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与狼为伍
    ,!

    因为有烟色灵气加持,所以现在的孙长空就好像披了一件通身的长袍一样,走在幽暗的山谷之中也没感到有什么不妥,反而被微风吹拂在身体之上,格外清爽,一扫之前的湿热感觉。

    “你居然是狼族的后裔,我还真有点不敢相信。”孙长空轻声道。

    狼裔没有说话,与对方的距离也保持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好像生怕他伤害自己似的。

    “你很害怕我?”孙长空继续道。

    “不,只是爸妈让我小心外面的人,他说你们是魔鬼。对付你们,必须用獠牙和利爪!”

    听了对方的话,孙长空不禁看了一眼对方双手,发现他的手掌和人类的不太一样。前端还算正常,可手指部分明显比自己的长了一截,目标大概有五六寸长,指甲也比常人的厚实了许多,这避免了在平时的攀爬行动之中受力折断。不过这么一看,这就好像一把分叉的尖刺啊!要是被他戳中,恐怕伤口的样子将会相当丑陋。

    “呵呵,其实人类没有你们想象的那般可怕,我们之中也有不少好人。”

    狼裔想都没想便问道:“像你一样吗?”

    孙长空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不知自己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说实话,还是哄骗对方,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事情。

    “最起码,比我善良的大有人在。”

    “哦,是这样的啊!你是好人,我看见你保护自己同伴撤离时候的样子了。你能那样不顾自身安危地冲在前面,就一定不会是个太坏的人。”

    孙长空苦笑,原来对方只看到了后半部分,却没见着自己大杀四方时候的样子。不过说来也是,他与薛氏姐妹和黄起凤本来就是萍水相逢,充其量就是和他们有些暧昧的经历,再无其它联系。为了他们能够和陈家少主公开为敌,恐怕也只有他孙长空干得出来了。

    “你从出生到现在,就一直生活在这里吗?”

    狼裔点了点头:“最近几年爸妈才敢让我接触外面的世界。不过,你们人类的情感太过复杂,一时之间我也理解不了。”

    “看你说话这么流利,是谁教你的?难道,你的狼族父母也谙熟人语?”

    狼裔无奈的摇摇头:“我是族里特殊分子,只有我才能像你们人类一样正常发声,这都是我从被抓来的人类口里学来的。”

    “哦?那他人呢?”孙长空不禁道。

    “前两天爸妈饿,就顺道吃了。”

    孙长空咽了下口气,心道这些兽类还真是没有人性,好歹也是你们孩子的一师半父,怎么能说杀就杀呢!不过想想也对,他们与人类的关系还仅仅停留在捕杀与被捕杀的关系之中,说白了就是互为天敌,谁又能和自己敌人和平相处、称兄道弟呢?

    “不过那个人和你一样,也是一个善良的人,他也说过和你相同的话,人类也有好人,也有坏人,关键是要如何区分。我问你,这回我区分对了吗?”

    狼裔突然停住脚步,回身看着后面的他。孙长空一愣,面色微苦道:“对了,对了。”

    虽然对方的面部肌肉和人类不尽相同,但可以看出,现在的狼裔还是相当高兴的,他的脸角像人类那样微微向上翘起,虽然不太雅观,但至少可以称得上是在笑。

    “好了,从这里出去一直向前走,看到有条河就就沿着河边走,差不多半天时间就能找到人烟的地方。我只能送你到这了,接下来的路你自己走。”

    孙长空突然伸出一只手,莞尔道:“来,过来!”

    狼裔有些不太明白,而且现在的他对孙长空还有些忌惮,只敢一步一步向前挪动,随时做好逃跑的准备。

    “不用害怕,把手给我!”

    看着对方清澈的双眼,狼裔终于鼓足了勇气,猛然向前走了几个大步。孙长空见到后立即握住对方的手掌,满面笑容道:“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这是……”狼裔有些困惑。

    “这是人类的礼仪握手。以后你要是见到了活人,就可以和他们这么套近乎。”

    狼裔听后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这时,孙长空已经松了开手,一边倒退着向后走去,一走挥手道:“这是道别的意思,咱们以后有缘再见!”

    看着对方越来越小的身影,狼裔的心中竟浮现出一股奇怪的情感。现在的他也许还不知道,其实这就是所谓的愁绪。

    离别的愁绪。

    “握手,礼仪,挥手,道别。”

    狼裔看着自己那双修长的手掌,反复不停地念道着,若有所思。

    回归的感觉总是那么愉快,就像小时候从田里返回家中的时候一样。每每看到家门口正在忙活做饭的母亲,他都会快速跑上前去,然后抱着对方的大腿,一顿腻歪。转眼十多年过去了,他已不知道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看见二老,他们现在过得还好吗?

