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落定尘埃
    ,!

    恐怖的能量将大半个凤鸣城尽皆吞没,稍稍贴近的房屋硬是被强悍的气浪生生吹倒,居住其中的人们有的被掩盖在瓦砾之中活活砸死,有的则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瞬间化为了一抷灰烬,比火化还要来得干净。不时,地上便出现了数个人形的灰迹,那是他们曾经生存在这世上的唯一证据。

    强光渐渐消退,制造了这场惊世劫难的二人终于显现出本来的样子。陈世杰仍然笔直地站着,但身上的单衣已在之前的焚风之中所剩无几,只有几片破布还能遮住一些部位。而孙长空则更是惨烈,身上一丝不挂不说,就连皮肤也被因为高温燃烧而大片脱落,露出其中瘆人的鲜红色组织,乍一看去就像一个从地狱之中跑出来的血人一样。

    然而不幸之中的万幸的是,他还活着,而且还能正常呼吸。

    “呵呵,陈家少主果然名不虚传!在下佩服!”说完,孙长空抱起那双血迹斑斑的手慢慢地向前一拱,陈世杰惨然一笑,竟轰然张倒在地。

    最后的胜利者居然是孙长空!

    别看他外表的伤势严重,但那多是一些皮肉之伤,对其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待一会儿有了时间往水里一泡,再辅以蚀腐不死身的神奇功效,身体恢复只是分分秒间的事情。与他相比起来,而陈世杰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之前的多番消耗已经令他几近虚脱,加上怒火攻心,疯血作祟,使其体内灵气暴走逆行,挫伤了五脏六腑。之后虽然服用了饮鸩仙露,使自己内力暴增九倍,但因为根基不稳,并不能立即发挥全部的药力。这样的他,对上孙长空的归灵掌,只能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遗憾败北,在所难免。

    但即便如此,孙长空仍没能杀死陈世杰,后者不过是重伤晕死过去,气息还是相当平稳。看来对方之前所说并不是耸人听闻,他确实拥有抵御天下剧毒之物的神奇力量。

    “哎,生在这种声名显赫的家庭之中还真是一件令人艳羡的美事,不但有巨大的背景给自己撑腰,还能有无穷无尽的宝贝灵丹为自己保驾护航,固本培根,就算什么也不做,也比一般人强上好几倍。只是,这种好运你还能保持到什么时候呢?”

    孙长空的眼中随即爆射出两道骇人的凶光,他的杀心又在蠢蠢欲动,而且身体已经逐渐不受控制。不管是出于嫉妒还是对以后长久未来的考虑,陈世杰这个绝不能活!

    “陈少主,怪就怪在你太厉害了!如果留了你的命,那以后倒霉的肯定是我!要是不甘心的话,你就去找自己家中的那位老祖宗吧!”

    说罢,他的手中刀劲横生,巨浪般的蓬勃刀气随即显现,如果只用心去感受,那仿佛就是一柄杀人快刀,见血封喉。

    “再见了!”

    孙长空好似阴曹之中的判官一样,对陈世杰下达了死亡的通告,接着他的手刀急挥,直斫对方咽喉,这招下去,对方必将身首异处,死得不能再死。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疾啸飞驰而来,刚好挡在了二者之间。

    “小贼,速速住手,看我李如广将你射成刺猬!”

    惊呵来至,还带来了更多密密麻麻的箭矢。这些箭羽各不相同,有长有短,快慢参差,让孙长空根本无法在同一时间出手应对。被逼无奈之下,他只得向后跳出数步,翻身腾空之际,他已瞥见自己之前所在的位置已经被若干快箭完全占据,每寸土地之上都有箭簇,这样是中了招,恐怕会立即化为一滩肉泥吧!

    害怕对方看清自己的样子,孙长空赶快用手捂住脸庞。然而与此同时,他的面前已经出现了一个人高马大的中年男子,一脸虬髯甚是有吓人。两腿坚实如松,双臂如有蚯蚓附体一样,露出一条条高隆的青筋。这哪里是什么人,分明就是一个天降煞星。虽然没见对方出手,但孙长空已经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只有常年杀人才会携带的浓烈死气。看样子,这绝不是一位善类啊!

    “这位前辈,为何你要出手阻止在下的事情,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不是挺好吗?”

    那人听后呵呵笑了几声,这才将手里的重弓挂到了背后,声如闷雷道:“你可知道他是谁?”

