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仇人相见 分外
    ,!

    孙长空在去往敌人大本营之前,还到了几个地方,在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他才猫起身起,等待着时机到来。

    今天的月亮出奇得大,这让所有想要在烟夜之中秘谋的诡计无所遁行。就在众人酒足饭饱准备回去安歇之际,马厩之中的几声厮鸣打破了寂静的夜色。

    “傍晚刚喂过了草料,怎么还这么折腾,是不是得给你们点颜色瞧瞧了。”

    一个赤膊大汉一边诅咒着畜生们,一边打开房门向马厩探去。谁知没走几步,一道巨大的烟影猛然出现,当即便将他撞到了一边。

    “谁!哪个不长眼睛的!”

    那人被撞得七浑八素,根本没看清对方的样子。当他再次站起身来的时候,却发现一匹脱缰烟马已来到自己的面前,前蹄高高扬起,正准备踩向自己。

    这马不同于人,就算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力量也远高于常人。如果被他踏中这么一脚,别说是命,就连活尸都未必能保得住。看到这般险情,那人哪里还淡定得了,赶紧纵身向旁边一扑,马蹄落地之时,也是他脑袋撞壁之时。

    “哎呦!”

    大汉心道自己没招没惹,为何对方会对自己出此重手。而那烟马似乎还没有过瘾,继续向他奔来,这叫他苦不堪言。

    “救命,救命!马惊了!”

    不一会,隔壁几间屋子里的护卫都点起了灯,几个身手敏捷的已经冲出了房门,一看究竟。然而就在这时,马厩之中又接连冲出三匹疯驹,一个个脚踏流星,口啖朱焰,远远看去就好像上古神兽一般,好生威猛。

    大家都是刚从床上起来,睡眼朦胧,先不说这些疯马有多么棘手,光是唬人的阵势就叫他们缓上一阵子。眼见这些畜生狂奔而至,他们又贴不上去,只得与之周旋。然而没过多时,他们便发现城主府的另一边再现异象。

    “着火了,快来救火哦!”

    按理说,现在正值春末夏初季节,气候潮湿,而凤鸣水又是一个山青水秀之地,自然火灾是不太可能的。如果起火,那多半是有人蓄意纵火。当然,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孙长空。

    孙长空不单放火,他居然还在现场救火。而且呼叫大家出来救火的,也是他。

    这就是孙长空自导自演的一出独角戏而已。

    “呦,你不是白天那个……”

    这时,后面赶来的一个人认出了孙长空的样子,而他则将自己手中的水桶交给了对方,大声吼道:“都什么时候了,哪里有时间和你叙旧!快,打水救火!”

    孙长空放火的地方,是城主府囤积粮草的仓库,一旦这里被毁,那城主府就相当于瘫痪了一半。更加要命的是,这里还寄存着许多珍贵的灵药,据说其中不少已经绝迹,用一副少一副。如果让这些宝贝葬身火海,那损失就不可估量了。

    火势越来越大,可城主府内水源有限,如果想要完全扑灭这里的大火,则必须要当十多里外的河中取水。这样巨大的工程量先不说可行不可行,就算能够成功,估计水运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化为废墟了。

    很快,陈世杰便得知了火情,顾不上穿戴整齐,他便穿着单衣出了房门,一同加入到了救火的行列之中。眼见大量的物资不断变为灰烬,陈世杰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惊声道:“快,快去把牢里的黄起凤给我叫我,我有事要问她!”

    藏在暗处的孙长空一听这个,心道不妙,赶紧转移阵地。然而就在他准备离去之时,之前叫住他的那个人又来到了他的跟前,一脸冷漠道:“你在这里鬼鬼祟祟做什么!”

    孙长空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傻笑两声,半天说不出句话来。

    “说,是不是你放的火,你小子是不是有……”

    孙长空出手极快,那人只觉得眼见一道烟影飞过,便随即倒了下去,根本来不及呼救。惊魂甫定的他看看四周,确定没有发现之后,这才小心地离开。

    “不好了少主,不好了少主!”

    陈世杰见来了匆忙,于是一掌将那人按住,声色俱厉道:“又出什么事了,快说!”

    那人缓了好几口气,才急促道:“犯……犯人,犯人都跑了!”

    “什么都跑了?”

    陈世杰一时激动,直接将那人拎了起来,挂在半空之中,大声呵斥道:“看守的人呢?他们都去哪了!”

    “十名看守人员,无一例外,全死在牢里了。”

    “呀!”

    接连的噩耗令陈世杰再也沉不住气,掌中劲力随即发出,直接将那人轰成了血雾,飘洒在空气之中,使得方圆数丈之内都携上了一股甜腻的腥气。

    “对了,白天那个人呢?就是和黄起凤一同走掉的守卫,他现在在哪里!”

