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卧龙与凤雏
    ,!

    这是孙长空首次与陈世杰面对面,紧张之下,他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起来,好像一个特大号的警报器一样,不断提醒着自己面前之人来者不善。孙长空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对方敢动手,他一定要让对方吃不了兜着走。

    沉吟了一会儿,陈世杰随即道:“一群大男人连个手脚被绑的女子都对付不了,你们也太给我陈家丢人了吧!”‘

    不知为何,第一次听到对方声音的时候,孙长空心中便升起一股强烈的厌恶感。这种感觉不仅仅是因为陈世杰趾高气昂的态度,更来自于对方体内那股好像天生就有的傲气,蔑视万物,睥睨世间的嚣张气焰。都说贵族气质需要几代人的积累方能显现,这么说来,对方能有如今这模架势,与其从小接受的教育也是息息相关的。想到这里,孙长空顿时舒服了些。说到底,这还是陈家祖上的过错,与陈世杰本身没有多大关系啊!

    见到“陈少主”,在场众人立即跪倒臣服,唯有孙长空站在原地,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

    这时,旁边的一个护卫看到了与大家格格不入的孙长空,立即拉了拉他的裤腿小声道:“快跪下。”

    然而,孙长空仍然无动于衷,仍然笔挺地站在那里,只是头稍稍向下倾斜,故意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面庞。

    “呦,这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这么有骨气的!”

    孙长空的意外举动非但没有让陈世杰动怒,甚至还把他气得冷笑起来。众人一听情况不妙,于是一边跪着一边向后退去,生怕对方把火气都撒在自己的身上。

    “这小子是新来的吗?真是活够了。”

    “就是就是,惹了少主,他一定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记得上次有个下人不小心将半杯喝剩的茶溅到了少主的身上,第二天就被拉去喂狗了。据说他的胃里都是茶叶,香气飘了好一阵。”

    大家都在猜测接下来陈世杰会用何等方式严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而当事者孙长空却是一脸淡然,就连心跳也比刚才平缓了许多,好像已经适应了这种气氛。如果从正面看去,甚至还能看到他嘴上残留的笑意。而就在这个时候,陈世杰终于又说话了:

    “你为什么不跪?”

    陈世杰的神情很平常,但可以看到他已将双手背到了身后,不知在酝酿什么毒计。

    “我没错,为何要跪?”

    孙长空说得刚正不阿,好似有一股浩然正气加持在身上一般,令其不怒自威。而之前还抱有一点点幻想以为陈少主能网开一面的那些人,此时已经变卦。这小子今天死定了。

    “你没错?哈哈,你说你没错!你可知道,你这么顶撞我,就已经罪无可恕了!”

    说话之间,陈世杰突然出手,而且出招就是要命的杀招,那只感觉已经罩上一层银光,好像一枚利剑,直劈对方的天灵。

    可孙长空并不是坐以待毙,早在之前他早已蓄起内劲,断浪刀式隐隐作现。眼见自己掌剑飞来,他已不想再做保留。孙长空已经做好打算,攻其不备,以强招找他个措手不及。就算杀不了对方,也能让他疼上几天,而之后可以趁乱逃离,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可就在孙长空准备出手反击之际,另一个人倏尔开口道:“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

    陈世杰猛然停手,而他知道嘲讽的正是自己。于是他转过头去,发现黄起凤已经坐了起来,倚在身后的椅子之上,好好地喘了几口气。

    孙长空的汗都流下来了,不是陈世杰,而是黄起凤的眼睛,对方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她竟然认出了他的身份。

    陈家势力虽然雄厚,但初升大陆更为广大,孙长空确信如果对方不知道自己的底细根本无法追查到自己。但现在不同了,黄起凤知道他的身份,哪怕只有一个简单的名讳,陈家也能靠着几辈人积攒下的人脉找到他的所在。到时不只是自己,就连自边的朋友,乃至整个苍北仙苑都要受其牵连。这么大的罪过,他承担不起。孙长空已经把注意力全部放到了黄起凤的身上,如果对方胆敢透露关于自己的半点信息,那他就要血刃红颜了。

    “呵呵,我以为你昏死过去了,原来你还能动啊!怎么,我教训一个下人,也要你这个丧家之犬来管吗?”

