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凤鸣城中的剧变
    ,!

    几乎没有任何预兆,乌鸦道人便跪倒在薛氏姐妹面前,猝然长逝了!

    孙长空上前一摸对方的脖颈,脉搏竟已全然不见,再加上出血量的实际情况,他才意识到对方是服用了剧毒草草地结束了自己悲惨的一生。回忆起之前与他一起在山丘之上的情景,想到对方那副释然的表情,他的眼前豁然开朗起来,原来他早已做好了必死的决心。

    “前辈,你这又是何苦呢!”

    眼看着乌鸦道人死在自己的面前,薛菲菲也吓了一跳,心惊之余,她不禁生成一分愧疚之情。难道,对方是听了自己的话之后才会选择当场自裁的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她岂不成了杀人凶手?

    薛菲菲一生杀人确实不少,但没有一次能像现在这般难受至极。她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她而死。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遗憾。

    “你……你怎么不听我把话说完呢!”

    当然,在场的人中最最痛心的当属薛飘飘,毕竟是她的事情将乌鸦道人一步一步逼到了绝境之中。与其说乌鸦道人自杀,不如说他是在还债,他用自己的命还是薛飘飘的债。从那之后,薛飘飘再也没有说过话。因为她的话杀死了她最心爱的人。

    乌鸦道人与小磊先后与世长辞,剩下的阿大阿二就成了孤儿,不知该何去何从。看它们哥俩可怜,孙长空将心一横,干脆就将它们收到了自己的门下。只是二者体现实在庞大,一时之间还找不到个合适的地方安置它们。想来想去,他只得先令兄弟二人待在那座山丘附近,等自己处理完事情之后就将它们一起带回苍北仙苑。那里,可是有大把的地方供它们生活栖息,就算是在闹翻了天也不会惊扰到其他人。

    带着沉重的心情,孙长空将乌鸦道人埋到了山丘之上,与小磊葬到了一起。看着这两个亲如父子的师徒二人终于聚到了一起,他的心情总算舒缓了一些。然而,现在另一个棘手的事情摆在他们面前,如何逃过凤鸣城以及天下人的搜捕、通过跃法阵、回到登高城内。现在他们所在位置在凤鸣城的南侧,此处的跃离法阵在凤鸣城的北侧。所以,要达到跃离法阵必须要经过凤鸣城,这不是羊入虎口,自投罗网嘛!

    “对了菲菲,你是怎么来到这附近的?看你的样子,应该通过不了跃离法阵吧?”

    此时的薛菲菲还沉浸在乌鸦道人之死的悲伤之中,被对方这么一问,竟不知如何回答,缓了好久才结结巴巴道:“我……我是偷了吴掌柜的通行证才能使用跃离法阵的。不过现在吴掌柜既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到凤鸣城,想必他的通行证已经补办过了。所以现在我身上的这张,已经彻底失效了。”

    说着,薛菲菲从怀中掏出一张发黄的纸张,上面还能隐约可见之前认定许可的文字,不过已经基本消失了。孙长空没有想到这玩意居然能够这么神奇,那边补办之后,原先的就自动作废,这样超远距离的感应能力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照你的意思,没有通行证就绝对用不了跃离法阵么?”孙长空不禁问道。

    薛菲菲点点头:“就算有通行证,也未必能奏效。”

    “哦?此话怎讲。”孙长空不禁问道。

    “这通行证与通行证之间也有高低贵贱之分。像吴掌柜所持有的,那是最最普通的版本,一次最多只能携带一人过阵。而等级稍高一些的就能允许二到三人通过。听说跃离盟会长一次可以同上百人一同使用距离法阵,而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像我刚阵的时候,前后总共花费了三百多两黄金才算来到了这里。不然,你们见到我的时候,我的钱袋怎么会比自己的脸还干净,都是被那些看守给克扣了。”

    孙长空倒吸了口气,附和着点了点头。得亏他们没有贸然前去跃离法阵,不然就算侥幸到了那里,可因为缴纳不起过关的费用而被滞留在原地,那可就太过尴尬了吧!一是通行证,二是过关费,这两个难题就像两座大山一样,死死地压在孙长空身上,几乎令他窒息。

    “奶奶的,难道我孙长空真的要被活活困死在这里了?”

    孙长空想了又想,忽然将视线定格在了乌鸦道人的坟塚之上,脸上随即显出几分难得的光彩。

    “你说,死人的通行证能用吗?”

    薛菲菲想了想,不太肯定地回道:“也许,应该,大概可以吧!我只知道这通行证有主动注销一说,还没听说这玩意能自动失效的,除非有人又用此人名义办理了另一张通行证。”

    “哦?我刚才听你说,跃离盟的会长能一次让上百人通过跃离法阵,那要是中原地区的分会长的通行证,又能带几个人呢?”

