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逃狱
    ,!

    吴掌柜当然认得出眼前的年轻人,因为就是他把自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本来以他和黄起凤的联手之力,要击败一个陈世杰绰绰有余。可如今自己重伤在身,黄起凤元气大损,这般才会让对方奸计得逞,最后沦为阶下囚。见到孙长空的刹那,他恨不得把这个杀千刀的祸子生吃活剥,以泄心头之气。然而他才稍微一动,身上的伤口便又开始淌血,粉色的沙布在幽暗的灯光之下显得更加刺目了。

    然而即便这样,吴掌柜并没有继续说话,因为他发现黄起凤正在向他使脸色。虽然看不太清,但他依稀能够辨认出那是让自己住口的意思。想到这丫头平时诡计多端,这个特殊时期更不会出现什么茬子,于是便强忍了下来,看看接下来的事态发展。

    看守找开牢门,将孙长空与黄起凤关到了与吴掌柜相临的一间禁室之中,上好锁具之后便直愣愣地站在外面,好像生怕他们遁地跑了似的。

    见此情形,黄起凤烟着脸呵斥道:“还不给老娘滚出去,难道你要亲眼看着我俩同房不成?”

    看守一想也对,自己这么做确实略显猥琐了,于是赶紧小跑着离开,轻轻地关上了大门。

    孙长空有些惊讶,笑呵呵道:“嘿!这人真有趣,明明他是看守,你是犯人,结果现在弄得好像颠倒了似的。”

    一言未完,黄起凤一个猛虎扑食,已经掠上了孙长空身体,直接把他压到了地上,两只纤悉纤手立即幻化为索命鬼爪,双双钳在后者的脖颈上。

    “你这负心汉,害我凤鸣城毁于一旦,看老娘不把你活活掐死!”

    不知为何,看着身上怒发冲冠、张牙舞爪的黄起凤,孙长空竟突然觉得眼前的女子甚是可爱。对方虽然野蛮,但一举一动之间都散发着女人独有魅力,令其欲罢不能,魂牵梦绕。如果真要死的话,他宁愿就这么死在对方的妙手之中……

    纠缠了稍久之后,黄起凤竟停下了手,一边捶着孙长空的脸膛,一边娇吟道:“你……你,你怎么不反抗!”

    孙长空哈哈一笑,坐起身来,将对方“摆”到了一边,和气道:“你的手又不是杀人凶器,我为什么要反抗,哈哈哈!”

    看着对方有恃无恐的样子,黄起凤气得直砸墙,可谁让自己喜欢这个“负心汉”呢?“纵他负我千百遍,我心纯情如初恋”,这应该就是此时黄起凤最好的内心独白了吧!

    “跑都跑了,你还回来干什么?”黄起凤蹶着嘴,喃喃道。

    孙长空莞尔回道:“怎么,你不生我气了?”

    听到这句,隔壁的吴掌柜叫骂道:“不生气我和你姓。你这个狗娘养的,有本事过来和爷爷我再战三百回合,看我……”

    吴掌柜的声音戛然而止,接着便是一连串的剧烈咳声,孙长空甚至可以从里面辩认出对方到底咳了几口血,可想而知现在吴掌柜的伤势究竟有何等严重。

    “我打伤了你,是我不对。可杀场无眼,如果我不尽全力,那死得就是我了。”

    “你这小子还狡辩,我是老了,但还没有残废。等我好了,看我不把你的骨头一根一根打断。”

    孙长空心中一想,对方年事已高,受了如此之重的伤,能不能恢复还得两说。就算能,恐怕一身的修为也要废去十之五六,实力大不如前。这样的吴掌柜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毕竟人家是受害者,心里不痛快想骂两句也正常,索性就让他发泄发泄好了!

    “好了舅舅,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于事无补。况且,他也没有想到陈世杰他们会趁虚而入,这个纨绔公子,哪天落到我的手上,非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可!”

    看着对方眼中渗出的凶光,孙长空拍了拍她的肩膀,沉声道:“你们遭此横祸,全都因我而起。如果不是我们救人,也就不会与你们城主府发生冲突,更不会令你们大伤元气,无力应对外敌侵犯。其实我这次来也只是为了勘探形势,但既然遇到了你们,我就不会坐视不管。这样,我帮你们逃出这里,今后咱们各不亏欠!”

    “呸!还各不亏欠,我们爷俩能有几天,都是拜你所赐。现在你想装圣人,门都没有。”

    一旁的吴掌柜仍旧喋喋不休诅咒着孙长空的祖宗十八代,而这边的黄起凤已经接茬说上了:“你此话当真?”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孙长空严肃道。

    “去你的君子吧!别污染了好端端的词!”吴掌柜紧接道。

    “闭嘴舅舅!”