    “好!这次回到仙苑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家看看爸妈!嘿嘿,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他们一定高兴坏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当初他们狠心将自己介绍到苍北仙苑之中,拜师学艺,只希望他将来能够出人投地,就算成不了什么名师大家也可以造福一方,何乐而不为?只不过,他们二老忽略了,这样一来他们就丧失了许多享受天伦之乐的机会。有的修道者甚至来不及见自己父母最后一面,对方便撒手人寰了。孙长空当然不想做那种后悔事,他要及时行乐,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就在孙长空沉溺于这些人生感悟的时候,几道依稀的人语引起了他的注意。

    “喂,好了没有,再不快点,大部队都到了!”

    “着什么急,有尊者他们在,这次进谷一定万无一失。”

    这时一个人提着裤子从草丛之中走了出来,头上还有刚刚大解之后流出的汗水,看来刚刚才经历了一番不小的战斗。

    这时,守在外面的人迎了上去,一边拉着他一边埋怨道:“什么万无一失,一会儿清点人数发现少了你我,咱俩都得玩完。再说,恶魂谷是什么地方,里面可都是灵识极高的猛兽,听说已经有进化成人形的妖兽出现,实力不可小觑。不然,为何这次会出动大部队,更让尊者打头阵,快走吧!”

    说着,二人小跑着从一旁的小道向前方跑去,刚好掠过边的孙长空,没有被他们发现。

    “恶魂谷……就是刚刚那个地方吗?这些人又是做什么的,说得好像要打仗似的。”

    孙长空本想撒手不管,一走了之。可没行几步,他的心脏居然“噗通噗通”剧烈地跳动起来。孙长空也遇到过不少的大事异变,可没有哪一次像眼前这般令他心神不安。可回过头,看看那两个人已经没了踪影。他索性踢了下脚边的石头,悻悻道:“走都走了,还管什么。他们是死是活与我何干!我挨打的时候,怎么没人帮我出头?真是的,孙长空啊孙长空,你就是命贱!”

    孙长空刚要继续前行,却发现手上竟被绊了一下,摊开手掌发现那是一根毛发,一根动物的毛发。

    “一会进去之后,不要管那两头狼,只需专心对付那些虾兵蟹将就行!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好!我们进谷。”

    恶魂谷的一端,一队整齐的人马浩浩荡荡进入其中,这让原本就十分静谧的山谷之中又增添了几分瘆人的寒意。为首之人突然止步,并让后面的人一齐停下,接着他轻声道:“动手!”

    只见那上百人手里立即多出了一柄奇怪的兵器,那竟是一些小型的火器。几乎在同一时间,五彩斑斓的各色火光随即喷射而过,立即将整个恶魂谷照得如同艳阳坠落一样,刺目不说,就连这里的温度也提升了不少,这让许多潜藏在暗处的生灵再也忍耐不住,纷纷从丛林之中逃窜出来。

    这下子,恶魂谷里立时热闹起来。会飞的会跑的,就连水里游的也从地上钻了出来,赫然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看到这一幕,那些人哪里还敢淡定,立刻使出平生所学,攻向这些无辜的“原住民”。

    这些入侵者虽然经验有限,但手段却是异常犀利,他们有的使刀,有的用箭,看似杂乱无章,其实暗藏玄机。那些头脑单一的兽类还没冲到他们面前,便被纷纷格杀,有的身上甚至有好几处致命伤,死状异常惨烈。

    危难之间,丛林之中又传来几道巨大的声响,抬头一看居然是之前袭击孙长空的那头熊罴。可能是因为孙长空的重掌所致,现在走起路来都一瘸一拐,要不是现在气氛严峻,看到的人还真想好好嘲笑一下对方。

    不过,看似愚蠢的巨熊,身手却是异常强悍,甫一出招便扫倒了一片敌人。那些被击中的人,有的面目全非,有的四肢残缺,已经丧失了基本的战斗力,再无威胁。看到这里,熊罴又向更远处掠去,谁知就在这时几道箭羽穿过众人,直接射到了它的身上。

    “哼,任你再怎么强悍,这痛入骨髓的钻心箭你也承受不起吧!”

    那位带头之人忽然诡异的一笑,接着那些插在巨熊身上的箭簇便发疯似的转着圈地向内部钻去。熊罴就算再怎么皮糙人肉也受不了这份剧痛,当即跪倒在地,身上立即射出红色的血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