“我天幕尊府办事也有道理可言吗?”

    孙长空一愕,他确实没有想到这帮人的背景这么强大,而且看这人的模样在府中的地位定然低不了,要不然也不可能让这么多人为他鞍前马后,惟命是从。不过越是这样,他越是不能露怯,不然今天的事就没完没了了。

    “天幕尊府?呵呵,听起来有点意思。”孙长空强颜装笑道。

    “怎么,难道你还想凭一人之力挑战整个天幕尊府吗?”

    孙长空环视一圈,随即将目光定格在中间的晁春来身上,森然道:“整个天幕尊府不敢讲,可就凭你们这几个老弱残兵,虾兵蟹将,我还是相当有自信的。不信,咱们就试试!”

    说话之间,孙长空身后豁然升起一轮娇阳烈日,照得人们根本无法与之对视。晁春来本就有伤在身,被这突来其来的强光一刺,立即旧伤复发,伤口之中还有丝丝烟气飘然而出,竟是金光被生生灼伤了。

    “这……这是什么力量!”

    晁春来活了五六十年,还没见到哪一门开学功法能像眼前的年轻人这样只凭灵光就能引动伤势的。越想越怕,他觉得自己居然看不透这小子的修为,更不知对方还隐藏着怎样惊世骇俗的强大武学。想到这里,他竟开天辟地头一回有了败走的念头。自尊固然重要,还生命更加可贵。没有了命,一切荣耀都是虚名。

    孙长空装神弄鬼地将手掌微微攥起,实际上却是偷偷地收敛起体内光明迦楼王的的力量,使其看起来好像真的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中一样。这下,晁春来是彻底傻眼了。

    “好小子,算你狠,咱们走着瞧!”

    即使是逃跑,晁春来也不想大失风度。只见他先将大袖一甩,然后假装出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接着才摆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最终才扬长而去。看到了带头的都跑了,那些作小的哪里还敢继续逗留,这里可是恶魂谷,据说夜晚经常有恶鬼出没,阴森恐怖。要不是有任务在身,就算拿八抬大轿请,他们也不想来到这个鬼地方。于是,人们像倦鸟返林一般呼啦一下子皆数散开,除了少数地几具尸体留在地上之外,便再也找不到侵略者的踪影。

    看着这些可怜的人们,孙长空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好同生共死的兄弟,怎么遇到事情之后就各奔东西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