    黄起凤转过脸来,看向孙长空:“好,那就一言为定!”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声惨叫突然打破了监牢四周的寂静,十名看守立即破门而入,生怕里面的人出现意外。

    “救命,救命!这娘们疯了!”

    远远看去,只见一人卡在监牢的栏杆之上,不得进出。而黄起凤则爬在那人的身上,撕咬着对方的脖颈,眼看就要将人至于死地。虽然互不相识,但看到那身熟悉的行头他们便下意识地往前冲去,只想在第一时间救下同伴。谁知,就在他们越过吴掌柜所在监牢的时候,几道劲风忽而飞过,直接洞穿了来人的身体,十人之中有六人当场丧命。

    “你们!”

    还未回过神来,孙长空与黄起凤已经冲破牢笼,一人挥手如刀,一人腿快似鞭,直接将那四人当场击毙,从始至终,这些人都没得及呼救一声,便下到了阴曹地府之中,再无回魂的可能。

    看着地上的死尸,孙长空轻笑道:“吴掌柜,你这是重伤该有的身手吗?你不会是一直在装病吧?”

    吴掌柜咳嗽了两声,这次从床榻上站起身来,缓步走到门口,随即道:“记好了年轻人,千万不要得罪老人,不然你会后悔一辈子!”

    孙长空故意装出一副忌惮的模样,小心道:“那我呢?”

    吴掌柜找开牢门,自顾自地朝出口走去。

    虽然解决了守卫,但城主府内的陈家人依旧太多,想要从这些人的眼皮底下溜走,根本是可能的。孙长空转身看了黄起凤一眼,开口说道:“就按之前咱们所说的办吧!”

    黄起凤有些吃惊,目光颤抖道:“你对我真的放心?”

    孙长空苦笑道:“你要真想害我,刚才在监牢里面就可以下手了,何必要等到现在。我不求别的,只希望你能带他们一起离开凤鸣城。我与陈家的新仇旧账,如今也要清算清算了。”

    这时,一直默不做声的吴掌柜,向孙箜投以异样的神光。他第一次感觉到,眼前的这位年轻人竟是这般高大威猛,更有男人之中少有帝王霸气。难道,自己之前一直都小看他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这一辈子可就白活了。

    “不是我敲破锣,对方那么多人,就凭你一个,如何牵制往了他们?就算能,你挨得到我们找人然后穿过凤鸣城吗?”

    不仅仅是吴掌柜,黄起凤同样看向孙长空,这让后者立即感到一些不自在,就好像有万千上万的蚂蚁在身上爬行似的,难受至极。

    “能不能试过才知道,你们只用做好我安排的事情就行。对了,把这个带上!”

    说罢,孙长空从怀里掏出那张红色的通行证,上面还保在他的体温。

    “这是……这是他的跃离通行证怎么会在你的……”

    孙长空摇摇头:“他已经为自己犯下的过错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他……”黄起凤的眼圈已经泛红,但泪水迟迟没有落下。

    “嗯!”孙长空轻轻点了点头,继续把通行证往对方的手里塞,后怕对方不接受。

    “不!这个我不能要!没有它,你怎么通过跃离法阵!”此时的黄起凤已经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泪人,只是在悲痛之际她仍不愿接受那张红色的纸张,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讲,这就是生命!

    “哎,我叫你拿着你就拿着,哪来得这么多话!”

    说远,孙长空直接将通行证揶到了对方的手里,随即转身离去,只留下半道残影。

    “有缘再见!”

    看着远处渐渐消失的孙长空,黄起凤再次流下了心碎的泪水。她能感觉到,此时的自己竟比刚刚哭得更加伤心!

    “好了凤儿,不要哭了。孙长空身怀绝技,能一掌把我打成那样,他绝对还隐藏着连咱们都不知道的手段。要不想让他担心,咱们应该赶快找到薛菲菲他们啊!”

    “可……”

    吴掌柜有些等不及了:“你去不去啊!再不走,孙长空就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听到“死”字的时候,黄起凤就像发疯似的向另一边奔去,她不想孙长空死,更不想她的死毫无意义。他要找人,找到那两个让自己恨得咬牙切齿的女人,然后一起通过凤鸣城!

    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吴掌柜无奈地叹了口气:“哎,拼搏了一生,没想到临了还需要一个黄毛小子出手相救。原本我对你还有所偏见,现在,呵呵,你就自祈多福吧!希望在登高城还能见到你的身影!”

    就这样,孙长空与黄起凤吴掌柜二人分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