    陈世杰是十分愤怒的,但他又不想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失态,毕竟他要保持好陈家少主的完美形象。于是他只得强压下怒火,并用一种相对平和的态度慢声细语地向对方说道。

    “哼,趁人之危的卑劣行径也好意思拿出来说道,我真佩服你的勇气。”

    “你!”陈世杰的拳头已经攥了起来,现在只要他心思一松,磅礴的灵气便会化为致命的杀伤力倾泄在对方的身上,绝对让她有死无活。然而,陈世杰已停了下来,好像忌惮着什么似的。

    “啧啧啧,陈少主,你刚才的威风都去哪了!是怕杀了我得不到你要的东西了吗?”

    陈世杰脸色一变,随即看向四周,确定没人抬头这才怒道:“黄起凤,我念你是前辈所以才留你一条性命。可如果你一心求死,我也不在乎多杀一个人。”

    黄起凤挑衅着摇摇头,轻笑着说道:“然而,没有你家那个老祖宗的命令,你还是不敢杀我。因为只有我知道……”

    “别说了!你想怎么样!”

    孙长空有些错愕,他想不能天不怕地不怕就连阎王老子都敢与之叫板的陈世杰陈少主居然怕了,他也有害怕的事情。以他现在的地位和实力,能让他真正忌惮的,整个初升大陆之上只有一人,那就是陈家仙人,陈家的真正主人。原来,陈世杰不杀黄起凤不是因为他怜香惜玉,而是因为上面有命令不得不从啊!说到这里,孙长空不禁舒了口气。看来,他现在还没有必要与对方发生冲突,一个黄起凤就轻松搞定了。不过,又有一件事情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什么原因令那位陈家仙人对这位凤鸣城城主心生怜悯之情呢?难道,他们之前也有过一段缠绵而又悱恻的爱情故事?孙长空突然一呆,自己为什么要加个又字?

    这时黄起凤已经完全掌握了场上的主动权,于是使了个眼色,瞅了瞅自己身上的绳子。陈世杰神领神会,赶紧叫人给她松绑。恢复自由之身的黄起凤瘸着腿,一步一步朝孙长空走去。后者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心境竟再次起了波澜。难道,对方要一雪前耻了?

    “我喜欢你这只狗腿子,让他陪陪我吧!”

    听完黄起凤的荡语之后,陈世杰当即便羞红了脸。这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如此美貌的妇人居然胆敢在光天化日之睛说出如此轻薄之话,委实叫人汗颜。不过想想也罢,反正对方的要求也不过分,只要能达到目的,不让她在众人面前道出实情,就算把这些随从都贡献出去也在所不惜。

    “我说,你的眼光也太差了些吧!论长相,我陈世杰不输于他吧!黄城主如果真的感到寂寞,本少主倒有兴致与您共度良宵。”

    黄起凤瞥了对方一眼,没好气道:“就你?我呸!我就是爱上一只狗,也绝不会和你这种无耻之徒苟合!”

    陈世杰的鼻子都快气歪了,但碍于眼下的形势,他只得再三压制自己爆躁的情绪,咬牙道:“好好,那你就和这只狗快活去吧!”

    带着一肚子的怒气,陈世杰扬长而去。其余随从也相继从地上站立起来,看了一眼孙长空,不禁赞叹道对方好福气。不但逃过一劫,还得到佳人宠幸,这样的好事,哪怕一生之中只能碰上一次也好啊!

    而那个被咬伤手掌的人也不敢再逗留下去,捂着患处一路小跑,没了踪影,现场只剩下孙长空,黄起凤,还有两个留下看守的护卫。

    “二位,这边请吧!”

    说实话,刚才孙长空与黄起凤的一套配合令在场不少人心中称快,只是因为自己身份所限,所以才没有表现出来。现在他们二人,就像是民族英雄一样,让人看了不禁有种敬佩之情。所以就连护卫引路时候的说话样子,也恭敬了不少。黄起凤抱着手,看了一眼孙长空,似怒非怒,似不怒又怒道:“还看什么,跟上!”

    虽然口舌之上赢了陈世杰,但这依然没有改变黄起凤现在的处境。在看守人员的带领之下,黄起凤又回到了那所阴暗潮湿的监牢之中。不同的是,这次她还带了另一个人回来。

    “凤儿,你怎么样?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监牢的烟暗深处,一个沙哑却又极有精神的声音徐徐传来。借着微弱的灯光,孙长空发现那竟是之前被他重伤的吴掌柜。而与此同时,对方也认出了他的样子。

    “是你,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