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鸠占凤巢
    ,!

    “是谁?给我出来!”

    孙长空一时失态,竟不小心出了声,刚好让那两人听见。他一想也好,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天就先拿你们二人开刀!

    那二人此时正在草丛之中解手方便,一听远处有人提上裤子刚要亮出兵器,却只觉得眼前一道烟影闪过,接着后心之上“砰砰”传来两声闷响,一股让人魂飞魄散的剧痛袭上脑海之中,并让二人一起向前方栽倒下去。

    然而孙长空并未就此住手,想到这些天受得闷气,他又在二人身上补了三拳二腿,打得他们哭嚎连天,就像夜晚的鬼叫一样,甚是刺耳。

    “好了,别叫了!”

    一听孙长空这话,那两个人当即便没了声音,生怕惹怒了面前的煞星,连累了自己。

    “从现在起,我问你答,如果答案满意的话,我会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可要不满意的话……”

    说罢,孙长空隔空击出一掌,三丈之外的一棵碗口粗细的树木应声倒地,断口犹如刀切一般整齐。

    “明白明白,小人明白。我们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其中一人赶紧磕头讨好道。

    “好,那我就是开始问了。你先回答,你们是陈家的?”

    那人听了孙长空的问句,显得相当得意,原来你知道我们是陈家的人啊!既然这样,你还不快快放了我们二人。不然,等陈少主找上来,那就是你的死期。

    当然,这些话他只能在心里说,不敢表现出来。看对方杀气腾腾的样子,这小子做出什么事情来都是有可能的。

    “是是,我们两个是陈家的人。”

    孙长空心道果然如此,于是接着道:“下一个,另一边的胖子你说。你们陈家好端端的不在你们自己家里的待着,跑到凤鸣城里做什么?”

    “呃……不瞒您说,其实我们是来找人的。”

    “找谁?”

    “一个青年,一个老者,还有一个姑娘。”

    孙长空随即一笑,心道这说得不就是他们嘛!果然,这些人还是为了始城结朋党被灭之事而来。不得不说,这陈少主也太小心眼了吧!就杀了他们几十号人,就这么个追杀法。这要是伤了他们本家之人,还不得追到天涯海角。

    “还是你来回答。我刚才听说黄起凤成了阶下囚,你们少主把他怎么了。”

    孙长空的问题显然勾起了那人的兴致,现在的他也不像之前那般害怕了,腰杆不由得直了起来,中气十足道:“您是没在现场,当时我家少主和黄起凤对阵的时候,那家伙,那是相当有气场啊!别看他们府上有什么十八死卫,但在我们少主眼中就是十八只死虾,三下五除二就给解决了。”

    孙长空心头一惊,随即道:“这么厉害?”

    “那当然。到最后,黄起凤的脸上挂不住了,干脆自己上场。可谁成想,她和她的那群护卫一样,也是一只软腿虾,非但没碰到我家少主半分,还被反打了三掌,直接吐血倒地,眼看就要不行了。不过,听别人说,他们几个好像都有伤在身,所以没能发挥全部的实力。不过事情都过去了,没人去追究这些。历史都是由胜利者编写的,我们想怎么想都行,谁让他们败了呢!”

    孙长空莞尔一笑,开口道:“你说的话我很赞同,只有胜利者才有权利编写历史,那你们说,你俩的历史我该怎么编呢?”

    说完,孙长空的眼中竟燃起两道莫名的火光,尤为骇人。那两人已然六神无主,不知自己哪一句得罪了对方,只得连忙求饶,但并未奏效。

    孙长空仍在向他们靠近。

    “你们刚才说黄起凤被人打伤了是吧!你们想不想知道伤他的人是谁啊!”

    那二人也不是傻子,一听对方这么说,立即便领会到了其中的隐情。

    “原来是你……”

    “嘿嘿,当然不是我!不过……”

    孙长空身形一虚,接着二人便发现他们之间竟出现了第三个人的面孔。

    “不过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年轻人!”

    解决了麻烦之后,孙长空将二人的尸首埋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之中,并将其中一人的衣服拔了下来,换在自己身上,以作掩护。

    果然,换了衣服之后的孙长空,更是畅行无阻,一路便来到了城主府上。

    这里已经被陈家人完全占领,整个城主府,上上下下已被洗劫一空,只有几个丫鬟躲在角落之中,抱头痛哭。

    “嘿嘿,你们得了我们少主的照顾,高兴还来不及,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来,让我大爷好好看看,说不定相中了你们其上哪一个,还能背回家里当小老婆。嘿嘿!”

