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狼之后裔
    ,!

    为了不被眼前的乱象扰乱心神,孙长空缓缓闭上双眼,只凭自己的双耳判断对方所在位置。而正如他所预期的那样,即便不通过视觉,他只能清晰分辨出对方的位置,只是现在那东西的速度实在太快,自己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将之一举拿下,所以迟迟不肯出手。不过好消息是,对方似乎比他更加心急,此刻的它已经按捺不住,一边围着他来回绕圈,一边向他逐渐接近,从之前的二丈之远已来到现在不足六尺的范围之内。孙长空心道:机会来了。

    到了这个地步,孙长空有自信,就算公凭自己的气场也足以叫对方先败一局。于是,他沉气丹田,然后瞬间将之提升到极致,一时间位于他身上的上亿毛孔之中全部释放出凌厉的气劲,直接将方圆五步之内的所有杂草全部割断。与此同时,孙长空发现在自己左前方的位置匍匐着一道烟色的魅影,正是它让自己一直忌惮不已。

    当恐惧的本体真正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就算对方再怎么可怕,人们也能欣然接受。孙长空也一样。之前没看见对方庐山真面目的时候,他的心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敬畏。而到了现在,他已无所顾及,一心只想着如何将之格死在此。

    “敢吓你孙大爷,看我不披了你的皮!”

    孙长空的心刀都已经架到了对方的脖颈之上,可他突然止住了,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对方竟是个半大的孩子。这孩子生得尖嘴独居腮,瘦骨嶙峋。可最令他惊奇的是,对方的身上居然长着如同猿猴一样的浓密毛发,这难道就是传说中未能完全进化成人形的史前野人?

    平复了激动的心情,孙长空才故作严肃道:“你……你是哪来的!”

    那孩子咕噜着浑圆的眼珠,想了一会,才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饿……”

    孙长空一听,原来这家伙通人语啊,于是便放开胆子继续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有人指使你这么干的?”

    对方又想了一会,仍指着自己的嘴巴含糊道:“饿,我饿!”

    “你……你是不是只知道吃啊!真是……”

    孙长空不经意地看了一眼之前队被被绊倒的地方,那截身体居然还在。他连忙探上前去,拨开草从一看,眼前的景象让他差点呕吐出来。

    那是一块人类的残骸,看穿着应该是陈家的护卫。他怎么会到这里,又为何落到死不全尸的惨状,难道……

    孙长空猛然向后看去,却发现那个野人孩子竟不见了踪影,接着他只觉得身前一阵劲风扫过,当他再正过头来的时候,那半截尸骸竟也诡异地不见了。

    抬头向前望去,只见天地的交汇之处,草丛中间竟有一道鬼影正在飞速奔驰,那不正是之前的自己所要寻找的人吗?

    “好家伙,跑得真快!不过,想逃出我的视线,你那是白日做梦!”

    孙长空气息急提,身前立时升起一道无源清风,将其托到半空之中,飞似的像向方行进,根本不受地势所限。反观那个孩子,虽然身手敏捷,堪比猎豹,但因为沿途之上的苇草阻碍,速度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渐渐地被孙长空追了上来,眼看两者间的距离已缩短到十丈之内,而且还在不停地拉近,要不了多谢就能迎头赶上。

    而直到现在,孙长空才发现对方的身上还带着一枚重物,居然就是那具残缺的尸体。逃命的时候,他带着个累赘做什么,难道那是他的战斗储备不成?想到这,孙长空越来越看不懂,于是加紧步伐,想要上前一探究竟。然而就在这时,异象发现了。

    孙长空的脚下再也没有陆地,下方竟是一处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而他已冲入空中,眼看就要向前折去。不远处,那个野人孩子居然机智地抱住了边上的一根山松,将自己悬挂在半空之中,咧着大嘴,露出洁白的牙齿。

    他是在嘲笑自己吗?

    孙长空稍一深想,便立即火冒三丈。长这么大,只有他戏弄别人的份儿,还未曾有哪个孩子占个他的便宜。今天,自己居然被这看似呆头呆脑的野人摆了一道,于情于理他都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不等对方做出反应,他已在空中连踏三次虚空,硬是从悬崖之外跳了回来。

    那个野人一看他身手不凡,于是立刻用牙齿咬住那具尸体,两只向石壁上一扣,自己竟如同壁虎一样自如地在峭壁之上游走起来。

    “嘿!好有意思的家伙!”