    这时,后面又赶上来一个人,虽然被刚刚同伴的死吓了一跳,但仍然哆嗦着回答道:“他与黄起凤等人一同消失不见了。”

    “快,快!给我找出那个人,他和黄起凤是一伙的!”

    虽然嘴上没说,但是陈世杰的心中却是极其懊恼。他本应该早就想到其中的联系。堂堂的凤鸣城城主,怎么会看上自己手下的一个小小的跟班呢?这一切,都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一定,一定是!

    陈世杰深信不疑!

    “你们,给我把通往外面的道路给我全部封死,不要让任何人通过。有违令者,杀无赦!”

    “是!”

    在陈世杰的指挥之下,两队人马分成四路向凤鸣城的四处关口行去。这时,他们已不敢有半点松懈,一是对手太过强大,且敌暗我明,不好防备。二现在的陈世杰已经丧失理智,如果再有差池恐怕他们之中无一人能够幸免,全都得陪葬。正所谓哀兵必胜,现在的陈家人马已经焕然一新,比之白天的时候不知要厉害多少。

    然而,就在这两队人马离开后不久,城主府上又接连爆发了数次意外。先是用来存放行头装备的储备室再次失火,这让许多人失去了作战的武器,其中几颗威力巨大的掌心雷在火力的摧动之下直接引燥,炸毁了整整一排房屋。而就在众人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伸下人们休息的客房又传来几声巨响。等众人聚上前来察看的时候却发现,整面整面的山墙竟被外力推动,里面的衣物以及随身物品也被一同掩埋到了里面。

    就这样,陈世杰等人被孙长空孤身一人耍得团团转,折腾了大半宿竟然还没有找到对方的藏身之处。

    “少主,刚刚下人来报,府内的唯一一处水源好像被人下了毒,虽不致命,但能令人手脚无力,内息不畅,一定要千万小心!”

    陈世杰已经被眼前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眼下的消息就好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现在的他已经彻底发疯了。

    “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陈世杰抓不到始作俑者,于是便将眼前的下人生生剐了,森白的骨架之上竟没有一丝筋肉,而胸腔里面的心脏却仍在有力地跳动。在场之人从未见过,一个人受到了凌迟酷刑之后仍能苟活下来,在众人的注视之中,那颗心脏越跳越慢,就好远处的火情一样,终于归于沉寂。

    突然间,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陈世杰猛然抓过来一个人,将其拉到自己的面前,冰冷道:“知不知道谁是凶手?”

    “不,不知……”

    “噗!”

    话音未落,那人的喉咙之上已经出现了一道手掌长短的豁口,接着鲜血喷溅,使得此刻的陈世杰如同嗜血魔鬼一样,甚至狰狞。

    右手还未放下尸体,陈世杰已经抄起了边上的另一个人,问了与刚刚相同的问题。那人太过紧张,竟然尿湿了裤子。然而,没等他开口说出“是否”的时候,无情杀招已经袭入他的天灵之中,他的脑袋向熟透的西瓜一样应声而碎。

    得知陈世杰发疯的众人赶紧四散逃离,可对方身手更快,三次腾空,两次出手,已经先后了结了十来个人的性命。现在他的白色单衣已经染成赤红血袍,老远一看就像一团烈焰一样,一道愤怒的火焰。

    薛菲菲等了已经有五个时辰,可孙长空仍然没有音信,不知情况如何。就在这刚刚,他的心跳越来越快,好像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将要发生似的。于是她开始坐立不安,莫名焦虑。薛飘飘虽然看不见,但却能从对方慌乱的呼吸声中感受到她的急躁心情,看来,这回自己的姐姐是真的动情了啊!

    与这两个人类相比起来,阿大阿二就要显得无忧无虑得多了。吃过了自己亲手摘来的野果,它们现在更在玩爬树的游戏,别看阿大身材较小,但身手灵活,阿二无论怎么努力都不是它的对手。尝试了好几回,这个当弟弟的用起了以往的套路——打滚耍赖,从而宣泄着心中的不满。

    然而就在这时,草丛之中忽然传来几道怪响。薛菲菲喜出望外,向声源处看去。谁知,出现的人令他大惊失色。

    “薛飘飘,薛菲菲,我们好久不见!”

    “吴~掌~柜~”薛菲菲几乎是一个音一个音将名字从嘴里挤出来的。同时,她的杀手剑已经出鞘。

    “呦,这丫头还是那么暴力,要不咱们别带他走了!”

    这回,薛飘飘也淡定不住,因为她已经听出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死对头黄起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