    看着那个带头之人这般无耻,孙长空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人的脑袋拧下来。可现在他身陷他人的地盘之上,这要打起来非但讨不到好处,弄不好还要将自己搭进去。毕竟,他还没有见到那个“陈少主”,更不知他究竟有何能耐。虽然黄起凤等人有伤在身,但能够将他们几招间挫败当场,显然也不是泛泛之辈。况且,陈家势力庞大,族内更有传说中的仙人坐镇,要想培养一个青年才俊,并不是难事。如果真让他集其了天时地利人和,那他的胜算还真不大哩!

    “不管怎么样想看看说。我就不信,凭我现在的本事还有冰魄神刀,还逃不出这里的围捕。”

    想到这,孙长空索性冲入了城主府内,没起几步便被其中一个人叫住了。

    “你哪的啊!怎么没见过你!”

    孙长空将头上的帽子向下压了压,语气平和道:“我是新来的,您不认识也是应该的。”

    那人猜疑地转了下眼珠,继续道:“新来的,我没听说少主最近有收新人啊!还有你这衣服……好像不大合身啊!”

    说着,那人又围着孙长空走了两圈,一边摇头一边道:“不行不行,你这样子太给少主丢人了。回头你给后面的人报下身材尺寸,让他们重做一身。真是的,这帮人办事越来越不靠谱了!”

    说着,那人竟越走越远,全然忘了对方身份可疑的问题。孙长空大舒口气,心道还好没有露出破绽,于是赶紧向前堂行去。

    然而走了没几步,他就发现前面聚了一群人,另一侧不断传出皮靴抽打的声音还有一个女子的娇吟。仔细辨认,那人好像是黄起凤。

    “哈哈!听说你原来在凤鸣城为非作歹,无恶不作,现在就让你享受一下被人侮辱的滋味。”

    挥鞭之人是一个中年男子,长得五大三粗,膀阔腰圆,这一掌下去拍死头牛都没多大问题。可就是这般可怕的掌力,如今竟全使在了一个弱女子的身上。

    弱女子还能有谁,当然是黄起凤。

    孙长空凑上前来的时候,黄起凤已经几近昏迷。可即便如此她没有求饶半句,甚至连大气都没喘。看着对方皮开肉绽、鲜血肆流的惨状,孙长空不禁心生怜香惜玉之情,不由得将头撇向一边,不忍直视对方。

    “呦,一个小女子,骨子还挺硬。听说,你不是刚成亲吗?你的小情郎呢,看你在这受苦,他咋不来英雄救美呢?”

    那人说话之际,又一连抽出数鞭,“打在黄身,痛在孙心”,黄起凤尽量让自己保持着自己的凤度,而孙长空也在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妈的,让我逮到你非把你碎尸万段。”

    也许是挥鞭挥累了,那人放下手里的“凶器”,从旁边抄起一大碗酒直接灌入口串。接着他又来到黄起凤的面前,张口将烈酒喷在对方的身上。钻心之痛立即让黄起凤意识全失,好大晌之后才又慢慢苏醒过来。

    “来,睁开你那双狗眼看看老子,是你那情郞俊,还是大爷我生得猛啊!哈哈!”

    黄起凤冷冷一笑,虚弱道:“你过来,我告诉你!”

    那人听了对方的话之后,立即表现出一副极其猥琐的神情,好像下一刻,二人就要苟合了一般。可他又想到这么多人在场,不敢太过张扬,于是细声细语道:

    “小娘子,没想到你这么识相。来!让大爷疼你!”

    说着,那人伸手就朝黄起凤的脸蛋上摸去。可黄起凤这种女人又岂是他这种凡夫俗子驾驭得了的,只见她猛然张嘴,一口叼在了对方手腕之上,然后用尽浑然的所有力气将皓白的牙齿切入到对方的筋肉之中。接着,众人便见到那受害者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痛苦表情,好像一身的鲜血都被人抽离了似的。而事实上,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黄起凤精准的一口直接咬断了对方的经脉,大片血雾喷射而出,几息的工夫之后那人便没了活气,瘫在地上生死不知。

    “这个老娘们居然还敢伤人,看我不把你的牙一颗颗敲掉!”

    不知哪个阴损小人起得哄,大家被对方的言语感染,争着上前为自己的同伴报仇。然而就在这时,一道与现场气氛极其不符的声音出现了。

    “少主到!”

    孙长空心头一颤,暗道重头戏来了。他虽低着头,但凭着上方的些许空当,还是能瞧见一丝情况。只见一个身穿白色锦衣的男子翩翩而来,脚底如履春风一样,好生轻摇。

    “免礼吧!”

    孙长空豁然抬头,却发现那陈少主已到了自己的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