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恶魂谷
    ,!

    那条森蚺到底有多大?曾经在珍兽府上见到的三目蛟大吧?眼前这家伙至少比它还要粗壮一倍有余,而且一眼根本忘不到头。孙长空只觉得,目光所极之处,都是这厮的身体,自己似乎已经被它团团包围了。刚才还好好的,这么大的怪物怎么说出现就出现,难道,它还懂得隐身遁形不成?

    “块头大就想唬人,你以为我孙长空是吓大的啊!去你的吧!”

    孙长空身体猛然向前折去,而那森蚺反应更是飞快,不等他落到地上,已经探着脑袋将其去路死死挡住,不让他趁机如意。孙长空心道,好你个不长眼的东西,大爷已做出让步,你居然还咄咄逼人,既然这样,就不能怪你孙大爷出手无情。当即他的手中再现刀光,一道好似能开天辟地的巨型刀气殃然降落。他自信这一招下去,足已让对方当场蛇头落地。

    “咣~”

    强大的冲击之下没有鲜血四溅,也没有尸肉横飞,飞出去的只有一个身影,孙长空。

    他足足翻了三十六个跟头才勉强在烟羽的帮助之下停住脚步,然而他的手掌已经肿胀,而且看样子伤势不轻。要知道,现在孙长空的一记手刀,已不惹于一些上乘兵器的威力,虽不及冰魄、琳琅,但要切入血肉之躯当中还是相当容易的。可那条森蚺不知是何方妖物,身上鳞片竟比钢铁甲胄还要坚强数倍,这让孙箜的断浪刀劲全部反弹了回来,硬是挫伤了自己。孙长空欲哭无泪,这就叫自作自受。

    “疼疼疼!这长虫好生厉害!”

    一看双方实力根本不对等,孙长空也不是傻子,当即选择避其锋芒,转身向后方逃去。然而那森蚺不依不饶,追得他屁滚尿流,险些滑倒。不一会,他已跑入到一条死路之中,而对方已经将来时的路口完全堵住。只要他敢过去,对方便会立即将其一口吞下。

    孙长空回想一下当初在无妄修罗界中的日子,不禁甚是怀念。如果有无欲无求小德子关春雷在场,恐怕就是眼前这条大蛇也要退避三分吧!

    “哎,虽然恢复了人类的面目,可在无妄修罗界里积攒的力量也随同消失,永远留在了那里。哼,如果让我重新恢复到兽人状态之下,看我不把你……”

    说到这里,孙长空突然想到之前使用无二真经图时的情景。难道,自己手部鹰爪化,与无妄修罗界内的特殊灵气有所关联?

    大胆的猜想令他混身热血沸腾,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当无二真经图摧发到极致的时候,自己是不是就可以重回兽人之躯了呢?

    “管他呢,试试再说!”

    孙长空吹了一下额前的长发,身体随即化为一道烟色流光,直射面前的巨大森蚺。然而,他还是低估了对方的速度,就在即将来到对方身体的时候,他的眼前忽然一晃,接着那道参天般的身体便消失不见了。

    “跟我比速度,走着瞧!”

    这回,孙长空已经下了血本,在烟色灵气的摧发之下,烟羽的规模立即壮大三倍又有余,中间的本体已经小到几乎可以完全忽视,看上去略显单薄。但孙长空并不在意,他要得就是这种效果。

    “来!”

    虽然仅有一个字,但孙长空似乎耗费了所有的力气,接着空间之中竟被无数细小的烟色火焰所遍布,那是烟羽经过的痕迹。他竟然用自己高度移动的身体,编织成了一张硕大无比的火网,铺天盖地地落向下方的空间之中。果然,那条森蚺再也坚持不住,终于显出了原形。孙长空大呼了口气,原来这家伙真的能隐形。

    虽然凭借自己的烟色火焰确定了对方的行踪,但现在的大蛇仍处在半透明的状态之中,就算仔细察看也只能大概看出一些轮廓,孙长空顿时了然:原来这不是隐形,他不过是像变色龙一样改变了自己的肤色而已,所以就算它演得再怎么逼真,也真看出一些破绽。不过要不是烟焰的地毯式攻击,恐怕他还真寻不到呢。

    “嘿嘿,既然这样你就别怪我无情了,飞鹰伏魔手!”

