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双狼
    ,!

    身受钻心箭的侵害,但熊罴仍显露出超乎想象的强壮体格,即便是血流如柱的情况之下能仍未昏死过去,只是嘴边流出了大片的口水,显然神智已经不清了。

    见此情形,带头之人乘胜追击,飞身来到对方面前,扬手便是一记地动山摇的惊人掌力。终于那只巨熊再也支撑不住,庞大的身躯竟好似一片残叶一样,顺势向后飞去,撞断了不知多少根树干之后才在极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这下,众多野兽更是慌了。大到象犀,小到鼠蚁,疯了似的不断冲击着包围圈,欲要在上面强行撕出一道缺口。可这些侵略者相当坚韧,任它们如何努力都难以成功,只能让他们稍稍后退几步,旁边的火力立即辅助攻上,直接将好不容易形成的突击之势又生生逼了回去。这个进程当中,不少野兽因为躲闪不及被前面体型硕大的同伴当场踩死,有的则因为连番刺激干脆躲到一边瑟瑟发抖,显得极其可怜。就在众多野兽即将面前来顶之灾之时,数道狼嗥改变了眼前的整个局势。

    不知其中的缘由,可那些野兽在听到狼嗥之后竟纷纷安静下来,不突围了,也不发抖了。这样一来,那些手持火器的侵略者不知该进还退,只得留在原地等待对方的下一步行动。然而就在这时,他们发现位于恶魂谷之上最高的一处平台之上,竟然出现了两道烟影,远远看去就像两只狗。可据其周围的参照物判断出来的身形,它们至少要比寻常的猎犬大上十来倍,单是脑袋就能堪比一扇窗户大小。这样是让它们来到近处,岂不成了两座小山?为首之人同样看到了这一幕,然而就连他这个身藏不露的高手也不得不向后退后几步,以防对方偷袭强攻。他不认为自己有实力一定能击败二者。甚至在那之前,他便有可能已经成为了它们的盘中大餐了。

    “不要慌,用第二套方案,快!”

    在那人的指挥之下,众人又从地上掏出数枚拳头大小的烟色珠子,随手将其扔到身边的各个方位之时,眨眼工夫已经遍布了眼睛所能见到的所有区域之内。那些野兽当中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居然用头去拱那些烟色珠子,只听几道剧烈的爆炸声之后,那些愚蠢的家伙已经当场丧命,尸无完尸,死状异常惨烈。见此情形其它野兽再也不敢再次,只得远远地看着这帮丧心病狂的人类,一点一点向他们围来。

    与此同时,高处的一头巨狼突然低下头来向旁边的位置处轻哼了几声,接着一道烟影便从平台之上窜了出去,侵略者再想阻止已经太晚。而且就在这个时候,两头巨狼居然在同时冲了下来。他们的目标相当明确,直指前方的带头之人。

    别看巨狼身形笨拙,实际上灵敏至极。带头之人看到双方攻来之时,立即向旁边空地之上跳去。然而,就在他以为自己平安无事之际,身在空中的双狼居然急转向,扭头再次掠向自己。这下他已退无可退,只得全力应战。

    “少看不起人,畜生们!今天就让你知道我一下我天幕尊者的厉害!”

    如果孙长空在场的话,他一定会为此人所说的话而顿感五雷轰顶。袭击恶魂谷的不是别的势力,居然就是初升大陆这上赫赫有名的天幕尊府。而眼下与双狼正面迎战之人,正是当初凭一人之力呵退陈世杰等人的天幕尊者之一晁春来。

    晁春来作为天幕尊府的十二尊者之一,曾为门派立正地汗马功劳,修为在十二人之中位居中上流,算得上是一名出色的修道者,峥嵘数十载,单是死在他手中的亡魂就得以千计数。这里面还包括若干好手名家,旱湖派掌门人陆渔就是死在他的满面春风掌法之下。

    经历了这么多次磨砺,现在的晁春来早已是今非昔比,功力大胜从前。就算自己初出茅庐的时候都没怕过什么,现在已经名满天下的他还有什么可畏惧的呢?想到这里,他立刻施展出独门身法,春去归来方步,并且蓄力于掌,两只手上立即碧若翡翠,好像刚刚吐出的春芽一样。

    “满面春风!”

    此掌一经摧发,天空之中的阴霾登时消失不见,两只巨狼的身体也随之陡然一滞,竟悬在了半空之中,进退不得。然而就在此时,剔透犹如春水一般的浑厚掌风已然抵至,一左一右刚好击中二者的面门。

    “轰轰!”