    “这……”

    薛菲菲有些为难,毕竟她之前所说也只是曾经自己听别人传的,至于这里面规则到底是怎样的,她也不知道。可看样子,孙长空明显有些眉目,于是摆出一别死马当活马医的架势,表情严肃道:“我想,带咱们几个应该没多大问题吧?”

    “阿大阿二也可以?”孙长空继续问道。

    薛菲菲回头看看那两个庞然大物,不禁咽了咽口水,心里也没了底。如果按人数的话那还好说。可如果是按斤称约的话,光它们就得抵得上四五个成年男子的分量吧!这要再加上他们三个,那就是整整八个人。一次携带八个人过阵,除了会长通行证之外,她还没听过哪个能做到。

    薛菲菲面露苦色,但又不得不说道:“实在不行,就把他们留在这里!反正有乌鸦道人和小磊在这里,他们也不会太过寂寞的。”

    “不行,我绝不会抛弃自己的伙伴。阿大阿二是乌鸦道人生前的唯一牵挂,我必须要将他们妥善安顿。不然,就算是在九泉之下,他也不会安心的。”

    “可这也些太过勉强了吧!”

    薛菲菲说话之时,孙长空已经来到乌鸦道人的坟头上,伸手搠进了沙石之中。没等对方弄清他的意图的时候,那只夹着红色通行证的手掌已经缩了回来。

    “这是……”

    好奇的薛菲菲探上前去,依稀看到上面写着“中原”“会长”等几个字,这下她高兴得直接跳了起来。

    “你……你怎么会有这个的?”

    孙长空摇头,然后便将乌鸦道人的事情简单地叙述了一番。

    “什么?你说道人居然是中原地区的分会长!这也太巧合了吧!”

    就在薛菲菲惊讶不已之际,薛飘飘的脸上倒是出现了一股少见的笑容。因为他早就知道对方的身份。要不然,就凭一个小小的算命先生,草堂最后一任掌门,如何能配得上高高在上的黄起凤呢!

    孙长空点了点头,随即道:“一开始我也吓了一跳,不过仔细想想也就释然了。谁还没点不为人知的过去,只是他不想和外人提起罢了。既然这样,咱们是不是就可以计划潜入凤鸣城的事情了?”

    薛菲菲想了一下,欲言又止。

    “你想说过关费的问题吗?之前我和前辈一起使用过跃离法阵,那些人看到通行证的时候被吓得不轻,躲还来不及,根本就没有提起过关费的事情。我想,这一次也不会有问题吧!”

    薛菲菲舒了口气,才道:“那样就好,别到时候碰壁就行。可现在的问题是,咱们如果带着我姐还有阿大阿二一起穿越凤鸣城。我姐还好,你我可以背着走,可它们体形太过大厦,走在路上跟两座烟塔似的,想不被发觉都难。”

    听了对方的话之后,孙长空的观点却是截然相反:“我认为,咱们这么群人要通过凤鸣城而不惊扰到那里的守卫,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如果一旦打起来的话,阿大阿二都能派上用场,而你姐就……”

    说完,孙长空看了薛飘飘一眼,没再继续说下去。

    “不行不行,我姐绝对要跟咱们一起走,我也不会抛下他不管。”

    孙长空看着对方惊恐的表情,竟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正是薛菲菲纳闷他在想什么夭蛾子的时候,孙长空随即说道:“你终于知道被组织放弃的滋味了吧!放心,我不会抛下你姐不管的。我只是为了让你清楚,谁活在世上也不是弃子,既然它活着,就有它存在的意义。”

    听着孙长空的话,薛菲菲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才轻轻地应了一声。

    “既然横竖都是一刀,那咱们就准备好大战一场吧!这样,你和你姐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凤鸣城去探探虚实。这可晚上交手的时候,咱们也有点底。”

    孙长空刚要离去,薛菲菲突然拉住了他,面若桃花,温柔地说道:“小心,快去快回。”

    “好嘞!”

    因为是狐身一人,所以孙长空行动起来颇为自如,速度更是追风踏矢,要多快就有多快,转眼就来到了凤鸣城的郊外。从树桠上看去,便可以瞧见凤鸣城附近的动态。可令他不解的是,城门四周的气氛略显诡异,不但没有看守,甚至连个活人都看不见。难道,对方是在空城计不成?

    孙长空壮着胆子,向前又行了几十步,忽然听到不远处的树木里竟有人在小声说话:

    “哈哈,塞翁失马,焉之非福,没想到这次没有逮到那几个人,居然让咱们抢下一座城池,你说是不是巧,哈哈!”

    孙长空一见事情不对劲,于是继续侧耳倾听。

    “可不可不,那黄起凤吹得倒是挺响,没想到连咱们陈少主的三招都接不去,凤凰硬是变成了土鸡,成了自己府上的阶下囚,真是讽刺,太好笑了,哈哈!”

    “什么?陈少主,又是陈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