    孙长空突然举起右手,只见无数烟色灵气攀延而上,将之幻化成鹰爪模样,只是个头略大一些,与他的身材不太相符。然而,在这个时候,威力要比美观重要一万倍,再浮华的招式没有杀伤力只能算作花拳绣腿。显然,孙长空不是那种人,所以同样的招式在他手里使出来都要凌厉三分。

    鹰爪化形之际,孙长空出动了,而且一经出手便引得山谷之中狂风怒嚎,叶飞如镖。突然间,所有的气流都归到了一处,那就是前方那条逶迤的巨蚺,他甚至可以相信到待会撕破蛇鳞之时迸溅出的耀眼火光。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瘦弱的身影出现了。

    “别……别动手!”

    孙长空将几乎都俯冲下去的身体愣是停了下来,差点因此震伤了内脏。他本可以不听从对方的话,但不知为何,他就是鬼使神差地止住了。

    当然来者也有他的特殊身份,她便是孙长空一路追随至此的野人孩子。

    “呵呵,你让我好找!”

    孙长空缓缓落到地上,确定那条森蚺再无威胁,这才走向那人的跟前。因为对方所在地势较高,他只得仰视道:“喂,你跑什么跑,我又不杀你!”

    那个孩子摇了摇头,并用相当笨拙的口齿说道:“我有事在身,不能耽搁。”

    “什么事?就是为了那具尸体?你要的话,凤鸣城里还有很多。”

    “不,一次一个就够。”

    孙长空愕然,不知对方在说些什么。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那孩子又把气息鼓足,然后才一字一句道:“我说爸妈一次吃不了太多,一个人就够吃的了。”

    这下,孙长空彻底傻了。

    “父母”“吃”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难道,这孩子的父母吃人吗?难道,他的父母就不是人了吗?如果是的话,人为什么会捕食自己的同类呢?

    “你可不可以带我去见一下你的父母,他们是不是生了什么怪病,好端端的吃什么人肉。”

    这回,孩子的态度十分坚决:“不行,趁浑龙大叔没有生气,你赶快走吧!”

    孩子看了一眼远处的森蚺,目光之中竟有一丝不忍。

    “浑龙?你说的是这条森蚺吧?我可没看出来他哪里长得像龙。”

    那条森蚺似乎听见了孙长空话,立即调转过头来,直接窜到他的面前,张开深渊般的巨口。令孙长空意外的是,对方的嘴里没有信子,却又一口锋利的细碎獠牙,个个都有长刀大小,这样是被不小心刺中,就算不被毒死,也要被其活活捅死。

    “浑龙大叔,你就放过他吧!我见过他,他不是坏人。”

    孙长空心中一惊,心道这小子怎么会为自己说起好话来,难道他真的了解自己的秉性不成?说实话,连他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十足的卑鄙小人,而对方又何出此言?

    经过了一番讨好,那条叫浑龙的森蚺终于打消了念头,随即没入幽深的丛林之中,没了踪迹。

    “其实浑龙大叔也很可怜,他本应该可以化升为龙的,可怜跃入龙门的时候出现了偏差,被一道天雷击中,重落人间,因为灵气逆行,原本化龙的异变竟转向了蜕蛇之路,最后才会成为现在的这副模样。”

    听了孩子的讲解,孙长空这才明悟,这么说来对方的来头相当不小啊!可奇怪的是,这么厉害的角色为何会委身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山沟子里,难道它有什么难言之隐。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不能带我去你父母那里。兴许,我能制得了他们的怪病。”

    孩子仍然相当坚定,只是语气比刚才平缓了许多:“他们的病你治不了。”

    “哦?这么说你知道他们得了什么病。”

    “是的。他们的病所有的人,动物,甚至全部生灵都会得。”

    “那是……”

    孩子的眼中略显浑浊:“他们得的是‘老’病。”

    孙长空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孩子看着年纪不大,说起话来怎么这么晦涩。是这人在深山老林待多了不通人语,还是说自己才学有限,能以理解其中的隐意。

    “我的父母老了,一般的食物已经不足以满足他们的需要。只有人,你们人类的血肉,才能让他们重拾活力。”

    “我们人类?难道你们不是吗?”

    孩子第三次摇头:“我当然不是。”

    “那你是什么?”

    “我是狼的后代,我就是狼裔!”

    孙长空瞳孔猛然收缩,随即将目光投现面前的这位古怪的长毛野人。果然,在对方的提醒之下,他发现这人与狼类有那么几分相像,细长的兽瞳,突出的颧骨,狭长的下巴,尖而挺的双耳,还有那隐藏在左右两侧平时不易发现的四颗獠牙,加上那一身浓密的毛发,孙长空这下不得不相信,对方确实是狼的后裔。

    可他又为何那么与众不同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