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屠杀
    ,!

    一看黄起凤出现,众人一下便进入到了战斗状态,阿大阿二更是捶胸吼嚎,声如怒涛,叫人心神难宁。再见这两个煞星,黄起凤想到了之前被二者暴打时的情形,赶紧从树上跳了下来,躲到了吴掌柜的身后。

    “它……它们好生厉害,我打不过!”

    吴掌柜凝望着那两头猩猩,同样是神色肃穆,不敢有丝毫怠慢,可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想不打是不可能的了。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来的就你们两个?还有多少埋伏都一起亮出来吧!反正横竖逃不过一劫,正好我也待腻了。对了,孙长空呢,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想到前往凤鸣城的孙长空迟迟未归,薛菲菲立即便心慌起来,难道,对方已经遭遇了不幸?

    “哼,我们能找到你们,当然是托他的福。你们也不要挣扎了,干脆乖乖和我们走吧!”

    不知为何,这时的黄起凤故意调对方的胃口,偏不说孙长空的情况。这下,薛菲菲可真急坏了,要不是见吴掌柜在场,就算拼了命她也要弄清对方的形踪。

    “你!一定是你们联合起来蒙骗了他,让他掉入了事先安排好的圈套之中。好,既然这样,大家就斗个鱼死网破!”

    说罢,薛菲菲手中宝剑银光大亮,身形立即化为一道急风,豁然来到二人的面前,准备拼死一战。而在她之后的阿大阿二自然也淡定不了,双双扑上前去,施展起乌鸦道人生前教给二者的技法,直逼靠前的吴掌柜。

    “停下!”

    就在战斗一触即发之际,吴掌柜突然抬手制止了薛菲菲的动作,而阿大阿二没能立刻停住脚步,直接撞到了后面的大树之上,树干应声折断。

    “菲菲,我们回来不是要找你们报仇的,我们是受孙长空之拖,将你们带出凤鸣城,通过距离法阵!”

    说着,吴掌柜从怀中掏出了那张原本属于乌鸦道人、之后落到孙长空手中、再接着被转交到自己手里的通行证。看到上面“中原地区”“公会长”几个字之后,薛菲菲终于有些相信了。

    “这么说,孙长空并没有出事,你们也没有设计陷害他!”

    吴掌柜拉起对方的手,心急道:“这里面事情说来话长,快跟我一起去往凤鸣城,路上我再把这里的前因后果给你好好说道说道。”

    被对方这么一拽,薛菲菲便由不得任性,只能跟着他向前走。

    “不行,还有我姐!”

    “不用管,还有凤儿呢!”

    薛菲菲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黄起凤已经到了自己姐姐的身旁,并小心将他搀扶起来。看二者的样子,根本想不到三天之前她们还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女人的心思也让人太难琢磨了吧!

    事实上,黄起凤来到薛飘飘身边的时候相当平静,因为她早已对方夺夫之恨忘到了九霄云外之中。毕竟,乌鸦道人已经不在世上,薛飘飘也付出了应有的代价,事情到此已经可以接受了,她已不想继续深究下去。

    “呵呵,你居然还活着,好硬的命啊!”

    因为之前立下毒誓今生不再说话,所以即便对方再怎么挑衅,她也不肯吐露半句。她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就好像是与失散多年的老朋友重逢一样。

    黄起凤有些惊愕,因为在她的印象之中,对方是一个口舌极其犀利之人,根本不可能让自己讨到半点便宜。难道,她真的让自己害得失声了?

    “哼,看你有伤在身,我不和你计较,等你身体恢复了之后,我要和你好好地吵上一架!”

    不等对方做出反应,黄起凤已经将她背到了身后,身如惊鸿之般快速跟上前方乌鸦道人的脚步。

    阿大阿二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刚刚还凶气腾腾的双方竟然握手言和,这样一百八十度大变化实在超出了两只猩猩的灵识范围。人类,果然要比其它物种复杂得多啊!

    凤鸣城有东西南北四个城门,而跃离法阵就在北门以外一里左右的一处凉亭跟前,即便事先不知道具体方位,也能在北门处看到它贯通天地的光束。害怕孙长空等人从这里逃脱,所以陈世杰派来的两队人马,有一半都驻扎在此,守株待兔。不过,在他们看来,对方是绝不敢来这的,除非对方是一个十足的笨蛋。就在守卫们以为这一夜就要这么相安无事地渡过之时,远处的长街之上竟缓缓地走来一人。他的手中有一把刀,一把杀人刀,在月亮的照耀之下,那把寒刀放射出凄惨的白色,如雪,如霜,但更像他们的慌。

    守卫们的脸都吓白了。因为他们在对方的身上看到了一股视死如归的神采。而与对方相比较起来,他们只不过是奉命行事帮忙站脚助威的事外人。真的要拼起命来,他们还真没个觉悟。可眼下的形势已经不容他们打退堂鼓。陈世杰已经发疯了,如果这个时候他们胆敢擅离职守,就算能逃过眼前一劫,也休想活着回到陈家总部。面对这种进退维谷的情形,他们只得亮出兵器,至少他们也要保留最后的尊严。

    “来者何人,识相的速速闪开。不然,别怪弟兄们的刀剑无眼,伤了你!”

