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归灵掌
    ,!

    孙长空的通灵三掌第二击霰云掌刚一出招,立即并引起了四周的狂风怒吼。那些分布于空间四周的云雾立即化为数不尽的数小冰点,一同射向毫不知情的陈世杰。

    然而,陈世杰不愧是陈家年轻一代的头把好手,就算事发突然,就算霰云掌的攻击密度如此之高,他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并已自己独特的方式化解一波又一波的功势。就这样,他与那些冰点斗了整整十息,才稍见疲态,一盏茶之后已力有不继,身体之上出现了数道血痕,虽不要紧,但已令他冰心大乱。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陈世杰仍没有放弃,而孙长空的霰云掌已经达到了尾声,攻势也不再如从前那般凌厉,只是那些冰点的个头变大了些,顶端变得列加锋利,原来划到身上只是一道血痕,现在忆可以割出一道血口,而且在寒气的作用之下伤口不会自行愈合,血水便一直向外流淌,让受伤者的体力大幅度下降。陈世杰到现在都能保持清醒的状态,一是因为他那百折不挠的坚毅精神,更重要的是打小的天材地宝灌输令他身体素质异于常人,生命力也要顽强许多。看着对方血衣重袍的样子,孙长空不禁咋舌,这所谓的长处对于现在的他来讲,到底是福还是祸呢?

    “砰!”

    一声闷响过后,最后一颗冰点射进了陈世杰的身体之中,然而后者并没有像意料之中的那样应声倒地,他居然活了下来。

    他不仅活着,而且身上的气场竟没有丝毫减弱。就在孙长空好奇对方为何这般坚挺的时候,旁边的一支空瓶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种瓷瓶他曾经见过,那个地方正是生成制造饮鸩仙露的结朋党之中。这回,他彻底淡定不了了。因为如果对方真的服用了那种急药,哪怕是十个自己一起上,恐怕都不是人家的对手。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的陈世杰,竟突然开口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孙长空目光一寒,随即问道:“你用了饮鸩仙露?”

    陈世杰听后倒吸了口冷气,不禁问道:“你怎么知道,莫非你见这种药?”

    孙长空心中一颤,自己光顾得心中的疑惑,竟忘了对方不知自己灭了结朋党的事情。而见过装药瓷瓶的人又不多,自己这么一说,就等于把自己凶手的身份暴露了。

    “难道……你就是这那个杀人抢药的罪魁祸首?”

    孙长空阴森地笑笑,回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能怎么样?反正,今天俩们俩只能活着出去一个!”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孙长空不说话,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好似一根木头。

    “那副药呢?你藏到了哪里?”

    孙长空摇了摇头,直接朝陈世杰走了过来,只是这一回他的身上竟出现了异样。

    那是一道烟色的焰翼,他竟突然从地上飞了起来。眼见形势危急,孙长空已不想再做保留,必须速战速决。所以他直接调动起体内的无二真经图,烟羽直接加持在后脊之上,使其身法又进入到了全新境界。右手被烟色灵气所包裹,眨眼之间便形成一只鹰爪的模样,顶端甚至还有刀锋一样的指甲,显得极其逼真。

    其实自从自己从无妄修罗界回来之后,孙长空便觉察到了身体的变化。他虽然恢复成了人类的面貌,但一经使用无二真经图内的功法,身体的相应部分便会产生特定的异变。比如说现在,就在他装备使用飞鹰伏魔手的时候,他的手就直的变成了鹰爪的形态。而一旦泄完力气之后,这些变化又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根本看不出任何残余的痕迹。他很是担心,如果哪一天自己陷得太深,无法从这些变异之中恢复原态那该怎么办?难道,他要做一辈子的怪物吗?

    当然,他绝不想那样的事情发生。所以近段时间,就算有出手的机会,他也尽量不使用无二真经图,一是为了保留实力,更重要的是为了抵制这种变异发生的频率,就算这种变化趋势在不断的加深,他也能延缓最终变化到来那天的时间。这样,他还能有机会去思考一些应对的办法。不然,他就真的只能慢慢等死了。

    再说孙长空出手急攻陈世杰,后方竟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像故意等着对方来打似的。一看这个情形,孙长空当然不会放过这般好机会,他连想都没想,直接抓向了对方的心口,希望能以一击之力,将对方的心脏完全击破。心脏是人类力量的源泉,重要的程度,绝不下于大脑。所以,孙长空抱定了决心,就算付出一切造价,也要让这一招烟虎掏心成功。然而就在那只扭曲的鹰爪戳在对方胸膛上的时候,令他始料不及的事情发生了。