    刚刚还被气得七孔生烟的孙长空被对方神奇身手搞得怒意全无,心神一动,他的背后已经生成烟羽,将自己停在了半空之中。

    “我倒要看看你能逃到哪里!”

    虽然是身处绝壁之上,但野人孩子的速度仍然很快,甚至比常人在地面奔跑还要强上几分。孙长空跟着他,穿越了大半座山体,又掠过了一条山泉,一路下到山谷之中,这时日头已经爬到了半空之中,他这才想到自己已经一宿没有合眼,此时困意突生,差点撞到一枚突出的岩石之上。但因为注意力随之分神,烟羽焕然消失,孙长空只得落了下来,站到了一处高地之上。

    “这孩子的体力也太充沛了些吧!跑了这么长的时间,难道他不觉得累吗?对了孩子,他去哪了!”

    孙长空围顾四周,发现对方已经无影无踪,这时再想找他可就困难多了,先不说这里潜在的凶险,就算一点一点的找恐怕也得消耗个一晌半日的。自己许久没有休整,再这么下去恐怕要体力不支了。

    “光顾得跟踪,结果连来时的路都没记住。这要回去又不知什么时候了,不知道薛菲菲与黄起凤他们怎么样了,应该已经通过跃离法阵去往登高城了吧!”

    略作沉吟,孙长空心想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干脆自己先在这里歇歇脚,稍带着看看周围有什么可以捕猎的野味。哎,出门在外就是这样,没人照顾,只能自己心疼自己。

    说来也奇怪,孙长空一路走来,别说野兔了,就连只麻雀也没看见。难道这里是一座死地不成,可那个孩子为什么偏要回来此地?

    “这都日上三竿了,可这里的湿气怎么还是这么重,搞得我好不舒服。”

    孙长空一跑luobeng至此,已经是汗流浃背,加上这里独特的气候条件,使得寒气入体,身体不自在是正常的。想到这,他先找了一块空地,折了些树枝烤起火来。果然,身体变暖之后那种不适的感觉豁然消退,就连损失的体力也在渐渐恢复。

    “哎,这个时候要是有个不长眼的东西出来就好了,我的肚子都饿瘪了。”

    孙长空环抱双膝注视着眼前的火堆,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一道诡异的身影正在向他逐步接近。

    可能是因为连番的战斗令太过劳累,不知不觉当中孙长空竟然睡着了。那道身影看准时机猛然从树林之中一跃而出,直接扑向这无提防的孙长空。

    一股腥臭难闻的气味将孙长空从梦中惊醒过来,睁眼一看,一张巨大的烟影正向自己轰砸下来,情急之下,他豁然推出一掌,寸劲之大,直接将对方轰飞了出去。

    然而孙长空也没好到哪里去,强大的反震力将他身前的岩石击成了无数碎片,旁边的篝火更是被溅起的石屑掩埋熄灭。看到这一幕,那只巨大的怪物从地上费力地爬了起来,并已一种相当鄙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悻悻离去。

    “那是……一头熊!我居然被一只熊罴给鄙视了!”

    孙长空在原地呆了好一阵才从惊愕之中缓过神来。那头熊,难道已经到达了通晓人情的高深境界了?

    孙长空想了想感觉这有些不可思议。在他的概念之中,只有像无妄修罗界那种极端畸形的地方才会有机率孕育出具有人类智慧的高等野兽,也就是所谓的妖兽,而像人间这种相对和平的地域,禽兽根本不需要过高的神智也会平安地生存下来,除非,这里同无妄修罗界一样,拥有可怕自然灾害,已经大量的天敌的捕杀。只有这种契机才能促使物种进一步变异,最终形成智慧生命。

    难道,这个看似普通的峡谷之中有着不为人知的天险**?

    想到这里,孙长空不禁找了个激灵,赶紧离开了所在地方,继续向前行进。现在他已没有任何期望,只要能够安全地离开这里,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可让他不明白的是,这做山谷好像有古怪,看似近在眼前的地方,无论他如何努力也达到不了。而一旦自己进入到天空之中,之前在地上所见到的地貌就全部发生变化,令他分不清东西南北。想来想去,他别无选择,只得使用烟羽,强行突破这块诡计的禁地。

    “哼,陆路不行,我就不行空中还飞不出去。看来我与那野人注定无缘,本来我还想看看他所居住的地方,同在只得作罢了。”

    就在孙长空一心向上攀升之时,一道遮天蔽日的巨大烟影猛然出现在他的眼前,并且以迅雷之势毫无余力地袭向他的身体。

    孙长空倒吸口冷气,木然道:“好大的森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