    说也奇怪,晁春来的“满面春风”掌法偏乖异常,被他打中的目标,中掌的地方竟会出现像嫩叶一样的娇艳,就连吐出来的血水也被一同染成了绿色,仿佛中了极剧的猛毒。然而,那两头巨狼体格实在剽悍,即便正面挨了对方一掌,仍然毫无阻碍,起身再次向对方奔驰而去。

    心知面前的双狼是众兽之主,晁春来不敢有丝毫懈怠,随即身为流光翩飞于众人之间。而那双狼似是有未卜先知的预知能力,竟在对方落地之前先行来到对方即将到达的位置,并蓄势待阵。晁春来一看心叫不妙,双臂一振欲要就此折返。然而那两头巨狼行动属实是快,不等他停下身体,已被二者迎头赶上。狼类的攻击方式很单一,除了撕咬就是息的兽爪,而现在它们所施展的便是最简单也是最为有效的兽爪突袭。

    晁春来被一前一后两头巨狼夹在中间,根本无法抽身。于是他索性气沉丹田,将体内灵气全部聚集到各大穴道之中,以作的反震之用。然而不知怎的,那两头巨狼的力量十分诡秘,就能在不触动他体内的暗桩之下直接攻击到自己的身体。这一刻,他觉得腹里的肠子都要被生生挤出来似的,张口便喷出一道血箭,脸色立即煞白无色。

    “妈de,给我炸!”

    这下,晁春来再也淡定不了,口中“炸”字一出,落在地上的烟色珠子竟好像被灵魂附体一般,一同向那两头巨狼射去。就在众人以为二者必死无疑之际,一道风啸奔腾而来,刚好挡在双狼跟前,将那些烟色珠子悉数拦前。于是乎,那些烟得发亮的珠子如释重负地纷纷引爆,恐怖的轰鸣声就算身在数十里之外也能清晰感应。

    “这是!”

    孙长空感受着身前传来的层层余震,不禁脸色大变。他已极力加快脚程,可这里岔路太多,想要找到来时的地方相当困难。好在根据爆炸的威力与声音判断,恶魂谷已经距他不远了。于是,孙长空干脆施展烟羽直接跃入到天空之中,希望从那里看到一些战斗的硝烟。

    “在那里!”

    果然,孙长空向前一望,在距离他不到十里之外的地方之让竟真有一道烟烟缓缓腾起,那烟龙的规模可以大致想象出之前到底发生了怎样可怕的交手。不知,谷里的狼裔怎么样了。

    “小子,你可要挺住了啊!”

    硝烟散尽,众人包括晁春来一齐看向爆炸的中心,然而一幕令他们瞠目结舌的现象发现了。

    不知何时,他们的面前居然出现了一条巨大无比的蟒蛇。看那体形,就算生吞下一座塔楼也毫无费力。晃春来不禁想到,如果在场所有人加到一起,够不够它吃上一顿呢?

    不过这些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条蟒蛇在承受了所有火药之后竟然一点也没有受伤,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就是镶嵌在体表之上蛇鳞,此时正呈现出鲜血一样的颜色,那是在短时间内被高温烘烤所至,外面上看起来并未大碍,但火毒已经趁机入体,并且侵蚀着体内的器官组织。好在浑龙的基数太大,再多的热量分散到数尽以万钧的身体之中也没了脾气,不一会便化作一道道白气蒸出体表,再也没有异样。

    “好家伙,居然会找救兵了,不过,你以为凭你们三只畜生,就是我们三幕尊府的对手了吗?做梦!”

    晁春来猛然撤身,后面的随从立即拥上前来,手中火器疾发,这些看似不经意的攻击打在身上虽不致命,但仍让双狼与浑龙节节败退,一路其中一头母狼的头上还被削掉一耳,流出殷红的血浆。就在众人将注意力都集中在面前三者身上的时候,一道弦外音飞扑而来,落地之际已经接连放到数名侵略者,而自己则掉入了巨大的包围圈之中。

    狼裔,居然是狼裔,他居然狐身犯险,为化解侵略者的攻势直接跳到了人群之中。当众人将视线都投向他的时候,他居然开口道:“不……不许伤我爹娘。我的朋友说过,握手是友谊意思,我们握手!”

    说着,狼裔真的伸出手,想要去牵面前的晁春来。后者先是一愣,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极其张狂。

    “哈哈,这个时候你和我谈友谊。那好,把万恶心交给我。只要交出它,我们永远都是朋友。”

    狼裔的眼神之中闪出一丝金光,随即道:“真……真的?”

    晁春来像一个孩子一样,重重地点了点头,显得相当正式。

    然而就在二者对话之际,双狼之中的那头公狼已经率先跃出,一步便来到晁春来的背后,张口就是一记撕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