    带头的兵长显现出超乎超人的魄力,此时其它的守卫都已被吓得瑟瑟发抖,连大气都不敢喘,只有他还能开口叫嚣几句。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真希望对方能够一直这么坚挺下去。

    听了对方的问话,孙长空灿然一笑,随即把刀抗在了肩上,面色如常道:“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还愣着干什么,有本事把我的命拿去。”

    “嘿!好狂的小子,给我上!”

    兵长一声令下,自己便跟前向前冲去。可没走两步,他发现身边没有半个同伴的影子,回头一看那些人竟还在原地,一步未动。这下,他是真的愤怒了。

    “你们这群小兔崽子,难道想不要命了吗?如果我回去把你们不战而降的事情抖落出去,你们还以为自己能活?快,给我上,我替少主许惹,谁杀了这人,赏他黄金十万,美女数位。”

    不得不说,这财色对于男人的诱惑还是相当巨大的。听了兵长的话,那些守卫们一个个精神抖擞,英气逼人,就连手里的武器也仿佛焕然一新,散发着夺人的光芒。

    “兄弟们,为了黄金,为了美女,我们上!”

    在带头之人的鼓动之下,上百名守卫倾巢而出,孙长空无奈地摇摇头。他本想饶这帮人一条性命,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冰魄,给我咆哮吧!”

    刹那间,人群之中迸射出数道冲天刀气,直接将守卫阵形分割成若干区域。紧接着,兵器割肉的声音,还有人的哀呼声响起一团,分不清究竟是哪发出的动静。不一会,街上的厮杀便惊醒了四周的百姓居民,然而没一例外,没有一个敢出来察看情形,因为稍有不注意,自己便有可能成为这场乱战当中的牺牲品。

    不时,凤鸣城中便蒙上一股血腥气。而受此感染,就连头上的月亮也好像袭上一层薄薄的猩红。

    不过,造成这番局面的不只是因为孙长空,还有另一个人,他就是这些守卫的主人,陈家的少主,陈世杰。就在孙长空沉浸在屠戮之中的时候,他已将城主府内的人几乎全部杀光,这些可都是他的亲随部下。他们至死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死在自己依赖的玉人手上。

    然而,即便是一此不入流的对手,陈世杰还是累得不轻,他坐在一处倒塌的房脊之上,身边还有唯一一个幸存的旁人。

    “你……知不知道谁是凶手……”陈世杰有气无力道。

    “我……我不知道,但……”

    陈世杰把刚要抬起的手又放了下来,随即道:“但是什么?”

    那人咽了下口水,才说道:“但小的看到一个形迹可疑的人跳墙跑了。”

    陈世杰气得面如死人,伸手抓过那人,厉声道:“为何刚刚不告诉我!”

    “我……我害怕……”

    “为刚刚不告诉我!”

    “对不起少主,小的,啊~!”

    那人话没说完,便被陈世杰携着撞到了房脊之上的一只瑞兽石像之上,立即便摔了过脑浆迸裂,惨死当场。

    “原来你出了府!放心,就算你有上天入地的本事,我也要把你揪出来!哈哈!”

    陈世杰烟发披散,远远望去就像一个野人一般,甚是骇人。

    “大大大……人,饶了小人一命吧!小的上有中风的老母,下有不会走路的小孩,全家五口都得靠我养。没了我,他们活啊!”

    孙长空提着血淋淋的刀,伸手抹了一下脸上的血水,平静道:“你家在何方,你死了我替你照顾。”

    “不要啊!”

    那人顾不上站起身来,直接在地上爬了起来。然而,即便孙长空用走的,也比他快了许多。那人还没挣扎出几步,便被一刀贯心,插在了地面之上,再也不活了。

    “我给了你机会,然而你并没有把家中的地址告诉我,这你可怪不着我了。”

    突然,孙长空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放眼看去,只见夜色之中竟有几道身影向他奔来。

    “终于来了……”

    孙长空虚脱地坐倒在地,握持冰魄的手因为长时间处于低温之中,已经几乎失去知觉,虎品之上更是出现了严重的冰伤,个别地方还渗出了血丝。不过他并不在意,至少他的付出是值得的。

    “孙长空,快跑!”

    就在孙长空以为万事皆休之时,黄起凤惊起一语,将他那几乎殆尽的战意又撩拨了起来。顺着几人的身后看去,孙长空竟在那烟暗之中看到了另一道异样的血影。

    “陈世杰!他居然杀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