    陈世杰的身体就好像铜墙铁壁一样,无论孙长空如何用力,都无法攻破一丝一毫,甚至想在上面留下点痕迹也不可能。更令他无敢相信的是,自己的飞鹰伏魔爪竟在渐渐化功,右手上的异变也在随之消散,恢复成之前的样子。

    对方居然是在吸收他的灵气。

    孙长空猛然抬头,却发现陈世杰正已一种魔鬼般的目光绕有兴趣地注视着他,就好像一只大灰狼在看一个无知的小孩子一样,满眼都是贪婪与凶狠。接着,他便发现陈世杰的身上竟升起了一股原本只属于他的烟色灵气,那是来来自于无二真经图的神秘力量。

    “啊!好神奇的力量!”

    就在孙长空惊愕之间,陈世杰豁然出手,一道强大到无法抗拒的巨型气浪奔腾而来,当即便将对方掀翻在地。孙长空有伤在身,根本经不住这么折腾,落地之时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他不知道,这是自己今天第几次重伤吐血了。再这么下去,就算是大象狗熊也吃不消。

    然而,就在他准备站起身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面前竟再次拍来一道气浪。与刚才不同的是,这次的气浪竟已化形,远远看去就好像一湾烟水一样,在月光之现反射出幽暗的光泽。

    “天!他这是吸了我多少的灵气,数量为何会这般庞大!”

    见到孙长空绝望的神情,陈世杰张开双手,得意洋洋道:“这不过是饮鸩仙露力量的其中之一举一反十而已。别看我在你的身上吸收了那么一点灵气,但转化到我的身上就如同江河大海一样,滔滔不绝。只要我还活着,这些烟色的灵气就不会消失。”

    陈世杰伸手一指对面,一道烟水立即破空而出,化成一道细长的水枪,直接刺在了孙长空的身上。别看他的出招姿势轻佻,但其中隐含的力量却是极其恐怖孙长空虽然早有准备,没让那道烟水侵入体内,但巨大的劲力仍将他击飞了好远,硬是将两丈多厚的城墙撞出了个洞,然后才落到了地上。

    “怎么样,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的感觉怎么样!我烟色灵气的滋味相当好受吧!”

    陈世杰每说一个字,便前前去动几步,等把话说完的时候,他已来到了孙长空的面前,还有那一道状若天幕的烟色气浪,也一同逼到了进处。只要他一声令下,这些无情的烟水便会立即吞没眼前的这个弱小的生命,蚀得连骨头都不剩。

    孙长空扶着墙慢慢站起来身来,他觉得只有这样自己说话才能有底气,才能让对方信服。于是他虚弱道:“你也不要太过自信,就算杀了我,服下了饮鸩仙露的你也必死无疑。突然间我觉得这药的名字起得太过恰当,饮鸩,呵呵,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啊!咳~!”

    话刚说完,陈世杰已将他拎了起来,抵在墙面上,任其如何挣扎,也难以摆脱他的束缚。接着他已一种极其冰冷的口吻说道:“这样对你们来讲是毒药,但对我来说,那就是天下绝无仅有的大补之物。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我的体质异于常人,能够消化别人消化不了的毒物。这饮鸩仙露毒性虽强,而且无药可解,但对我讲却是不起丝毫作用。服用他,就像喝一杯隔夜茶一样。想看我死,呵呵,恐怕你再也没有机会了。”

    陈世杰猛一用力,竟将孙长空塞到了城墙之中,巨大的力量不但对后者造成了难以相信的伤害,更让半个凤鸣城都在为之颤抖。此时东边天色已经有些发蓝,一夜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而孙长空的生命也似乎走到了尽头,因为陈世杰已经不想再这么耽搁下去。

    “杂碎,到了下面也记住了,我是你永远也逾越不了的鸿沟,记住了!”

    这下,陈世杰放开了所有的禁锢,那道巨型的气浪终于再也不用忍耐,形如出笼凶兽、脱缰野马一样,毁天灭地一般轰向面前的孙长空。

    “能不能逃过这一遭,就看你沈万秋的本事了,都来!我的力量!”

    孙长空惊出一语,那些原地已经遁迹于空间之中的众多云雾竟然再次出现,并已匪夷所思的速度,骤然凝聚于他的手掌之中。

    “看我通灵三掌最后一式,姑且叫你归灵掌吧!”

    一道白光闪过,瞬间淹没了世间的一切。一心都在逃跑之上的黄起凤等人被那道不两只寻常的轰鸣吓住了脚步,几人随即向后方的凤鸣城看去。

    “长空,你要活着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