    孙长空心道不妙,看来他们是伙的,于是想了想才道:“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中年汉子道:“不知道,我当你年少无知,就放你一条生路。但若你知晓这位爷的身份,那就是有意冒犯,就算我能容你,他家的人也不会放过你!”

    孙长空一听有戏,于是道:“这么说,前辈并不是陈家的人?”

    虬髯男子道:“我姓李,自然不会是他们陈家的。不过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你是知道他就是陈家少主陈世杰的了?”

    孙长空并没有立即回答,他看了眼对方,发现那名中年人的双侧天阳穴上,竟然微微鼓起,这是只有内家高手才会显现的异象。原来这人不仅是位射箭名宿,还是一个内功行家。若要硬拼,孙长空不是对手。

    “就算他是陈世杰,就能为非作歹,草菅人命了吗?我杀他,只不过是想为民除害而已,这并没有什么过错。”

    虬髯苦涩地笑了笑,好像是在同情眼前的年轻人,然而他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从外面看上去已经可以见到噼里啪啦的紫色电光,那是灵气高度凝聚方会显现出来的景象。孙长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向后退出几步,尽量保持二者间的距离。

    “年轻人,这个世道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好人长命百岁,坏人死不瞑目,这种事情只是凡人的一厢情愿而已。陈家不是你这种人能惹得起的,我看你本性不坏,所以就不留你性命了,趁陈家的人还没到,你快快走吧!”

    说完,虬髯男子身上的可怕杀气顿时消泯,化为缕缕青烟消失在空间之中。孙长空一愣,手上的刀气也随之泄去。

    “你肯放我走了?”孙长空惊讶道。

    中年男子点点头。

    “可我……”

    孙长空看了一眼地上的陈世杰,目光之中显露出灼热的神光,他并未打消杀人的念头。因为让对方活下去就等于给自己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说不定,这颗地雷就会引爆,然后将他炸得尸骨无存。

    “不要想太多,先保住命再说。你要动他,还得先过我这关!”

    对方就那么干站在一旁,孙长空却不敢冒进半分。因为他十分清楚,如果自己有任何出格的行为,中年男子便会立即发动杀招,将自己命丧当场。想了又想,孙长空叹了口气,随即向后转过了身去。

    “希望我们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虬髯男子道。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孙长空纵身一跃,跳出了数丈之外,接着他如一只轻盈的精灵一样,身形不断闪烁在茫茫夜色之中,最后彻底消失不见了。

    “年纪轻轻就有这等身手,再过几年,岂不是要让你上天了?陈世杰啊陈世杰,这下你有对手喽!”

    这位名叫李如广的中年男子将陈世杰从地上扶了起来,给他服下了自己带来的几颗药丸,背在身上,转身就去,丝毫不怕有人暗中偷袭。与孙长空不同,他向东行去,这个时候天色已经亮了起来,而凤鸣城却已面目全非,尸横遍地,更无辜的是那几户遭难的百姓,连呼叫的机会都没有便一命乌呼,魂归天际。

    一路奔出了十来里,孙长空确定对方没有追上来这才暂缓脚步。直到现在他才现在一丝未挂,赤shen裸ti地跑了出来,这让被别人见到,会不会误以为自己是变态色狼呢?

    “真是该死,就差一点,陈世杰的小命就没了。看来这厮命不该绝,下一次见到他,我一定要让他魂飞魄散!”

    说到这里,孙长空脚下忽然一绊,差点张倒在地。就在他纳闷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不长眼的时候,半截身体出现在他的眼前。

    “是谁,快给出来!”

    因为心惊,孙长空的声音明显要比平常洪亮了许多。可几经叫骂之后,那人仍然纹丝未动,这让他不禁怀疑,对方是否还活着。

    现在正是黎明时分,太阳将升未升,这样眼前的大地之上竟蒙上一股神秘的色彩。不知怎的,孙长空居然有些忌惮。他生怕那是某个曾经死于自己手中的亡灵,前来找自己索命勾魂。所以,他只敢骂,并不敢接近。

    “朗朗乾坤,休要在这里给我装神弄鬼,快点给我站起来,不然!”

    话音刚落,孙长空突见草从之中窜过一道烟影,孙长空掌中蓄力,只要对方敢过来,他竟能一掌将之击毙。听着周围的窸窣声越来越近,孙长空不禁咽了下口水。

    “刚出虎穴又入狼窝,老天,你待我不公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